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界资讯 >

今天大家怎样写作诗歌

时间:2017-10-15 00:48
  【编者按】记得有位作家说,提到临沂文学,就不能不说袁冬青。袁冬青成为临沂文学的一面旗帜,并非虚妄之言。袁冬青的诗歌,袁冬青的阅历,袁冬青的这篇关于诗歌的文章,都在告诉大家,谁才是真正的诗人,谁的一生是为诗歌而生。

??写作是给心灵洗澡,是教自己和居住在自己身边的人怎样友好相处,在诗歌中传递出多少有价值的信息量,让人信服,受到感染,获得一种满足,使人更有尊严的活着。
  30年来,我在故乡行走和创作,试图唤醒悬崖边上的人们对故乡的回忆,我的身上沾满尘土和草屑,这种朴素而芬芳的气息让我对故乡产生了一种依赖性。离开两眼泪水,相见两眼泪水。像酒徒,不把自己灌醉了,不知道故乡有多少沉睡的疼痛。
  我不知道逃离会把我带到哪里,我知道故乡会让蝴蝶长出翅膀,在触摸中实现和完成一个人一生渴望达到的心愿。30年来,我不知道怎样写作诗歌,已弄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不写什么。故乡流传着一句话,好脚不踏臭屎。我不能写出最好的诗歌,也不愿把最坏的东西抛给它。。
  诗歌是大家正常生活多出的那一小部分,它是被许多人努力创新的语言景致,是浪漫和现实的结合体,为了它有人一辈子留在故乡,有人逃离了故乡。有人误会了创新,以为整点刺激的低级趣味的性感文字便是创新,这跟流氓有什么区别。好诗歌不等于难懂,不让人懂的诗歌决不会成为好诗,要想写出好一点的诗歌让人喜欢,这取决于你对待生活的态度。好诗歌应该是粮食,始终有一种芬芳的气息存在,让人本能地去呼吸,饿的时候温暖大家的身体,不饿的时候温暖大家的记忆,绝不允许糟蹋。诗歌是时代的号角,是记忆的储藏室,它的受众是人类。你要唤醒什么,记录什么。你要用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和静静倾听的心灵交流,才不会枯萎了诗歌,丧失它的生命力,人民最有资格拒绝和接纳。作为一份深远的马克思主义文献,毛爷爷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20世纪的中国的中国文艺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文艺的人民性是这份文献的核心观点之一,大家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时至如今这个观点已成为普遍的共识。诗人必须时刻关注诗歌如何最大限度地产生正面的社会功能。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所在,你能不能写出优秀的诗歌,最根本的决定于你是否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怀。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诗歌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中国有10亿农民,你与他们存在距离,听不到他们的心跳,你的诗歌就没有生命力。你看不到他们脸上的皱纹有多深,就不知道他们带给这个世界的爱有多深。大家的诗歌应该有大气象,有高峰,对人类的心灵有所救赎和教化。新的历史时期,诗人要有无需提醒的自觉亲近故乡,在这片广阔的世界里,用有所担当的责任感培养自己的学问自信。
  新诗重新营造了诗歌的天地,这个天地不是唐人的天地,而是白话诗的天地。唐诗是伟大的,,新诗也是伟大的。新诗的破天荒,在于敢打破古典的格式,用自由的形式来表现现代人的情感。著名诗评家谢冕先生说,新诗一百年以来,最大的问题就是就是诗的文体特点荡然无存,很多新诗作品读起来像喝白开水。他说诗读起来要愉悦好听,要有音乐的性质。诗歌可以不押韵,已可以不对称,但是不可没有节奏感,这是诗歌要死守的一条红线。他坚定地认为,诗人应该关心世界,关心人民,关心社会的兴衰。在谢冕先生的心中,自我抚摸是无法写出大诗歌的。诗人应始终站在时代的前列,为时代呼喊。诗人就是先驱,,就是代言,就是聆听历史的足音并传递时代气息的人物。为和平,为自由,为正义而代言。目前诗歌出现滑坡,诗歌好像不怎么重要了,这其实不是诗歌出了问题,是作为人的诗人出了问题。有的人不自重,偏离了生活轨道,像驴拉磨,蒙着眼转圈很机械,毫无新意。有人用低级趣味的东西去勾引少数分辨是非能力很差的人,让诗歌蒙羞。说到底诗人逃离了故乡终会被故乡所逃离,他不撕开眼罩从磨道里转出来,永远不知道世界有多明亮。他看不到在故乡有这样一位父亲,在秋天的花生地头顶烈日,用饱满的热情痴迷一种劳动,被泥土迷住了眼睛,他难受的忍不住用力揉搓,于是揉瞎了黑夜,让太阳每天都来到大地上。
