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思路·小说】摩顶

时间:2020-01-13 00:26
  摩顶?落发受戒,去当和尚么?   不不。你错了。这跟遁入空门、出家为僧完全是两码事儿。   在这镇子上,正街最热闹的路段,有一间当街开张、铺面蛮大的理发店,人们叫惯了嘴,都称它为“剃头铺”。当然不光是剃头,你要洗发、剪发、吹发、染发甚至电发,它都能够接揽,包你满意。   一走进理发店,墙壁前有一排大镜子,五六张理发椅,每张椅子旁配个师傅;靠墙另一边是四张长椅,中间摆茶几。长椅自然是供顾客坐的,那么茶几就是放茶杯的?哪里!茶几上整天摆着的是一个象棋盘——原来,这是师傅们的爱好,没顾客时就下棋消遣时间;顾客多了一时轮不上,也让人家有个娱乐的玩意儿打发无聊。因此整天就有人在“楚河汉界”上开战。   小镇人说话特诙谐,不习惯叫理发师,更不叫美容师,叫“剃头佬”。那个二三十岁的高个子师傅,名叫木旺,肤色白皙,手指细长,举止斯文像个舞台上的小生,就连绕椅子转个身都像在走台步。大家为了区分他与别的师傅,干脆滑稽地叫他“摩顶佬”。   尽管街上理发店不止这一家,但镇子内外的人们要理发,都喜欢进这间铺子;街坊们没事时,也都喜欢到这里来闲坐聊天,原因就在这“摩顶佬”是个“活宝”,能给他们带来欢乐。   木旺自当学徒到出师,在这行里呆了十几年了,实打实是个“年轻的老师傅”。他干活的动作娴熟得像耍把戏,手中拿着推子或剃刀,一边给人理发,一边嘴巴不停地说话:“‘摩顶佬’?没错,没错呀。你看我做的,就是摩你脑顶,头等大事!不是吹牛,我拎起刀来,你就人人也是没法;我拉下水去,你就个个都得低头……”   “哈哈哈哈哈哈……”铺子里就响起一片笑声。   木旺生性灵醒,简直可以眼观六路。他手指在顾客的头上跳舞,眼睛却在别处唱歌。不时瞄一眼茶几上面的象棋,那儿双方鏖战正酣,红方步步进逼,黑方危在旦夕。这时,木旺冷不丁给黑方支上一招,撑士、出将、进炮、飞象、二字车……绝对是看破了五步以外的妙招,那黑方必定就有救,甚至可以反败为胜的;要是他扔过去一句:“嗐!臭棋!”那黑子就必定完蛋了。这家伙就这么神!   哪位说,他这么分心干活,不会误了顾客的脑袋么?这你根本不用担心。出不了任何事故的;他从来就没出过事故。有时候象棋下到胶着处,木旺停下手来探身去参战,理了个阴阳头的顾客也歪身去看,形成很奇特的一个情景,像群体雕像似的。事后你若征询那个顾客的感受,他肯定会嘻嘻笑着跟你说:乐着呢,摩顶佬那真是妙棋!——小镇人就这德性。   木旺除了理发手艺出众、棋艺高超以外,还弹得一手好琴。靠里墙那儿架着一台扬琴,古筝似的发亮,绷紧的银弦上搁着两支竹制小锤。每当店里没有顾客需要理发,他空下了手,就会坐到凳子上,拿起琴签,摇身摆势地敲起琴来。那琴声有如鹤翔在天嘹嘹唳唳,又如激泉下滩铮铮淙淙,让闲坐的人听得入魂出窍,门外就陆续又有人闻音而寻热闹来了。   那会儿岁月其实过得很苦。理发店是合作性质,多劳多得,理一个发仅收2毛钱,小孩减半。木旺家中上有老下有小的,全家人就凭他的手艺吃饭,日子过得很艰难。邻里们只能佩服木旺是个乐天派。   “不乐天,你哭地也没用。”他总是那样调侃地说,“我师傅有话说过,命有终须有,命无莫强求。”他的生活很单纯,态度很淡定。他只会理发这门手艺,所以也只能每天在店里多理几个头,来挣家用。   说起他习艺出师的过程,那真不容易啊。就是因为家庭艰难,无钱上学念书,他小学刚毕业就进了理发店当学徒。带他的师傅是出了名的“老犟”,对他严厉得很,什么事情都要他干,却愣是轻易不教他手艺,整天要他干杂活——挑水,烧锅,端盆,扫地,挂水牌……冬季天寒地冻,去去!去磨利那些剃刀!夏天酷热难当,去去!去灶房烧锅热水!店里人多,去去!快去给客人洗头!   木旺心眼灵活,瞅准师傅心情好的时候,曾经陪着小心,请求师傅教他学艺。哪知师傅脸色一沉,黑着脸说:“你才几日人?学什么,先当好你的两年学徒再说!”   可木旺偏偏有的是钻劲。他把理发工具带回家中,悄悄练习。学用推子,把家里那只狗毛推得狗啃似的——狗啃狗毛,就这么滑稽;又学用剃刀刨南瓜,将那只猫儿满身剃得光光的,像个小冬瓜。就这么学会了理发。   师傅“老犟”除了理发手艺叫响之外,下棋、弹琴的本事在镇子上也享有很高的声誉,这让木旺也打从心眼里羡慕。