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杜牧《秋夕》赏析大全

时间:2015-02-11 08:34
  


杜牧

银烛秋光冷画屏①,
轻罗②小扇扑流萤③。
天阶④夜色凉如水,
坐看牵牛织女星⑤。

【注释】
  ①画屏:画有图案的屏风。
  ②轻罗:柔软的丝织品。
  ③流萤:飞动的萤火虫。
  ④天阶:露天的石阶。
  ⑤牛织女星:两个星座的名字。

【译文】
  秋夜白色的烛光映着冷清的画屏;我手执绫罗小扇轻盈地扑打流萤。天街上的夜色有如井水般清凉;卧榻仰望星空牵牛星正对织女星。

【简析】
??这是写失意宫女生活的孤寂幽怨。首句写秋景,用一“冷”字,暗示寒秋气氛,又衬出主人公内心的孤凄。二句写借扑萤以打发时光,排遣愁绪。三句写夜深仍不能眠,以待临幸,以天街如水,暗喻君情如冰。末句借羡慕牵牛织女,抒发心中悲苦。蘅塘退士评曰:“层层布景,是一幅着色人物画。只‘卧看’两字,逗出情思,便通身灵动。”

  译文:初秋夜晚,室内银色蜡烛闪烁着冷光,或明或灭,使得美丽的屏风骤感寒意。但是,室外一个身穿薄丝衣的女子正用小扇忘情地与满天飞舞的萤火虫嬉戏。夜渐渐深了,漫无边际的黑色犹如冰水一般,浸透整个荒凉的宫廷,使人倍感凉意,然而她丝毫不觉察,躺在草地上深情凝望天上幸福的牵牛织女,陷入沉思:牵牛织女虽终年隔河相望,但心里总有爱的甜蜜,况且一年有一次机会喜鹊搭桥得以见面,而孤零零的我唯有临渊羡鱼罢了!

  这首诗,构思巧妙,语言质朴流畅,感情蕴藉婉约,艺术感染力很强,颇能代表杜牧五绝的艺术成就。从形式和结构上看,全诗描物写景与叙事抒情相结合,呈现出灵动之姿、飞腾之势,颇动人心魄。前者旨在为后者营造氛围,后者意在为前者规范意蕴,两者相互衬托融为一体。具体来讲,一三句属于描物写景,二四句属于叙事抒情。

  首句,看似客观展现“银烛”、“秋光”、“画屏”等物,实则为诗中女主人公的出场布景。物与景,本平常,本无情,但着一“冷”字,萧瑟之景、伤感之情跃然纸上。“冷”字,本是形容词,表状态,但在这句诗中有表动作的意味,即“银烛”、“秋光”、“画屏”都感到了冷意。冷的氛围营造出来,但为何如此呢?诗人就此止住,笔锋一转。

  第二句将环境由室内移至户外,叙述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子,不顾秋天的寒意,正忘情地与漫天飞舞的欢快萤火虫嬉戏。此句着一“扑”字,使全句动起来了,将前句的萧瑟伤感之情一扫而光,代之以积极欢快之情,展现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子形象。果真如此吗?不是的。诗人显然是为了将前句的萧瑟之景、伤感之情,与此句活泼可爱的女子做对比,让读者为女子的欢快感到疑虑。细心的读者当会疑虑,女子的欢快并非真的欢快,应当别有隐情。“小扇”成为了解读的关键。汉武帝妃班婕妤不被宠幸后,曾作《秋扇》诗,喻己被弃之凄苦,道出了中国古代弃妇、怨妇共同心声,流被甚广,以至后代诗人多以“扇”代指弃妇、怨妇。由此,大家可知杜牧在此下了一个注脚,暗指女子内心其实悲怨,佯做欢快罢了。至此,诗人未就原因做详细说明。

