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音乐迷杨科》课文分析

时间:2014-07-24 18:51
  



他一生下来又瘦小,又赢弱。那些围在产妇床边的女邻居们,看到母子这样的虚弱,都摇起了头。铁匠老婆西摩诺娃,是个最聪明的女人,她便安慰起病人来。
“把蜡烛拿来,”她说,“我在你们床头点起蜡烛,看来你们是毫无希翼的了,我的大嫂,你们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赶快去把神父找来,请他宽恕你的罪过。”
“对!”另一个女人说,“该马上给孩子受洗礼,看来他等不到神父来就会死去。不要让孩子死了成野鬼,让他安心走吧!”
她一边说,一边点着了蜡烛,随后便抱起了孩子,把水洒在他的身上,使他眯了眯眼睛,然后她又说道:
“我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义给你洗礼,并赐名为‘杨’。现在你已经是天主教徒的灵魂了。你可以从什么地方来就回到什么地方去啦!阿门:”
然而,这个天主教徒的灵魂一点也不想回到他来的地方去,也不想离开他那瘦弱的躯体。相反地,他两只小脚拼命乱蹬,还啼哭起来,不过哭声是那样的微弱和悲哀,连在场的妇女们都说:“这真像是只小猫在叫哩!” Www.hlmsw.cn
他们派人去请神父。神父到来后,干完了他那一套仪式,便马上离开了。病人的情况慢慢好转。过了一个星期,她便下地干活了,婴儿虽然是奄奄一息,但还是活下来了,直到第四年的春天,当布谷鸟开始咕咕叫的时候,他的病情才有了好转。时好时坏地活到了10岁。
他的身体一直都很瘦小,皮肤晒得黑黑的,肚子鼓得很大,两颊凹了进去,一头差不多全是淡白色,像亚麻那样的头发,遮盖着他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这双眼睛看起东西来,仿佛在眺望遥远的地方。冬天,他时常坐在炉子的后边哭泣,不是由于冰冷。便是因为肚子饿的时候母亲没有把吃的东西放在炉子上或者锅里。夏天,他只穿着一件衬衣,腰上系着一根布条子,头上戴着一顶草帽,他常常像小鸟那样,从草帽的破边下朝上仰望。他的母亲是个贫穷的雇工,天天像寄居在别人屋据下的燕子那样度日。虽然她按照自己的方式很爱她的孩子,可是她也经常打他,还把他叫做“窝囊废”。他才8岁的时候,便开始去放猪羊了,家里没有什么东西可吃的时候,他便到树林里去采菌子,树林里的狼没有把他吃掉,那只好说是上帝对他的怜悯。
他是一个非常迟钝的孩子,像别的乡下孩子一样,和别人说话时,喜欢把一个手指放进嘴里。谁也不相信他能长大,更不信他将来会成为他母亲的安慰,因为他很懒惰。他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大家都摸不着头脑。他只有一种爱好,那就是音乐,他到处都能听到音乐。等他稍稍长大一些,除了音乐,他就什么也不想了。有时,他到树林里去放牲口,或者拿着篮子去采野果子,就常常空手回来,还嘟哝说: wwW.hlmsw.cn
“妈妈,树林里在奏什么音乐?啊!啊!”
母亲便回答他说:
“我给你奏音乐,我给你奏音乐,看你还怕不怕!”
于是她就拿起木勺来敲他,给他“奏”一顿音乐,孩子便哭喊起来,连连保证他以后不再犯了。但他心里还是想,树林里确是有一种音乐在演唱……到底是什么在演唱呢?他搞不清楚,只知道松树、山毛榉、白桦、黄莺,一切都在歌唱,整个树林都在歌唱。
回声在歌唱……田野上艾草也在歌唱,麻雀在房边的果园里瞅瞅叫,连樱桃树也在摇动奏出音乐。傍晚,他听到村里发出的那声音,就认为整个村庄在演唱。有一次人家派他去干活,让他扬粪。风吹着木杈,他也认为是在奏乐。
有一次,监工看见他头发散乱,呆呆地站在地里听那风吹木权的声音……监工一看到达样,就解下皮带,给了他一顿教训。可是这对他有什么用呢!大家就叫他“音乐迷杨科”……春天,他从屋子里跑出,到河边去吹牧笛。夜里,当青蛙咯咯的叫鸣,秧鸡在草原上歌唱,苍鹰迎着露水在呀呀高叫,公鸡在篱笆后面引颈啼叫的时候,他便睡不着觉,一心一意地听着,他到底听到了什么音乐,那只有上帝才能知道。他母亲不敢带他到教堂去,因为风琴一响或甜蜜的歌声一起,这孩子的眼睛就仿佛蒙上了一层浓雾,真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了……
Www.hlmsw.cn

