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被拆迁的饭店

时间:2020-01-07 00:58
     孙光明从部队转业后分配到市里行政执法局的下属一个执法队工作,执法队工作很辛苦,工资奖金也不多,但孙光明工作很上进,不到一年的功夫,就当上了行政执法队中的特别行动小组的组长。   一天,孙光明去执法局机关办事,在走廊中遇到了部队战友李林,战友相见分外热情。俩人握手寒喧一番畅谈后孙光明得知战友李林刚刚从市里其他部门调到执法局机关工作,孙光明埋怨李林不够哥们,这么好的消息咋不告诉他,李林说明说:“我也是刚刚得到通知,今天刚来报到。咱俩有缘呀,刚来报到就碰上你了。今天你得请我喝酒。”   孙光明高兴地答应了。在一家上挡次的大酒店,孙光明宴请了李林,酒足饭饱之后,不见孙光明结账,李林奇怪地问:“这饭店是你开的?吃饭喝酒不花钱?”   孙光明说:“干咱们这行的,别的好处不多,吃饭喝酒不花钱还是有方便条件的。一会咱们走时他们还得谢谢咱们呢。”果然,当孙光明和战友李林往外走时,饭店老板边往外送边热情地说:“谢谢光顾阿,常来常来。”   李林又主动到孙光明家坐坐,在孙光明家200多平的越层楼房中,喝茶聊天,李林羡幕地说:“才转业一年多,你就‘小康’了,我以后得向你学习呀。”孙光明说:“哪里哪里,你在上级机关工作,今后得多照应我呀。”李林说:“也许以后,上级会派我参加你的特别行动小组的行动,到时,请你多引导呀。”   孙光明以为李林说的是客气话,没想到几天以后,李林真来孙光明的特别行动小组报到了。李林放下行李背包对孙光明说:“上派我来参加你们的特别行动小组,欢不欢迎呀?”孙光明说:“上级派人来引导大家工作,大家太高兴了。大家热烈欢迎呀。过几天,有一个特别行动,你来了正好,可以帮大家啃下一硬骨头。”   孙光明说的“硬骨头”是指一家违法占道的酒店,执法局己下发了三道拆迁指令,可这家饭店就是不拆除,还扬言他们有强硬的后台在支撑,谁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局里只好命令孙光明的特别行动小组出征,尽快啃下这块硬骨头,做为上级机关派来的人,李林参加了这次行动。   孙光明带领五十多队员,开了十辆执法车浩浩荡荡地来到了东四街1号,违法饭店的地方,下了车,孙光明带头闯进了饭店,孙光明大声对饭店的人说:“把你们饭店老板找来,我有话说。”   不大功夫,一个光头中年男人来到了孙光明面前说:“我就是饭店负责人,我姓朱。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孙光明说:“大家是市执法局特别行动小组,奉命来拆迁你的违章建筑,朱老板,希翼你能好好地配合。”   朱老板说:“你奉谁的命令也不行,你们这样做是强迫大家老百姓走死路,我全家老少全靠这个饭店活命呢,今天谁敢拆,我跟他拚命。”   孙光明大手一挥:“拆,你不用这招来吓唬大家。”   孙光明的命令下达后,几辆铲车轰隆隆向饭店开去。而这时,朱老板却带着十口男女老少跑上来,横躺在铲车的前面,大哭小豪地:“政府杀人了,用车压大家了,出人命啦。”   朱老板一喊,立即围上来几个几百名过路行人。孙光明见状只好下令撤退,另寻解决的办法。撤回之后,特别行动小组召开了会议,研究了一个新的解决办法,先调查一下朱老板的政治背景,看看市里省里有无“靠山”,如有靠山,行动就得三思而后行。派出几路人马对朱老板进行调查,调查的结果显示,朱老板在省里市里没有任何政治“靠山”,朱老板说有靠山,只是用靠山来吓唬特别行动小组。有了这一信息,孙光明和李林研究后决定在下半夜出动铲车把饭店拆除。因为下半夜饭店人少、街上行人也少,这样有利于宿小影响面。   行动那天的下半夜,孙光明和李林他们开车到了那家饭店门前,进店去动员饭店的打更人员撤出饭店,这时,朱老板从里面走出来对孙光明说:“孙组长,我就估计你们要来,我在这等候你们多时了。”   孙光明说:“你在正好,省了大家去找你做工作了,拆迁后,政府会赔偿你的损失的,你要好好配合大家工作。”   朱老板说:“你们能赔得起我饭店的损失吗?你们知道我这饭店一天的收入是多少吗?我告诉你们,一到五层,我这一天的纯收入50万。这个地点好,我是真舍不得放弃这个地方,再说,我也有我的苦衷,有我的难言之隐。大家三位好好谈谈。”   孙光明说:“好吧。朱老板,我今天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说着,孙光明要朱老板找个包房,朱老板摇头说:“我领你们去见一个人,只要这个人答应你们拆饭店,我就拆。”