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界资讯 >

防止“颜色革命”要坚持治本之策

时间:2015-02-25 01:02
  

  编辑: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级研究员,解放军少将 昆仑岩

  香港“占中”终于清场,但事情没完。旷日已久的风潮,给安闲中的国人敲响了警钟,应该引起一些思考。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搞乱香港,就是搞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无论人们承认与否,西方媒体将香港“占中”定性为港版颜色革命是不争的事实。港乱是一个信号,一个前奏,一个预演,尽管失败了,还会继续。它告诫国人:针对中国的“颜色革命”已经发生在大家身边。

  应当明确,“颜色革命”尽管打着“民主、自由”等幌子,但绝不是真正革命意义上的人民民主运动,而是特指一种带有西方战略背景的政权颠覆活动。“颜色革命”的对象选择,取决于西方垄断资本利益需要,不管你叫不叫“社会主义”国家,皆有可能“中枪”,因其选择标准只有一个——你是不是一个听命于美国为首的西方利益集团的附庸性政权。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中国搞什么“主义”,都免不了成为“颜色革命”的对象,因为西方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中国。无论什么诱因,“颜色革命”作为一种能够发动民众参与的街头运动,必须具备四个基本条件:一是国民经济私有化,财富分配不公,两极分化严重,造成社会矛盾突出,引起人们强烈不满;二是政权颠覆力量内外勾联,控制意识形态及與论主导权,煽动起民众对执政者不信任情绪;三是反对派或西方代理人“第五纵队”渗入高层和社会基层,形成上下呼应的政治势力;四是通常还有美国等西方国家资本背后提供财力支撑。以上条件,在今日香港大体具备,故而能够进入“颜色革命”发动、试效阶段。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实力壮大,为抵御“颜色革命”、维护国家安全提供了可资利用的物质条件;同时也要清醒看到,在市场化改革中,我国经济上公私经济易位,贫富差距扩大,引起劳资矛盾乃至社会诸多矛盾凸显;思想上一切向“钱”看,理想信念滑坡,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思想泛滥;政治上一些官场腐败问题蠹国殃民,等等,这就为某些敌对势力在中国内地“试水”“颜色革命”提供了可以利用的社会土壤和条件。

  因此,现实紧要的是,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而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原则和道路,是防止“颜色革命”最根本最有效最可靠的武器。回顾总结历史,世界上的“颜色革命”毫无例外地都发生在搞资本主义的条件下。那些发生在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的“颜色革命”,实际上其执政党早已背离社会主义原则,“颜色革命”是这些国家和平演变引起社会矛盾激化而被西方势力利用的结果。苏东国家就是证明。这说明,“颜色革命”在真正搞社会主义的国家不可能具备条件。因为搞街头运动,最基本的条件是民众支撑和参与,而民众对一个社会的满意度评价恰恰与这个社会实际涵有的社会主义因素多少呈正比。列宁说过:“群众不是从理论上,而是根据实际来看问题的。”凡是真正走共同富裕道路、让群众实实在在感受到能够共享发展利益的社会主义社会,政权必定得到广大人民拥护,敌对势力想鼓动人民起来“造反”也很难得逞。在这种情况下,西方颠覆就只能以“和平演变”为先手,让你在“糖衣裹着的炮弹”攻击下腐蚀和蜕变,在经济私有化、政治腐败化的进程中背叛社会主义原则,滋生和积聚起“颜色革命”所需要的社会矛盾条件,然后再对失去民心的政权搞街头运动。和平演变是社会性质的转变,“颜色革命”是执政权力的更替。前者是准备,后者是结局。且这种结局可能重演多次,因为它不过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利益集团制造附庸国代理人的一种手段,只要目的没达到就可继续进行。从这个意义上讲,“颜色革命”不是社会主义化的产物,而是资本主义化的产物,是在资本主义世界经济政治体系里国家战略利益争夺和较量的产物。现在很多人不愿意提和平演变,好像这是“冷战思维”。其实,要害恰恰是和平演变。和平演变是社会主义国家“颜色革命”的必经阶段,只有和平演变才能酿成“颜色革命”。不反和平演变,只防“颜色革命”,无异于舍本求末。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