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石头情缘

时间:2020-01-07 00:28
  我曾是上天的一个文书,因为触犯了天条,要被贬下天庭下凡到人间.在实行命令的时候,曾一块供职的实行官问:“你下凡后想变成什么呢?我可以帮忙的.”这个问题我已思考好了......可不愿意做个为情所困的“人”,在人世间不管是男还是女,一生一世都在“情债”中痛苦或快乐,那多累呀;我也不愿意做个为人宰割的畜牲,一想到血淋淋的场面,就恶心;更不愿意做只活一秋的花草,活到明白一些事理的时候,却要随着萧萧的秋风无奈的离去;我只要做个没有痛苦与快乐,却可以永恒的石头.于是回答:“做个能看明世事的石头吧.”朋友愕然,问道:“为什么?作了石头可就很难再轮回,很难再成为神仙了?”我淡然地笑了笑,反问道:“世世的轮回又怎样?做了神仙又怎样?”于是,在人世间就有了我......块又黑又亮又结实又有棱角的石头.   (一)心魔   朋友还记得一同供事之谊,把我投落在一个幽静的山谷,两边是青翠的树木,一条浅浅的小溪在身边缓缓地流淌而过,不远处的山上是一座寺庙.每天听着小鸟的歌声醒来,看着晚霞的逝去而睡,静下心来就听那和着木鱼的节奏而发出的咏诵经文之声,过得悠闲而舒适的生活.   这一年的雨水很大,小溪的水位涨了很多,最可恶的是溪水把那个唯一的独木桥冲走了.这一天,对面的岸边来了个漂亮的小媳妇,焦急的朝这边张望.这时正好,走来了两个和尚,是师徒二人.对面的小媳妇叫到:"师傅,师傅,求你们帮帮忙,我娘病得利害,需要现在过河去看望,你们帮帮我,好吗?”师傅说,“大家怎么帮你呢?再说男女授受不亲呀.”小徒弟看到对面的人着急地流下了眼泪,动了恻隐之心,就连忙把我,还有另外几块石头兄弟搬到小溪里,踩着大家过去要帮小媳妇过河,她看着湍急的小溪水,怎么也不敢踩着大家走过来.小徒弟一着急就把小媳妇背过了小溪.小媳妇红着脸,说了声谢谢,很快就消失在树林里.小和尚也拍拍衣服快乐的哼着歌,朝寺庙的方向走去.师傅叫着他说:"站住,你这徒儿.怎么能背一个妇人过河呢?”小徒弟说:"我这是在帮她,神仙都看到了.”师傅说:"神仙看到了你背一个妇人,这怎么行呢?这不是败坏大家的庙规吗?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小徒弟说:"我是背她了,是帮助世人,然后放下了,而师傅你呢,一直在这里想这件事,是不是从心里又把她重新背上了肩呢?”师傅无言以对,高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就悻悻地随徒弟上山去了.我暗暗笑道,“好机灵好有悟性的小和尚!”从此,我的身上就留下了那个善良豁达的小徒弟的脚印。   (二)   从那天后,我就和那几块石头兄弟生活在这条清澈的小溪里了.溪水从大家的身边轻柔的流过,小虾小鱼小蟹在大家的身边自由的游戏,水草从大家的周围钻来绕去,这给水中的生灵一个欢乐的家;水面上还时常有鸳鸯、白天鹅等野禽在嬉戏玩耍,累了会站在我的身上晒晒它们的羽翼;山上山下的人们,为了生计,也时常从我的身上跳来蹦去.在这祥和的环境中,我心儿常沉醉其中,忘了自己是块石头,还常为自身的价值而自豪.生活就这样悠闲的过着,已记不清走过了多少个春秋,一百年,还是五百年?   一个美丽的春日黄昏,火红的晚霞暖洋洋地照耀着大家,偶然低头,看到了水中自己的倒影,那是我吗?那个棱角分明的黑石头哪里去了?!在溪水不知不觉的爱抚下,我的身体已经不再棱角分明,有了诱人的弧线,常年在佛的身边,在自然的怀抱里,身上好像也沾染上些许的灵气,在风儿吹皱的溪水映照下,黑色发亮的身体给人一种灵动之美.   正在独自欣赏水中的倒影,为自身的变化而兴奋的时候.