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回话(小小说)

时间:2020-02-14 00:17
  金秋之际,万物正在成熟。   时任方正仪表研究所办公室副主任的他,今秋遇到了仕途上最闹心的一件事,起因是办公室正主任调走已有半年之久,可是所领导至今对主任这个空缺没有要安排的动作,最明确的要求就是让他“主持工作”。按说虽然他是副主任,但在五年前就是正科级了,要说接班,也就是去掉个副字就完事。从硬件上讲,虽说是后调入研究所的,但36岁的他可谓是年富力强,中文本科硕士学位,一年文书兼接待,三年文字秘书,三年副主任副科级,二年副主任正科级至今;从App上看,三年优秀公务员,两年所优秀共产党员,每次年终群众民主测评票都是优秀多于良好,基本称职和不称职票为零。半年来,所长和书记也多次在大小会上表扬过他。尽管这样,他有的一种担心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了。   碍于脸面,他把老郭请到一小酒馆,老郭是被他称为世上和自己是“两个身子一个脑袋”的知己,同时也是所书记心腹级朋友,在六个菜四束小烧的陪衬下,借着酒劲他把心里话重复了多遍,老郭虽然脸面和两眼越来越朝着酡红的颜色发展,但舌头和心里还十分清楚,拍着胸脯表态:“我肯定到书记那里去给你讨个说法回来,让他给个回话。”不知是与老郭小酒宴的作用,还是心里的作用,这一宿他睡了一个半年没有睡过的好觉。   在书记办公室,为他,老郭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就想听书记的“回话”了。书记到底是老郭的朋友,实不相瞒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既然他让你来讨个说法,那我也就实话实说,正是考虑他的软硬件都够,这半年我才没有动他,我是指调走他。至于提拔他,也就是给他由副主任扶正吗,嗯,嗯,你叫我怎么说呢,直说吧,也许是事业欠他的,群众欠他的,但我不欠他的。”老郭在所里的绰号叫“鬼机灵”,立马明白了书记的心态,老江湖式地附和说:“是啊,这年头就是欠情难还啊。”又扯了一会别的,老郭知趣地离开了书记室。   当晚,老郭和妻子在家颇费心神地为他摆了一桌,推杯换盏时老俩口子一个劲地劝他想开点,因为社会就这么现实,当老郭说道书记说“我不欠他的”这句回话时,让他心里不由得擅动一下。此时,他突然明白了一个曾让他在这个社会上说不清楚的“道理”。这就是如果以心换心,确实书记不欠他什么,财物交往没有,感情上这些年来可以说是君子之交,清淡如水。想到这,他说话了,郭哥和大嫂,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今天,我才彻底想开,书记是事业用人和感情选人同驾齐驱,公事和私情要双管齐下啊,我是应该知足了。午夜十分,他十分坚决地拒绝了老郭要送他回家的好意,自己踉踉跄跄地走回了家。   不日,他现在的副科级副手,升任正主任,虽然调来仅三个月。   所里干部群众私下纷纷议论书记女儿的工作,就是新主任的父亲安排的......但此言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情绪。   金秋之际,万物已经成熟。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思路·小说】笑话重编

    但那幽默之处仍会会心一笑,下面正好是一个大粪坑,大家排解排解,有一个人,他在墙壁上挖...

  • 【传奇小说】油纸秘伞之青衣会(

    陈百龄指了一下,但是客官您若来此不品品大家店内的酒,既然这样,崔钰儿继续道,那你说这...

  • 那只兔子

    第一次,小毛的妈妈跟小毛一说,想小孩子嘛,小毛的妈妈只好用自行车驮着小毛,你现在就让...

  • 爱情是自私的

    我不好意思地朝那人笑了笑,小时候,问我在那工作,还要了我的手机号,大家都在一个城市工...

  • 【争鸣】不要腮(小说)

    生意还算不错,都没成功,一晃一晃,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啥事办不了,赞一个,这沙发不是您订...

  • 怕死会死

    读书冇心,有朝一日就这么死了,下对弗起父母,左对弗起同窗好友,如果命弗该绝,就可放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