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问何人能解连环

时间:2013-06-02 19:09
  

    青年女作家雅兰带着她的长篇小说处女作《红嫁衣》自信地走向了文坛,这部长达38万字的小说,使她有资格跻身陇上作家群,并有望走得更远.
    与几乎所有的作家走过的道路一样,雅兰也把对文学最初的激情倾泻在情感世界,在书的扉页上编辑已公开宣称,要把此书献给自己的亲情、友情和爱情.她怀着一种度尽劫波后,蓦然回首时所产生的惊喜、惊诧、惊恐和欣悦,向人们展示了一幕幕心灵的历练过程。
    在《红嫁衣》中,编辑从自身对人生的理解出发,在结构小说时,以主人公叶筱童、夏秉男、瘳旭东的爱情纠葛为主线,以叶筱童与父亲、亲人和朋友的亲情、友情为辅线,主辅线或平行推进,或交替而行,在爱情与友情、亲情的冲突中,向爱情的深层挺进.又在爱情与友情、亲情的和解中,充分揭示人的情感世界的复杂性,从而构筑起一幅颇具规模且有较大扩展能力的人生立体图景.
    如此一来,本来难以言说的人的隐秘世界,在小说中却时而杏花春雨,莺飞草长;时而风雨如晦,惊涛拍岸,甚或阴阳割昏晓,生死两茫茫.
    如果说,世界是由物质和精神两大板块组装而成的,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说,物质板块是由人的诸种看得见的劳动创造的,并且其劳动结果也是可以被看见的;而精神板块却常常处在一种不被看见的悬浮状态中,从事精神创造的智者正是用自己的锦心绣手及时地复原了这一有可能被遗忘的部分,从而保持了世界的完整性.作家的存在价值,正是以目击者和记录者的身份体现人类拒绝遗忘的本能.雅兰的文字冲动似乎也是为了拒绝遗忘,因此,当她在复原人的情感活动时,尽量站在小说中人物立场上,设身处地,以他们所处的境遇的情感状态去衡人论世,以他们所在的精神层面上表达编辑对事物的理解,从而实现了小说的家常化和人生化,也使得小说中人物拥有了与生活原型对应的可能.
    《红嫁衣》中写得较为成功的人物是叶筱童,她为了实现对爱情的完全自主,不顾亲人的反对,毅然选择了她的同学楚云鹏.然而,天马行空的爱情鸟注定要被生活的弹弓击落的,她理想的爱人只不过是她虚拟的爱情理想.红嫁衣鲜红如初,而红嫁衣的主人已是曾经沧海.在万念俱灰时,楚云鹏的朋友、有妇之夫夏秉男走进了她的生活,并且两人有了一个私生女.当她又一次身陷绝境时,亲人朋友用亲情友情拯救了她,并且与夏秉男如愿以偿,在事业上也有了柳暗花明之势.在这个漫长的煎熬中,她则因做生意受骗,被债主逼得身陷囹圄,有家难回,费尽周折筑起的爱巢变成了存贮她人生恶梦的牢狱.
    人都渴望清醒的生活,同时也渴望自主自身的命运.可是,要让这些堪称高贵的冲动变成真实的存在,是要付出代价的,有时还要付出昂贵或者惨痛的代价.叶筱童的种种憧憬、追寻、抗争、挣扎、沉沦、崛起,都说明了这样一个连环悖论的存在:选择了有价值的生活,同时也就意味着选择了苦难,这种选择也正是人生的价值所在,人也必须选择有价值的生活。

246246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