可是,不必说,如果他开口让师傅教,师傅不喷他个“满面烟”才怪呢:你小子想什么邪?学什么棋!操什么琴!做好你的学徒是正经,不务正业!   于是,木旺干脆什么也不说,绝不明修栈道,坚持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但凡闲下手来,一看到师傅下棋或抚琴的时候,就站在旁边悄悄看、偷偷听,心里记了个大概,回头归家自个练。   也不知他从哪儿弄来一些旧书,是《橘中秘》、《适情雅趣》、《梦人神机》那样的古棋谱,有空就研习,那些什么名局、残局,弄得比自己的家谱还要烂熟。到后来,他就凭这个打遍三江五镇无敌手,人称“杨官璘第二”。镇子上另一名象棋“大师”曹干二叔就只能败在他的手下。   学琴也是如此。他从手指技法开始练,拿两片竹子在石头或者板凳上敲;按琴书上说的,陆续学习单音、弹轮、双音、滚奏、反竹、衬音、顿音、琶音、拨弦、上下滑音、泛音等,日渐娴熟。他就有这样的天聪,记性特好,将那些传统乐曲《雨打芭蕉》、《渔歌唱晚》、《旱天雷》等弹了个熟透透。直到后来他真个拥有扬琴,弹奏起来的时候,那才叫刚柔并济呢,慢奏时音色如山泉叮咚,快奏时琴声如高山泻瀑。他参加了镇业余粤剧团,在全县会演比赛中为该团夺得第一名而居功至伟。   别人都惊讶于木旺的横空出世,异军突起。可是,也怪,只有他师傅似乎早就料定在心,波澜不惊。此时木旺两年的学徒期也满了。这样,“老犟”开始悉心教他剪、剃、推、吹、染、焗、烫等各种技艺。有空还跟他切磋棋技、琴艺,教学相长,兰桂齐芳。   “老犟”去世前,给木旺留下的遗言是:“要学好手艺,首先要学会做人啊!”木旺哪会不知道师傅的一番苦心呢?师傅将那只扬琴也送给了他,这就叫衣钵相传。   到了此时,木旺平生以来第一次泪眼汪汪,痛哭失声。   岁月流徙。时代已经大变了。转眼间,木旺已经是当爷爷的人了。原来的剃头铺瓦解,师傅们早已拆档,各立门户。木旺的孙女开起了时髦的发廊,可以独立,他也不必管了。   木旺退休了,闲下来了。可他依然是老样子。他热爱生活,态度却淡定。他绝对不会落发受戒、出家为僧的。他也从不憎人富贵嫌人贫。别人有钱他不眼红,人家贫困他也帮不上多大的忙。他能做到的,只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其中最大的本事就是给别人带来一些欢乐。   所以,他老当益壮,照样喜欢下棋,抚琴。镇子里但凡有什么文娱活动,他必定是组织分子并且踊跃参加,或出战棋赛,或随团巡演。   “马二进四!卧槽马!将军!”   袅袅的琴声之中,夹杂着从哪儿传来下棋的叫杀声?然后是一片起哄的爆笑声?凡是有他在的地方,就必定热闹。   人们夸张地说,“摩顶佬”有“三绝”:琴绝、棋绝、剃头绝。他可以在扬琴上耍剃刀,可以在人头上下象棋,也可以在棋盘上弹扬琴!   这样的“众人开心果”,难道你不喜欢么?反正镇子上的人都喜欢!   小镇的人们都说:木旺是“达摩到顶”的境界,所以叫做“摩顶师傅”。   “摩顶”就是这个意思。你该明白了吧?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美丽的彩虹

    吧嗒吧嗒,他心中一直酝酿着一个梦,谁家的娃子能够考上大学,念了几年书,村民大多目不识...

  • 【思路·小说】摩顶

    顾客多了一时轮不上,哈哈哈哈哈哈……,要是他扔过去一句,理一个发仅收2毛钱,学什么,学...

  • 【绿野荒踪传奇小说】大爱无言

    生活在现代的孩子在他们的眼里爱就是简单的一个字,爱不是那么简单,一次,但是下午车还...

  • 光荣时刻

    张大妈用眼抠了他一下子,他可是这个县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哩,有一个说法很有意思,不经意...

  • 【心灵·微小说】一条短信的价值

    小王是我爱人同事也是他最要好的朋友爱人觉得朋友有难,没想到还真就把她给说动了,愿回...

  • 离开,还是做你的情人?

    这个世界,为什么,我会管你和儿子一辈子,这算什么跟什么,我在干什么,一浪又一浪地,一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