  第三句的环境扩展到整个宫廷、整个无边无际的黑夜。置身于如此冰冷、冷漠的空旷之地,女主人公不禁长叹:“凉如水”!“凉”字用的甚妙,与首句之“冷”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营造氛围、烘托情感方面收到了奇效。到这里,全诗的情感浓度达到极点,哀怨之中含愤懑,凄恻之中藏无奈。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诗中点名地点是“天阶”,但亦要结合前句之“流萤”来读。古语有云:“草木腐,化为萤。”一般来讲,萤火虫多出现于杂草丛生之荒凉地,比如坟冢。此句又明指“天阶”,当指昔日辉煌的宫廷,如今荒凉到萤火虫到处飞扬;或又指昔日恋人的相依为伴,如今唯有萤火虫为伴了;或又隐喻了诗人的古今沧桑之叹。(附:杜牧在咏史怀古诗作中常寄寓深沉的历史兴亡之感,哀叹古今同的惆怅。如:《九日齐山登高》:“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恨落晖。古往今来只如此,牛山何必独沾衣。”恨落晖:一作叹落晖。独沾衣:一作泪沾衣。又《题宣州开元寺水阁阁下宛溪夹溪居人》:“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淡云闲今古同。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惆怅无因见范蠡,参差烟树五湖东。”又《题宣州开元寺 寺置于东晋时。》:“南朝谢朓城,东吴最深处。亡国去如鸿,遗寺藏烟坞。楼飞九十尺,廊环四百柱。高高下下中,风绕松桂树。青苔照朱阁,白鸟两相语。溪声入僧梦,月色晖粉堵。阅景无旦夕,凭栏有今古。留我酒一樽,前山看春雨。”又《江南怀古》:“车书混一业无穷,井邑山川今古同。戊辰年向金陵过,惆怅闲吟忆庾公。”等等。杜牧对历史的反思,冠以“今古同”聊以宽慰耳,实则对今不满。)

  正当全诗情感最浓时,诗人笔锋斗转。尾句纯然叙事,似乎不曾抒情。这个天真烂漫的女子,借与萤火虫嬉戏以忘忧,借凉如水之叹以泄愤,终至内心平静。无论她内心怀有何等悲怨怒号,此刻只能是心力交瘁地躺在草地上深情凝望天上幸福的牵牛织女相会。除此之外,她唯有自怨自艾,临渊羡鱼罢了。诗人将尾句放置于更为广阔的空间背景,突显天上人间的不同,隐藏着女主人公内心多么激烈冲突之后的平静啊!

_________________

这诗写一个失意宫女的孤独生活和凄凉心情。
  前两句已经描绘出一幅深宫生活的图景。在一个秋天的晚上,白色的蜡烛发出微弱的光,给屏风上的图画添了几分暗淡而幽冷的色调。这时,一个孤单的宫女正用小扇扑打着飞来飞去的萤火虫。“轻罗小扇扑流萤”,这一句十分含蓄,其中含有三层意思:第一,古人说腐草化萤,虽然是不科学的,但萤总是生在草丛冢间那些荒凉的地方。如今,在宫女居住的庭院里竟然有流萤飞动,宫女生活的凄凉也就可想而知了。第二,从宫女扑萤的动作可以想见她的寂寞与无聊。她无事可做,只好以扑萤来消遣她那孤独的岁月。她用小扇扑打着流萤,一下一下地,似乎想驱赶包围着她的孤冷与索寞,但这又有什么用呢?第三,宫女手中拿的轻罗小扇具有象征意义,扇子本是夏天用来挥风取凉的,秋天就没用了,所以古诗里常以秋扇比喻弃妇。相传汉成帝妃班婕妤为赵飞燕所谮,失宠后住在长信宫,写了一首《怨歌行》:“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此说未必可信,但后来诗词中出现团扇、秋扇,便常常和失宠的女子联系在一起了。如王昌龄的《长信秋词》:“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共徘徊”,王建的《宫中调笑》:“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都是如此。杜牧这首诗中的“轻罗小扇”,也象征着持扇宫女被遗弃的命运。
  第三句,“天阶夜色凉如水”。“天阶”指皇宫中的石阶。“夜色凉如水”暗示夜已深沉,寒意袭人,该进屋去睡了。可是宫女依旧坐在石阶上,仰视着天河两旁的牵牛星和织女星。民间传说,织女是天帝的孙女,嫁与牵牛,每年七夕渡河与他相会一次,有鹊为桥。汉代《古诗十九首》中的“迢迢牵牛星”,就是写他们的故事。宫女久久地眺望着牵牛织女,夜深了还不想睡,这是因为牵牛织女的故事触动了她的心,使她想起自己不幸的身世,也使她产生了对于真挚爱情的向往。可以说,满怀心事都在这举首仰望之中了。
  梅圣俞说:“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矣。”(见《六一诗话》)这两句话恰好可以说明此诗在艺术上的特点。一、三句写景,把深宫秋夜的景物十分逼真地呈现在读者眼前。“冷”字,形容词当动词用,很有气氛。“凉如水”的比喻不仅有色感,而且有温度感。二、四两句写宫女,含蓄蕴藉,很耐人寻味。诗中虽没有一句抒情的话,但宫女那种哀怨与希望相交织的复杂感情见于言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封建时代妇女的悲惨命运。
______________
杜牧(803—852?)字牧之,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有大志,关心国家治乱,但生活放荡不检。其诗歌题材丰富多样,既有指陈时弊之作,也有流连声色之作。有其擅长七言绝句,具有情致俊爽,风格清丽,语言精练,情思含蓄的特点。这首《秋夕》就是杜牧的代表作之一,体现出杜牧这类诗歌的风格特点。全诗如下:

