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小王的论文

时间:2020-01-11 01:17
  小王是某中学的青年物理教师,一日偶得一杂志社用稿通知,兴奋不已。   长期以来,小王勤奋工作,刻苦钻研教学,并将自己的心得体会偷偷电邮给多个杂志社。希冀能与普天下同行共同商讨,却不料均泥牛入海,杳无音讯。今日忽有采稿通知,真是石破天惊,怎不令小王眉飞色舞,喜笑颜开呢?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呀。别看这一片小小的采稿通知单,那可是浸透了小王不知多少个日夜的心血啊,对小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从此实现了零的突破。   年底,小王兴冲冲拿着有自己论文发表在上面的杂志去校教科室登记领奖,却被告知不能被承认。原因是发表前未在教科室备案。本校有明文规定,教师要向杂志投论文,得事先在教科室登记备案后,发表的才能认可,否则一律不承认。这样做,是为了防止个别教师弄虚作假。   小王闻言真是丧气透了。心里寻思,我怎么能事前来备案呢?自忖才疏学浅,功力不济,能不能发表还在两可,备下案了却发表不了,岂不给人笑柄?一次,两次,多次了,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呀?既然备案是为了防止造假,现在书在,人也在,还有电话,一查便知。在小王再三请求下,有关领导才答应调查一下。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不觉又是半年过去了。在这次的名单里小王仍没看见自己的大名。此前小王曾多次询问有关自己论文的事,得到的答复不是正在调查,就是等集中研究,或是不耐烦地被告知:多大点儿事呀?值得这么催三催四?终被搁下,还是没被承认。小王说,哪怕你给我降个档次也行呀,我也不会这么计较了,竟然他妈的白纸黑字不给承认,气死我了。   小王向我诉苦时,我说,小王,你也是死心眼儿,你不能请领导喝个酒,吃顿饭什么的?要不送些礼也成啊,不管怎样,人家说啥就是啥,你把事儿办了是咱的目的呀。   小王说,我哪想那么多呀?我想他当领导的再不是东西,也不至于把白说成黑,把有说成无呀?这不是黑白颠倒吗?   看来小王还是没认清形式,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纯洁,怪不得要栽跟头。   又快到年底了,小王突然接到校教科室通知,让他立即把发表论文的杂志给校长送过去,因为校长要争取优秀校长名额,就差一篇CN刊物上发表的论文了。并明确告知,这次要给他的论文正身。   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对小王说,真是好事多磨呀,这次你该高兴了吧?   不料小王不阴不阳地说,该承认时不承认,现在又抢着承认,这真是白了黑,黑了又白呀,到底是白是黑呢?吐出的唾沫再吃起,拉下的大便又回收,我凭什么由着你们摆弄来摆弄去?去他妈的优秀校长吧,我偏不给。   我笑了。小王,你怎么一根筋呀?你干好干坏不是校长一句话吗?你生教科室的气情有可原,你不给论文就迁怒校长了呀?你不想混了你?   如果校长是个明智的校长,他就该问问,我为什么不愿意交,应该对此事有个说法:如果校长也混蛋,我就真不能使其得逞了。大丈夫仗剑一呼为个“忠”字,起码也为个红颜什么的,不能白呼,我就仗论文一呼为校长吧,不交就是不交。   我想这小子真是疯了,还想给校长要说法,一点都不懂得“曲线救国”。我说你别冒傻气了,即使校长也混蛋,你不还得在人家的手下混吗?你那么认真干嘛?   任凭我磨破了嘴皮,小王就是不从,我也只好作罢。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