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害人的话费

时间:2020-05-22 00:35
  我接过电信小姐递过来的话费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长话41.5元,农话18.7元市话67.9元,网话29.8元,信息费77.4元共计265.0元。   我脸上的肌肉颤抖着,心中有股无名火在熊熊燃烧。乖乖265元,我一个月工资的一半,我上哪弄那么多钱交电话费。   “不!我根本没用那么多电话费,我往那里打了?会不会是电脑出了问题,或者是别人盗用了我的电话线。”我一边坚持自己的理由一边和电信小姐争持起来。结果把她气哭了,我的问题也没有得到圆满解决。最后,唯一的做法就是让收费值班的小姐再查一遍。   结果和话费单上的数目一模一样。   不!我干什么了?我没有打那么多话费。   我强辩着,和电信小姐又争执起来。   电信小姐双眼噙满泪水,委屈地把头低下去。我仍然怒气难消,叫来值班领导把长话明细单打出来,气呼呼的乘车回到家里。晚上就着昏暗的灯光,我找出电话记录簿一宗宗一件件核对着,直到凌晨一刻也没发现有什么出入。   次日,我借钱交了电话费,并申请把电话停机半年。半年后,我申请的暂停业务到期后,我把它设置为插卡式业务,通过购买201卡向外联系业务。   随着业务量的增大,我购卡的数量也增多起来。最多的一天我用完过二张面值10元的201卡。月底我到电信局交了十五元月租费。晚上在灯下计算购卡的费时,竟然发现当月用在花费上的支出竟占280元。   面对日积月累增多起来庞大的数目,我才明白,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冰冰三尺非一日之寒。   今年春天,当我再一次来到春山乡电信所交纳月租费时,竟发现值班的不是以前那个姑娘。当我问她时,这位短发姑娘告诉我,去年春节前夕,有几个儿童在涧河边玩耍不慎跌入河中,当时正在河边散步的彩虹不顾个人安慰下水去救儿童,结果儿童得救了,彩虹却牺牲在水中。   听完短发姑娘的先容,一种悔恨莫及的感觉涌上心头,如果彩虹姑娘在天有灵的话,她还能原谅我这个糊涂人迟来的忏悔吗。   懊悔浮上我的心头,我默默的祈祷着但愿如此。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