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割稻子

时间:2020-05-21 00:36
  “嫂子,你歇一会,让我来吧。”东生弯下腰抱起一大抱稻子说。   “东生兄弟,每次都是你帮我,真不知该怎么谢你了……”嫂子直起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伸手将散乱的头发撩到耳后,笑着说。   “嫂子,一家人咋说两家话呢。帮你是应该的嘛。”   “你忙了一天也够累了,还要来帮我。就把这点弄回去算了,太累了。明天再来割吧。”嫂子抬头看了看天,天上的云层越来越厚,她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割吧,嫂子。趁天黑前大家把这块地割完。天气预报说,今夜里要下大雨哩。”东生的话刚说完,薅过一把稻子,一弯腰镰刀过处已经倒下半垄稻子。   嫂子也连忙挥起镰刀。   “东生,你家的稻子都割完了吗?”   “都割完了,嫂子。”   东生家的稻田里,东生老婆正吃力地往板车上码着稻捆。码了一会,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一屁股坐在田边的稻秸上,松软的稻秸马上陷下去一个深深的窝。她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像被针戳似的跳起来。天快要下雨了,她的一颗心也悬了起来,丈夫帮嫂子家割稻子去了,不知要割到啥时候才能回来。她握着板车的手把向不远处张望,却什么也没看到,叹了一口气,站直身子,捶了捶酸痛的腰,抄起车把。载着一板车金黄,向家门前的稻场上走去。      (二)      天黑定了,东生老婆才把自家田里的稻子全部运回来。打开挂在窗户上的电灯,把散乱在场上的稻子堆好,找出一块油布盖上,又压上几块砖头,才放心的回家做晚饭。   她做了一些稀饭,蒸了几只馒头,一边吃,一边总感到心中空落落的,好像缺少了什么似的?   冬生到现在还没回来,他和嫂子孤男寡女的在做什么呢?嫂子不但人长得比自己好看,还比自己小两岁。嗨,瞎想什么呢!冬生是那种人吗?再说嫂子也不是那么种人呀……   可她还是放心不下,放下碗筷,烧点热水洗洗身子上床了。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地烙着煎饼,却毫无睡意,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今晚是怎么了?无意中,她的手触摸到自己还算坚挺的乳房,心中不由一悸:“这个冤家……”她已是年近五十岁的人了,可对那个并没减少性趣。人家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似老虎,五十五还要养个“爬地虎”哩。想到这些,她不禁一阵耳热心跳。   虽说今天感觉很累,可她突然渴望起那事来。自从农忙以来,东生已有二十多天没碰过她的身子了,现在她很想放松一下自己。可一想东生忙活了一天,家里忙完了,又去嫂子家帮忙,到现在他还在嫂子家没回来。      (三)      她看着墙上的时钟一分一秒地溜走了。不由心里急燥起来,都快12点了,他们究竟在干什么?她得去看个究竟。当她刚想从床上爬起来时,听到东生的脚步声,连忙侧过身子,面朝床里装睡着了。   东生到家一看,房间里的灯光已息了。心想老婆这阵子也累坏了,便轻手轻脚来到厨房,冲了个冷水澡。又轻轻来到房间,帮老婆盖上单被。突然,老婆一个鲤鱼打挺似的坐起来,伸手拉亮电灯,抛过一句硬邦邦的话:“你还记得回家啊!”   东生一惊:“咋啦?发这么大火!”   她咄咄逼人地说:“她做海参席给你吃了是吧?吃到半夜三更才回来?”   “这是哪跟哪啊!谁惹你生气了?”   “你!我问你,她弄什么好东西给你吃了?”   “她!她是谁?她是你嫂子。嫂子好心好意叫你过去一起吃饭,你为啥不去?再说孩子也不在家里,你一个人过去不是很好吗?”东生生气地坐在床边。   “我都累快死了,那一场稻子不弄好我能走吗?”老婆的话没说完,眼泪涮涮地流下来。   老婆坐在床上,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背心,胸前还破了好几个洞。   冬生知道老婆是累了,也知道老婆是一个有嘴无心的人,不仅是一个贤妻良母,还是一把过日子的好手。便心疼地对老婆说:“你这是咋了,这件背心都破了扔掉算了,明天咱重买新的……”   “别打岔,我在问你话呢,吃什么好东西了?”   “你吃枪药了是不是?歪不三扭不四的干啥呢?叫你去,你又不去!”   “我也没帮人家收稻子,我去吃哪门子饭!”   “你看!你看!这是说的啥话!嫂子也不是外人;人家特地为你煮了咸鸭蛋,还炒了你最喜欢吃的黄豆煮咸菜。嫂子还买了一瓶酒,嫂子说,少喝点酒能消除疲劳。”   “嫂子嫂子,我去了,大家家的稻子要不要了,不堆了?”老婆生气地推了他一把又说;“离我远点,一身酒臭味,你喝了多少酒?”   “我能喝多少酒,就陪嫂子喝了一小杯。”   “喝酒,喝酒,你就知道喝酒。就陪嫂子喝了一小杯,那是喝交怀酒吧?”   “你!”   “我怎么啦?”   “我能喝多少酒,你还不知道吗?三杯小酒下去,我就走不回来了。”东生说着伸过一只手搂着老婆,另一只手从背心下面向她的胸部摸去。   东生知道老婆喜欢他这样做。   他的手还没伸到老婆胸前,老婆一阵悸动。一扭身,一巴掌打在他的手上说:“在她家还没摸够啊,都铆足了劲是吧?还假惺惺的来摸我,你以为我就看不出来……”   “你在胡说什么啊?”东生生气地缩回手,无奈的看着老婆。   老婆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来。   