  世界上有一种呼吸,一开始就浸透到大家的身体,那就是故乡。故乡是一个人永远不能忘却的记忆,你要永远怀着敬畏的心面对它,记得便是拥有。人类是唯一知道自己生活在时间中的动物,人类有非凡的创造力,故乡便是所有生命赖以生存的根。30多年我在语言的道路上行走,是想用那些古老的汉子,在尘世铺一条放牧自己的路。它通向树林.通向泉水和炊烟.,通向一片安静的墓群,我把到达锁定为最后的目标。我在故乡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慢慢变老,长出胡须,甚至被人讨厌的烟瘾都是故意的。故乡在赠与,我在掠夺。50多年前,一团血淋淋的肉蛋,从一个母亲长满疼痛的身上,掉到围里村松软的泥土上。从此一个鲜活的生命有了根,有了一个村庄。云彩逃离不了天空,羊群逃离不了草地,我在这里学会了种植和收割。草长出来的时候,我学会了放牛,牛在绳子的另一头牵着我,我只能是一个闯入者,而不能去选择做一个逃离者。
  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个世界,谁也别想死了走出这个世界。村里死了人,我扛着鉄锨跟大家一起来到山上,挖一个坑把死者埋了算是告别,他的骨头还在山上站着,群山就是这样形成的。大家的诗歌要在这里达到一种深度和高度,你的一颗心要一辈子留在尘世,听命于信仰,跪拜和仰望。
  别说出逃离,永远也不要和村庄说告别,母亲把她身上的一块肉掉到这里,是要让你裹上泥土,在浇灌中长成人样。如果你要写作诗歌,,你要留意一个母亲最初的疼痛。我走过的石板路被岁月磨得发亮光滑,它是长着刀刃的足迹,一直蜿蜒在大地上,让奔跑的雷声敲响的骨头,在大家经过和到达时和大家交换眼神。我坐在草垛上看月亮,我喜欢和那些走过秋天的草睡在一起,呼吸着草的气息,想起人民的粮食。
  没有创新便没有诗歌,没有对根的触摸,没有对未来的呼唤和期待,何谈创新。大家在大地上的寻找,是在寻找一种支撑,寻找那些最坚硬和最柔软的东西填补大家的内心,让创新永远像流水一样走在这个时代的前面,一些潮跌落了,另一些还在抬头奔跑,大家要挽留的是大家看不到的历史,大家要到达的是大家看不到的未来。诗歌应该是一个追随者,在长满疼痛的地方像蝴蝶那样
  静静地触摸,把聆听和歌唱当成一种使命,让人类崇尚劳动的心灵,在诗歌里绽放时具有无穷的魅力和生命力。
  诗歌要永远为劳动者而歌唱,为大地母亲而歌唱,这片带给大家第一口乳汁的地方,谁说不是世上嘴甜的水。她浇灌着大家,大家在抢夺了泉水之后为她做了什么,是你挤干了她们的身体,枯萎了她们,让她们的一生变成一年的草。在崎岖的小路上,一个满脸尘埃的老妈妈弯腰拾起麦子,一路走一路弯腰,她把麦子当孩子一样心疼,你知道粮食的重要性,你知道闪电是怎样消失的吗、她们死后埋到山上,是将一个山头移到另一个山头,将灵魂的灯盏放置到一个更高的高度,看大家在光中奔跑。
  太阳还会照到这里,新鲜的生命还在诞生,大家今天大家怎样写作诗歌,这是所有的诗人都要思考的问题。要想写出有生命的诗歌,你首先要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用根植于内心的修养和无需提醒的自觉,像一只蜗牛那样,强迫自己在漫长的体验中实现到达的心愿,培养自己对生命的认知和感受,对人类的生存,苦难.荣辱和兴衰有所触及。
  你可以不知道太阳为什么在这个世界的出口和入口停留,你一定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仰望。它在焚烧自己,它在照耀。当你知道生命是怎样在黑夜中燃烧的,你就会知道大地为什么会穿上金黄的衣裳。世界迎接一个人的时候,是让一个女人怀孕成为母亲,世界抛弃一个人的最佳时间,是它为这个女人挖好了墓地。活着的人,将来要把从一个女人身上掉下来的肉,完整的还给她。现在还不能,他要把自己放在雨水里洗干净,为她写一些看上去还算不错的诗歌,向她赎罪,为她安魂。
  一头牛什么时候来到草地,什么时候离开的,它吃了多少草,泉了多少奶,耕过多少地,今天写作诗歌的人为什么不去乡村路上丈量一下呢。这是一条遥远的收割路,是生命开始的地方,听一听那些足迹敲打大地的声音,你的诗歌可能会长出一些类似金属的骨头。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人生美景应如是

    春明先生给大家传达的信息是,以及将刘勰选择回归浮来山说成是选择,大历史,却是一部写...

  • 傲气之下

    看了一部他的影片,——你确定这个屏幕上的坚强绅士流浪汉和自传里的张狂中二病少年是...

  • 像风一样行走

    他即使没有小说,因为在冯潇营造出的文学世界里,雪山上没有大团大团的云,只有几抹轻纱...

  • 老人带娃:莫让“代沟”变鸿沟

    武汉媒体报道,但老人带娃也产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的问题不仅是不磕着碰着,不舍得...

  • 文学与经济的关系

    21世纪是一个经济发展,的因素不同等于唯一的因素,也是经济发展的,城市与城市,乡村与乡...

  • “承诺”小议

    以承诺是什么,承诺代表着一个人的责任,此时的承诺就是大爱,是希翼,说的是单位一位小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