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社会政治时代与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

时间:2015-03-09 01:01
  

  编辑:田小红 王振耀

  30多年来以经济改革与开放为重心的渐进性变革,使中国社会发生了重大变迁。如果仅仅从社会结构的角度观察,我国社会已经从政治主导并决定性影响经济与社会事务的简单社会阶段,迅速地演变为经济与社会事务主导,并决定性地左右政治事务的复杂社会阶段。当我国经济发展水平2013年达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6700美金,整个社会客观上已经接近从政治社会到社会政治社会转型的后期。

  面对新的社会格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部署。如何认识这一新的社会格局,如何依据新的社会格局来促成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是我国社会当前所面临的一项基本课题。

  一、从政治社会到社会政治转型是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

  所谓政治社会,主要是指依赖政治手段实施社会各类要素管理的社会。在这种社会结构中,政府主导经济的生产方式,及交易和分配过程,从而基本控制了所有的经济行为;并且,政府决定社会议题,决定社会的运行内容、方式,对社会实施全方位的严密管制。政治社会分为传统政治社会和现代政治社会两个形态。

  两千多年的农耕文明属于传统政治社会。其时,实施道德教化政治体制,以道德压制人的多种经济行为,长期实行小农经济。这一时期,由于贫困问题无法得到体制性解决,所以,经济问题又多以农民起义剥夺富人,进而改朝换代的政治手段来解决。传统政治社会实行小农自然经济,人被控制在土地上,所以社会以内生的血缘纽带为结构,根本没有社会组织生存的空间,从而也造成了社会发育一直处于停滞的自然状态。

  现代政治社会即是指计划经济体制的社会。计划经济是一种动员程度极高的现代型政治社会。为了追求社会公平,基于理想实行政府计划经济。由于经济发展没有活力,导致了社会的整体贫困。在这种体制下,经济发展和社会问题,都以政治手段去解决,如长期实行严酷的阶级斗争方法。政府主导经济,并建立了单位社会体制。在这种体制下,政治权力有着决定性的功能,人的自由受到极大限制,最严重时期,甚至完全失去自由。从而造成社会发育停滞。传统政治社会以血缘性家族构成的村庄为单位,因而,其社会结构是单一的、平面的,因而也是简单的。计划经济时期,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实行单位体制,因而其社会结构也是非常简单的。所以,这两种形态的政治社会都可称为简单社会。在政治社会,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是自上而下的单向的管制。传统政治社会,以吏为师,政府教化民众;现代政治社会,政府以意识形态全面管控民众。所以,在政治社会,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政府是主导者,而民众永远居于被动地位,二者的互动机制也只能是自上而下的。

  无论传统政治社会,还是现代政治社会,都是社会经济水平较为低下的产物,而其社会发育程度也不高,同时这一体制也限制了经济发展。

  所谓社会政治,主要是立足于较为发达市场经济水平之上的社会结构,特别指依赖社会手段实施社会各类要素管理的社会,是社会决定政府议题的社会形态。如果说政治社会是由政府来主导和规范经济和各类社会事务和社会成员的行为方式的话,那么,社会政治恰恰相反,它是由经济和社会事务来引领政府事务、政府的管理体制和机制,以及政府官员的行为方式。在社会政治形态下,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社会变得更为主动,政府越来越居于被动地位。也可以说由自上而下,更多地变为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双向互动机制。即社会不断基于需求影响政府工作内容和工作机制,而政府相应地不断回应社会需求而做出全方面的调整,即一种新的机制正在形成中。

  从政治社会转向社会政治的转型是经济发展的自然结果。在改革开放以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由于经济规模偏小,社会生产力不发达,物质产品并不丰富,因而政治生活的节奏、行政性的日程决定着经济与社会生活的节奏。但是,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特别是2008年人均GDP超过3000美金,粮食产量、煤产量和钢产量等均居全球之冠以后,普通大众的社会生活事务逐渐占据了政府的基本工作议程,并开始引领政治生活的节奏。大众对于以服务为主要内容的社会管理的要求日益广泛、具体和多样,公共管理逐渐地转化为直接提供专业化的公共服务。如地方政府建政务大厅方便服务公众,现在已转为直接提供公共服务,如老年人社区服务、居家养老;而儿童照料也开始成为公共管理的内容,如校车、儿童营养午餐等,都开始成为政府工作的内容。经济节奏、社会节奏开始逐步决定政治节奏,经济、社会议题往往成为政府工作的基本议题。而到了社会政治后期,更多的是由社会需求、社会发展的节奏左右着政府的工作内容、工作机制和工作节奏,甚至已开始决定性地影响社会经济发展的方向。

  在社会政治时代,由于经济多种形态,物质生产丰富,以及信息交流便利,从而引发了社会发育,传统社会结构解体。社会构成的物的要素极为复杂多样,难以计数;而人的要素,不仅脱离单位体制,身份也由工农兵学商,变得更为多样。这就造成传统的社会结构解体,并且由于利益多元,所以,社会结构变得非常杂乱复杂。即一个复杂的社会形态出现了,所以说,社会政治是复杂社会。由于,社会还在重构中,中国社会正由初级复杂社会向高级复杂社会过度中,即一个强大的社会正在形成过程中,突出特征有二:

  一是社会组织大量出现,并承担其自我管理与自我服务的社会责任。1988年,中国只有社会团体4446个,2000年,社会组织发展到了130668个,其中已经包括22654个民办非企业单位;而到了2012年,全国社会组织则达到499268个,其中社会团体271131个,基金会3029个,民办非企业单位225108个,就业人员为613万人。这表明,社会自我管理的趋势越来越强,即社会问题主要通过社会化方式解决。社会并不是要求政府直接提供服务,而是要求调整政策,给社会以更多的发展空间,诸如养老服务、儿童养育等。

  二是社会议题日益广泛且具体,并且,不断自下而上推动政府转型。过去,经济和社会的议题往往高度政治化,而且,治理方法多为不断地自上而下加强管理。而在社会政治时期,社会生活中的大量具体事务,比如食品安全、生产安全、儿童教育与安全、养老服务、环境污染、商品价格、交通堵塞、信息公开程度、税收透明等社会问题,无一不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品质,甚至管理者本人同时也是社会一员。所以,社会不断要求政府提高管理的品质。尤其是中国由传统小农社会向现代城市社会转型,家庭、家族保障功能失据,社会驱动政府不断扩大社会保障服务,从而形成社会推动政府由管理型服务向服务型管理现代政府转型,这是一场政府与社会互动模型的重大变迁,在这一变迁中,社会越来越居于主动地位。

  从政治社会向着社会政治的转型,是一种内在需求性的提升性转型,是整个社会对于生活质量不断改善的自然进程。正是这些社会变化,对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提出了紧迫的要求。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