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春秋】桃花渡奇缘(小说)

时间:2020-01-10 00:52
  引子:公元806年,天泽国第一带刀护卫宰相之子尘,在与来侵的狼王谷谷主狼王的搏斗中身负重伤,命在旦夕,宰相年急召神医之女柳蝉儿前来救治……      一   时间:2012年2月14日情人节。   繁华的大都市,灯火通明。今天是玫瑰与百合花的海洋,葡萄美酒的世界,那些成双成对的情侣们手牵手幸福的相拥一起,花前月下,你情我浓,那些甜蜜的话儿把这个初春的美丽大都市灌醉了。那些本来深藏了一个冬季的花花草草因了这情话的陶醉,都在温暖的泥土中蠢蠢欲动潜滋暗长了起来。   石油大亨苏伯年的公子苏莫尘却远离这大都市的繁华和喧嚣,让司机老陈把他带到了海边。他对陪他的老陈说:“陈叔,把车停下来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走走。”   司机老陈不放心的对他说:“少爷,明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老爷交代了要大家晚上八点之前一定要赶到家里的。”   苏莫尘:“没事的老陈,我只是想转转,一会就会回来的。”   老陈只好把车子停了下来,帮苏莫尘打开了车门。苏莫尘走下车,向松软的海滩走去。老陈望着苏莫尘走在沙滩上孤单的身影,禁不住摇头叹息了一声,他内心深深明白,这个从小便跟着他玩的孩子是忧伤的,可此时的他却不得不把内心的忧伤和无奈深深地埋在心底。   是啊,谁又能了解此时苏莫尘内心的苦楚呢,生在名门,身不由己,这婚姻里有着太多的政治色彩与经济色彩,而性格温和的苏莫尘却也只能选择逆来顺受。坐在一块大礁石上的苏莫尘,把自己迷茫而又忧伤的目光投向了大海,望着波涛翻滚的浪花,思绪缥缈不定,落寞而又茫然。突然被一声“小伙子,要不要买我的花?”拉回到了现实。苏莫尘没有注意,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位老奶奶手里捧着一束妖艳的蓝色妖姬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苏莫尘从礁石上跳了下来,然后用手接过了老奶奶手里的那束鲜花,苏莫尘发现,美丽的蓝色妖姬的花蕊中有一枚小贝壳非常的奇特,形状像极了一个紫色的小房子,紫房子的中间还有一个透明的心形。苏莫尘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枚漂亮的小贝壳。没有多问,便从兜里拿出了一叠钞票放进了老奶奶的手里。老奶奶望着钞票笑了:“孩子,你是个好人,你会有福报的。”   说完老人口里念念有词的离开了:   苏幕庶柳轻垂光影岁月照我归来路   烟微熏杯中思转换流年不与桃花渡   苏莫尘没有仔细去听老人这奇怪的歌遥。随手把那枚紫色的小贝壳从玫瑰花中摘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此时,苏莫尘想,自己应该回去了,不能让老陈等的太久。可苏莫尘才刚刚迈出步子,突然感觉握着贝壳的那只手好烫,苏莫尘急忙张开自己的手掌来看,他看到那枚贝壳竟然发出了紫色的光芒,就在苏莫尘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会事的时候,那光芒突然放大,变成一个巨大的悬洞,一股强大的力量推着苏莫尘向无底深洞飞行而去。苏莫尘无法掌控自己的行动,无法预知这洞将要把自己推向何方,推向何年何月哪个时代,但他心里明白,自己可能误入到时间隧道里了。   突然苏莫尘看到一座雕镂刻凤的大宅院,院落的建筑构造是典型的江南风格,小桥流水优雅静美,苏莫尘的身体向这个宅院降落了下来,透过窗,苏莫尘看到一位男子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可那男子却紧闭着双目,没有等苏莫尘再仔细观察周围的景象,那玄幻的力量推着苏莫尘的身体俯向了睡在水晶床上的男子……   古老威严而又金碧辉煌的宰相府内,当朝宰相年,焦急的在房间内踱来踱去,宰相夫人洛英在儿子的卧房里望着昏迷不醒的儿子尘,更是泣不成声。此时,她把所有希翼都寄托在了为公子尘治病的神医之女柳蝉儿的身上:“蝉儿姑娘,我知道你是神医之女,你一定会把我的儿子救醒的,是不是啊?”   柳蝉儿的父亲一代神医离,在一次上山采药的途中,突遭雷电暴雨,山体滑坡不慎去世。柳蝉儿从小喜爱医术,离也把自己一生所学悉数传授给了自己唯一的女儿柳蝉儿。   柳蝉儿把自己精心炼制的一粒仙丹放进了尘的嘴里,可尘却还是没有反映。洛夫人望着儿子从出生来便带着的那块紫色如小房子,中间一颗透明如心形的宝玉,眼泪便簌簌的流个不停,因为她发现这玉发出的紫光,越来越暗淡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袭向心头:“尘儿,尘儿。”   