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美丽的彩虹

时间:2020-01-13 00:26
  引子   小山村。   一排排土坯房横七竖八地沉睡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   村头,有棵老槐树,肢体承受着风霜雨雪的蹂躏,象一个驼背的老叟。常常会看到一位老人悠闲地坐着,古铜色的脸庞布满皱褶的纹路,象风干的化石。这种组合,俨然是一具根雕。唯有一双眼睛极富有穿透力,深邃的眼眸中折射出一份执著和希翼。他卷起烟草,手一撮,点燃。“吧嗒吧嗒”狠命地抽着。目光在穷山野岭间徘徊。他心中一直酝酿着一个梦:什么时候山旮旯里能够飞出几只金凤凰。   (一)   清晨,天幕上抹上一层朝霞。远山郁郁沉沉,烟波浩淼。风儿轻轻地吹过,唤醒了自然的生灵,鸟儿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欢呼雀跃起来了!清脆的鸟叫声打破了凝重、安静的气氛。   这天,键新背着帆布书包走在乡间的小道上,心情无比的惬意和激动。母亲为他做了一双布鞋,穿在脚上,舒服极了。一双布鞋,普普通通。然而,在键新眼里,那不是单纯的布鞋,而是母亲的一颗心。它是母亲熬夜亲手做的。它凝聚了母亲的血汗和泪水,包裹着深沉、含蓄的爱。或许,只有键新才能真正体会和领悟那种感动。望着鞋子,忍不住地落下泪来。母亲慈祥的面孔浮现在眼前。那干瘪的眼角没有一丝活力,死灰般的眼神中写意着酸甜苦辣。   走到村头,张大爷依然习惯地坐在那棵槐树下,披着那件发霉似的棉袄,手支撑着烟具。嘴里吐出一阵阵烟圈。   “张爷,你闲着呢!”   “闲着呢!”   “娃,到县城读书去吗?”   “是啊!”   “娃,你可要给咱村争光哩!你爹娘靠你这根独苗了!”   “张爷,俺会好好学的。”   “去吧!爷爷等你的好消息!”   张大爷看着键新远去。他似乎从键新身上看到了一丝丝光明,一丝丝希翼。   (二)   村里流传着一种说法:谁家的娃子能够考上大学,是基于上天的恩赐,实乃文曲星下降。村里人迷信,对神的虔诚和膜拜到了痴迷。逢年过节,婚姻嫁娶,每每到寺庙一游,烧香拜佛,求签问卦,乞求上苍的保佑。他们相信神的存在,只要虔诚信佛,神自然会大显灵光,赐予无穷的财富和力量。神的概念在村里人心中打下了坚实的烙印。庙里,有一个阴阳先生,念了几年书,却干起了坑蒙拐骗的勾当来。他惯用敲诈的伎俩,榨取村民的血汗。村民大多目不识丁,对他说的话看成是金口玉言。算卦的人络绎不绝。   这天拂晓,鸡刚打过鸣。键新的母亲早早地起来,脚步轻轻地踱到后院。她猫着腰,从鸡窝里摸出一些鸡蛋,装进了篮子,犹豫了一会,便匆匆地往庙上去了。   来到庙中,阴阳先生早已摆开了阵势,供桌上放着太上老君的雕像,香台里的香噗噗地灼烧着,散发出淡淡的幽香。桌上摆满了食物,鸡蛋、蔬菜、瓜果......琳琅满目。这些是村里人拜神的供品。但见,阴阳先生头戴皂红色毡巾,身穿紫色八卦道服,摇头摆尾,搔首弄姿,嘴里念念有词。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大娘,你算什么呀!”阴阳先生眼睛在菜篮子里瞅来瞅去。   “我给儿子算考学的。”   母亲拿起签筒,晃了晃,取出一支,恭敬地交到了阴阳先生手中。   阴阳先生眼珠子骨碌一转,捋捋胡子,赞叹到:“好卦,地天泰,天地阴阳二气交通万物而萌生谓之天道泰;夫妇之间彼此勾通应和形成相互协通的思想情感叫人事泰。天道泰可以养万物,人事泰足以佑万民,于是乎风调雨顺,政通人和。呀!你儿定登黄甲,考个状元郎。”   键新母亲乐了,枯陷、死寂的眼睛里透出一点笑意。“我娃考大学,有希翼了!”   “是啊!”   “啊!神仙显灵了!文曲星下凡了!”键新母亲兴奋地喊了起来。紧接着,把一篮鸡蛋恭恭敬敬地放到了供桌上。   阴阳先生瞪大了眼睛,闪着奇异的光芒,这光芒好象能刺瞎人的双眸,瞳孔中满满装着贪婪和奸诈。   (三)   大学,在键新眼里,是个充满诱惑力的字眼,它能催化人的意志,同时,它有是一把具有杀伤力的武器,摧毁人的心理防线。   键新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这种压力使他感到躁动不安。一鼓让他憋闷的逼迫感油然而生。他想到了父亲拄着拐杖,蹒跚地走着,像大海中颠簸的小船。母亲在煤油灯下,耐心地纳着鞋底。他们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希翼。想到着,泪水象清泉一样,流了出来。他的心在泣血,像无数钢针扎着,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   校园里回荡着欢快的嬉闹声,闪现着游戏打闹的场面。键新对此不敢抱有任何奢望。在他眼里,静静地坐在一个僻静处,听听风的声音,这是他最大的快乐。也许,压力太大了,他脑海老是晃动着父母的影子。