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那年那月:一路走来之我的大学

时间:2017-07-10 09:38
  【编者按】回忆是一首诗。再艰苦的生活,再普通的经历,放在回忆里,都是久远而美好,不可触及。编辑在文中记录了上大学的前因后果,以及快乐的经历。这中间有爱情,有夫妻互相鼓励互相扶持的温馨,有编辑自强不息努力奋斗的坚强。这就是生活的原本面貌,普通而温馨。

??那时候,上大学是很多人的夙愿。上了大学就等于有了干部身份,有了正式编制,有了稳定工作,有了旱涝保收的“铁饭碗”。我初中毕业就当了民办教师,一天的高中没上过。对我来说,大学曾是那么得高不可攀、遥不可及。
  上个世纪90年代,民办教师和公办教师仿佛处在两个世界,中间隔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1992年,我结识了从临沂师专数学系毕业、参加工作不久的李老师。在共同的教学工作中,彼此产生了好感。大家的爱情引来许多人的不解和质疑,学校某个领导竟专门找我谈话,横加干涉,认为我俩不可能有啥结果,劝我“理智”一些,早做了断。面对种种压力,李老师毅然决然选择了我。1993年的元旦,大家终于走到一起,建立了自己的家庭。
  在享受甜蜜爱情的同时,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考上师范,活出个样来给他们瞧瞧,不蒸馒头蒸(争)口气!
  夏天,临沂地区继续从民师中选招师范生,小学教师考小师范,初中教师考师专。别无选择,我只能硬着头皮去考师专。
  困难可想而知。经过一个多月短暂准备后,我仓促应考。结果出师不利,名落孙山。
  妻子没有埋怨,只是一再地宽慰和鼓励。事过之后,我闭目反思,认真剖析,找清了自己的优势和弱项。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我拟定出周密详尽的复习计划,大到全年,小到每周,细到每天,循序渐进,环环相扣,并马上付诸行动,以备来年再战。
  暑假过后,我改为教初一6个班的生物课,相对轻松了很多。我从未教过生物,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为了不误人子弟,就绞尽脑汁,现学现卖,尽量将课上得生动一些。做完自己的业务,一有空闲,便坐下来看书学习,逐字逐句通读了高中文科除英语之外的全部教材。
  数学是我的“致命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知难而进,下大力气专拣硬骨头啃。妻子成了我的数学老师,每天晚上做完家务就陪我一道做题,耐心为我解疑答惑、指点迷津。
  那一年,我在小学教过的学生也面临高中毕业,都在积极备考。我就向他们借来一些教材资料,看过之后及时送还,并经常沟通交流,以便准确掌握高考信息。
  年底,大家的孩子出生了。家里添了人口,活儿多了许多。妻子忙不过来,我就边看书边看孩子。襁褓中的孩子爱哭闹,我就将他抱过来横放在两腿上,一边左右摇晃,一边读书背题。朗朗书声中,孩子慢慢安静下来……
  高考临近。天气越来越热,人们都在院里纳凉。我却不敢有丝毫懈怠,将自己关在屋里摇着扇子用功。坐得久了,屁股上生满褥疮;只好侧着身子,贴在椅子上继续挥汗如雨。
  “天道酬勤”。那一年,我的高考成绩在全市报考文科的教师中排名第二,比大家罗庄镇其他教师高出七八十分,政治和历史考得比我的学生还好。凭着绝对优势,我顺利考取了青岛大学师范学院,终于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青岛大学坐落在浮山南麓。1993年,由原青岛大学、青岛医学院、山东纺织工学院、青岛师范专科学校4所高校合并而成。大家就读的是师范学院历史教育专业,辅导员是年轻漂亮、善解人意的张墨英老师。
  学员来自全省各地市。虽然四面八方,但作为民师都有一段近乎相同的坎坷经历。整个临沂地区的也就七八人,和我距离最近的当属相公镇的王延臣和张绍申,我与他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逢到寒暑假更是一路同来同往。德州的李金奎跟我一个宿舍,作为同龄人,大家非常投缘,成为志同道合、无话不谈的“铁哥们”。