洛夫人一边呼喊着自己的儿子,一边苦苦恳求着柳蝉儿。   柳蝉儿望着尘越来越腊黄的脸色,心想也只有最后一搏了,柳蝉儿拿出银针,封住了公子尘的人中穴,然后又用银针扎向了自己的血脉,鲜血一滴滴流进了公子尘的身体里,只见那块宝玉的紫光随着柳蝉儿血液的融入越来越亮,公子尘一声哀叹,幽幽的睁开了眼睛。他第一眼望到的是一个绝世美丽的女子脸色惨白的与自己四目相对着。手腕上的鲜血正一滴滴流淌进自己的身体里。   众人看到公子尘被神医之女柳蝉儿医治醒来,便欢呼着急忙到外面去给宰相年报信,洛英夫人一把抱住尘,又哭又笑了起来。被挤到一边的柳蝉儿用银针封住自己的血脉,然后提起父亲留给他的医药箱,被侍女小梅扶着悄悄离开了宰相府。   苏莫尘一时无法让自己从梦幻与现实中分辨开来,更不能明白自己这是在哪里,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刚刚与自己四目相对的女子,是自己梦中相见了千百次的女子,或许自己穿越时空,来到前世,正是为了寻她而来吧?   苏莫尘只顾痴痴地想着刚刚睁开眼着到的那个女孩子,身边的哭声与笑声,他仿佛都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到。此时宰相年兴奋的走了进来,看到苏醒来的尘,激动地一把把妻儿拥进了怀中,老泪纵横:“尘儿,你可醒来了。”   苏莫尘也从沉思中拉回思绪,他痴痴地问道:“我这是在哪里,刚刚把我救醒的女子是谁?”   “尘儿,你这是在自己家里啊,刚刚救醒你的是神医之女柳蝉儿,尘儿快快谢过蝉儿姑娘。”洛英夫人一边回答儿子的问话,一边想要感谢柳蝉儿,可当她回头要找柳蝉儿的时候,这才发现柳蝉儿早已经离开府中。      二   苏莫尘查了一下自己现在所处的朝代,他知道自己来到了公元806年。现在呆的国家的名字叫:“天泽”是一个与泱泱大国唐代毗邻的小国,而在天泽国另一个毗邻的国家狼王谷国却对天泽丰富的资源所吸引,一心想灭掉天泽国,把这些资源占为已有。天泽国虽然国小,但却是一个铁桶江山,所以狼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让自己如愿,狼王最大的对头便是天泽国的宰相年和他的公子尘,父子两个辅佐天泽国君,忠心耿耿。苏莫尘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宰相府的公子尘。此时的苏莫尘心里却自己,自己无论是叫苏莫尘,还是叫尘,这些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找到那个在自己的梦中出现了千百次女孩柳蝉儿。或许,这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有姻缘来注定的,自己的穿越也正是为柳蝉儿而来。   一周后,公子尘身体完全恢复,是个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的日子,尘跑到练功房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感觉体内的原气已经完全恢复。便叫来随从小柱子想他陪自己出府逛逛。走出府来,尘便问小柱子:“柳蝉儿的药房在哪里?”   小柱子便开玩笑打趣尘说:“公子是不是喜欢上蝉儿姑娘了?”   尘便笑责小柱子说:“少贫嘴。”   小柱子:“我和少爷从小一起长大,少爷的心事如果我看不透,就白跟少爷二十年的光阴了。”   小柱子得意的望着尘说。   尘:“就你聪明,行了吧。”   说话间小柱子已经带尘来到了柳蝉儿的药房门前。   刚刚走进蝉儿姑娘的药房,两个人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一名登徒子正在无耻的调戏柳蝉儿:“蝉儿姑娘你长的真美啊,我向蝉儿姑娘保证,只要你跟了我,会让你一生衣食无忧,再也不用这样辛苦为人治病了。”   那人一边说,一边便把手伸向了柳蝉儿的脸蛋。蝉儿一边躲闪这流氓的非礼,一边气愤地说:“你走开。”   旁边围观的病人们是敢怒不敢言。   那登徒子望着蝉儿姑娘生气的样子,越发的不可自拔,猛得伸手便想把柳蝉儿抱进怀里。此时进来的尘望着光天化日之下无法无天的那登徒子气得是怒向心边生,一扬手中的羽扇,一股冷气直接把那登徒子打倒在地上,只见那登徒子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嘴里骂道:“谁敢打本公子,是谁吃了豹子胆了?”   可当他一抬头看到是公子尘的时候,吓的急忙陪着笑脸说:“我只是和蝉儿姑娘开个玩笑。”   一边屁滚尿流的爬出了蝉儿姑娘的药房。   此时的尘,也认出了这登徒子原来是兵部侍郎升的儿子简。   