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界资讯 >

浩然献给周总理的一首长诗(刘国震)

时间:2013-06-02 19:28
  

  浩然以农村题材的小说驰名中外,他的长篇小说《艳阳天》、《金光大道》、《苍生》、《山水情》、《晚霞在燃烧》,中篇小说《浮云》、《弯弯的月亮河》、《老人和树》、《赵百万的人生片段》以及短篇小说集《喜鹊登枝》、《春歌集》、儿童小说集《幼苗集》都曾产生广泛影响,为广大读者所熟悉。然而,他也曾写诗,似乎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二〇〇二年春,我采访浩然先生时,对他说:“不久前,我在邢台一个旧书摊上,见到一九七七年天津出版的一本诗集,里面有您一首长诗,是歌颂周总理的。”他略加思忖,便笑着点点头,表示认可这件事。一旁的三河市文联秘书长王宝森同志很感兴趣地问:“你买下没有?”我遗憾地摇摇头。原来,历经漫长的岁月,那首诗浩然先生已没有底稿,也没有那本诗集的样书了。经常陪伴在浩然身边的王宝森秘书长,也不曾读过那首诗。而此时,《浩然全集》正在筹划出版,征集资料的工作很重要。
  
  从那时,我就拿定主意,一旦再见到那本书,一定买下。
  
  一晃几年过去了,大约在四年前,那本书终于又被经常到旧书摊转转的我觅到了。没二话,拿下。而当时,重度中风的浩然先生在北京的医院躺了三年多了,已是有口而不能言。据三河市文联的朋友讲,十八卷本的《浩然全集》也已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了,印装质量不甚理想,许多比较重要的文稿也未能编入……
  
  一九七七年一月八日是周恩来总理逝世一周年纪念日,在我的印象中,该年度是各地编印出版关于周总理的各类图书最多的一年。我重新觅得的那本书是《周总理颂》,天津人民出版社一九七七年六月出版,定价0.73元。该书共收入新诗、旧体诗词五十多首,都是献给周总理的颂歌。这些诗的编辑,有郭沫若、光未然、魏巍、郭小川、李瑛、李季、张志民、阮章竞、赵朴初等久负盛名的诗坛宿将,有柯岩、石祥、徐刚、梁上泉、魏钢焰、瞿琮、寇宗鄂、王恩宇等诗坛名流和以写小说、剧本为主的孟伟哉、陈其通等著名作家,也有当时初试锋芒、八十年代以后才诗名显赫的李小雨等。还有胡厥文、赛福鼎等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浩然那首诗题为《丰碑》,占了二十二页,约有五百多行。书中篇幅最长的,当数李瑛那首著名的《一月的哀思》,近六百行。郭小川那首《痛悼敬爱的周总理》也很长,近五百行。
  
  新中国成立初期,浩然初学写作时,什么都写,也写过诗,用他自己的话说,时常有小诗刊登在当时的“报屁股上”。但他一九五六年在《北京文艺》发表小说《喜鹊登枝》后,在小说界名气渐大,就很少写诗了。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十七日(这是诗后标明的写作日期),在周总理逝世一周年即将到来之际,他拾起尘封了二十年的诗笔,一气呵成了这首饱蘸革命激情的抒情长诗,充分说明了他对敬爱的周总理的深挚感情。
  
  浩然虽然不是以诗名世,但他和诗还是有一定渊源的。郭小川、贺敬之、张志民的诗,是他的最爱。他一九五九年秋加入中国作协,当时主动先容其入会的,是时任全国作协党组书记、秘书长的著名诗人郭小川。他的长篇小说《艳阳天》,洋溢着诗一般的战斗激情。《西沙儿女》则是用散文诗一样优美的语言讲述发生在南中国海的抗敌故事,充满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和中华民族的浩然正气。关于浩然与诗,还有这么一段趣事:一九五六年,浩然任《俄文友好报》记者时,去山西汾阳采访杏花村汾酒厂,醉酒后诗兴大发,即兴吟一小诗赠给酒厂:“吕梁山下古酒家,酒家门前开杏花。杏树开花香十里,古酒开坛香天下。”三十多年后,浩然偶然在《人民日报》读到一篇先容杏花村汾酒厂的文章,文章说有一首民歌在那里广为流传,而文章引用的那首所谓“民歌”,正是浩然当年即兴吟出的四句七言诗!也难怪,这首诗形式上太像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风靡一时的“民歌体”了。前些年曾有报道说,广西一饮料厂以一百万元巨酬请浩然做电视广告,厂方拟好了广告词:“喝了这饮料,可以再写一部《艳阳天》!”被浩然婉拒。广西花一百万元买不来的广告,浩然分文不取地赠予了山西。杏花村汾酒厂何不拿浩然做做文章呢!
  
  扯远了,还是回到浩然敬献给周总理的这首《丰碑》上来吧。
  
  诗太长,照录全诗有困难,大家只品读第一小节吧——
  
  白云朵朵,
  飘来了,
  天山的雪莲;
  彩霞腾腾,
  染红了,
  中原的牡丹;
  东风阵阵,
  吹绿了,
  兴安岭的松枝;
  旭日冉冉。
  绽开了,
  五指山的木棉;
  从长江两岸,
  摘取的金玫瑰;
  从井冈哨口,
  采集的紫杜鹃……
  彩色缤纷结队来,
  千枝青翠万朵鲜。
  编织起来吧, 用八亿颗火热的心,
  连结成一个,
  巨大的花环!
  擎举起来吧,
  用八亿双坚强的手,
  虔诚的奉献在,
  周恩来同志的英灵面前!
  
  真挚优美,感情充沛。写成这样已是十分难得。须知,这是一九七六年,中国的诗歌之苑尚未复苏。
  
  除了那首写汾酒厂的,浩然早期的诗我没有见到过,这首《丰碑》堪称罕见。我以为,这是浩然一生创作中唯一的一首长篇抒情诗。浩然说他早期练笔时的诗都发在“报屁股”上,以此推断,那些诗都是短诗,无论如何绝对不会比《丰碑》更长。因为任何一家报纸,都不会有容纳几百行长诗那么大的“屁股”。
  
  因此,我收藏了《丰碑》,收藏了这部《周总理颂》。
  如果谁考证出浩然还有更长的诗,请告诉孤陋寡闻的我,以便更正。

383383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