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寻声望去,我看到不远处,曾在水中悠闲游玩的一对鸳鸯中的一只“鸳”应声倒在了水面上,紧接着一股鲜红的血浸润开来,小溪水随即染成了粉红色,飘荡开去,在霞光中,是那样的凄美.不知所措的“鸯”围着“鸳”声嘶力竭地哀号着,并用它的嘴巴梳理着对方流着血的羽毛,好像在唤醒亲爱的人儿。紧接着赶来了一群提着猎枪的人,他们大叫着,“打中了!打中了!”“哥哥,好枪法!”有人下水朝打中的“鸳”奔去,惊慌失措的“鸯”回头无限依恋地看了看,在猎人手中的爱人,奋力的朝这边游过来,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身上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撞击了一下,随即就有一股热热地液体流过,再看,那只美丽的“鸯”已经气绝身亡在我的身边了,它鲜红的血溅了我一身。我看到了“鸯”双目紧闭,没有痛苦竟有一种安详而满足之态,不禁大为震撼,僵直的面孔也不禁动容。看,那被血染红的翅膀在夕阳的余晖里泛光点点,有一种凄清悲楚之美。   那群人,没有想到打死一只鸟又白送了一只,越发的兴奋,“今天的运气真不错,没有想到打一枪竟然得到两只鸟,哥哥回家好好喝两盅。”看着提着“鸳”“鸯”远去的人,我无限悲哀,可怜的人呀,你们没有看到这殉情的悲壮吗?怎能还有心情用它们的血肉之躯,去满足你们的胃口。呜呼哀哉,至情至真的鸳鸯呀,愿你们下辈子还做相亲喜爱的夫妻。从此,我黑色的身体里留下了一种如玛瑙般的颜色,那是爱的纪念。      (三)   天地看到了这爱的殉情,也为之动容,老天连续流淌了七天七夜的“泪水”,大地用力摇醒人们的睡梦,山体开始滑坡,泥石流从山顶上倾泻而下,迷迷糊糊中,我随着奔流而下的泥浆和树木漫无目的的下滑,下滑......没有什么能阻止大家的脚步,不管是公路还是山林,不管是村庄还是农田,都在大家的威力下,瞬间面目全非.   停下脚步,我看到自己被埋在了一堆横七竖八的树下.四周死一般的寂静,突然一声锐利刺耳的哭声,打破了这宁静,紧接着传来一个妇女微弱的声音:"宝贝,别怕,妈妈在这里.”“宝贝,妈妈在,不要怕。”......借着树木缝隙折射下来的灰暗光线,我看到由于我和其它几块石头兄弟的存在,那些连根拔起的树木在我的身边搭起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在这里侧卧着一个少妇,双手紧紧抱着一个一周岁左右的孩子,上半身有多处擦伤,下半身卡在树木与泥沙里,动弹不了,哇哇哭的孩子身上却完好无损。   孩子在妈妈的安慰下,渐渐安静下来。“宝贝,宝贝,妈妈的宝贝,快快安睡。小鸟睡着了,小鱼睡着了,小虫子也睡着了......”在温馨的歌声里,孩子睡着了,我也睡着了。“哇,妈妈......”孩子的哭声,叫醒了妈妈,也叫醒了沉睡中的我,看到孩子的嘴在妈妈的胸前四处寻找,哦,孩子是饿了。妈妈吃力地打开衣服的大襟,把乳头放进孩子的嘴里,孩子香甜的吃着奶,和妈妈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妈妈也和孩子回应着,可她的脸色煞白,手紧紧地扣住我身上的凹痕,可以感觉她在忍受着痛苦,但和孩子说话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祥和。孩子睡好了,吃饱了,在昏暗狭小的空间里,还是不适应。妈妈就给孩子讲故事,什么嫦娥奔月呀,什么狼外婆呀,在妈妈渐渐嘶哑的声音里,在妈妈祥和的语言中,孩子感到了安全,又开始了下一轮的吃、睡、听......随着孩子吃奶的次数的增加,妈妈扣住我凹痕的力度也在不断增大.一天一夜过去了,孩子的妈妈没有吃喝过,但每次孩子去寻找奶吃的时候,他仍就会把乳头放进孩子的嘴里,由于饥饿孩子用力吮吸着奶头,妈妈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可以感到我的凹痕在扩大.   