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驻社】水缸的妙用(小说)

时间:2020-01-10 00:20
  阿慢调进城里工作没几年,吃的有鱼有肉,过的有滋有味,少年时因为油水的欠缺而发育不良的身子,出奇不意地胖起来。开始还挺得意,盼星星盼月亮,盼的就是吃了猪肉发了胖。可是身上那肉好像失控了一般,渐渐的,腮帮子肉嘟嘟地垂下来,油亮亮的像红烧猪头肉。胸乳肉突突地鼓起来,走路都乱颤。将军肚配上马桶腰,腰带只能扎在肚眼子下。腚也出格的翘鼓,体重增加了六七十斤。   胖有胖的难处:不怕冷怕热,夏天日子尤为难过。   1992年的夏天特热,电风扇吹热风,室内墙壁摸着都烫手。阿慢下班回到家,脱得只剩下三角小短裤,坐在风扇前,手里还拿个小纸扇,头上肩上不断敷上凉水浸过的毛巾,依然热不可耐。心里好像有股火在烧,烧得全身要爆炸。   阿慢不由想念起小时在农村的日子。这样的天气,村边的河里,是他们纳凉的佳处。身子泡在凉爽爽的水里,一会儿摸条鱼,一会儿摘个莲蓬,夏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唯一不堪回首的记忆,就是被憋咬了小雀雀。   与阿慢相反,丰腴如薛宝钗的妻子白莲花,进城后,却是林黛玉般的苗条,气质娇好,像原装的城里人。苗条的白莲花怕冷不怕热,大热的天,还穿着长衣长裤,包得全身严实实的。夜里睡在床上,阿慢赤身裸体,白莲花盖着毛巾被。电风扇直对阿慢吹,白莲花却避之犹恐不及。   白莲花看阿慢回到家里,热得像火炉子上的蚂蚁,火刑般痛苦,虽然觉得不可思议的好笑,还是急得跑前跑后,给他换湿毛巾,给他扇风,给他灌绿豆汤。阿慢仍是愁眉苦脸,叹气不止。说:“这城里生活千好万好,就是这点不好。大热天,没个河水泡澡。在咱乡下,遇到这热天,就整天泡在水塘里,头上顶着个大荷叶,真是其凉无比啊!”   “要不你就调回乡下去,怕那穷日子,你更过不惯了。”白莲花用湿毛巾给他用力擦背,“你也别太夸张了,心静自然凉,你别胡思乱想,一会儿就凉快了。”   “要是能有个水坑蹲蹲就好了。”阿慢绝望地说。   “水坑?”白莲花开起玩笑来,“咱家有个大水缸,倒满水,不就成水坑了?”   “咦!你说的真对,有了有了,咱有空调了!”阿慢嚯地站起来,直奔水缸而去。   先把院墙边水缸里的水舀干净,再把里里外外擦干净,然后把自来水用皮管儿接过来。白莲花看他在太阳下忙来忙去,浑身黄豆大的汗珠子纷飞,纳闷又心疼。问他意欲若何,他诡秘一笑,说安空调。   大水缸的水快注满了,阿慢很内行地用毛巾浸了浸缸里的水,全身上下擦了许多遍,说是“热身”,实际是凉身,以让身体尽快适应水温。然后慢慢爬进水缸,蹲在里面,只露个头,咧着嘴喜滋滋地对白莲花说:“凉快呢!想不想洗鸳鸯浴啊?”   白莲花哈哈大笑,轻轻刮了一下阿慢的鼻子,又忙去找了把伞撑在他的头上。阿慢立时快活得眯起了眼,嘴里呢喃有声:“真舒服,真舒服,晚上要是能睡在这里就好了。这热天快过去了,怎么早没想起这法呢?”   午饭时本是阿慢最为难熬的时段,现在他却十分惬意自得地双手端着碗,不急不躁地大口品赏白莲花享调的美味佳肴。但两手伸在水面上,不仅不方便,而且很快就麻酸难忍。于是对着白莲花大叫:“不吃了,不吃了,胳膊太酸了。只要不热,饿点没啥,正好减肥呢!”   白莲花原来一直为阿慢的天热难熬犯愁,现在问题迎刃而解,十分高兴。看阿慢不方便吃喝,就接过阿慢饭碗,一口一口地喂他。阿慢想自己小时,母亲也一定是这样一口一口地喂他。白莲花子对他如此之爱,让他心里感到无限温暖,不,这时恰当的比喻,应是心里感到无限凉爽,也因此,眼里流出两行热泪。   白莲花不解地问:“你怎么了?”   阿慢说:“脸上淌汗了。”   白莲花笑着说:“你真不撑热,泡在冷水里还能淌汗啊!”   阿慢说:“脸在外面,冷水泡不着,你看我身上怎么不淌汗呢?”   白莲花笑着说:“也是,你这是男儿有汗不轻淌,只因泡在水缸里。”   阿慢也笑,说:“要是脸能泡在水里就好了。”   白莲花大笑道:“那还不易,我给你找个塑料管儿,你含在嘴里,潜在水里,脸就不淌汗了。”白莲花到屋里拿来一根塑料管子,阿慢接过含在口中,整个身子潜在水缸里,就像小时在水塘里扎猛子。吃饱了饭的儿子跑过来,调皮地用手捏住管子头,憋得阿慢鲤鱼跳龙门似的从水里一跃而起,泼了儿子一身水,吓得儿子嚎啕大哭。      此后阿慢天天中午呆在水缸中安然度夏。上小学的儿子嚷嚷着也要下缸里游泳。阿慢让他赤条条爬进来,父子俩在水缸里戏水,仿佛回来童年的时代。   水缸空调,直到三年后买了真正的空调才“寿终正寝”。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