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天涯】浮尘醉(小说)

时间:2020-01-11 01:19
  沐馨来见我时,依旧是素白长裙,提着一壶茶缓缓而来。那天下着细雨,我坐在茶楼里看着她撑着她的七骨玲珑伞脚步亦深亦浅的来了,手里,是一个紫砂壶。   我摇晃着手里不算精致的茶杯,那杯里是这所茶楼特有的百花茶,味淡而甘,舌尖上萦绕着淡淡的苦。仰头,喝下杯中早已凉透的茶,看着青灰色的天空微微失神。   “七姑娘倒是许久未曾来百花茶楼了。”她站在楼梯口轻轻笑望过来。我扯出一抹笑,微颔首,示意她过来。她笑着走来,手里的紫砂壶轻轻放至桌上,我挑眉:“这次是什么茶?”   “无忧花茶。”   “无忧吗…”我略有迟疑,伸手拿过紫砂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无忧花香飘散在空气中,好像那就是空气的味道。她也不动,就那样静静地坐在对面。   “好茶。”我轻抿一口,无忧花香从舌尖一路蔓延,不甚浓郁却久久不散。“不愧是百花茶仙。”我扬起嘴角轻叹。   “七姑娘喜欢便好。”她亦是扬起嘴角,柔声道。“这次七姑娘突然急着找沐馨,是为何?”   我低着头继续抿茶,许久,放下茶杯,望了她一眼,继而转首望向窗外。湿漉漉的青石街道因为这场雨而变得寂静。沐馨是个聪明的女子,七百年前第一次见她我就知道。   “沐馨。”我回过头把玩着茶杯,“你应该知道我为何找你。”抬头,闯入眼帘的是她震惊的模样。   我轻笑出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在手上摇晃三圈之后,缓缓开口:“沐馨,我只是历劫时被封了部分记忆罢了。”   沐馨蹙眉疑惑的望着我,我笑着拈了个诀,在周围设下结界。仔细地看着手腕上的魂铃,似问不问地说道:“七百年后,谁又记得七姑娘是叫墨羽嫣的。”   沐馨那双杏目陡然睁大,我只听她颤着唤了声“羽嫣”便再无下文。   ……   要说那七百年前,沐馨还是我途径四海八荒捡回来的一个奄奄一息的小花灵的时候,被我留在身边帮我种花养草。每日也算是有所作为,她闲暇时会摘些花花草草给我煮茶。我是独爱她泡的花茶,最后爱到了无茶不欢的地步。   自从沐馨被我收了以后,我的日子可谓是无忧无虑。一日,我对沐馨说:“沐馨,你知道上次来我府上的那个什么什么神君…”   “落尘神君。”沐馨笑着提醒我。   “对,落尘神君,你知道他府上也有好茶吗?”我满足的喝着沐馨煮的茶,心不在焉地问道。   “知道的,听说他也是极爱茶的仙。”沐馨端着紫砂壶给我的茶杯里倒满茶。   “嗯?极爱茶?”我眯着眼一脸享受地看着远方,“沐馨,我打赌他府上没有你这么会泡茶的仙子。”沐馨笑吟吟地抱着茶壶,不说话。   “沐馨,我游历四海八荒做的最对的事就是把你捡回来,你就是一块宝啊!”我又喝了一杯茶,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扭头对她说:“沐馨,会喝酒吗?”见她点头,我满眼含笑地跑到院落前那颗大桃树下幻出一柄铲子奋力地挖着。   她过来的时候,我正好从那树下抱出一坛酒,冲着她眨眨眼,“沐馨,你有口福了,这可是我藏了好久的花酿,本上神难得酿一次的。”沐馨那双杏目好奇地望着我怀里的酒,我打开封纸让她尝。之后就是本上神带着沐馨把我私藏的花酿全喝光了。   之后呢,之后无非是我与她醉倒树下,睡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再醒来时,沐馨已经不见了。我翻遍了整个仙界也没寻到她,我想着,可能是不小心跌落云头,到凡尘去了。   于是我诺大个仙府又只剩我一人,无事时酿些花酿,依旧埋在那桃树下,偶尔自己也会煮些花茶,可那茶怎么喝都不是味儿。落尘神君不时的会带些茶与我同享,我倒也不至于落得个无人问津的地步,而那落尘的茶,的确是好茶,却不及沐馨泡的一半好。   ……   七百年后,我坐在百花茶楼里托腮望着情绪激动的沐馨,无奈开口:“沐馨,你千不该万不该,唯独不该让我寻你那么久。我那几千年好容易有个人陪着,可你偏偏又不辞而别了。你说,我怎么不气?”   沐馨垂了垂眸,良久不说话,贝齿咬着薄唇紧蹙眉头。我叹口气,轻声道:“沐馨,是不是从一开始大家相遇,你就是要离开的?”   眼前的可人儿含泪摇头,却是咬着唇不说话。我抬手揉眉,复而问道:“那跟着我下凡又是为何?”   沐馨似是舒了口气,冲我笑起来:“我思考许久,还是觉得和你一块儿最开心了。索性,就跟着下来了。”   我又拿着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嗤笑着:“敢情本上神是你选中的主,百花茶仙今儿可是有名的仙子,七百年前本上神寻你不见,便从那南天门跳下来寻你,也没见你那时候出面与我说你在哪儿。如今本上神重获神力回来记起了所有,你却又跑来与我说这些话,又是为何?”   沐馨被我这番说词说的无从应对,而我却是知晓我这是在故意刁难。可这也不能全怪我,只能怪本上神七百年前那个霉运,真的是霉运,这辈子都没那么霉的霉运。   ……   七百年前我寻不到沐馨,左思右想总觉着我一定要找到她。这才有了那轰动仙界的上神跳南天门一说,没错,那个上神就是本尊了。   可偏偏我跳下去的时候,看见沐馨急急忙忙地向南天门跑来,我一阵苦笑,想着沐馨啊沐馨,你害本上神丢人丢大发了。本上神可是卯足勇气对自己施了缚神咒跳下来了,仙法神力尽封,收都没法收的往下掉。等本上神重返仙界之日,再罚你继续给我煮茶吧。于是,我就那么来到了凡间。   来到凡间,因我神力被封,除了这仙身之外,我就是一普通凡间女子。下凡之后问题来了:在仙界的时候我有仙邸,可在凡间,我住哪儿?于是可怜我这一世英名愣是被住宿问题给击垮了。事后没少骂自己差心眼:你说你下凡就下凡了,你好歹带点银两啊!后又问自己:仙界哪儿来的银两?最终只好叹气:你说你下凡不带能换银子的东西,虽然饿不死你,但是会难过死你啊。个差心眼的,这几千年是怎么过来的?骂完自己,觉得实在是无趣,没房子就没房子呗,本上神回归自然!   于是那年在京都大街上就看到一紫衣女子满脸悲愤地向城郊走去…   可这人间的自然实在不怎么样,我在城郊的树林里住了三天之后,又跑回城内,临走之前把那条半夜鬼哭狼嚎吵我睡觉的狼和它的窝给端了,我拖着狼一家进城,用它们换来了银两。给自己寻得了栖身之地。   就在我适应了这凡间生活的第二年,好巧不巧,我那天劫降至,没了神力的我被那天雷劈的要死不活,天雷劈完又被九重天火轮番烤着,那时我想,我若没有仙身,怕是已经成灰了。再之后我连躲的力气都没了,干脆就倒在地上等着后面的天刑应在我身上。若不是我那神器,这世间大概早没了一位叫墨羽嫣的上神。   历完天劫的我不知道昏睡了多少个日夜,只知道一觉醒来,改朝换代了,就连我下凡来要做什么也忘的一干二净。只知道我是从天上跳下来的。   再踏入京都时,在京都的正中央,不知谁建了座茶楼,我走至那茶楼前,叹了句“好生气派!”这边就见茶楼的小厮走出来与我说:“这位姑娘,大家楼主说姑娘您以后来大家这儿喝茶不要钱,如果姑娘不嫌弃还可以住在茶楼。”   我不明所以地听完,心里却想着:这茶楼主人是白痴么?这么倒贴钱的事居然也做?面上却扯出一副从容地模样与那小厮道:“我要见你们楼主。”那小厮倒也勤快,这边就引我见了这茶楼楼主。那楼主也是位姑娘,很秀气的姑娘。   我望着茶楼主人微微颔首,那女子说不上来的熟悉,却始终想不起是谁。耳边却听她说:“我是沐馨。”我盯着她许久,最终一抚额头,疑惑的对她说道:“姑娘,我不认识你。”那时候沐馨满眼惊恐,却又瞬间镇定了,只说了句:“不认识也好,那就重新认识。”   我便与沐馨“相识”了,沐馨问我该如何称呼,我当时喝着第七杯她的招牌花茶,顺口说了句“七姑娘。”再然后,就是七姑娘时常向百花茶楼楼主讨茶的经历了,也不足为谈。   那之后的第十年,我想着这么着也不是办法,图有仙身,术法却无法施展,万一再来个天劫,我就必死无疑,魂铃纵然是神器,也经不起天劫一次一次的轰炸。