三天三夜过去了,妈妈已经衰弱的不行了,可她还在尽力地照顾着孩子,当孩子还要吃奶的时候,她仍会把红肿的乳头放进孩子的嘴里,那流出的已不是奶,而是妈妈的血呀。这一天,地面上传来人们走动的声音,她一下字精神起来,用尽全身气力大声叫着,“大家在这里,救命呀!”继而用力扭了孩子的屁股一下,孩子嘹亮的哭声传出去了很远。搜救的人在树木石块下,把母子挖出的时候,他们看到了生命体征很好的孩子,和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妈妈.把妈妈的尸体挖出后,在场的人无不落泪,妈妈的双腿可能在那场灾难早已骨折断为几节,只有皮肉相连,肿胀的有口袋粗细,有的地方已经溃烂化脓,很难想象这样的身体状况,在没有吃喝的状况下,她是怎样照顾好这个孩子的.   我却知道,这是母爱的力量,因为在我的凹痕里留下了一个手印,一个带着一颗爱心的手印.      (四)   灾难之后,人们开始重建家园,我和众多的石头兄弟,在人们清理杂物时,被放置在了路边,又被一户人家搬来用于建筑,可惜自己的坚硬与圆滑,不能很好的与其它兄弟配合,就被闲置下来,放在门口,成了人们平时休息的座位.   等一切安排好后,我仔细的打量着这一家人,这是一个由老少四辈组成的家庭,老奶奶有八十多岁了,瘫痪在床,照顾她的是她的儿媳妇,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这位老妇人有一个儿子,已经结婚,生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十岁了,小儿子只有一周岁,媳妇在这场灾难中死了.(对了,她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位伟大的母亲.)照顾孩子的重任,也就落在了这位妇人的肩头.   我很敬仰眼前这个每天为一家老少忙碌的妇人,在人们交谈的话里话外,知道一些她的情况,生下儿子不久,丈夫就在一次事故中死了.她为了照顾孩子和婆婆一直没有再改嫁,把自己的美好年华都献给了这个家.还好儿媳妇进门后,为她分担了一些繁重的劳作,可不幸又一次降临在她的身上,贤惠的儿媳妇又这样走了.   生活的重担,没有压垮这位妇人,她每天麻麻亮就起床,为猪、鸡、狗准备好食物,再照顾一家人的吃喝——先为干体力活的儿子准备好早餐,然后帮婆婆洗漱干净,再为孩子们穿衣洗脸,最后,一家老小吃早饭。当天气好的时候,就把婆婆背到院子里,让她坐在舒适的大躺椅上,晒晒太阳,自己抱着小孙子坐在我的身上,休息片刻。   有一次,老婆婆肠道干燥,大便干结,吃了几副药也不管用。情急中,妇人就要用手去抠,听到婆婆说道,“孩子,你不要再管我了,这样太脏了,让我死了算了,我不能再拖累你了!孩子,你太累了。”妇人答道,“娘,你不要这样说,你活着是大家的福分。我慢慢来,不会让你疼的。”这在平常人的眼里是多么恶心的事呀,可妇人什么怨言都没有,默默地做着自己为人儿媳应该做的一切。不管是老人的呕吐物,还是排泄物,她都会认真清洗,八十多岁瘫痪在床十几年的老人,身上什么怪味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褥疮之类了,这在当地成了美谈。就这样,在妇人的悉心照顾下,老婆婆百岁时寿终正寝。   老妇人的所作所为,赢得了世人的称赞,也为自己的儿子迎来了第二次幸福。她又迎娶了一个善良贤惠的儿媳。现在,孩子们,有儿媳帮助照顾,她也有更多的时间坐在我的身上休息了。在她的身上我体会到什么叫祥和,什么叫勤劳,什么叫韧性......      (五)   一天,门口汽车的刹车声,打破了这宁静的生活.   