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传奇小说】坟墓前的钞票

时间:2020-01-12 00:52
  坟墓前的钞票      这事在偶脑中快一个月了,居然没时间写出来,郁闷中,今天再咋滴忙也得写几个字了,不然笔都要生锈了。   十一回家,在无意中听到妈妈和外婆商量着一件事,说要去看看延平叔叔。延平叔叔自从一个月前给一户人家送完猪肉,第二日就大病了,差点丢了性命,幸好阳气好,斗过了那鬼魅,才慢慢痊愈起来,我是最喜欢听那鬼与妖啊什么的故事了,一听到鬼这字眼,心思就抢了过来,在房里竖着耳朵听下文。   说是那一日晚上延平叔叔回家路过竹子岭时碰到一个人,穿著黑衣黑裤,紧绷着脸,未有一点血色,要延平叔叔晚上12点给他家送50斤猪肉去。   延平叔叔是屠户,听到有人要买猪肉自然是高兴了,而且一买便是50斤呢,满口答应。既问:“那我给您送到哪里去?”   “就在这附近呢,12点钟我在这里等你。”那人依旧紧绷着脸,不拘笑意。延平叔叔好生纳闷,未多想,答应了他就往家里走。   到了家中,延平叔叔告诉婶婶说12点要送50斤肉到竹子岭。婶婶侧脸问:“竹子岭?12点?那么晚送啊?黑嘛嘛的,那里几里路之内全是山,哪有人家?”   “说是在附近的。”延平叔叔回答,手里准备着要送的猪肉。   婶婶嘱咐叔叔:“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平时这个时候都有送过,怕什么?”叔叔是天生的大胆呢。   12点钟,延平叔叔担了肉往竹子岭走去,走进山里一里路处的小径上,见前面果真有一人站着呢,估计就是那订肉的人了。   那人见延平叔叔来了,不待叔叔走近,便道:“嗯,你很准时,请跟我走。”   那声音如寒窖里飘出来的一股烟一样,飘突又冰冷,延平叔叔听得打了个冷颤。想着定是夜晚的原因发寒,拉了拉衣领应道:“好的。”   那人也不说话,转身便往前走去。走了好一会儿,便又转了弯,往山里走去。   延平叔叔问:“请问还有多远?”   “就在前面。”那人头也未响应道。   延平叔叔纳闷,怎滴这山里面也有屋么?平时怎么不晓得?只得跟着走。   果真不一时便看到前面有灯光了,走过去一看,那房子还很漂亮的,装修得很好,金碧辉煌的,比叔叔他们村里的村长家还漂亮,叔叔赞叹:“想不到此处竟有一栋这么漂亮的房呢。”   叔叔担着肉跟着那人走进屋子,问:“这肉放在哪儿?”   “就放这里吧。”那人说话仍如一股气体一般,叔叔这回才清楚看了看那人,那脸竟是脸色苍白如死灰,手脚骨瘦如柴,双眼凸出,眼白多于眼黑,怪吓人的。延平叔叔不由打了个冷颤。强自镇静下来。   那人问:“一定多少钱?”   叔叔算了算道:“肉9块钱一斤,一共50斤,一共是450块钱。”   那人从衣袋里摸500块钱给了叔叔,叔叔被给了那人50块,道了谢便走出屋外。那人盯着叔叔的背影,鼻里重重嗯了一声。   叔叔心里有点发毛,快步走回家去,脱了鞋就钻进了被窝,婶婶被惊醒,道:“延平,你的身子怎么这么冷?”   “可能夜风吹的吧,没事。”   第二日起床来,婶婶问:“延平,昨晚卖猪肉的钱呢?”婶婶主内,叔叔主外的,所以钱得归婶婶管。   延平叔叔从口袋里把钱拿出来,一看,大吃一惊,哪里是钱,原来竟是那死人用的冥钱,叔叔一看那钱,刹间脸色苍白,手捂胸口,呼不过气来,猛的倒地,双眼一闭,不醒人事了。   吓得婶婶连连呼叫叔叔,却一点用没有,连忙打电话给村里的医生,医生急急忙忙的来了,给叔叔把了脉,又看看了眼睛舌头,摇头说没得救了。   婶婶吓得直哭,医生说这种情况还不如叫村里的神婆来看一看,婶婶平时不信迷信的,此时却也无法,请邻居去请了神婆来,神婆一来,见着躺在地下的延平叔叔,吓了一大跳,连忙附下身探了探叔叔的鼻息,说:“还好没死。这是撞了什么东西了。”   婶婶问神婆:“撞了什么东西了?”   “他昨晚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   “没有啊,他只送了50斤猪肉到竹子岭。”婶婶含泪回答。   “竹子岭?那里有什么人家?那里全是死人啊,是个大坟场咧,你个傻哟。”神婆大叹。   “那……那现在怎么办?”婶婶急死了。   “快,掐他的人中,把他掐醒,赶紧去昨晚去的地方去。”神婆赶紧命令道。   婶婶掐住叔叔的人中,好久,叔叔睁开了眼,却只觉得头晕沉沉的,说话都不灵便了。婶婶含泪道:“延平,大家现在去你们送肉的那里,不要怕啊。”   延平叔叔满眼浑浊,似懂非懂,婶婶慢慢扶着他起来,叔叔竟不由自主走向那竹子岭。   婶婶与神婆及村里的几个大胆男人跟着叔叔往竹子岭走去。   叔叔脚步踉跄,却对昨晚走过的路似乎非常熟悉,一直往送肉的地方走去,到了那里,哪有什么房子,哪里有什么金碧辉煌,竟是一个大大的坟场,竖着大约6~7个坟头呢,吓得婶婶手脚直哆嗦。   神婆走进坟场,果真其中一个坟头前摆着50块钱,叔叔见了那50块,嘴里直嚷嚷:“钱,钱,钱……”   神婆叫婶婶扶了叔叔过去,拿出火机给了叔叔,道:“延平,烧了这张钱。”   叔叔似懂非懂,依着神婆指示燃了打火机,烧了那钱,神婆嘴里念念有词,估计是请坟里的东西放过叔叔之类的话。   烧了那钱后,一行人扶着叔叔回了家,又在家里摆了神堂,请了菩萨之类的,几天以后,延平叔叔才又慢慢清醒起来。   听妈妈和奶奶讲完,吓出我一身冷汗,也不敢做声。天稍晚一点,我竟不敢一个人出门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