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杨柳】鸡飞蛋打(小说)

时间:2020-01-11 01:17
  “老王头家的小女儿跟人跑了!”   这个消息像一个炸弹,把老王家炸成了一片死寂。   老王头一言不发,只是吧哒吧哒猛烈地抽着旱烟。面朝墙壁,坐在木墩上,活像一尊泥做的雕塑。他白天抽,晚上抽,抽得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老王的老婆低泣无语。做饭时流泪,喂猪时也流泪;白天坐着流泪,晚上睡着流泪。她的那个眼泪,活像绵绵的秋雨,淅淅沥沥一直下个没完。   这一消息在村里炸的尘土飞扬,唾沫星子漫天飞舞,一夜之间,就演绎出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版本。而且每个版本,都说的活灵活现,彷佛个个都是亲眼所见。有人说:“秀花跟一个有钱的跑了。”有的说:“跟了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老头子,做小了!”有人说:“她被坏人劫持了!”……   也有人惋惜的说:“那么俊的女娃,可惜!唉,老王算是鸡飞蛋打了!”   还有有人幸灾乐祸:“老王头算是把女儿白拉扯大了,也白忙活了一辈子,确实是鸡飞蛋打啊!”   一时间,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鸡飞蛋打”成了老王头的代名词。十几天以后,一切版本定型,那就是的的确确的“被人劫持”和“鸡飞蛋打”了。老王扔掉烟锅,狠狠地骂了一句:“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于是烟不冒了,雨也停了。   可事情不能就这样了了啊!总得有个结果,总得给乡亲们一个交代,总得护护老脸,总得顾顾门风啊!老王头在分析了所有的版本后,就认可并接受了“被人劫持”的事实。   这是有可靠理论依据的。秀花今年17岁,人又漂亮,还有学问,这是众所周知的啊。由此,“被人劫持”便从众多版本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唯一版本。大家又开始围绕这一版本创编细节,什么“被人监视,没有自由”“被人打伤,动不了了”,总之情节很悲很惨,足以说明打工失踪,一年没有音信的原因。   可事情总不能就这样了结啊!既然是“被劫持”,就得去“营救”。只有营救出秀花,老王才能够挽回面子,才能出这口恶气。老王思前想后后,一声令下,发动本家王姓族人,组织了一支浩浩荡荡的营救队伍。这个队伍的人个个士气高涨,摩拳擦掌,大有血战一场,一洗族耻的气势。还有的人豪气万丈,说要把劫持秀花的男人敲断腿,打残废,让他爬在地上磕三百个响头……   三天以后,在老王的周密安排和组织下,营救队伍出动了五台拖拉机,上百号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带着足够的干粮和水,向省城出发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了。正当人们膨胀的心开始萎缩,快要淡忘了这件事的时候,营救队伍凯旋而归了。上百号人怎么餐风露宿,怎么据点盯梢,怎么蹲守潜伏,吃了多少苦没人关心,因为又一个炸弹炸在了老王家,炸在了村里。   人拯救回来了,劫持秀花的男人也抓回来了,可大家没料到的是绣花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这一意外情况让大家像吃了炸弹的碎片,惊恐,沉默。眼睛齐刷刷的瞪着老王,等待老王的决断!老王在喜悦、惊恐、沉默后,愤怒窜上了头顶,疯也似地抓起扁担草那个男人冲了过去,嘴里喊着:“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我不活了。”秀花一直护在那个文文弱弱的小伙子前面哭喊,“你要打,就把大家都打死,两尸三命!”老王的扁担定在了半空中,半晌,凝固的空气才开始流动。老王脸上的怒潮退了,人像气球一样瘫软了下来。   王老头病了,这一病就两个月没出门。老王的老伴一边照顾,一边不停地叨叨:“还不如别回来呢,现在可咋办?生米做成了熟饭,你拆散了他们两个人,孩子生下来以后,谁来抚养?女儿以后谁还敢要?”   这也正是老王的心病。   两个月后,孩子呱呱的坠地了,老王头的病也好了。   老王同意了这门婚事,承认了女婿的合法地位,并且提了要求,要了彩礼。好像在补婚前程序,也在实行老丈人的权力。但女婿穷,拿不出来,只有一堆誓言,老王也不追究,反正只是补个程序而已。他认为,只要女婿态度好就行,重要的是外孙可爱,只不过他是想方设法去堵堵别人的嘴,告诉别人女儿已经出嫁了。   老王的病好了,出门了,头却低下去了。遇到所有的熟人,一低头就过去了,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一样。其实老王知道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鸡飞蛋打”这四个字,都在笑他呢!   几年以后,老王头的头又重新抬起来了,而且背也比以前挺得更直了。   女婿当初白手起家,用四万元在省城买了七十平米的房子。当时大家都嘲笑:“七十平米的房子,能住几个人啊?比大家的厨房大不了多少。”时光飞逝,房价飞得更快。一波一波的小伙子,大姑娘涌入了城市,省城的房子已经是天上的星星,不可企及,就连县城的房子也买不起了。当时笑话的人才知道省城七十平米的房子有多贵,自己的全部家产也换不来一间厨房啊!更何况子女在外奔波,房款压的一大家子人喘不过来气。老人守着空房子,带着孙子,被生活压的不住的吐血!他们都在感叹老王啊!孙子在省城上学,没有房款负担,女儿女婿还常常提着大包小包东西回家来看望,让人羡慕不已。   老王抬起头,趾高气扬的想和迎面而来的人打个招呼,可那些人都低着头,像风一样溜过去了。好像没有看见他一样。老王望着他们的背影,心想:“我的脸上还有字吗?”老王摇摇头,叹着气,他知道“鸡飞蛋打”这几个字以前写在别人的脸上,现在可能已经印在别人的心里去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