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界资讯 >

关于冯唐

时间:2016-10-26 07:02
  
??初读冯唐,不是《不二》,不是《北京北京》,不是《万物生长》,更不是《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活着活着就老了》。顺手从书架上拿起这本,不为柴静,不为高晓松,不为其标新立异,只为贴实的这句:活着活着就老了。读之前只知冯唐其名,却不知其风。一直以为他的文字会如同照片中的他一样隽逸,清朗。
  我读的书,儿子基本不怎么动。不似我小时候读爸爸枕边书的疯狂。他喜欢读一切他所能读的文字,迷恋水浒三国,杨红樱郑渊洁。独独这本,在他叮叮咚咚弹完一曲《斯卡保罗集市》后满脸夸张地问我:谁写的书啊,这么弱智?应该是活着活着就死了。追问其因,答曰: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活到老的。年少纯真的眸中有泪闪烁。我说:儿子,咱不能学冯唐,言语这么尖刻嚣张。
  写之前,其实还未读完。但在心里,冯唐之风,已然成形,感觉他总喜欢站得高高,用近乎喋喋不休的犀利和刻薄,对文艺对人事品评论断。这般嚣张,也许直言,也许清傲。较之王朔和王小波,我更喜欢《无知者无畏》和《沉默的大多数》。当然,只读杂文,且以此断,或许太过片面。应该,十七岁写出《欢喜》的冯唐,糅合作家、医学博士、麦肯锡合伙人头衔于一身的冯唐,在其文学的里程上,必有其棱镜般多面异彩。所以,在这里,我不过单就几篇杂文,说说而已。
  冯唐自评其文学努力:诗第一,小说第二,杂文第三。但杂文卖得比小说好,小说比诗好。所以他说:这年头,工作这么忙,房价这么高,谁还看花、看海、看月亮?谁还读心、读灵、读诗?就冲了这句,有读下去的愿望。当然,我绝不是骨灰级女文青,我只是庆幸自己尚存看花看海看月亮的心情。
  读冯唐,其实是无需书签的,尽管他用自己帅气又夸张的表情做了张标志性书签。“没有开始,没有结束,没有主题,没有悬念,有的是浓得化不开的思想和长满翅膀和手臂的想像”,“可以从任何一页读起,任何一页都是杂花生树,群英乱飞”。且不深究这会是谁给其随笔的评,除了“浓得化不开的思想”,感觉这评恰如其分。我不认为他的思想有多么深邃多么崇高,就像我不喜欢一个人事事处处对别人评头论足、不喜欢任何一个女人或男人爆粗口、不喜欢男人们浏览色情网站的猥琐一样坚决。
  在我以为,柴静的评价当属中肯:他文字上嚣张得利害,怪力乱神,但说起话很平常。这个挺好,怕就怕反过来。
  不曾见识日常的冯唐如何说话,也许不会是文章骨子里的这种牛逼哄哄,三句话不断粗口,几行字轻松染色。可是,冯唐的杂文,还是让我有一篇一篇读下去的念想,就像是明明知道香烟有害健康,依然不肯戒掉一样。当然,他的杂文绝不会危及身心健康,只是多了些言语的怪戾和嚣张,缺失了我所喜欢的沉静和温良。
  支撑他的观念:大家不能形成一种恶俗的定式,如果想要嘈杂热闹,女作家一定要靠裸露下半身,男作家一定要一死了之。大家已经红了卫慧红了九丹,已经死了王小波死了海子,这些,没一件是好事。
  我相信,冯唐的出现,是一件好事。他用一身非法的才情,让70年代的人,甩掉迂腐和懦弱,糅杂种种雅俗和欲念,落在他狂欢的文字里,硬朗成形,渐次成为这个时代的主导,渐次老去。
  活着活着就老了。当大家忽然明白生命已经过半,而且很可能是最好的一半,也许感到悲哀。但我一直以为,远去的年岁和青春,也像龙应台在《目送》里所言: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不必追。
  人生岁岁,自有其好。父女母子如此,年华亦是。似水年华,可追忆,却不可沉湎。
  写这则前,特意去阳台看了下月亮:墨云遮月。回来写时想起该百度一下冯唐。读完,回看天上月,果有不同,窗外已是皓月当空。有机会还是要读他的诗歌和小说,希翼,能够读到不一样的冯唐,就像,今晚的月亮。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