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刘震云:作家不能吃青春饭

时间:2013-06-02 19:20
  

  刘震云:青少年写作是很危险的事。因为先不说学生的压力,而是写好书的话,首先得读好书,世界上有两本书必须读好,一本书是大家书架上的书,图书馆里的书,还有你推开窗,生活这本书。也许图书馆里面的书好读,生活这本书是随着你的阅历,一点一滴来品尝和品读的。同样一句话,同样一个人,同样一件事,你20岁的看法对这个事物这个人的看法,和40岁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和50岁的时候又是不一样的。
  
  一个人对红烧肉、炸酱面的认识,20岁和40岁又是不一样的,你要说20岁的人比40岁的人认识深刻,存在吗?存在。那就证明20岁这个人是有见识的人,40岁的人是糊涂虫,但是同样一个人,如果你不是糊涂虫,而是有见识的人的话,肯定40岁比20岁的认识起码要广阔、深入、大气许多。
  
  所以我觉得作家真不是吃青春饭的职业,这跟演员、运动员的区别。
  
  主持人王莹:需要生活的积淀。
  
  刘震云:需要生活的积淀,需要见识的积淀,需要感悟的积淀。一个人胸怀只能越来越宽广,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善良,你对世界的认识才会越来越深入。你的目光才会到达过去你没有到达的那些黑暗的地方。
  
  主持人王莹:所以青少年写作一方面是要读好书架上的书,这比较容易,就摆在那儿。读好生活的书就要看个人的修养了。
  
  刘震云:对。
  
  主持人王莹:刘老师您有没有听过冯小刚导演对你的评价,因为你们合作过很多次,当初拿到《一地鸡毛》作品的时候,一个字不要改就可以拍了。表面上看上去是波澜不惊的一种,实际上波涛汹涌,您对这样的评价是怎么看的?
  
  刘震云:小刚、王朔是我的好朋友,我看着他们从小冯到老冯,到冯老变化的过程,我也看到小王、老王到王老变化的过程。
  
  单说小刚,他是非常不同的人。不同就不同在大家对他的认识和他本来的面目是有偏差的。比如讲他是一个商业导演,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你看看他的片子,里面并没有特别强烈的商业的元素。比如讲没有暴力、没有SEX,不杀人不放火不上床。
  
  主持人王莹:但有广告?
  
  刘震云:广告是商业的附加。这个是另外一个探讨的范畴。但是他确实有影片的票房,严格说是文艺片,票房能达到商业片达不到的程度,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
  
  还比如讲,他确实改编过我的一些作品,像《一地鸡毛》、《手机》,将来可能有别的作品。其实我的作品是不适合改编影视的。比如讲我小说从来不讲故事,也没有完整的情节,是随着人的情感在流淌,这个情感的流淌,小说可以,影片是绝对不可以的。但是他为什么要改呢?他可能看重了不是故事和情节的这一部分,不是大家都看到的这一部分,他看到另外一部分。比如讲对生活的态度,对作品里面人物的态度,他改我的作品的时候,变成影片的时候都成了另外一个故事和情节,花的工夫特别大。
  
  我对老冯、老王充满了尊重,大家仨最快乐的时候是在一起包饺子,小刚调饺子馅儿,他认为自己调的非常好,别人要插手他就急了。王朔会和面,而且和面有一整套的理论,怎么揉、怎么醒,我会剥蒜,有一天他们在和面,包饺子的时候,我就剥蒜,不知不觉剥了一茶杯,小刚走过来说,故意的是吧,谁吃得了。老王走过来也训斥一顿,这就叫表现,什么表现,是自卑的表现,没有一技之长。由此我想到,推到十几年前,参加吃饺子的还会有梁左先生,他是我的师兄。他的任务就一个,就吃。对馅儿、皮是挑三嫌四,不是咸了就是淡了,软了就是硬了。我突然发现老王和老冯有一些紧张,这时候认识到一个真理,人善是有人欺的,挑剔的人是让大家害怕的,他什么都不干,他作出严肃的样子,大家都用严肃的样子来对待他。好多年过去了,梁左先生也去世很多年了。


  
  主持人王莹:看来在朋友圈里,刘老师是被欺负的那一个。
  
  刘震云:主要是我有一点笨。我对笨还是一种看法,我最大的聪明是知道我自己笨,世界上有一条大河特别波涛汹涌,淹死了许多人,叫聪明。许多人没有在愚蠢的河流里淹死,都是在聪明的河流里淹死,当他们终于穿过波涛汹涌的大河,上到岸上的时候,上面有两个字,聪明,这是90%甚至更多的人一辈子做的事。还有的人他爬上去,这个山是愚公的山,真正的聪明是愚公移山。
  
  主持人王莹:是大智慧。
  
  刘震云:世界上不存在大智慧,就像世界上本不存在才华这个字,也不存在事业这个字,存在的是琐碎。重复的事情在不停的做,你就是专家,做重复的事特别专注你就是大家。就这么简单。我觉得细节是考量一个民族和一个人做事的特别重要的或者是最重要的标志,而不是大而不当的方面。
  
  主持人王莹:专注认真做好眼前每一件事情,专注积累,这样的人不笨。
  
  网友:以一种犀利的幽默道出大人物,刘震云老师的文字最具魅力之一,想知道刘老师在创作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着笔的,心里面给人什么样的思想呢?
  
