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月夜(小小说)

时间:2020-01-15 00:25
  二蛋和雅琴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儿子今年刚八岁,很机灵,学习跟他娘当初一样好。但他娘因为家贫没能考上大学,跳出农门,全家人的希翼就全部落在了儿子身上。   二蛋和雅琴是老乡,南部山区的,苦瘠甲天下的地方。因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俩人响应政府号召,告别故土爹娘,把家安在了移民小镇——凤凰山。   凤凰山,好地方。一排排梧桐树绿格茵茵的,朝霞掩映下,就像落着一只只金凤凰。   二蛋家弟兄好几个,日子过得稀巴烂。他和雅琴是高中同学,脑子好使得很,也因为家贫,未能跳出农门。但他脑子灵活,在省城学得一门好电焊手艺,在附近的轧钢厂有份不错的工作,收入不赖。   雅琴泼势得很,一个人照看着家里的十几亩山荒,一大群羊,把个家里家外拾掇得跟梧桐树一般活泛。山里人看见绿油油的麦苗儿,看见生机盎然的树和小草,看见可渠子的黄河水,就看见了一堆堆的白面馒头,看见了希翼的曙光,甭提多喜庆了。   看见别人家玉米跟个麻杆子一样,咕嘟子还没个娃娃的牛牛长,雅琴就热心地引导,手把手地教他们莳弄。说山地薄瘠,要多养牲畜,多使农家肥。人勤地不懒。看着漫山遍野的庄稼绿油油地冒着富贵气,雅琴和乡亲们笑得合不拢嘴,心里那个美气啊!还是得感谢党和政府的英明举措,要不然,还得穷上几辈子!   日子好过了,这人的精神头就大。二蛋和雅琴正是有劲儿没处使的年纪,夜里那点事儿就整得有模有样。雅琴就活泛得跟朵花儿一样,二蛋也虎虎生威的。就连宝贝儿子也成天笑呵呵的,像捧着一大把棒棒糖。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喜好,山里人也不是不懂浪漫。小两口和电视里的城里人一样,也喜欢在月亮很明的夜里办那事儿。窗帘一拉,屋里半昏不明的,像点着蜡,洞房一样。   政府给每户移民盖着三间瓦房,红砖挑檐的院墙,翠绿色的铁大门,出门就是绿色。二蛋和雅琴就觉得跳进了金窝窝,浑身沾着喜气。   又一日傍晚,二蛋领了工资,到镇上买了二斤牛蹄筋,两瓶啤酒,一箱酸奶,喜滋滋地回家了。把摩托车安排好,钱交给亚琴,酸奶递给儿子,二蛋就起开瓶盖儿,硬拉着雅琴陪他吃肉喝酒。俩人时不时地争抢着喂儿子几筷子肉。看着儿子嚼得津津有味的可爱样儿,小两口就忍不住笑。这日子跟蜜水般甘甜。   厂子每月十五按时发工资,二蛋没啥恶习,全都交给雅琴保管。为了儿子的好前程,小两口一点儿也不敢马虎。   酒肉能提精气神,二蛋就有点儿冲动,雅琴也一脸的绯红,只盼着天赶快黑,儿子赶快入睡。   字写完了。   灰太狼也还是那句老话“我还会回来的!”   儿子睡着了。   该办正事儿了!   今晚的月亮真好!   二蛋一身的力气,雅琴那个喊啊!幸亏是炕,要是席梦思软床,那还不得散了架!   就在雅琴强忍着要叫出声的时候,儿子的小脚丫就伸到了她的被窝里,嘴里好像还在嗫喏啥。雅琴一惊,差点把二蛋掀了下来。   二蛋软了,雅琴也一身的汗。身旁,儿子头朝墙睡着,额头上汗津津的。   雅琴替儿子擦了汗,儿子扭了扭身子,小胳膊好像摔打了她一下,小脚丫也不耐烦地胡乱蹬了几下。雅琴推了推二蛋,低声对他说了些什么。   第二天一早,儿子要走学校,二蛋要上班。雅琴正喂着儿子吃饭,忽然儿子小嘴儿一噘,眼珠儿滴溜溜乱转,问她昨晚上喊叫个啥,是不是灰太狼又回来了?!   二蛋和雅琴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尴尬地笑了。   晚上,儿子写完作业,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喜羊羊和灰太狼,二蛋就和雅琴商量着要不要另盖一间伙房,和儿子分开来睡。说儿子眼看着能懂人事儿了,可不能误导了他。小家伙机灵着呢!   是啊,虽说政府给盖了三间瓦房,可一间做了客厅,一间做了库房,唯一的一间卧室,小不说,后墙还裂了好几道口子,指头都能塞进去。这都是可恨的包工头偷工减料,地基下得浅,水泥掺得少闹的。乡亲们找了好几次管委会,得到的答复是他们也没办法管。说这是省里统一修建的,标准都一样,其它几个村子也都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可没经费维修啊!   考虑再三,夫妻俩也觉得没必要再麻烦政府了,还是另盖一间伙房得了。眼么前手头还灵活,再过几年,小家伙上了初中,日子可就更紧巴了,根本没精力折腾。   有经济,就有一切。说盖就盖,秋收后,二蛋家就另起了一间伙房。夫妻俩睡在伙房了,小家伙有了他的私人空间,也不闹腾了,日子也更和谐了!   张玉2011.4.23于枣园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