于是,我决定找个地方将身上的缚神咒冲破。   我寻了个日子与沐馨说明了身份和去意,沐馨闻后淡定自若,笑着与我说:“我也是仙人,百花茶仙。”我当时着实震惊了一番,想着难不成本上神不在仙界的日子里,这些神仙们都流行下凡来了?也由不得我思考其他,与她匆匆一别之后,就是百年未见。   离开沐馨后,我一路向北,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凝聚身体里游走的孱弱的神力,缓缓地冲击着缚神咒。待我解开缚神咒,距我跳下南天门已是七百年的光阴。我也自是想起了沐馨。我按奈下心中的那团火,于回城的前一天约她第二日茶楼相见,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   此刻,沐馨仍是咬着薄唇久久不语,我心里的那团火却是突然没了。我叹了口气,端起茶杯抿了口茶,轻声道:“沐馨,当初为何要不辞而别呢?”   她那双泪眸委屈地望着我,带着哭腔道:“那天我醒来的时候正赶上天劫,想着你还没醒,你又是极爱护那些花草,便一人躲起来历劫去了……等我回来时,就看你从南天门跳下去了。”   我听完,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眸,在心里骂了自己千万遍之后,听她说:“羽嫣……羽嫣,我不是故意的……你别气了呀。我下次一定留过纸条再走。”   我蓦地睁开眼,咬牙切齿道:“再敢跑别说是我花神的侍花仙子!”她微微愣神,我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模样与她道:“那花花草草没了,本上神一个回春术就救回来了,我就你这么一个侍花仙子,你想往哪儿跑?”   “跑了……还会回来呀。”她诺诺地小声说道,我气的直瞪她,见她没反应,索性揉揉眼睛,无奈地饮尽杯中茶:“你再跑,本尊就不要你了。干脆给你找个神君嫁了算了。我看那落尘不错。”   那厢沐馨急了,夺过我正欲端起的不知第几杯茶,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嫁了,你喝什么!”我调笑着望她:“水呀。”她一脸泄气状,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轻咳两声,很是严肃地说:“有花茶当然喝花茶,这水么,本上神到底是喝不惯的。”   沐馨转眼又笑起来,那翻脸的确是比翻书还快。   后来呢?后来本上神带着我的侍花仙子回到了天界,天天喝着美味的花茶。那落尘有事没事的跑来蹭茶喝,见我不甚高兴之后,将他那些茶也悉数奉上,我也就允了他无事时过来尝沐馨的手艺。   一日,我突然想起那桃树下还埋着我七百年前酿的花酿,就指使前来蹭茶的落尘去挖酒。落尘满脸不悦地蹲在树下挖着。接着又抱回来三坛花酿。   我敲打着酒坛,笑着说道:“这七百年的花酿后劲大,你们悠着点。”   那落尘打开封纸,闻了好半天,问:“羽嫣,这花酿叫什么名字?”   我打开封纸,轻声道:“浮尘醉。浮尘一醉皆为尘,神也好,仙也好,人也好,六道轮回也好,经历过什么,做过什么,到底都是浮尘。”   落尘若有所思,扯起嘴角自语:“那我这落尘,好歹比你说的浮尘要好些。”   “不,你只是浮尘尘埃落定罢了,还不如浮尘。”我笑着揶揄道,那边沐馨笑得花枝乱颤,落尘苦着脸喝闷酒。时不时地幽怨地投过来几个眼神。   那天之后,沐馨问我,既然万物最后皆为浮尘,为何七百年前还要做出那样疯狂的举动。我躺在花海上,回头问她:“换做是你,你会如何?”她沉思了片刻,陡然笑开,说:“我明白了。”我笑着闭上眼,再不言语。   你说人生在世,若是没有些疯狂,这浮尘一生,该是怎样的无聊。浮尘又如何,不如醉时高歌醒时欢笑,岂不乐哉?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