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窗外的古镇

时间:2019-06-21 00:43
  

常读到“山中听雨”的文字,闭了眼,仿佛亲历——微风拂面,雨落伞沿,竹杖芒鞋,步履轻盈。心驰神往。

东山婀娜,早起倚窗,就为逢着日出东山。岁寒三友为她披上青裳,腰间是白雾制成的绸带,她像是缓缓将初日别在发髻上,又像是对着铜镜欣赏自己曼妙的身姿。日大如盘,圆如盘,被青山轻轻托起,是她手持的团扇。少女提灯,照亮长街,古镇揉着惺忪的睡眼,锅碗瓢盆哐哐当当,古镇就醒了。

东南山区的雨,极具个性,一来就要下个尽兴——狂风刮坏伞骨,雨就劈头盖脸地浇下来,山路泥泞,鞋也越走越沉。雨天山行,显然是不明智的。

推开窗子,搭上风钩,退而求其次。吟诵“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聊以自慰。古镇的水泥路上积水流淌,雨幕下的朦朦胧胧的八角亭里空无一人。斜风夹着雨,整理我披散的长发,缠绕心头。喧嚣嘈杂的生活之音完全被雨声覆盖,古镇迎来难得的清静。

俄而雨骤,忙合上窗子。啪嗒,啪嗒,敲击窗缘,从玻璃上一滴一滴地滑下来,寄托在电线上的雨滴移动如乘缆车,显得俏皮可爱。雨声像是盛会上的鼓掌声,又像是佳节的鞭炮声,节奏明快,歌声响亮。不是秀美温婉的江南姑娘,而是粗犷爽朗的东北汉子。不是缠绵悱恻的低声耳语,而是如大江东去的咆哮。

有人借酒浇愁,夜听雨声难眠。有人听雨觉寒彻,悲秋叶落已深,也有人居竹斋听雨,乐而共忘眠。

江南初雨,绿了甘棠,天街小雨,湿了嫩草。但都不是窗外的雨。

古时苏子登望湖楼,西湖之雨气势磅礴——“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古镇的雨景大抵也是如此。

我居于古镇的制高点,窗下是古镇的全景图。天放晴时,江流似流光的腰带,临江而建的古镇就如那玉带钩。

撑伞走下石阶,乔木的叶片不时滚下水珠,一滴滴坠落,停在伞面上。小孩子们嬉闹,鸟雀在扑腾它们湿透的羽毛,长街人来人往,古镇忙碌起来。

东山听雨的执念不知不觉地淡了,或许是窗外古镇之景的功劳吧。

就如卡夫卡所言,“待在原地不要动,大千世界会主动向你走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赞赏支撑

赞赏金额:随机金额 选择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赞赏金额:20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提示

确定 取消

  • 【1】【2】更多>>>>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野词杂文

    何人参透世界情,若如天堂画中仙,千古琐事千古亡,世事且随天地流,版权作品,违者将被追...

  • 青鹤鸣泉

    没想到外面素面朝天的建筑,这个一时兴起的念头竟逗笑了自己,这是只有在清明上河图的夜...

  •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看到这句话,只不过是一场生活,北方夜幕下的十一月仿佛总是缺点什么,仿佛在梦中又做了...

  • 小楼听雨,温酒相伴

    醉了两个人,有四季的个性,版权作品,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鼠标移到这里,一键...

  • 所有的失去,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回

    一瞬间,不至于在浮华的世道中迷失了自己,也未尝不是让你更加看清楚一个人,往后余生你...

  • 黄枣树疯了

    人们在小广场休闲,从裁上小树开始,不甚劈了一个树杈,直至“难友”恢复健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