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离开,还是做你的情人?

时间:2020-01-12 00:59
  我赤裸着身子,像猫一样地蹑到窗边同样赤裸着的炜的身后。炜虽已近中年,但是他的身材,真的是很棒,因了最近坚持健身的缘故,没有一点点多余的赘肉。天上一轮晕黄的半月,毫不吝啬地将月光泼洒在他的身上,他的整个身子,便在月光下,泛着麦粒色的光茫。因为刚才疯狂的欢愉,他的后背,还在渗着一层细细的汗珠。此刻,我的心,被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充盈着,牵引着。看着他的身体,让我无缘无故地想到了一个很美好但自己也说不清楚有何搭边的词——丰收。   怎么以前,我就没发现他的身体,居然让我如此依恋?我将手臂,柔弱无骨地环住了他的腰际,仍微微发烫的脸轻轻地贴上他宽阔坚实的后背。微闭双眼,我贪婪地吮吸着他身上散发出的汗的味道。这是我的炜,这是我深爱的炜,这是我深深爱着的炜。亲爱的炜,我已经用行动原谅你曾经的背叛了,炜,此生,我不要和你再分离!   甜甜的椰风带着海的潮湿轻拂过窗边的人儿,海浪托着云的梦想抚摸着黑夜中沉睡的沙滩。这个夜晚,这个世界,除了海风和海浪,就只有大家的梦,还在絮絮地呢喃。   良久,炜转过身来,将我紧紧地抱在他的怀中。他湿润的唇,轻轻地吻着我的额头,潮热的气息,直直地扑在我的睫毛上,我幸福地闭着眼,享受此刻的缠绵。   “雨儿,回去后的几个月,我都不会来看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炜不停地吻着我,喃喃地说道。   “嗯,你要出差?”我睁开微闭的眼,抬头望着他。心中对分离虽有千般地不愿意,但,这是他的工作。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无理取闹了。   “我……”他看着我,欲言又止。   感觉到他的手,把我箍得更紧了。我的脸肯定红了,炜啊,肯定是不放心他走了之后,我的心会有所改变吧。也顾不得小女人的羞涩了,我连忙说:“炜,没关系,你放心去办你的事吧,我会等着你回来。”   “唉”,他猛地放开了我,转过身去,埋下头,双手使劲地撑在窗台上。“我回去之后,就要和她结婚了。她,怀孕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的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难道,难道,我的听觉器官出了问题?我拽住他的手,疯狂地摇晃着:“你刚才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我。要。和。她。结。婚。了。”炜垂着头,一字一句地说着。他的手臂上,已被我抓出了几道鲜红的血痕。   没有听错!没有听错!我没有听错!他,我的炜,要和那个女人结婚了。   哈哈哈,太可笑,太讽刺了。他不是要和我结婚,他是要和她结婚!雨儿,你要坚强。雨儿,坚强,不要哭!我对自己说道。我无力地缩回我的双手。他已决定的事,我这双手,又是如何能抓得回来?眼泪,终是不争气地,大颗大颗落了下来。   “那么,你这次带我到海南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事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隔着朦胧的眼泪,我幽幽地问他。虽然心中已知道了他的答案,但是,我仍是不甘心。因为,我本以为,他牵着我的手,千里迢迢来到这迷人的海岛,就是为了向我表白复婚的心意。只有天才知道,我是多么地幼稚多么地愚蠢啊!   “嗯”他闷闷地答了一声。