银烛秋光冷画屏,

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

卧看牵牛织女星。
  首句“银烛秋光冷画屏”是描物写景,主要是对女主人公室内的描写。“银烛”一作红烛。这句的意思是说,初秋夜晚,室内银色蜡烛闪烁着冷光,照在画屏上,使得美丽的屏风骤感寒意。诗歌首先对环境作了描写。“银烛”、“画屏”等意象,表现出了女主人公是一个物质比较富有的家庭。看似美好的,然而,诗人却用“冷”字,使“银烛”和“画屏”增添了“冰冷”的意义。在此,诗人运用了通感的修辞方法,由视觉转为触觉,由物及人,在美妙的环境中表现出一种凄美之感,在萧瑟冰冷之景中蕴含着伤感之情。

第二句“轻罗小扇扑流萤”是叙事抒情。“扑”即扑打。“流”即飞动义。意思是说,一个身穿薄丝衣的女子拿着小扇扑打满天飞舞的萤火虫。这一句承上而来,诗人将环境由室内移至户外,描写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子,不顾秋天的寒意,与漫天飞舞的萤火虫嬉戏。诗句中一个“扑”字,从行动上表现出欢快的心理,似乎原来那萧瑟伤感之情没有了,代之以积极欢快之情。但是,大家在读解赏析时,要注意诗人所用“小扇”这一词语。在中国古代诗歌中,“扇”是具有象征意义的。这种意义源于汉成帝的妃子班婕妤所作《怨歌行》诗。由于班婕妤失宠后,住在长信宫,郁郁不乐,写下《怨歌行》:“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这以后,“扇”、“团扇”、“秋扇”往往都是比喻女子失宠,被弃之凄苦,成了弃妇、怨妇的代名词。因此,这里女主人公“扑流萤”看是愉快,实则是用“乐景表哀情,倍增其哀”,只不过诗人用“小扇”含蓄地表现出主人公佯做欢快,内心其实悲怨罢了。
  第三句“天阶夜色凉如水”是描物写景。诗人一转,不写“扑萤”,由写白天到写晚上。“天阶”一作“瑶阶”,是指皇宫中的石阶,这里代指宫廷。这一句的意思是说,夜渐渐深了,宫廷内夜色夜朦胧,犹如凉水一般(使人倍感凉意)。在对这一句的理解是,首先,要注意诗人运用了通感的修辞方法。一个“凉”字用得很妙,由视觉转为触觉,不但与首句之“冷”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为表现女主人公心理营造凄凉的氛围。其次,特别要注意的是“天阶”的特定意义。“天阶”在古代诗歌中,往往代指辉煌的宫廷。诗歌中的“天阶”却荒凉到萤火虫到处飞扬的地步。古语有云:“草木腐,化为萤。”这里,不是表现出了昔日辉煌的宫廷而今已经荒凉,女主人公就生活在这的荒凉环境之中。诗人通过营造“夜色凉如水”的环境,更好地表现了女主人公生活的凄凉和人生的不幸。

最后一句“卧看牵牛织女星”是叙事抒情。这一句的意思是说,(女主人公)躺在草地上深情凝望着天上幸福的牵牛织女。从表层来看,这纯然叙事,不曾抒情。描写了这个天真烂漫的女子,原想借助与萤火虫嬉戏以忘忧,想借“凉如水的夜色”之美以忘愁,可是,此时的女主人公却躺在草地上深情凝望天上幸福的牵牛织女。这里,诗人以景结情,由地上转到写天上,从物理空间到女主人的心理空间,由外到内,把女主人公置于更为广阔的审美境界之中。而牛郎织女的故事,激发了女主人公内心的情感,天上的牵牛织女虽终年隔河相望,但心里总是充满着希翼,充满着相会是的甜蜜,而自己却孤零零身处凄凉的境地,没有希翼,更没有寄托,只有孤苦伶仃,形影相吊。主人公触景伤情,由此而表现出了她内心的伤感。

总之,这首诗,构思十分巧妙,诗人不但把描物写景与叙事抒情相结合,而且注重了典故和通感手法的运用,从而使诗歌在表意上蕴藉婉约,感情强烈而不深沉,在活泼的描写中增强诗歌的艺术感染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这是一首“宫怨诗”,诗人用精美的词语“状难写之景于目前”,用细腻的白描“融复杂之情于细节”,就像为读者呈现了一出“句中无其词,而句外有其意”的哑剧:《冷宫秋夜》——