晚上巡夜的人在村里转来转去,为了不打磕睡,就数起天上的星星或者对狗低声说着话。他常常看到杨科穿着一件白衫衣,在茫茫夜色中跑到酒店那里,他不进酒店,而是到酒店旁边便停住了,藏在墙下听着。酒店里面的人在跳“奥贝列格舞”,有时一位跳舞的青年会高叫一声“乌哈!”还可以听到皮靴的踢踏声,或者听到姑娘们的“想要干什么”的声音。小提琴轻快地唱着:“大家吃,大家吃,大家多快活:”大提琴用低沉庄严的声音伴和着:“上帝赏赐!上帝赏赐!”窗户被灯光照得通亮,酒店的每一根柱子好像都在颤动、在歌唱、在演奏,而杨科在倾听……
若是他有这样一把能轻快地奏出“大家吃,大家喝,大家多快活”的小提琴,他会多么高兴啊!就是要这样一些会歌唱的薄木板,唉!他能从什么地方找到它呢?什么地方会做这样的提琴?只要让他拿一拿,他就会心满意足的:……可是他只能听,直听到巡夜人在他背后的黑暗中叫了起来:
“还不快回家去,你这个夜游神!”
于是,他只好赤着脚,尽快地跑回家去,在他身后的黑暗中正传来小提琴的声音:“大家吃,大家喝,大家多快活!”还有大提琴的庄严的低音“上帝赏赐!上帝赏赐!上帝赏赐!”
只要在收获节上或者在别人的婚礼上能听到小提琴的演奏,那对他说来,就像过“盛大的节日”一样了。过后他便坐在炉子后面,整天都不说一句话,一双炯炯发亮的眼睛,像猫一样在黑暗中望着。后来,他自己用薄木板和马尾做了一把小提琴,虽然不能拉出像酒店小提琴那样优美动听的音乐来,但还是能发出轻得像苍蝇和蚊子叫那样的声音。就是这样的提琴,他也从早到晚地拉着。为了这事他挨过不少的拳打脚踢,甚至被打得像一只伤痕累累的不成熟的苹果,他就是这样的天性。这孩子越来越瘦,可肚子还是那样的胀大,头发越来越浓密,经常流泪的眼睛鼓得越来越大,而他的面颊和胸膛凹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www.hlmsw.cN