蝉儿看到是尘帮自己解了围,急忙起身想要给尘行礼,尘忍不住伸手去搀扶柳蝉儿,两人四目相对,尘的目光便是再也无法从这个女子的身上收回了,这女子的精致与美丽便深深掠去了尘的心,蝉儿姑娘也是第一次如此进距离的与一个男子四目相对,并且之前便知道这个男子的卓越与优秀,所以在害羞地抽回自己的目光的时候,心也莫名地加快了跳动。   蝉儿:“感谢公子的出手相助。”   尘:“我应该感谢蝉儿姑娘的救命之恩才对。蝉儿姑娘,这个药店一直是你自己在打理吗?”   蝉儿:“还有小梅,还有钟叔在帮忙,今天钟叔上山采药去了。”   尘:“嗯,那蝉儿姑娘就让钟叔在前面坐诊,你不要出头露面了,蝉儿姑娘太过优秀,这些吃喝玩乐的登徒子们的性质都太恶劣了。”   蝉儿:“父亲临去世的时候,也这样安排我,可是每当有病人来到门前,蝉儿总是不忍拒绝,所以……”   尘不但为这个女子的美丽所倾倒,更是被这个女孩子的善良所深深打动。      三   已经是一更天的时分,天色完全暗了下来,风紧一阵慢一阵的吹拂着大地,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一个中年男子慌慌张张急奔药店而来,急切地用手砸着药店的大门:“蝉儿姑娘快开门,快救救我家娘子吧。”   蝉儿闻声开门而出,那男子急切的对蝉儿说:“蝉儿姑娘,我家娘子难产,接生婆已经没有办法,蝉儿姑娘快去救救我家娘子吧?”男子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求。蝉儿对小梅说:“梅儿,钟叔年龄大了,不方便走夜路,大家快点随这位大叔去吧。”两个柔弱的女子提着药箱跟着那男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城外走去,尘悄悄追随在后,不敢露面。   那男子带两个女子走到一块坟场的时候,突然转过身狞笑着对蝉儿说:“哈哈,你们上当了,看这次谁还会来救你们。”说完一击双手,随着响声落地,那天调戏蝉儿的登徒子与一群狂徒象是从地下冒出来一般地把两个女围在了中间。两个女孩吓的抱成一团,瑟瑟发抖。那登徒子欺身向前,狂笑着说:“本公子想要的女人,还从来没有人能逃出我的手心。”一边伸手就要抱住柳蝉儿。   就在那登徒子眼看要抱住柳蝉儿的瞬间,突然感觉一股冷风闪着寒光冲向自己,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只胳膊便应声落地,那登徒子滚在地上,狼嚎鬼叫了起来,家丁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全都吓得惊呆在了原地。尘从天而降飞落到了蝉儿和梅儿的面前,一个旋转身便点住了所有家丁们的周身大穴,一个个便如树桩一般地立在了原地无法动弹。而那登徒子简如杀一般在地上翻滚着。尘走向前,拉住蝉儿的手说:“蝉儿,快走。”一边施展轻功,助两个女子以力量向城里急速奔去。蝉儿的眼睛望着公子尘更是双眸含情,心里思绪万千:“他不仅有英俊、洒脱的外貌,高深的武功,眉宇之间更是闪现着豪气与侠肝义胆”。   原来,公子尘自从那天与蝉儿在药店的短暂相聚后,眼前总是闪现着蝉儿的音容笑貌,挥之不去。在书房中捧着一本,可那字体却是越来越模糊,最后模糊成一个女孩子美丽的容颜,尘无法摆脱自己的相思之苦,决定去蝉儿的药房看望蝉儿姑娘。   刚刚迈出书房的门,便与进来为他送茶水的小柱子差点撞个满怀,小柱子:“公子你要去哪里,天都黑下好大会了?”尘便如见到救星一般高兴了起来:“小柱子,我出去一会就回来,如果母亲来看我,你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早早睡下了。如果不来,那就最好了。”这个从小跟随公子尘的孩子,怎么能不理解自己主人的心呢,便连连点头说:“好,公子去吧,不过一定要早去早回,人家蝉儿姑娘可是好人家的女子。”尘一边说:“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看蝉儿姑娘啊。”一边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可走到蝉儿姑娘的药店门口,尘却又怯步了,感觉自己如果就此敲门进去,是不是太过冒昧了?矛盾的尘,竟然在门外徘徊了起来。就在此时,尘把中年男子敲柳蝉儿的门,把柳蝉儿骗出家的全过程,所以尘一路尾随而来。   尘带两个女子顺利回到了家中,梅儿一边去为尘和蝉儿准备茶水,一边帮两个有情人轻轻带上了房门,两颗彼此爱恋的心,此时距离是如此之近,空间与时间凝固,只有彼此的心跳在传达着爱恋。尘轻轻走向前,牵住了低头不语的蝉儿,一声:“蝉儿。”   蝉儿便大胆的抬起了头,与尘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两人相拥、相吻的身影,透过窗,剪成了一纸最为美丽的窗花。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