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无色散文----练就成白骨

时间:2013-06-18 09:41
  

  对于国内久开成瘾的笔会,我戒之又戒,有时发作,不过是听说会上有“美人”?想一睹芳容罢了!人心之好美好色,并非君子所向,我等同样嗜好,只是文圈中淑女故做正经,不好贴近而已!尚且,本人笔力不老,加之疏淡评理论说之家,久混成不了“文腕”,遭遇不公在所难免!在所难免啊!
  “笔会”被戏称为“鼻会”(一个刚入作协的饲养员所说),那是善观动物的结果,这其一:几个文人气味相投,借“笔会”之名纠合成团,伸长鼻孔相互嗅,如气味相投,吹捧“当代先锋”、“后现代代表”、“新新写实大师”之类,如嗅出异味,赤面黑手,似泼妇骂街“遭遇流氓”、“妓女写手”、“肉体写作”等穷尽骂技,甚至大动拳脚欲置异类于死地而后快;这其次:文人深居陋室,长年压抑,就此机会闻香识马,便日后骑乘,如此美好!如此美好啊!
  经过长途跋涉,带着美梦来到笔会,这里是皖南的一座名山,与会的作家大约50人,南方来的较多,其余来自五湖四海,人群中混杂不明身份者,无非是些蹭饭族?会场中难见“美人”!众人不免失望,无心开会,大多萎靡不振,于是会议开得凌乱不堪,至始至终无甚建树。有几个“乌鸦”般的小女子萎缩在会场的椅子里,默不做声,她们相貌平平,难说才华?别人说她们就是势头正劲的“美女作家”,我感到一股冷气从头透到脚底,不能言语。在这沉没中,会场惊见某精白女子,扭动娇姿穿梭人群中,顿觉亢奋,理顺乱发注目而视,待她如期而至,邻座时?心动!细看她淡眉红唇,浓墨的披发一丝不乱,戴着钻戒的脂粉般纤手随媚眼流动,如不是青黑的眼袋下垂,真看不出这精怪妇人的年龄?倒是那个小有名气的杂文家(某省作协秘书长,这次会议的召集人)艳福不浅,先于众人,忙着与她亲热地套瓷,他人都瞪着牛眼怔视着那精白女人,心中不知在骂着什么脏话或想入非非?直至笔会结束,那女人发放纪念品时,众多男人才有幸抚握到凝脂香手意淫一番,了却心愿,至于,那到手的纪念品如获怀中佳人细品不遗,似觉阵阵余香绕鼻三日,不计前嫌!不计前嫌了!
  后随笔会东奔西跑与那女人混熟,方知她与我同城而居,我愈觉孤陋寡闻,自悔近水楼台而不得月,于是从冷漠中走出,竭力使自我热情起来,凭那点记性追忆那女人的过去:曾记得前年下乡过节,见到读初中姨侄在看一本散文集,就借过来,没能看下去,随弃之,集子中的文章苍白无力,言而无物,东扯西拉一派学生腔调,真乃批评人所称文字垃圾。愤中记下了编辑的名字,回城后,时常见到她的作品发表于地方版的副刊,文风依旧,多日不见长进,不过从中读到她去游玩了不少山水,真不知那来的闲情,从此,我不看报纸副刊。一次朋友聚会中,谈起本城的作家,有人提到那个女人,才知她是官场中人,官位已是副处级,我才大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笔会后,我与她同道而回,攀谈间亲密自如,她无意中流露在笔会中她时常罩着我,好像说给了我额外的好处,我一时想不起来,请她提醒,她暗不语,继续与我闲扯着她的出书计划,说近期又有一本散文集要出版,无法说得清,她这是炫耀还是献媚?她深知我:对这种误人子弟之事从来敬而远之,更不必说同流合污了,严格说:从骨子里大家相互看不起,以文学为神圣使命和游戏文学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她那堆所谓的作品,是不能登堂入室的!至于冠予‘女作家’的芳名,不过是作协自娱自乐的把戏罢了!中国从来就有附属风雅的官员和为之涂脂抹粉的文人或文人组织,官场混到副处级的官员,到了文坛成了作家也在情理之中了!中国历来的文政合一、权文交易也不足为奇了?
  后来发生的事,本属个人恩怨,与正文无关,因牵涉到一个老作家,我不能停下还热着的笔,恰说,我儿子到了上学年龄,托位老作家走走门路,减免些昂贵的捐学款,老作家写信叫我找那位副处级的女作家。在政府南大院,我等了一个上午才见她来,她见我一脸冷漠,像从未认识似的,我说明来意,她听后轻皱眉头,用一套慢悠悠的官话来搪塞我,我提示她是“老作家”托的情,她听后轻蔑地哼了一声:都过时的老人了,还多管什么闲事?然后冷冷的逐客:你先回去,这事还要研究一下。我无话可说,起身离开她的办公室,像吃了一只苍蝇。她一袭素衣紧束着洁白的身子精抖抖地从楼梯下去,像一只成精的白骨(某诗人赞美女子:皮肤之白/白及骨头),在我眼前晃闪而过……
  文章选自《远东河马的博客》。丰曜宇推荐。已获编辑授权

36193619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贾平凹:从棣花到西安

    我在棣花和西安生活着,那个地方叫黑龙口,所有人都在说,狼越来越少了,说什么话,火车的...

  • 王志新:2012年河北散文漫谈

    浙江文艺出版社2012年1月,他能够在日常的经验里发现历史的遗痕,中信出版社2012年5月,...

  • 张家昌

    张家昌笔名嘉昌。曾任甘肃省委《,党的建设,主编,甘肃省广电厅厅长,甘肃省文联副主席等...

  • 微小说,离叫好又叫座有多远

    明星纷纷上网写小说,分享到微博,写的微小说被认为影射娱乐圈,还打分发在网上,因为方文...

  • 离宫游记

    过久了坐着公车在城市里穿梭的生活觉得应该找个恬静的地方享受享受,上次在离宫里发现...

  • 闭门只觅书山景(对联4)

    闭门只觅书山景 出户再摘诗野花 水绕山青山绕水 莺飞柳绿柳飞莺 门外壑涛险 身边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