他完全不像别的孩子,倒像他那把刚刚能发出一点声音的用薄木板做的小提琴,在青黄不接的日子里,他差点饿死了。因为他常常只能靠吃生胡萝卜和占有一把小提琴的愿望来过活。
但是这种愿望并没有给他带来好处。
庄院里的仆人有一把小提琴,他有时在暮色苍茫的时候拉起来,以博得女仆的欢心,杨科常匍匐在牛旁丛中,尽量接近饭厅那敞开的大门,以便很好地看看小提琴,它正好挂在门对面的墙上。这当儿,孩子通过眼神把自己的整个灵魂都奉献给了小提琴,因为在他看来,那是他最最珍爱的东西,也是他无法得到的一件圣物,甚至连模一摸都不配。可是他又非常渴望得到它,哪怕在手中摸一摸,或者在近边饱看一顿也好……这颗可怜的小小的农家孩子的心,被这种欲望激动得颤抖起来。
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这些人要对他干什么。为什么要审讯这样一个只有10岁刚能站立起来的可怜孩子呢?难道要把他关进监牢还是怎么的?对于孩子应该有点侧隐之心啊!让巡夜人把他带到一边,打他几棍子,叫他第二次不敢再偷就行了。
那是当然的!
他们把巡夜人斯塔赫叫来:
“你把他带走,给他一顿教训。”
斯塔赫点了点他那愚蠢而粗笨的头,把杨科朝腋下一挟,像挟住一只小猫那样,把他带到谷仓里,这孩子不知是不懂事,还是吓坏了,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像小鸟那样望着。难道他会知道他们要怎样对付他吗?直到斯塔赫把他带进了谷仓,按倒在地上,掀起了他的衬衣,狠狠地打他的时候,杨科才喊叫起来: WWW.HLMSW.CN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妈妈!”巡夜人每打他一下,他就“妈妈。妈妈”地叫了起来,可是他的叫声越来越低,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孩子沉默下来,再也不能叫“妈妈”了……
可怜的被人摔破的小提琴啊!……“.
唉呀!这个愚蠢的坏家伙斯塔赫,哪有这样打孩子的?!况且这孩子又瘦又小,身体一直不好。
母亲赶来了,要带走儿子,可是她只好把他抱回家去了……第二天,杨科没有起来,第三天傍晚,他已经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盖着一条棉布毯。
燕子在篱笆外的樱桃树上歌唱。太阳透过窗玻璃照了进来,把金色的阳光洒在孩子的乱发的头上和毫无血色的脸上。这阳光好像一条大道,这孩子的灵魂便沿着这大道渐渐地离去。至少在他死的一瞬间让他走在这条金光大道上,那也是件好事,因为他生前走的是一条荆棘小 路。这时候,干瘪的胸中还有呼吸,脸上的表情像是在倾听窗外传来的村子里的声音。因为是傍晚,割草回来的姑娘们唱起了《啊,在绿色草地上》这支歌,从溪水那边也传来了阵阵笛声。这是杨科最后一次在听村里的音乐丁。在他身旁的棉布毯上放着脚把薄木板做的提琴。
垂死的杨科脸上忽然发光了,从他苍白的嘴唇里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www.hlmsw.Cn

“妈妈!”
“什么呀,我的儿子?”母亲噙着泪水回答。
“妈妈,在天堂那里,上帝会给我二把真正的小提琴吗?”
“会给你的!孩子,会给的!”母亲回答说;她再也不能说下去了,因为从她那结实的胸中突然进发出郁积的悲痛,她只能呻吟地哼着:“啊,耶稣!耶稣!”她伏倒在箱子上像发了疯似地号陶大哭起来,就像一个人眼看自己心爱的人被死神抓起而又无法救援。
她并没有救出他来,当她抬起头来再看看她的儿子时,这位小提琴手的眼睛虽然仍旧睁着,但已经呆滞了。脸色肃穆、忧郁而僵硬,阳光也消失不见了。
安息吧,杨科!
第三天,地主夫妇从意大利回来了,同来的还有地主小姐和一个追求她的男青年。那青年说:
“意大利,多美的国家呀!”
“那是一个艺术家荟聚的民族。在那里,有才能的人能够得到发现和保护,那真是幸运!”小姐补充道。
白杨树在杨科的坟上蔌簌地响着……
【编辑概况】
亨利克?显克微支?1864—1916?,波兰现实主义作家。他出生于贵族家庭,当过记者。代表作有《火与剑》、《洪流》、《伏沃迪约夫斯基先生》三部曲以及《?你往何处去》、《十字军骑士》等长篇历史小说,其中《你往何处去》获1905年诺贝尔文学奖。 www.HLMSW.cn
【课文分析】
。《音乐迷杨科》是其短篇小说中的经典之作。这篇小说通过杨科这个具有音乐天赋的少年被迫害致死的悲惨遭遇,揭示了社会的不平等现象。杨科是一个贫穷雇工的儿子,先天的不足使他一生下来就又瘦小又羸弱,身体的虚弱加上长期营养不良,10岁的杨科在别人眼里成了“非常迟钝的孩子”,但是小杨科对音乐却是十分的痴迷和敏感,在他耳朵里所有的声响都是迷人的音乐:“他搞不清楚,只知道松树、山毛榉、白桦、黄莺,一切都在唱歌,整个树林都在唱歌……连樱桃树也在摇动奏出音乐。”甚至扬粪时“风吹着木杈,他也认为是在奏乐。”而呆呆地倾听。为此,他被母亲的木勺敲过,被监工的皮带教训过,但这一切都没有改变他对音乐的痴迷。
通常而言,音乐给人带来的总是愉悦和陶醉的审美享受,象征着浪漫和幸福,但它给杨科带来的却是一个悲剧的命运——就因为他在一天晚上趁着无人,忍不住摸了一下那把挂在地主庄园饭厅墙上的,令他魂牵梦绕“通过眼神把整个灵魂都奉献给了”的小提琴,被人当小偷捉住,然后被一个“愚蠢的坏家伙”毒打一顿,最终奄奄而死。
艺术本来不分贵贱,但在作品中,音乐却成了有钱人享受的专利:人们在酒店里跳着舞,“小提琴轻快地唱着;‘大家吃、大家喝,大家多快活!’大提琴用低沉庄严的声音拌和着:‘上帝赏赐?上帝赏赐?’”而贫穷的杨科就连蹲在墙下听的资格也没有,属于他的只有一把用薄木板和马尾做的小提琴,“能发出轻得像苍蝇和蚊子叫那样的声音。”就是这样的提琴,他也从早到晚拉着。尽管这常招来别人的拳打脚踢,甚至“被打得像一只伤痕累累的不成熟的苹果。”——美对于杨科来说,那仿佛是一件极遥远的事。本来追求美好事物的人是无罪的,但杨科却因追求美而最终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编辑通过作品表达了对生活在最下层的劳动者的悲悯和同情,对现实社会对人思想和追求美好愿望的扼杀和摧残的行径,进行了深刻的揭露和鞭挞。这篇小说不仅思想深刻,其艺术的表现形式也是很值得回味的。小说情节单纯明净,笔法却有诗式的抒情。为了加强气氛,编辑有时不惜往复咏叹,如杨科在月夜不断接近地主家厅上那把小提琴的过程中,在越来越紧张的气氛里,夜莺和猫头鹰的交互歌唱,大大增强了小说的紧张程度和哲理韵味。
WWW.HLMSW.CN