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天哪,这真是,泪眼问花花不语啊!有谁,有谁能告诉我,我和炜,走到今天,怎么会是这个结果?难道,这理由,真的就只是她怀孕了?   我蹲在地上,嘤嘤地哭了起来。为什么我这么不争气,为什么我要哭?当初和他离婚的时候,心,似乎,也没有这么痛的啊!   炜也蹲了下来,抱着我的肩,疯狂地用嘴唇吮吸着我的眼泪:“雨儿,你不要哭。你一哭,我的心就痛啊。”   选择和我缠绵之后,讲出了要和她结婚的话。自己要和别的女人结婚,我伤心了,我哭了,居然又来讲我哭他会心痛的话。这,就是刚才欢愉之时,还在口口声声地说爱我的炜吗?这,还是我深爱的炜吗?   我的脑袋,只是一片昏胀胀的痛。真的,没有其他感觉了。我任由他吻着我不停流下来的眼泪。心,一片茫茫的空白。   “雨儿,别哭。只是这两个月暂时不能来看你。过了,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来看你的。   好不好?我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我会管你和儿子一辈子。”   还像以前一样,还是管我一辈子?   难道,真的是我的思维出现了极度的混乱?我都没听明白炜此刻说出的话,我都不认识眼前的炜了。这算什么跟什么?他和她结婚了,他还要管我一辈子?   我猛地一把推开了炜。他没提防,重重地跌坐在地上。那双曾让我如此迷恋的深邃的双眼,怔怔地盯着我。   我凑近他的眼,恨恨地盯着他,哽咽道:“你这算什么话?难道你的意思,就是要我当你的情人?”   炜低头不语。是啊,他能说什么?他还可以说什么?!他要说的,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即便是再笨的人,也能悟出他话中的意思了。   胡乱地抓起床上的衣裙,手却是哆嗦得利害,半天穿不上。终于穿好后,我捂着脸,哭着冲出了房间。炜,就一直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我。   海边。不解风情的月光,依旧,将我的忧伤,照得透亮。阵阵吹来的海风,挟裹着海的腥味,卷起我的长发。海水一浪又一浪地涌上来,慢慢地,漫上了我的脚踝,我的腰际,我的脖子。我的心,便在海水的浸泡中,恍若已沉沉死去了一个世纪。   一个海浪掀上来,让我痛快地感到了整个人的沉沦,就让海水,将我吞噬吧!嘴里全是咸咸的,原来,占世界三分之二面积的海洋,在今天,将会为我一人,倾情地流尽眼泪。   猛地,一个冷噤,让醉于迷药中的我,倏然惊醒。我在干什么?我只是想逃离炜那两束,曾让我深深迷陷的眼光,并不是想来自杀的。我这是要干什么?我的母亲和父亲还在千里之遥,等待我的好消息,儿子,也在父母家中,等待我去疼爱。难道,就因为他要结婚了,我就得死吗?!我痛苦地摇着头,踉跄着,连连向后退去。不,不!我已失去了爱情,我为什么还要失去生命?   泪,更加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往昔的一切,犹如海潮般,一浪又一浪地,涌上心的堤岸,一遍又一遍地,砸痛着我的心。      与炜相识,缘于赴发小兰儿的生日之宴。所有的人,都是兰儿的大学同学,唯有我,因家中还要供养弟弟,几分之差高考落榜后,便义无返顾地上班了。我如灰头土脸的灰姑娘,混迹于一群衣着光鲜的陌生的王子和公主之中。   我没有南瓜车,也没有水晶鞋。所以,我只有选择沉默地坐在角落里,冷眼看他们的眉开眼笑。   有人在开着兰儿和一个叫做炜的男孩的玩笑。炜向我瞥来一丝惊慌的眼神,稍纵即逝。我没在意,在我的眼中,王子本就是该和公主结婚的。   当时的我,正经历了人生的第一场失恋。失恋的理由很简单,他妈妈不愿意有个站柜台的儿媳。