  那时候,师范类的学校每人每月补贴40多元的饭菜票,基本够吃的;大家还享受着原单位的基本工资,生活上没有什么问题。课程安排得不紧,压力也不大,一般都是半天课,自由支配的时间比较宽裕。平日里,坐在教室就能看到海景,打开窗户就能吹进海风,修仙一般。我曾站在浮山顶上,大声对我的同学说:“好好享受吧,也许这是咱们一生中最清闲、最舒适的日子!”
  没有课的时候,很多同学都喜欢呆在教室里打牌下棋,而我则喜欢出游。
  学校后边的康有为墓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墓地占地700多平方米,墓后植有6棵郁郁葱葱的龙柏,象征“戊戌六君子”。高大的墓碑上镌刻着康有为弟子、著名画家刘海粟的手书“南海康先生之墓”,碑阴镌有康有为生平事迹。这里偏僻幽静,耳畔唯有鸟叫虫鸣。
  坐在这里可以仰望蓝天白云,俯瞰潮涨潮落,沐浴着山风,静静地回首往事,思索人生。身后的浮山裸露出坚实的脊梁,傲然屹立。史载,天安门广场上那高大巍峨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就是从浮山选取的花岗岩石料。春回大地时节,草木返绿,一些勤快的晨练者早早登上山巅,长啸当歌,喊山声,放歌声,此起彼伏。
  附近的大麦岛、小麦岛也是大家常去的地方。逢到周末,大家结伴赶海。沿着海滩,踏着海浪,顺手拾些扇贝、海虹、花蛤,捉来小螃蟹,回到宿舍倒进铁盆里,放在电炉上煮熟了吃;再喝点从街上用塑料袋打来的散啤,别有一番风味。
  天气晴好的日子,大家还结伙成群四处游玩。公交相当便宜,两毛钱就能坐上一二十公里。栈桥、八大关、石老人、海水浴场、鲁迅公园都曾留下大家的足迹。反正不用花钱买门票,大家有的是时间。
  母亲整天含辛茹苦,操持家务,难得有机会外出。1994年的国庆期间,她从老家坐了8个多小时的汽车来青岛看我。那是她一生中最远的一次出行。同学们视如亲人,嘘寒问暖;班里的女生还把她安置在自己的宿舍里住,悉心照料,令我感动不已。我陪着母亲逛了栈桥和崂山,让老人家开了眼界。
  在那段闲适的日子里,我继续为自己“充电”。作为班里的学习委员,专业课自然不会放松。我在完成《上古史》《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当代史》等专业课程的同时,还看了大量的闲书,文学、历史、科技、教育、宗教等等,杂七杂八,零零散散,光读书笔记就写了厚厚几本。
  一旦消停下来,自然而然就会念家。想起日夜操劳的父母,想起早出晚归的妻子,想起9个月大的孩子,想起那些在乎我、关心我、支撑我、帮助我的至亲挚友……
  入学那一年的中秋夜,是我第一次只身在外过节。我和王延臣、张绍申他们一起到街上买了点酒,从食堂打了几份小菜,钻到教室里饮酒赏月。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面对海上冉冉升起的明月,对家人的思念和牵挂涌上心头,不禁潸然泪下。那一夜,二两白酒竟喝得我酩酊大醉!
  ——选自怀旧文集《那年那月》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呆样的乾坤

    舞动的时刻小心翼翼,莫名的莫名,飞跃一般的心,想不透,呆样的步伐行走天下,志傲于天下,...

  • 规划局长严以律己专题讨论发言稿

    通过这次集中教育主题活动的学习,大家要以高度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结合工作,但在同...

  • 满城春色宫墙柳

    请您想象有一座言语无法形容的建筑,某种恍若月宫的建筑,,用瓷器建造一个梦,于是召来...

  • 毕竟是春天了

    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了,暗喻春天的希翼,沐浴在阳光下,很多时候,甚至无法左右自己……才...

  •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测算本就是一场游戏,把生命掌控在自己手中也就成了神,没想到,当初模仿影片,通过采撷一...

  • 宁愿犯错,也不要错过

    朋友,“因为他有女朋友,朋友,朋友,朋友,毕竟他和他女朋友的关系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