  主持人王莹:这种文字的幽默是与生俱来,还是因为您成长的环境赋予您的一种区域性的幽默呢?
  
  刘震云:当然我从小生活在河南,区域对我是有影响的。什么是幽默,我觉得幽默有好多层面,比如讲,语言的幽默,说黄鼠狼给鸡拜年,这是很幽默的。吃鸡的又去给鸡拜年,这很幽默。比这个幽默的是事件,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而是大年三十鸡去给黄鼠狼拜年,这个比前面幽默。比事幽默的是事里面的道理,鸡不但给黄鼠狼拜年,还有100个鸡在论证给黄鼠狼拜年的正当性,这是生活中大家经常见到的。
  
  河南人确实特别幽默,如果去过河南的人发现河南人从来不正经说话,我觉得那是因为河南是临河而居,过去是兵家必争之地,灾难很多。真正的幽默不产生在喜剧,不产生在小品,真正的幽默产生在悲剧。当一个民族,遇到的苦难特别多的时候,对严峻苦难应该有一个态度,如果你用严峻来对付严峻,严峻就变化了铁,鸡蛋往铁上碰的话,鸡蛋就没了。换一种态度的话,幽默的态度马上这块铁就变成了冰,幽默变成了大海,冰掉到大海里面就溶化了,这是一种生活的态度。
  
  真正的幽默既不是语言的幽默,也不是事件的幽默,也不是事背后道理的幽默,是一种生活态度。当幽默是一种生活态度的时候。你突然会发现,大家这个民族生存的秘籍。
  
  主持人王莹:我终于理解您平时为什么生活得那么好了,那么悠然自得了,因为你把生活也作为自己创作的一部分。
  
  刘震云:生活得好指什么方面。
  
  主持人王莹:有自己的生活,很规律的生活。
  
  刘震云:真正好的生活,思索是一种乐趣。走在不同的道路上,是一种乐趣。不断忘掉自己,是一种乐趣。比前三个还重要的是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一辈子在做一件事是快乐的、好的事情和人生。我可能正在做,做没做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叫好,不知道走到什么样的地步,能够知道它好。
  
  现在让我说,《一句顶一万句》好不好?我写的时候肯定觉得是好的。现在并不因为它得奖我就觉得它特别好,而是编辑真正写完书的时候,已经过了两年,回头看,书里面的人物没有问题,他们的广度、深度、视野没有问题,是因为两年前的我和他们对话的时候,产生了偏差,如果我现在再跟老曾他们对话可能就不一样,这就是文学的乐趣,我会把我的变化放到下部书里跟另外的人物,说话的时候,说的更深入一些,更知心一些,知心对文学是非常重要的。每一本书里,如果一字一句是知心的话,和潦草的话质量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王莹:大家特别希翼尽快看到您新作品的问世,那里面有您对生活更新的认识,更深的注入。11点还有刘老师的微访谈。到时候还可以和刘老师进行互动。说到这儿最后想问您一下,对微博这个事物是怎么看的呢?
  
  刘震云:微博的产生,意义重大,这个事件对中国,对于这个民族,它的改变是各个方面的。会牵扯到大家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耳朵和眼睛。过去你不可能知道的角落的东西,过去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东西,现在每个人全看到了、听到了、知道了,谁带来的?微博。
  
  过去总觉得一直在相信一种理论,社会的改变靠社会本身,靠变革,社会的变革是能达到的。生活的改变是靠生活的变革能够达到的,最后你发现没有。大家总是在原地转圈,谁改变了?——科技。蒸汽机、电、飞机、电视、互联网、博客、微博。这是我当初写《手机》的一个初衷。
  
  我前不久还跟陈彤通过一个电话,陈彤是我的好朋友,我说从历史的角度看,新浪的微博对这个民族是有贡献的。陈彤对这个民族从历史的角度讲也是有贡献的。我虽然是个很笨的人,但是我还是有些朋友,在各个行业里叱咤风云。
  
  主持人王莹:刘老师您又说自己笨了,一会大家11点微访谈看网友们是怎么评价您的。11点刘老师会和大家进行微访谈面对面的交流,谢谢刘老师,谢谢您的分享。
  
  刘震云:谢谢一块儿度过了45分钟的时光的电脑前的朋友们。谢谢。
  
  主持人王莹:感谢您,谢谢网友的收看,再见。

303303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