夜静得有点怕人。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几声狗吠。      (四)      东生轻轻地搂过老婆:“老婆,别小心眼好不好。”   “我小心眼?你说,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我就不信你们是忙活到现在?”   东生连忙说:“稻子还没割完,天就黑透了。我怕今夜下雨,就抢着把那块稻子全部割完了,才和嫂子把稻子捆好,又把捆好的稻把码好才回来。”   “那你们喝完酒,就没做的别的事情?”老婆盯着东生的眼睛问,口气温和多了。   “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每次帮嫂子干点活回来你总是疑神疑鬼的,我是那种人吗?老婆,你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疑心病太重。”   “谁有疑心病?我的老头子不在家里帮我,去帮另一个女人,还陪这个女人喝酒喝到深更半夜才回来。这难道是我错了?我到想看看,哪个敢说是我错了?”   “好好好,都是你好;我不好还不行吗?帮嫂子干活,哪回不是你叫我去的?我割好自己家的稻子又去帮嫂子割,你以为我不累吗?我又不是铁打的人,我累都累死了,哪还有心思去想那事。再说,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要是我做了那事,我还能对得起为我死去的奎哥吗?”冬生的眼睛潮湿了。      (五)      一说到奎哥,东生的老婆一阵沉默,低下头,眼泪汪汪的坐在床上。   那年冬天,在部队刚刚转业的奎哥当上了村支书。在山村里长大、又见过世面的奎哥深感道路不通、交通不便、给山里人脱贫致富造成很大的障碍。有山货运不出去,眼睁睁地看着烂在家里。他对村民们说:“乡亲们,要想富,先修路。只要大家把路修好了,好日子就离大家不远了。”于是,他带领村里上百名男人,上山开山劈路,决心打一场征服贫困的攻坚战。   就在路快修通的那天,突然发生了塌方事故!在那千均一发之时,奎哥用自己的生命救了东生,自己却被压在大山里再也没有醒来。   “要不是奎哥,死的人应该是我。人家救了我的命,大家知恩不报,帮人家做这点事情,你还在这里说三道四。”   “谁说知恩不报了?报恩也不能报到半夜三更才回来吧?”   “你还讲不讲理?”   “讲理也不该这么晚!你说,你们做什么了?”   “你说我能做什么?”   “我在问你呢?”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以为我不累,不想早点回来睡觉?我都快累死了!”   “你就知道累,你知道大家有多久没……没做那……”   “哎呀!老婆,你就为这事我和生气啊!那好,现在大家就来……”东生一把搂过老婆讨好地说;   老婆娇嗔的打了一下东生,笑骂着说:“去去去!老不正经!”   “好好好,我正经点睡觉了。”东生偷偷的看了老婆一眼,假装躺下睡了。   “你敢……”老婆说着就伸手去拖他。   东生笑了;“老婆,明明是你想我了嘛,你是我老婆,想了就说呗。”   “我啥时候说想你了?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人,自己想了要还赖人!”   “想就想吧,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大家都老夫老妻了。”   两口子说说笑笑地斗着嘴皮。   “老婆,你快点好不好。不然我可真睡着了。”   “来了来了,就你猴急。”   他们刚刚躺下。老婆突然侧过头说:“老头子,你听,外面好像是下雨了。”   东生和老婆一起从床上爬起来,迅速穿好衣服,冲出房门。   老婆从厨屋翻出两块油布,一块自己拿在手上,一块递给东生说:“快点!你快点去田里帮嫂子家的稻子盖起来。”   “这……”   “这什么?大家家的稻子,晚饭前我就弄好了。现在我去嫂子家的稻场上,你去她家的稻田里。死鬼,你还愣在那里干啥?还不快去!”   东生接过油布:“嗳!”   两口子一齐向嫂子家的田头和稻场跑去。      (六)      一道闪电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把两个身影定格在乡村的土路上……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割稻子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天上的云层越来越厚,天气预报说,叹了一口气,瞎想什么呢,他们究竟在...

  • 【江南小说】麻将高手

    偶尔玩玩权当娱乐,技术,除了忙碌还是忙碌,里面大多是,是他重要工作的大部分,他一脸倦...

  • 【今朝鬼话连篇】工地惊魂(7、8

    他是想告诉大家屋顶有什么吗,我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他发病的时候自己也不记得什么的,在...

  • 【思路·散文】古今对老公的称呼

    称呼中山先生是一直称先生的,不过网上的,孩子他爹,至于苏州人的,来了一位朋友,而南方...

  • 胡乡长记事

    二十岁毕业后就分配回乡上做了土地管理员,别的同学那时都千方百计想分配到城市,,他...

  • 【思路】刘大干(小说)

    再难做的工作,刘大干带领群众大兴农田水利建设,就做好了手术前的准备工作,这点疼怕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