深秋之夜,幽邃的后宫里,临窗的妆台上燃着几支银色的蜡烛,烛光惨淡,月光朦胧,旁边隐约可见的画屏也似乎透着一股寒意。一袭轻纱罗裙的女子,静静地倚窗伫立,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流萤闪闪烁烁,忽东忽西,忽高忽低,自由自在的姿态像是对她有了某种触动,逗引着她拿了小巧的团扇,来到庭院追逐、扑打……夜更深了,月光洒在宫廷灰白的石阶上,就像泼了一层清凉的水。也许是有些累了,也许是烦倦了,她轻轻地躺在石阶上,默默地凝视夜空,银河两岸,牵牛星和织女星遥遥相对,“脉脉不得语”……

“哑剧”落幕了,但“观众”却还不肯散,凄冷入骨的氛围,痛彻心扉的幽怨,让大家忘了回到现实,除了把自己深深的爱怜和同情奉献给那位女子之外,大家别无他法。这,就是杜牧让人不得不叹服的地方!

众所周知,宫怨诗最难写的是环境,因为历代宫廷嫔妃的居所从来都是除了皇帝而外“男人勿进”的禁区(服侍太监虽是不具“杀伤力”的男人,但也不能随便出入),所以,宫怨诗中的环境全靠诗人的想象,既要有“无中生有”的创造,又必须有“真实贴切”的自然,力稍不逮,即成败笔。这首诗的环境描写就非常成功,堪称经典:

“银烛”和“画屏”暗示居室陈设的富贵,一般的家庭,不会在蜡烛上装点银饰,也不会随处放置画屏,只有皇家才有这样的气派;“天阶”明确指出这是宫廷的台阶,在古代,“天”就是皇上,是朝廷;三种景物就确定了地点,说明了这首诗是宫怨诗。“秋光”、“流萤”和“夜色”呼应,既点明时间,又为环境着以黯淡的色调,“冷”与“凉”的修饰,令环境的凄寒之意扑面而来。

“轻罗”“小扇”既写宫女的装束,更体现宫女弃妇的身份和心理,时值寒秋,为什么还要穿着轻薄的纱衣?因为秋衣冗厚,会遮住曼妙婀娜的身姿,万一皇上突然临幸,岂不令他失望?所以情愿自己受冻也在所不惜;凉风习习,为何还用“小扇”?原来,“团扇”“秋扇”是弃妇的象征,相传汉成帝妃班婕妤失宠后住在长信宫,写了一首《怨歌行》,里面有“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的句子。可见,她显然是一个倍受冷落,独居冷宫的宫女了。孤独绝望又抱有一丝侥幸的盼望,幽怨之情,不言而喻。

尤其是“流萤”的出现,更使环境显得荒凉、幽凄,因为“萤火”又叫“鬼火”,总是生在草丛冢间那些荒凉的地方,她的居所居然“流萤”闪烁,阴森凄魅就可想而知了。最后出现的是有一抹亮色的“牵牛织女星”,但银河相隔,依旧是欢聚无望,她对爱情的向往,对重获欢宠的期待,注定了是一个悲剧的收场,因为在现实的深宫冷院里,永远不会有传说中的“鹊桥”。

仅仅28个字的小诗,竟各具神效地安排进了10种景物,看似信手拈来,实则苦心孤诣,怎不令人拍手称绝?

在如此逼真的背景之中,诗人抛弃了宫怨诗常见的那些表现手法,他刻意不让诗中的人物说一个字,也不用叹息、眼泪等具有强烈感情色彩的表情,更没有用怨、愁、恨等词语去揭示心理。只用了两个简单的动作——“扑”和“卧看”,就写出了人物的情态和神韵,让她在读者心中“活”了起来。“扑流萤”不是少女天真作乐的游戏,而是一种百无聊赖的排遣,更有一些“命不如萤”的负气和嗔怨;“卧看”不是同情分隔银河的“牛郎织女”,而是羡慕他们尚有一年一次的相聚,更是明知爱情绝望之后却依然抱着希翼的固执。着此二词,少女的情态毕肖,怨女的幽思俱现,这样的女子,又怎能不惹人同情爱怜?

在《六一诗话》中,记有梅尧臣对欧阳修的一段话:“诗家虽率意(任意写作),而造语亦难。若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极至)矣”。毫无疑问,杜牧的《秋夕》就是这样的“善至”之诗。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