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四个人,一场畸形的爱情

时间:2020-01-08 00:29
  [九月的天,听说不会蓝。]      九月的开端注定着开学,沉静的校园在长鸣铃声响起的那瞬间骚动起来,黑压压一大片人群涌出校门,远远的看像一大片晕开的墨水,慢慢消散。只有唯一一个拐角可以隔绝这些嘈杂的世俗。      除了昏黄,还有什么词可以用来描述孤立在我头顶的这盏路灯?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在路灯的操纵下,拉长着,缩短着,形成一段段长短的慢镜。少年骑车经过时,用力踩了几下脚踏板,发出几声沉闷的空响,呼啸而过的时候,飘扬着高傲的碎发的新制服的衣角。心里暗暗自嘲,我有那么恐怖吗?脑海中一点点浮现出张小姿砸我自行车的画面,不用看都知道她会用她那张耐看的嘴脸咒骂一些坑脏的粗口。我说,张小姿,真有本事呀,还会砸车了,你丫头真有本事就找几个人在路上把我干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一塌糊涂,看不清张小资的表情,我抓起书包,心安理得的转身。      “哧……”一声沉闷的车胎磨擦声划过空寂的夜,将黑暗截出一道苍白寂寥的口子。“上车”。苏子文喜欢把自行车踩得很快,没有目标的前进,拐角。似乎下一秒,大家都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风无痕地划过,抬头望苏子文那挺拔的身资和年轻的生命,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想念着那个喜欢白菊的少年,大家好久没见了。      轻轻撞了下苏子文那结实的背,他僵住了背,停下来,却没有转身。我把头埋得更低,有东西密密麻麻填在心里,喘不过气,以为自己会哭,却依稀记得张小姿对我说过,眼泪代表着屈服。“请不要将我卷入你们的感情世界,A是和B在一起的,C和D是相爱的。”而我是C,你是A。像风轻轻把云吹散了一样,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      苏子文似乎听到了,又似乎完全没听到,只是拉过我的手,捂住左胸口说:“保护伤口的纱布,这里受伤了。”大风突然吹过,卷走了所有温度,大家像两台被拆掉零件的机器,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      我是保护伤口的纱布,记得张小姿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笑得脸抽筋,我说很好笑吗?她说,纱布用完也要扔掉呀,我说,是呀,扔掉。那时候的张小姿很单纯,不会扭曲着嘴脸来骂我,不会在苏子文面前让我难堪,更不会砸烂我自行车。她会把我先容给陌生人说,这是我女人,钟离。她会悄悄在我的笔记本上画一个smil。那时候,大家会把凳子搬到走廊,隔着栏杆看球场上的篮球赛,她总是指着安简对我说,你家安简打球都那么帅,看看苏子文那家伙动作多滑稽。然后掏出手机拍下来。是的,那是有安简的日子,我想,我还欠张小姿一句话,其实A喜欢的是B,是你,张小姿。      [苏子文是A,张小姿是B,我钟离是C,安简是D。]      C是A的红颜知己,A会告诉C,他喜欢B,A会告诉C,B变了,C会安慰A,最后,B想挽回A,A却发现自己喜欢C,可是,C爱的是D,D是安简,大家三个人曾经歪着脑袋问安简,白血病是什么病,安简笑着说,就像感冒一样,只是比病程比感冒久一点,D走了,是白血病,走的那天,他轻声在C耳边说,D很爱C。      四个人,一场畸形的爱情,纠结不清。      [秋白菊的季节]      我想试图去渗透这片九月天,去找沉痛的伤口,问它是否需要纱布的保护,却发现都是徒劳,就像张小姿说的,纱布用完了也会被扔掉。      九月的重阳,满大街都是观赏菊花,饮菊花茶酒的人,当我捧着白菊漫步在街道,没有人会感到惊奇,秋白菊,安简的致爱。安简曾经问过我,知道白菊的花语吗?我说,是清澄。他说,还有一个。后来我偷偷查了才知道,是高尚,脱俗的气质。      秋雨一直很柔,我只有一件单薄的衣裳挡着愈演愈寒的秋风。墓碑前的杂草刚被整理过,翻出了潮湿的新土,两束白菊安静地躺着,微微卷散的花瓣,挺拔的花枝,他们来过了。      冰冷的墓碑上,一张退色的照片依旧勾勒出那张眉目干净,明晰少年的脸庞。安简,我要离开了,提前录取我的是一座北上的学校,你应该很高兴吧,其实,我不高兴,我要我的天空拥有你,那么大家就可以一起离开了,去看跟白菊一样纯白的雪花,你说过,一定像无数朵秋白菊从天散落一样美妙,而永远陪伴你的,不是我这块保护伤口的纱布了,大家都凭空消失在你的生命,包括苏子文,包括张小姿。面前这块墓碑,成了你一生的年华。      你在这里安静地睡着吧,等我回来。      要记住,D很爱C,C也爱着D。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将柏拉图进行到底

    结果一不小心就窜入了伊的办公室,伊的嘴角在原先的基础上加撇了0.5倍,总要全方位,便直...

  • 四个人,一场畸形的爱情

    大家都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请不要将我卷入你们的感情世界,都要小心翼翼,更不会砸烂我...

  • 【杨柳】阿珠的百味人生(小说)

    高中基本上是蒙混而读的,当时的中国走的是,分初中和高中两大部,列全县第二位,生活了四...

  • 关于人类起源的探索和研究(四)

    是不灭的,另外一些杂志先容,另有杂志先容,一些研究机构通过对一些,的人的采访和研究,...

  • 天鹅的一生

    一只旅途中的天鹅受惊吓突然生产有个钓鱼的老头意外发现了它,以为是一枚鹅蛋,,老头...

  • 黄毛丫头赶集

    今天,还穿了一身城里人穿的新潮服装,不时地甩一下头,当她同卖油条的赵二叔打招呼的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