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江南小说】零落尘埃香如故

时间:2020-01-14 00:33
  月冷冷的,斜斜的挂在西天。      一个影子便也是斜斜的立在那里,青色的袍子松松的穿在身上,凉的风鼓起宽大的袖子瑟瑟作响,脚边是影影重重的湘妃竹,斑斑点点的泪痕在月下却分外的清晰。   我就坐在摇晃的竹叶上,嘴里噙着海棠的花瓣,极艳的粉。这是我第一次下山,娘亲带着我来到这片大宅子,嘱我不要乱动,就不见了。我在这院子里转了好久,就见到了这个“人”。是的,人。因为我不是人,我是狐狸,娘亲说,人都称呼大家“狐狸精”。我不懂,可我也没有多问,即便问了,娘亲很温柔的说很长很长的故事我也听不懂,于是娘亲就会很失望,狐狸都是很聪明的,可是我却是迷迷糊糊的有些笨,于是娘亲就会很失望的流下眼泪。我怕看到娘亲流泪,于是便不问。      这个人长得很好看,我不是没见过很好看的,像娘亲像爹都是极好看的,可他们都是狐狸不是人。刚才在院子里见过几个人,都没有这个好看。他一直这么站着,看着天上的月亮,月亮有那么好看吗?我歪着头奇怪的看着他。我的家在很远很远的月凉山,那是离月亮最近的地方,那里的月亮才是最好看的。每天我都可以看到美丽的嫦娥孤单单的一个人抱着小白兔发呆。娘亲说她在思念她的官人,官人我知道,爹就是娘亲的官人。      他还是在一动不动,看着月亮。我也静静地坐着看着他,幸亏我平时就不太爱动,一个人可以看蚂蚁看好几个时辰,换了姐姐肯定不行,她是一刻也坐不住的,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姐姐,她偷着跑下山去了。      猛然间,我的心一阵疼痛,嘴里的花瓣也被手指捏住。他哭了,一滴泪珠儿悄然决然的向尘埃坠落,他好看的脸被痛苦覆盖。没有细想,我抛出了花瓣接住了那滴清泪,露珠儿一般。终于,他的痛苦无法再压抑,缓缓的跪下,伏地恸哭。低低的哑哑的声音包围了月亮,包围了竹林,也包围了我。竹叶剧烈的晃动着,我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的凉意,我也哭了,原来狐狸也会哭。      一个影子缓缓的走了上来,立在了他的身后。是娘亲。我惊惧得站了起来,娘亲,我的娘亲,娘亲的周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气,不,是杀气。这种杀气两百年来我只在狼族侵犯月凉山时,面对着惨死的狐族,娘亲和狼王对峙时,我见过。那一仗惨烈悲壮,娘亲手中的弯月刀浸满了狼的血,月华一样的九尾染红了一遍又一遍。狼王败走了,发誓只要娘亲在月凉山一日,它们永不再犯。那时我还只有一条尾巴,伏在爹的背上,眼里只有弯月刀一回一旋间娘亲肃然的眼睛。      娘亲的双臂托着一只美丽的六尾白狐,尾尖上有淡淡的蓝,闪着莹莹的光。是姐姐,只有姐姐的六尾上闪着蓝光。飞身跳下,我站到娘亲的身边。姐姐大大的眼睛闭着,胸脯剧烈的起伏,一丝鲜血凝结在嘴角。刚才的疼痛再一次袭来,铺天盖地。我摇晃了一下,紧紧的拽住娘亲的袖口。娘亲的眼睛没有一丝的光采,狠狠的盯着身前恸哭的那个人,凛冽的杀气充斥着天地,月亮仿佛也感受到了娘亲的悲哀,骤然亮了一倍,银色的月纱包裹着重伤的姐姐。娘亲抬头看着月,张嘴吐出一颗闪着五彩的明珠,明珠围着姐姐转了三周,停在她的胸口,红橙黄绿紫五色盘旋交叠,交汇出古老的咒语和符号,源源不断的涌入姐姐的胸口,姐姐慢慢的安静下来。      我痛苦的站在一旁,看着重伤的姐姐震怒的娘亲,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是谁会害了姐姐,我那水晶一样美丽剔透的姐姐,姐姐喜欢笑,笑起来甜甜的,如同山谷里的泉水叮叮咚咚,有时候听着她的笑声,嫦娥也会轻轻的一笑,百媚千娇。我不爱笑,于是就喜欢听姐姐的笑,一辈子也听不够的。如今,如今,姐姐却痛苦的挣扎,不知道还能再听到姐姐笑着喊我看花,牵我回家。想到此,心如刀割一般,两只手慢慢的张开,满园的花瓣徐徐的飞来,飞满了我的袖口。      猛然间,偌大的院子升起了大大小小的灯笼,白天一般。院子里也站满了人,男男女女的围了两个圈,他们指指点点的看着我和娘亲,眼里充满了惊恐,嘴里喊着,妖精,狐狸精……。一个背着剑的大胡子站在最前面,他的剑沾满了妖气和血腥,我闻得出来他的杀气,他该是一名剑客,一名修道的剑客。他的眼睛很冷,没有一点点的波动,就那么看着娘亲,好像是在看追捕了许久的猎物。我的手一紧,缩进了袖口。伏地恸哭的那个人极慢极慢的的站了起来,看到娘亲怀里的姐姐,身体狠狠的颤抖着,眼睛再也没有移开半分,就那么看着,眼里俱是绝望,也许他整个人已然绝望。      娘亲温柔的看着姐姐,轻轻的把她放到我的怀里。   “是你重伤了我的女儿!”她只看着那个剑客说。   “是。”剑客极短的答,声音冷冷的没有起伏。   “好高的修为。这个世上能伤我女儿的不多。你是茅山的?”娘亲的声音还是娇娇媚媚的好听,只有我能听出来娘亲已经动了杀心。      “不是,龙虎山的。她已经修到了六尾,我原伤她不易。只是她染上了红尘。”“染上了红尘?那又怎样,她可曾害过你,你竟然要置她于死地!”   “人妖本是不同路,我修道就为了斩妖。”   “如此啊。”娘亲轻轻的叹气,依然是吐气如兰。   “是!今天既然你来了,我也一样要杀你。”剑客的声音有些凉薄,一字一句很是清楚。      说着,他探手拔出了剑,浓重的剑气逼得我后退了两步,怀里的姐姐好像感受到了,失去了意识的身躯又开始颤抖。深深的吸口气,我垂下眼脸,手微微的抖了一下,花瓣便铺满了我的四周,静静的坐在花瓣上,稳稳的抱着姐姐,看珠子吸着月华吞吐着为她疗伤。      剑客的剑直直的指向娘亲。娘亲回头看看我,点点头,双手交错,飞快的打着莲花结,光华闪烁处,弯月刀浮现,莹白的光华淡淡的缠绕着,宛转处若隐若现的有极淡血丝。   刀光。   剑影。   剑客和娘亲翻腾着纠缠着,撕毁了月纱,撩起了红尘。   忽然剑客虚晃一下,闪身飞向我,剑尖直削到了我的右臂,我已经无法躲闪,仓促间指尖飞舞,飞起的花瓣笼罩了他的全身大穴,他硬是不退,直逼我的身前。花瓣刺入了他的双目,他的剑尖略略的一偏,划伤了我的胳膊,剑气伤到了姐姐,一口血喷出,姐姐魂飞魄散。   娘亲握着弯月刀,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她全身的意识都被姐姐抽走了,就像鸿蒙的化石冰冷的立着。四周一片死寂,我抱着姐姐欲哭无泪。      “不要!”那个好看的人,猛地扑了过来,从我手里抢过姐姐,“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她,你答应我不杀她的,你们都说不杀她的,只要我放弃,就不杀她。夕颜,我的夕颜,他们杀了你,杀了你。没有人相信大家真的相爱,没有人相信。我说过,我不会离开你,也不许你离开我。夕颜,我说过的,你答应了,对不对?!”是了,姐姐是为了他离开了家,姐姐临下山前对我说她好幸福,她爱上一个“人”,她说世上原来有那么美好的爱情,她一直活着就是为了等他来到这个世上,即使,即使是死,为他也是愿意的。没想到一语成谶。   男人哭着,我知道他真的是为姐姐哭,可是姐姐的死却也是为了他,他维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什么还要爱呢,爱了,又怎么会成了悲剧。红尘中太多的懦弱,皆是不得已的借口。      娘亲收起了弯月刀,虚点一下,抱回了姐姐。缓缓的升空,脚下一朵白云拢起。   男人跌跌撞撞的追着喊着,形同疯癫。剑客的双眼还在流血,他凭着感觉抓住了男人,男人回头,却抽出了剑客的剑,刺向了自己的胸口。我弹出了那片凝着他的眼泪的花瓣阻住了剑身,不知道为什么不让他死,或许他活着更痛苦,可是我却无法眼睁睁看着他死,他是姐姐爱过的。      又过了很多很多年,我也有了六条尾巴,尾尖上闪烁着碧蓝的光。   我没有再下月凉山,山下的那片红尘太脆弱,脆弱的什么也承受不起。   忘了是哪一年,我救了一个书生,很好看很好看,他会写诗也会画画,还会吹好听的笛子,他的笑很干净很温暖。他说我是九天的仙女,我说我是狐狸精。他说他不信,他又说即使我是狐狸精他也爱我,永远在山上陪我。在一个月圆的夜晚,喝了陈年的竹叶青,他吹着笛子,我跳着舞,也许是醉了,我的六尾露了出来。第二天他便下山了。   我笑了,嘴角噙着海棠花的花瓣,极艳的红。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江南小说】零落尘埃香如故

    刚才在院子里见过几个人,官人我知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她,你们...

  • 【指间征文】卧底(小小说)

    小魏同志,你这态度很不好嘛,,赵书记独自驾车来到县工业区综合管理办公室里听取下属...

  • 美丽的彩虹

    吧嗒吧嗒,他心中一直酝酿着一个梦,谁家的娃子能够考上大学,念了几年书,村民大多目不识...

  • 【思路·小说】摩顶

    顾客多了一时轮不上,哈哈哈哈哈哈……,要是他扔过去一句,理一个发仅收2毛钱,学什么,学...

  • 【绿野荒踪传奇小说】大爱无言

    生活在现代的孩子在他们的眼里爱就是简单的一个字,爱不是那么简单,一次,但是下午车还...

  • 光荣时刻

    张大妈用眼抠了他一下子,他可是这个县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哩,有一个说法很有意思,不经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