于是,他时时在警告着自己,鞭策着自己。他拼命地学习,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别人享受快乐的时候,他默默地读书,算题。一叠叠的稿纸就是他的伴侣。别人大吃大喝、挥霍浪费的时候,他省吃俭用,不敢浪费一滴粮食。他意识到,那种举动是可耻的,是在挥霍亲人的血汗。他清楚的记得他的同班同学张强为了上高中,父母把自家的老黄牛给卖了。键新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心就像被刀割一样。   有一次,学校里过元旦。同学们在一家卡拉OK厅聚会。那是一个非常华丽和气派的地方。五颜六色的灯光频繁地切换着,同学们唱歌、跳舞、聊天、笑声、嬉闹声融入这热闹而温馨的氛围中。键新没有参加这次聚会。他没有钱去享乐,去挥霍。当大家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时,他只能孤零零一人躲在校园的一角,静静地读书。他含着泪在笔记的扉页上写下了一段话:当别人快乐的生活时,我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因为家里穷,没有钱。我只有在精神世界中去寻找一点点平衡。难道我不想拥有快乐吗?难道我不想和大家在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吗?   酸楚的心凝滞了。   (四)   麦子熟了,金色的麦浪翻滚着。饱满的麦穗在风中频频地点着头。看来,今年是一个好收成。乡亲们一定会上庙里烧柱香,拜拜神,感谢神仙的大恩大德。   母亲早早地起来到地里干活去了。上房的门虚掩着,留着一道缝,键新小心地推开门。父亲盘坐在炕头,嘴里叼着旱烟,吧嗒吧嗒地抽着,浓烈的烟气在屋里萦绕着,散发出呛人的气味。父亲一脸的麻木和默然,一脸的惆怅和无奈,疲惫的眼神焦急地环视着周围,好象深怕失去周围的一切。父亲的腿脚不灵,在一次修水井时,被一块石头砸伤了双腿,只能拄着拐杖行走。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这意味着重担落在了母亲的肩上。为了供键新读书,母亲含辛茹苦,拼命地干活。每当键新看到母亲回来时,带着一身的疲惫,耷拉着眼皮,发出劳累的嗟叹声,心里有种愧疚感。键新凝视着母亲的双眸,干涸而无生气。泪水轰隆隆地流了出来,喉咙哽咽得像卡了鱼刺似的。   “爹,我给你做碗粥喝吧!说着,便到厨房里忙伙去了。”一阵子,键新端着热呼呼的粥进来了。   “爹,你喝吧!”   “键新,功课学得怎么样了?”   “爹,你放心吧!俺不会辜负你的希望的。”   “哎!我这把老骨头不中用了。你娘为了你可操碎心了啊!”   太阳无情地炙烤着大地。键新到地里给母亲送饭。远远地望见母亲在地里忙着收麦子。突然,母亲感觉到头晕目悬,身体乏困无力,眼睛一花,跌到在地上。键新疯了似的冲了过去,大喊着:“娘!”   键新扶起母亲,狂吼道“娘,你怎么了?”   母亲微微地睁开眼,一丝微笑挂在了嘴角。   “键新,娘没事!”   “娘,你太辛苦了!我对不起啊!”   “键新,你好好的念书啊!”   “娘!你放心吧!”   母子俩抱成一团,伤心痛哭。   (五)   高考发榜了,键新没有辜负村里人的希望,他考上了华东师范大学。至于风水先生的预言,纯属巧合,文曲星下凡也是谣传。那天,下起了雷雨,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那是风雨后的杰作。   后记   张大爷去世了!他没等到键新拿到通知书那一刻。村头的那棵老槐树下,再也看不到那张麻木、木讷的脸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指间征文】卧底(小小说)

    小魏同志,你这态度很不好嘛,,赵书记独自驾车来到县工业区综合管理办公室里听取下属...

  • 美丽的彩虹

    吧嗒吧嗒,他心中一直酝酿着一个梦,谁家的娃子能够考上大学,念了几年书,村民大多目不识...

  • 【思路·小说】摩顶

    顾客多了一时轮不上,哈哈哈哈哈哈……,要是他扔过去一句,理一个发仅收2毛钱,学什么,学...

  • 【绿野荒踪传奇小说】大爱无言

    生活在现代的孩子在他们的眼里爱就是简单的一个字,爱不是那么简单,一次,但是下午车还...

  • 光荣时刻

    张大妈用眼抠了他一下子,他可是这个县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哩,有一个说法很有意思,不经意...

  • 【心灵·微小说】一条短信的价值

    小王是我爱人同事也是他最要好的朋友爱人觉得朋友有难,没想到还真就把她给说动了,愿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