另外,编辑对作品中的小提琴、夜莺和牛蒡,猫头鹰等都巧妙地赋予了象征的寓意:如小提琴在酒店里的歌唱,以及在那个皓月当空的夜晚对它的描写:“这小提琴好像发出了一种银光,特别是它那凸出的琴腹被照亮得如此强烈……琴钮亮得就像圣约翰节的萤火虫那样,旁边挂着的琴弦就像一根银条。”不难看出这里面的小提琴其实就是衣着华丽、生活优裕的剥削者的象征。夜莺和牛蒡则是引发悲剧的帮凶,正是在它们的蛊惑下,使得杨科终于抑制不住心底摸一下小提琴的欲望,直接导致了悲剧的结果。这里的夜莺和牛蒡其实和打死杨科的巡夜人——愚蠢而粗笨的斯塔赫是相同的角色。而通常被寓为邪恶象征的猫头鹰在这里却成了诚实的化身。编辑在小说里将美丽的夜莺和丑陋的猫头鹰作了与通常概念相反的象征化处理,从而揭示了现实社会中人物现象的复杂性。
杨科出生的时候,编辑借床头的一支蜡烛,喻示其生命之光微弱摇曳。而在死的时候,编辑是这样写的:“这阳光好像一条大道,这孩子的灵魂沿着这大道渐渐地离去。至少在他死的一瞬让他走在这条金光大道上,那也是一件好事,因为他生前走的是一条荆棘小路。”——对一个才10岁的生命来讲,死成了一种摆脱——编辑用平静的语言却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充分显示了这位“波兰语言大师”深厚的功力。
wwW.hlmsw.cn

贫穷、低下的社会地位,剥夺了杨科追求美的权利,也是造成他悲剧命运的主要原因。然而即便是在今天,大家难道敢说这世上就没有杨科式的悲剧了吗?如果说像杨科这些具有天赋的生命的诞生是上苍对人类馈赠的话,那他们在人类自己的扼杀和摧残下的消亡无疑就成了天地间一曲最为悲凉的挽歌——从这个层面来讲,作品对现实的批判意义今天依旧存在。(缪文宗)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