从车上走来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她穿着合体的休闲装,高高梳起的马尾辫,随着矫捷的步伐左右晃动着,是那么的动人。当她款款的走来的时候,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那颗石头的心开始了剧烈的跳动,“我怎么了?我怎么会这样?我的心为什么跳得这样快?我只是一块石头呀!”可无论怎么说,也压抑不住心口狂热的跳动,那个石头的心脏,好像要飞出体外,与坚硬的外壳碰撞着,好像发出怦怦的声音。   姑娘问,“有人在家吗?”“谁呀?”老妇人慢慢走了出来,“老大娘,我的车上没有水了,能借口水,给我喝吗?”老妇人连忙拉着姑娘的手说:“孩子,当然可以了,当然可以,快,快进屋,快进屋。”“不了,大娘,在院子里就很好。”“那也好,大家屋里乱,别弄脏了姑娘漂亮的衣服,我这就给你拿水去,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好的。”说话间,姑娘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在心里喊:“哎,我在这里,快看我,快看我!”不知是真的心有灵犀,还是偶然的巧合,姑娘看到我啦!向我走来啦!她蹲下来仔细端详着我黝黑的肤色,并用纤细柔软温暖的手儿,抚摸着我冰凉的肌肤,我顿时感到一股电流冲出体外,同时,看到她眼里放出异样的光芒,我不知道这目光的含义,可是我已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她的手轻轻地抚摸我,一遍又一遍,我坚硬的肌肤好像在她的抚摸中变软变柔,我陶醉其中,忘了自己是块石头。   这时,大娘端着水走出屋门,看到姑娘在抚摸我,以为她在擦石头,想要坐下,忙说:“姑娘,快别坐在石头上,那里有些凉。来,坐到这边凳子上喝水。”姑娘好像没有听到老妇人的话,还在呆呆的抚摸着我。老妇人又说,“姑娘,姑娘,怎么了?坐到这边来喝水呀。”姑娘这才惊醒,忙站起来,接过水杯,问老妇人,“大娘,你这块石头卖吗?”老妇人忙说,“卖什么呀,一块破石头,你喜欢它,就随便拿去,这样的石头在大家这里到处都是。”姑娘忙说,“大娘,你就把这块石头卖给我吧,我真的很喜欢它。”“喜欢就拿去,快别说买呀卖的。”“你家的石头,我怎么好说拿走就拿走呢?”“再说买呀卖的,我真的生气了,你也就别要这块石头了。”姑娘不再说什么,喝完水后,趁老妇人不注意把自己需要的路费除外的所有钱,都塞在她的炕席底下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关于人类起源的探索和研究(四)

    是不灭的,另外一些杂志先容,另有杂志先容,一些研究机构通过对一些,的人的采访和研究,...

  • 天鹅的一生

    一只旅途中的天鹅受惊吓突然生产有个钓鱼的老头意外发现了它,以为是一枚鹅蛋,,老头...

  • 黄毛丫头赶集

    今天,还穿了一身城里人穿的新潮服装,不时地甩一下头,当她同卖油条的赵二叔打招呼的时...

  • 【争鸣】你看天都黑了(小小说)

    这是什么年代?大毛家竟然穷得揭不开锅啦!,我不知道你知道吗,大毛最近的体重却一直在...

  • 【海蓝·小说】小姑子

    便问妹妹去哪了,不要这样,妹妹会恨我的,在哥哥回来前,一天哥哥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在床...

  • 的哥阿飞

    有人给我先容了一位女朋友,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对不起,省交通台清晰地播报着各类信息,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