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流年』村里有案(小小说)

时间:2020-01-10 00:22
  半夜里,村中的狗们骤然“汪汪汪”地狂吠起来。   “不好,又有小偷进村。”被狗吠吵醒的“豹头”脑里马上闪出这想法,于是,他悄悄出门,摸黑朝狗吠的村里走去,果然有动静。他连忙打开手机,拨打村里联防队副队长张山的电话。   挨年近晚,平静多时的乡村,随着外出打工人员的回流,又开始不安静了。   前段,先是张山家夜里不见了几只大阉鸡,接着是李斯叔一头留着过年的大肥猪被盗。听说偷盗者人数不多,三五个一伙,只是有刀有枪,被盗者如若发现反抗,他们也会先下手为强。为履行职责,确保一方平安。身为村治保主任的“豹头”,已早有准备,在村里成立家家有责、户户相连的联防制。一家发案百家援助,让窃贼无处遁形。这群防群治的做法,也真有效,他们成功地抓获和驱赶了几次盗贼后,村里也平安了一阵子。谁知,稍为松懈,窃案又接连发生。   好在电讯普及,家家装有电话,队员都有手机。一个电话打出,水波似的扩散,一传十,十传百……全村百多户人家都得到消息,一齐出动将村里所有出口封锁,把村子铁桶般合围起来。留守村里的二十多个青壮年男人组成的联防队员,在柳成指定的地点集合。   “豹头”说:“半夜三更,吵醒大家。原因是狗吠得凶,我有预感,大家村里又有失窃案发生。请大家为了乡亲们的财产安全,辛苦点。”   接着“豹头”开始分工,5人一组散开,开始对全村展开拉网式的搜索。   大约半小时后,案发地点锁定在王武家一带。据张山了解到的情况,王武家确实是被几个盗贼牵走了两头肥壮的黄牛。所幸发现得早,窃贼还来不及转移,就被包围住了。这时,大家松了口气,有些不知所措地盯住“豹头”,等他拿主意。连张山也担心“豹头”会置之不管,因为之前,王武与“豹头”一直不和。自那年村里铺路,因占用王武家的土地发生矛盾后,他俩就成了死对头,在“豹头”牵头实行村里治安联防制中,王武也是全村唯一不参与的。按“豹头”恩仇分明的秉性,这次活该王武倒霉了。可大家静默中期待的“豹头”说出一番话,令人十分佩服。   他说:“可以肯定是王武家的耕牛被盗,而且,盗贼没能逃出大家的包围圈。虽然王武不仁,但毕竟是乡里乡亲的,大家不能不义。为了王武家,也为了捍卫大家的利益。希翼大家摒弃前嫌,同心协力捉拿盗牛贼。”   此时,走来的王武感激、懊悔的热泪直流,也差点下跪。口里连声说着:“谢谢,谢谢大家!”   “豹头”不理会他,大喝一声:“大家操家伙,跟我来!”   于是,手持铲挑扁担禾叉的乡亲,跟着柳成向盗贼藏身之处靠拢。   那是一个破败坍塌只剩半墙的房子,几个手持散弹短猎枪的盗贼,凭有利地势在负隅顽抗。   “豹头”打完报警电话后,站在一高地朝盗贼大声喊话:“里面的小子听着,你们已被包围,大家也向派出所报了案,乖乖放下武器投降吧!”   随着一道亮光和“砰叭”的一声脆响,“豹头”发出“哎哟”一声。   丧心病狂的歹徒开了一枪,“豹头“也中弹倒下。几个青年再也忍不住了,操起扁担木棒跃起,要冲过去与盗贼拼命,为“豹头”报仇。幸好”豹头“只伤着左手臂上,并无大碍。他用手压住流血的手臂猫着身走过来,命令大家,不要冲动。然后忿然地说:“要是过去,老子闯荡江湖那时手上有‘狗炮’,实炸死这些王八蛋的。”   这时,正在给“豹头“包扎伤口的张山说:“我有办法。”然后附在“豹头“耳边说了妙计。叫过李斯如此这般安排。他们两人离开一会,拿来了一包东西。原来这是李斯平时自炒到河里炸鱼的土炸药。经足智多谋的张山加捆上的几个玻璃酒瓶,就是一个有杀伤力的炸药包了。   “豹头“不顾受伤的手臂的疼痛,拿起“炸药包”点燃引爆的雷管,往歹徒躲藏的破屋投去。“嘣”的一声炸响,里面传出痛苦的呻吟声。“豹头”知道这“炸药包”起了作用。可他并不想炸死盗贼,“豹头”忍着伤痛又向盗贼大声喊道:“小王八蛋,不想死就乖乖走出来!”   “豹头”话音刚落,三个精瘦长发,已经灰头土脸的二十上下男青年,正双手举在头上,在束束手电筒亮光中走了出来,其中两人已头破血流,显然是被土炸药炸伤的。有人认得这几人正是邻镇的“白粉仔”,为了筹钱买“粉”,他们平时非常疯狂。   这时,接到报案的派出所警察也赶到,他们干脆利落给几个盗贼一一拷上手铐,押上警灯闪烁的警车。然后,这几辆鸣着刺耳警笛的警车开出村,往镇街方向开去。   村里又恢复了宁静。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