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疑(小小说)

时间:2020-01-08 00:33
  电视法制频道正在播放一个案例:一个男人是因为杀害妻子而被判死刑的。男人孤独地等待着生命的结束。在死牢中,在他屈指可数的有生的日子里,他想他走过的短短的一生,想他与女人间的事。   他的内心又恨又悔,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可事到如今他又是悔,要是有来生,他想,绝不会再对女人动真,也就不可能再毁在女人手上。他一定不会让今生的悲剧重演……   可是,法律是容不得他过多的思索和懊悔,很快枪声结束了他的一生。   任信看着这个案例,心中生起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任信的身世没有什么特别的传奇,小时候,他出生在一个很贫穷的家里,小学毕业就到社会上打工挣钱了,当然,人都是三穷三富过到底。前段年偏偏豆大的雨点还真落到了他的头上,一次买彩票他竟中了五十万,他发财了。发了财的他没有忘记自己吃过的苦,这是一个钱赚钱的社会,没有多少学问的他却比谁都明白。   他用彩票中奖的钱开起了店面,经营服装生意,后来生意越来越红火,他就又办起了服装厂,当上了老板。当上老板的他,没有把脚跷在老板桌上等候别人伺候,更没有像有些男人那样出去拈花惹草。贫穷的时候,他不敢想女人,拿什么来养人家。富足的今天,也不敢想女人,那个案例时刻提醒着他,女人是祸水,而且在现实中自己目睹的那些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又有多少不是因为女人!   认识那女人是在自己的工厂里,女人是从农村来他的厂里打工。女人长得跟水一样,清纯透明,蓝蓝的眼睛让人一看见底。女人痴痴地望着他,撩拨得他的心痒痒的。   想起那个案例,他很快就沉着下来。   他的心思女人不知道。女人就像他的妻子一样,把个家里里外外打点得清清楚楚,把他彻头彻尾整理的干干净净。任信开始衣来伸手,食来张口。女人怯怯地说:“我不图你的钱,我要你的人,我是真爱你。”任信狠狠地想,呸,这都是假模假样,我才不吃这一套,玩玩也就罢了,要想动真,没门儿!他粗暴的把女人玩了,蒙在鼓里的女人高兴得像只快乐的小燕子。天长日久,在任信眼里女人不像是原来的女人,他有点左手握右手的感觉。后来他连玩的兴趣都没有了,便找了一个茬,把还在云里雾里的女人一脚给踹了。   女人说自己不知天高地厚,找了一个有钱不懂感情的男人,她哭哭啼啼跑出了任信的家。   先有女人而又没了女人,任信的日子过得乌七八糟,心里也越来越空落落的。   有一天,任信先天性心脏病突然复发,他挣扎着去摸上衣口袋,糟了,药没有了。在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济于事后,他只能痛苦地等待死亡。   他懊恼不已,没有女人的日子自己这一生怎么还过得这么短暂,死得这么凄惨。   可是,可是,疾病容不得他过多的思索,就残忍地结束了他的一生。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在任信的骨灰盒前,一个女人头上围着黑纱巾,眼睛红如桃花,静静地站在他的面前,呆呆的。   是那个女人。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