因此,二十三年流光中,我第一次知道了,小时候老师讲的童话,在这个尘埃飞扬的社会中,被添上了新的注释。   饭局之后,兰儿又邀大家去K歌。热闹本不属于我的。我对兰儿推说头痛,正欲先行离开,兰儿身边的炜,却冲我诡异地一笑,然后,对兰儿说,他还有点事,不玩了,话未落完,人已转身走开。我看见兰儿凝视着炜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无法把握的慌乱和失望。我对兰儿淡淡一笑:“玩开心点。”   岂料,刚踏出饭店的大门,却看见了炜,推着单车守在门口。“嗨,雨儿。人不舒服,我送你吧。”他一脸的阳光,在冬日那枚夕阳的斜照下,让人感到缕缕的温暖和踏实。   那天的他,快活地蹬着单子,哼着歌,将我送回了家。看着离我近在咫只的坚实的后背,几次,我竟有想轻轻靠上的冲动。或许,还在流血的心,渴望找个温暖的地方舔伤。因此,尽管已不相信童话,一颗心,却仍是向往着童话故事的上演。   热恋时曾问过炜,为什么会选择一个灰姑娘,炜笑言:“审美疲劳。看惯了公主,还是觉得灰姑娘漂亮。”我嗔怪他不讲实话,他便会轻刮我的鼻尖:“坐在角落里的你,好安静,好忧伤,我只想好好地保护你。”一句话,乐得我直往他怀里钻。   正如俗世中所有的男女一样,恋爱,结婚,生子,必然的过程,犹如火车必然会经过那几个站台。只是没料到,还未走到终点的火车,竟也会,轻易地出了轨。   炜当年那句“审美疲劳”,成了一场婚姻的预言。婚后,炜的职位,扶摇直上,晚上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生了孩子后,我辞职在家当起了全职太太。当时,或许已患了轻微的产后忧郁症,因此,心里总是揣着无端的烦燥和火气。加之晚回来的炜,回家之后便总是瘫坐在沙发上,决不主动插手干一件家务活。于是,大家每天少得可怜的见面时间,总是在争持之中渡过。后来,炜便经常出差了。再后来,有人吞吞吐吐地告诉了我,曾在一个小区内,看见炜左手提着还在滴水的蔬菜,右手搂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进了某一扇门内。   离婚吧!不理会炜苦苦的挽留和忏悔,我毫不犹豫地为大家的爱情,提前选择了到站的终点。灰姑娘的爱情童话里,不允许背叛。   炜将存折和房子留给了我。离婚后的一年里,他仍是常来看孩子。一次,孩子瞪着纯纯的双眼问大家:“为什么别人的爸爸都是住在家里,我的爸爸却不和大家一起住?”心,在那么一刹那,竟生生地痛。炜沉默地注视着我,一双眼,似乎要将我破碎的心看穿。许久,他抱起孩子,又将我,轻轻揽入他的怀中。而我,却是无力地挣扎了一下,终,无法拒绝这个温暖的怀抱。   那天晚上,炜没有走。这之后三个月的时间里,炜每次来看孩子的那个晚上,都没再走了。我以为,他也将他的心,同时放在了我和孩子这里。不曾问过关于那个女人的情况,因为,痛过之后,便知道该如何,才不会让自己再次地痛。我想,炜,会将一切安排妥贴。   只是没料到,到最后,炜竟是这样的安排……      一件外衣,轻轻地搭在我的身上。一双有力的手臂,从后面,将我环抱。“雨儿,我也不想这样。我曾跟她说过我不会再要小孩,也曾想,过了这段时间就和她说分手的事。没想到,她竟偷偷地……”   我凄然一笑。当初,是我固执地不给炜机会,轻易地将婚姻放弃。现在,炜已做了他的选择,我如何能开口求炜,离开那个女人?炜,也许不愿意,让另一个女人,还有她肚里的孩子,再来承受我和孩子曾经历的痛苦吧?只是,灰姑娘的爱情世界啊,仍是一片纯白。爱已伤,情难忘。而我,是转身离去,还是,从炜的老婆,变成他的情人?   天上的半月无声。月缺了,总还会再圆的。心,却如青花瓷,碎了一地,谁,又能为了我,心痛地拾起遍地泛着冷光的忧伤?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