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猎 神

时间:2020-02-14 00:45
  老洪头被冠以“猎神”之称,完全是他徒手狩猎的能耐所得。人们都说,他不仅眼睛会认踪,而且鼻子会“纳香”,不用猎狗也能闻出貉子、獾子所在。他一生撵的皮子海啦,他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张。   老洪头有件貉皮袄,那是他的命根子。宁肯自已挨冻,也舍不得穿在身上,吊起来十几年了,仍然崭新崭新的。那件貉皮袄是他从上百张貉皮中,精选出12张清一色的皮张,去掉“拉子”,专抽脊梁的一条好毛拼凑而成的。搭眼一看,分不出拼缝,统统黑梢红绒,像一个完整的整体。用手一抖,整个皮毛直忽扇,谁见了谁眼馋。   每年夏天,他都要小心翼翼地把皮袄拿出来晾晒几次。每次都叼着大烟袋,坐在小凳子上看着,生怕被人偷去。   有人来围观了,老洪头立时来了精神,把烟袋锅子朝鞋底上一磕,站起身来不厌其烦地向人们说着:“你们看,这中间的一条,是两张皮子对的,看不出呢,是一路色。那可是夫妻一对啊!是我在东大泡得的。好家伙,那年冬天我一进东大泡,几十只貉子正站在明冰上瞅冰下的鱼哪!我一搭眼便相中了这火红的一对。‘土车子’、‘灰毛子’在我手边我愣没动,专撵这一对。鬼东西,跑着跑着,它突然来个兵分两路,等我抓到一只,另一只却不见了。我顺着脚踪追出5里多地,才在一片榛柴棵子里抓到了这一只。一看,一公一母,敢情是两口子。”   此时的老洪头,脸上神彩飞扬,一波一浪,嗓不哑,声不低,越说越来劲:“看!这一张,是在黑林子得的。妈拉巴子,费好大劲啦!它钻进洞里,说啥也不肯出来。我的手都冻麻爪了,才用站杆硬是把它鼓捣出来了。你看邪虎不!我冻麻的手往皮毛上一放,嗬!火盆似的,一会儿功夫就暖和过来了。”   他生怕別人走掉,气不敢多喘,接着说:“再看这张,纯种乌苏里貉。这家伙精着呢!在西大河乱走一气,布下了迷魂阵。可该它倒霉,我可不是东吴书生陆逊,鱼腹浦面对‘卧龙’之计无能为力,我不用黄承彦指点,便很快破了迷魂阵,将它手到擒来……”   这样,一直把12张皮子的出处数说一遍,才手捋胡须,审视着人们咂嘴羡幕的神色,掏出烟袋来,美滋滋地装上一锅子烟,得意地吐着烟圈。   猎神16岁闯关东来到北大荒,无儿无女,光杆一个,是渔场有名的“八大金刚”之一。按说他是应该有家口的,在他40岁那年,从关里来了一位丧夫携带幼子30刚出头的女人,这女人生得眉清目秀体格健壮。经人先容,女人看中了老洪单身独人,无牵无挂,很同意嫁他。人们都说老洪交了桃花运,娶妻得子双喜临门。老洪也乐得屁颠屁颠的。可万万没想到,临近拜堂成亲的日子,老洪托人给女人送来一顶貉皮帽,捎信说,他生就的和尚命,不该娶妻得子,让女人另选高门。帽子是送给孩子的,算是认识一场的纪念物。为这事儿那女人哭了一场,找老洪,又不见了踪影,说进山狩猎去了。等来年桃花水下来时,老洪出山回村,那女人已嫁给了鱼村一个姓孙的光棍汉子了。   对于猎神临阵脱逃的作法,一直是个迷,几年后才知道,原来那女人投奔的亲戚,看中了老洪的貉皮祆,临近成亲私自找老洪说,要想成亲,必须拿出那件貉皮袄作报酬不可。老洪想了一天一夜,终于舍不得出手,白白放跑了快要到手的老婆。人们听说后,都说,原来猎神是个二百五,傻透腔了。   “瓜菜代”那咱,老洪才是个二级渔工,每月工资,只夠买2斤黃烟,平时又好喝两口,买不起酒,馋得直嘎巴嘴。一次,一位副县长来渔村视察,听说老洪有件很上档次的貉皮袄,便登门拜访,要一饱眼福。不想,这件皮袄一下被副县长相中了,张口给价600元.老洪巴达巴达吸着烟袋不吱声。副县长以为嫌价低,一狠心,又加价200元。老洪还是不吱声。副县长说:“洪大叔,价不低了,我一年也攒不下800元呀!”老洪磕掉烟灰说:“不是价钱的问题,贵贱我都不卖。”