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话说刑名师爷

时间:2013-06-02 19:29
  

  当今地方政府长官皆以行政为己任,而明清时期的地方官却是“决狱断辟,旁理民务”以司法为主业,行政为兼理。
  
  明清时代的地方长官大多是通过八股文科考选任的,他们读的是孔孟,学的是如何做人,对于法律,可谓一窍不通。而清代的法律却远比前朝复杂,非专业人才难以掌握。例如,乾隆五年颁行的《大清律例》有1009条,至同治九年增至1892条。再加上清代行政方面的法律制度尤为严密,《钦定吏部处分则例》有52卷之多,详细规定了所有公文往移、政事处断的细节,官员如有触犯,不是罚俸,就是降级,甚至要革职拿问。这样,谁要想当地方长官不犯错误,就得聘用专业人才——刑名师爷为之打理。
  
  与近代司法制度一样,清代的诉讼审理程序也是从起诉开始的,这在清代称为“呈控”。刑名师爷接案后,首先得酌定审理日期。按照清代法律,每年国家的喜庆日、祭祀日、哀悼日、民间节庆日、官员请假和放假的“封印日”都不能开庭审理,这样一来,可供师爷选择的日期一年大致为一百多天。
  
  师爷确定审期后,就开列出应予传唤、拘提人员姓名,送长官过目。州县官不用在名单上签字,只须拿一枝朱笔在被传人名字上点一点就可以了,所以才有“堂上一点朱,民间千点血”的民谚。
  
  衙门正式审讯的地点,可以是大堂,也可以是二堂,有关奸情暧昧或涉及地方士绅的案件,则可以在二堂两侧的花厅或内衙审讯。一般大堂、二堂审案允许百姓入衙旁听,但不准喧哗。
  
  清代地方州县衙门是最基层的司法审判机构,州县官最高只能直接判决杖一百。超过杖一百的案件,州县官只能进行初审,提出判决意见后转送上级衙门处理。清代把杖一百折成大板四十,所以民间才有“不分青红皂白,各打四十大板”的说法。
  
  由于师爷不是政府官员,在公堂上并没有座位。一般案件,师爷只需在审后审阅供词就可以了。而徒刑以上要申详上级司法机关的案件,师爷往往会到大堂屏风后听审,如发现供证有漏洞,即唤门子传话给长官,提示如何抓住漏洞,一举击破被告防线,或提醒长官用刑适度,不要意气用事。
  
  刑名师爷起草判词,为求稳妥,一定要仔细推敲,斟酌“天理、人情、国法”。由于害怕死后有冤鬼来缠,清代刑名师爷一般都会遵循“救生不救死,救官不救民,救大不救小,救旧不救新”的原则来行“仁恕之道”。他们认为:案件中的死者不可复活,倘再杀一人,等于死了两人,自己阴间的罪孽更大了;对冤假错案尽可能不让翻案,因为清代与现代不同,造成冤假错案的官员是要受严厉处罚的;处理有关官员案件时,如果把罪责归于大官,那么官越大所受处罚越重,牵连的人越多,而把罪责全部推给小官,小官责任轻,牵连的人少,处理层次低,受罚也轻,容易结案;新旧官员交接时发现有财务问题,如果把罪责归于旧官,旧官不得离任,且无能力清偿欠额,难以结案,而新官上任不久,如果把罪责推给新官,新官凭借权力,总有办法搜刮财产来填补亏空。可见,刑名师爷办案,据以衡量案件的天平并不是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而是自己的“善德”。
  
  不过“善德”有时也会起正面作用,例如,当年郑板桥在山东潍县当知县时,一对年轻和尚尼姑相爱,被村民捉到县衙,按清代法律规定,触犯“佛门清规戒律”要受处罚。师爷看他们年龄相仿,情投意合,就给郑板桥出了个好主意:判两人还俗,配为夫妇。退堂时郑板桥还风趣地赠诗一首,末两句为:“是谁勾去风流案,记取当堂郑板桥。”

387387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