孙光明心想,这样正好可以了解出朱老板的政治背景是谁,孙光明说:“好吧。”   朱老板开着宝马车拉着孙光明和李林一路奔弛,不大功夫就驶出了市区,宝马车又一拐,上了通向省级监狱的公路,孙光明问朱老板:“你带大家去监狱干什么?”   朱老板笑着说:“我带你们去见一个人,这人你们都认识,很有名的。”到了监狱,狱警以夜间不会见规定拒见。朱老板打了几个电话后,把电话交给狱警,狱警听了一阵电话后,主动热情地把朱老板、孙光明、李林领进了一个特殊的会见室,一个人背靠着椅子在等他们,孙光明、李林走到那人面前,那人回过头来,吓了孙光明、李林一跳:“这不是去年被逮捕的副市长吗?”   前副市长笑了笑,说:“谢谢你们来看我,朱老板,有麻烦了吗?”   朱老板说:“副市长,有个事情大家特别来请示您一下,您老拿个意见吧。”“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值得深更半夜来见我?”   副市长问道。朱老板说:“就是东四街一号的饭店拆不拆的事。”“不拆。你们回去吧。另外,今年上半年我的分红带来了吗?”   朱老板说:“咋天己汇入您的帐户了。您放心,只要饭店存在一天,您的红利一分不少。”   前副市长说完起身走出了会见室。从监狱回来路上,孙光明不解地问朱老板:“都变成囚犯了,他还那么牛,你每年还给他分红利,这世界咋变成这样了?朱老板,你怕他啥呀?”   朱老板说:“这饭店是他在位时与我合开的,要说真正怕的,我不但是怕他,更是怕他省里的那个铁哥们,他铁哥们在省里可是一言九鼎似的人物,刚才他的一个电话,狱警就得让大家见人。你们不怕他吗?”   听了朱老板的话,孙光明背后直冒凉气。回到朱老板的饭店,朱老板又把孙光明、李林领进了饭店的包房,朱老板从保险箱里拿出两个鼓鼓的信封塞给孙光明和李林说:“收下吧,二位受累了,我的一点小意思。”   离开了朱老板,李林问孙光明:“收下红包,这样好吗?”   孙光明嘿嘿一笑:“干执法这行,千万别死心眼不开窍,否则,上哪弄好处去,再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不吃白不吃……这个饭店有前副市长和省里的人撑腰,估计是没人敢拆了。”   孙光明和李林走出饭店时,孙光明对李林说:“没想到一个违建饭店竞然有这么复杂的背景,这也太黑暗了,看来,大家这次特别行动失败了,撤吧,谁有胆量谁来拆吧……”   李林笑了笑说:“你的特别行动失败了,我的特别行动却非常成功。”   孙光明问李林这话什么意思?李林说:“有人举报说前副市长在狱中也能吃红利,大家省纪委一直在调查,这次终于被我查实了……”   听了李林的话,孙光明的头上冒汗了:“我,我把朱老板的钱退回去……”   李林说:“晚了,等着纪委找你谈话吧,这一年来,你耍弄执法特权捞取民财的事也不少吧?到时候老实交待吧。别抱啥幻想,在这个问题上你这个老战友我,是不会帮你的‘倒忙’的……”   孙光明又问:“那,这饭店还拆吗?”   李林大声说:“拆,出了问题算我的,我负责。”   机声隆隆,十几辆铲车冲向饭店。   这时候,城市的东方己露出了光明的曙光。天亮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关于人类起源的探索和研究(四)

    是不灭的,另外一些杂志先容,另有杂志先容,一些研究机构通过对一些,的人的采访和研究,...

  • 天鹅的一生

    一只旅途中的天鹅受惊吓突然生产有个钓鱼的老头意外发现了它,以为是一枚鹅蛋,,老头...

  • 黄毛丫头赶集

    今天,还穿了一身城里人穿的新潮服装,不时地甩一下头,当她同卖油条的赵二叔打招呼的时...

  • 【争鸣】你看天都黑了(小小说)

    这是什么年代?大毛家竟然穷得揭不开锅啦!,我不知道你知道吗,大毛最近的体重却一直在...

  • 【海蓝·小说】小姑子

    便问妹妹去哪了,不要这样,妹妹会恨我的,在哥哥回来前,一天哥哥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在床...

  • 的哥阿飞

    有人给我先容了一位女朋友,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对不起,省交通台清晰地播报着各类信息,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