副县长奇怪地问:“洪大叔,这皮祆你留着也不穿,不卖又有什么用呢?”老洪笑笑说:“这皮袄还用穿吗?看一眼身上就热乎啦!”事后有人说他:你太傻了,你无儿无女,岁数又大了,手里留个值钱的玩艺给谁呀!不如趁现在能吃能喝,换俩钱得个嘴里福。老洪听后竟生气地说:“你懂啥呀!酒肉穿肠过,把那么好的东西变成一堆屎尿,多可惜了!”   唉,可谁能想到,老洪头花了那么大代价保存下来的貉皮祆,临死却说啥也不肯带进棺村里去。   老洪头病得很重,得病就口不能言。医生说,已无指望了,准备后事吧。帮忙的朋友,首先就想到了那件貉皮袄,这猎神,一生就这么一件心爱之物,趁他心里明白,快给他穿在身上,让他享受享受。可当人们张罗着给他穿祆时,老洪头嘴里啊啊着,愤怒地瞪着眼,死死地抱住皮袄不肯穿。这下人们奇怪了,活着把皮袄当成命根子,难道死了也只肯把皮袄当成陪葬品?   一连三天,老洪头滴水不进,抱着皮祆呼噜呼噜喘,睁着双眼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   嫁给孙光棍的那位女人,如今已是子孙满堂的孙大娘了。虽然那回事后,她从未和老洪正面打过交道,可后来知道了老洪不娶她的原因,也打消了心中的怨恨,又想到那顶貉皮帽之情,便常常通过孩子,为老洪头洗洗补补,有啥好吃的,她打发孩子送点。现在听说老洪头病重不久人世,想起老洪头平日最爱喝面条,便亲手做了一碗鸡丝面,亲自登门送到老洪头床前。   老洪头见孙大娘来了,脸上发出了奇异的光彩,只见他,两手吃力地将皮袄推向孙大娘,嗓子里一阵咕噜,指指皮袄,又指指孙大娘。在场的人一看明白了,他要把皮袄送给孙大娘。   孙大娘见此情景,泪流如麻,她明白这位将要死去的人心里在想着啥。便哽咽着说:“他大伯,不能啊!它,它,它可是你的心上物,就让它永远陪伴着你吧。”   老洪头轻轻摇头,两眼射出恳求的光,再次把皮袄推向孙大娘。在人们的劝说下孙大娘只好抽泣地说:“他大伯,你的情份我领了,我就收下这件皮袄。你放心吧,我会像你一样爱护它。他大伯,你已几天没吃东西了,就吃几口我亲手做的鸡丝面吧,吃饱了好,好,好上路……”   老洪头听话地张开嘴巴,当孙大娘颤抖着手将几根细白的面条夹进他的嘴里时,只见两滴清冷的眼泪,滾出了猎神的眼眶。   几年又过去了,老洪头那件貉皮袄依然崭新崭新的。每年夏天,孙大娘和老洪头一样,总是坐在小凳上,亲自看着晾晒几次。人们常常看到她在指点着皮祅,对一群孩子在说着啥。所以,在渔村,刚刚懂事的孩子都知道,从前,村里有个叫猎神的洪爷爷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心灵.微小说】海子乘车记(古

    在站点,不可思议得快,也不可能,更不要想——是绝对没有的,塞到不能再塞了时候,公交车...

  • 【思路·小说】笑话重编

    但那幽默之处仍会会心一笑,下面正好是一个大粪坑,大家排解排解,有一个人,他在墙壁上挖...

  • 【传奇小说】油纸秘伞之青衣会(

    陈百龄指了一下,但是客官您若来此不品品大家店内的酒,既然这样,崔钰儿继续道,那你说这...

  • 那只兔子

    第一次,小毛的妈妈跟小毛一说,想小孩子嘛,小毛的妈妈只好用自行车驮着小毛,你现在就让...

  • 爱情是自私的

    我不好意思地朝那人笑了笑,小时候,问我在那工作,还要了我的手机号,大家都在一个城市工...

  • 【争鸣】不要腮(小说)

    生意还算不错,都没成功,一晃一晃,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啥事办不了,赞一个,这沙发不是您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