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住宅梦

时间:2020-01-07 00:24
  我在鹰厂工作的时候,压根儿没想过,将来要住什么样的房子。在乐园里的人怎么会梦想另辟乐园呢。   在鹰厂的公寓里,我一家老小住了十年。公寓是三层楼,我住二楼。这小窝不大,六十平米,两室一厅加上厨房卫生间,是时髦的标准住房。当年,许多朋友羡慕得口水直流。更让朋友妒忌的是,这公房每月只要一元二角钱的租金,水费只要一角,电费一元。   看看,看看,这种好事多好?连我自己都美着、乐着。父母、夫妻和俩胖小子,三代六人居于一室,其乐融融。邻里也都是一个厂的同事,平时也都和睦相处。   当然还有比大家更美的。那就是依山傍水的那几排别墅。厂里说是专家楼,实际上也就住着厂里王工程师和正副厂长三人,其余全是银行家和政府官员。当然这也可称为“专家楼”。话说回来,住着银行家和政治家不是坏事,大家能有国家二级企业的牌子、每个工人工资都在千元以上,这有他们的功劳。大家一般职工,只要钱袋子月月满,其他的事情概莫不问。在当年,鹰厂的红火是照亮半边天的,行政干部和企业人员等等人士,都托关系找后门,以进入鹰厂工作为荣。别人问及单位,大家也都自豪而假惺惺的谦虚:“在鹰厂谋饭吃。”,知道鹰厂兴荣的人,睁着大大的眼睛,好久才“啊”出一声。要知道这个时候,大家的心理多满足,脸上也自然漾出笑容。   厂子从繁荣慢慢平庸下来,以至于停产改制。房子全是公家的,住房也不例外。一张公告,大家不仅失业,而且还失房。父母均七十多岁,虽年迈却聪明,公告贴出后的第二天,在午饭的桌上父亲说:“大家人老思家呀,家里几间房子久无人住,倒了可惜。明儿我和你妈就回去。你们就租四人住的吧。”   我无言,心里也很赞成,因为一两年没领工资,吃饭都尚有问题,何况租房?能省就省吧。但也就从父亲的话中,我下了决心,一定要有属于自己的住宅,要让父母起居舒适,给孩子一个窝。   然而,房子可不是两斤肉,一顿饭。梦想能不能变为现实,我可是毫无底数。   我首先瞄准的是自己这个住惯了的小窝。开始说能比照行政上的房改,能对职工优惠。可是几次会议之后,就变了。说为确保国有资产最大限度变现,必须整个厂子连同住房等等整体出售。政策一出,只有服从。   最后,通过大会小会、大争小吵,厂长从银行贷款,整体买下了鹰厂,连同大家住宅;当然那几排依山傍水的别墅不在之列。大家虽无权参加会议,但也道听途说一些机密,四千来万的资产,八百万拿下了。又一张公告,限定大家三个月内自动搬出。大家真的流离失所了。   我不仅流离失所了,而且,住宅梦是越来越远了。   在改制中,我没能发改制财。我想,改制结束后,我必能阔起来。既然阔起来,那我就能在依山傍水的地方选一块风水宝地,做一栋小洋楼,最好是三层:父母年迈,住一楼方便;大家夫妻和孩子住二楼;三楼是朋友和亲戚们住的。房后也起码有个亩把面积的花园,种上各色花草。各层也命名一个名字:一楼命名为“不吵草庐”——在改制中,争持太多,且父母年大怕吵,家庭也要和睦,所以永远“不吵”。二楼命名为“不会陋室”——在改制中,大会小会开得太多,最后一无所获,够了,烦了,所以永远“不会”。三楼命名为“不闹居所”——在改制中,你闹我闹,闹不出结果罢了,许多人还闹进班房,真划不来,所以永远“不闹”。   想归想,梦归梦。小洋楼天上不会掉下来,花园也不会飞进来,要钱盖。钱哪儿来?我在鹰厂是小技术人员,现在没哪儿用得上我的技术,加上年龄偏大。所以,我再就业难。   捡破烂,对,就捡破烂。据说,一年能捡个百万。怕什么丑呢?只要肚子能饱,只要我的“小洋楼”能耸立起来,就行。何况这是自食其力。   说干就干。我捡了一年的破烂。呵呵,你们猜猜收获怎样?说实在话,除了全家吃喝往礼等开销外,居然还真余下三万多元。我心里一高兴,抱着妻子说:“哈哈,要不了几年,小洋楼就会有了。”   我高兴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合拢,事儿来了。孩子考高中差十分,要交借读费两万,另少一分再加一百。两万一千元,你看看,你看看,多不争气,我在外驮着别人的白眼捡破烂,好不容易攒了三万多点,一下子就完了,不说小洋楼,就是小小的筒子楼也泡汤了。我好不气恼,真想揍大孩一顿,但想想“不吵”、“不闹”的命名,只得气往肚里吞。   这里还没完事,那里又出了事儿。读初中的小孩子患了急性阑尾炎,在学校疼得满地打滚,老师联系好我就把孩子送到医院。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钱是要先交才给住院,规矩我也是知道的。救命要紧。我东拼西凑,总算交了五千元,做了手术。神医妙术,一个星期,孩子出院了,孩子的身体和生病前一样健康,精神也很快乐;真的谢天谢地谢医生。虽然五千五百多元现金换回了孩子肚皮上的一个刀疤,但庆幸,这个钱花得再多也值得。   只不过,住宅梦是越来越飘渺了。——谁敢去想?闭着眼睛混吧!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天鹅的一生

    一只旅途中的天鹅受惊吓突然生产有个钓鱼的老头意外发现了它,以为是一枚鹅蛋,,老头...

  • 黄毛丫头赶集

    今天,还穿了一身城里人穿的新潮服装,不时地甩一下头,当她同卖油条的赵二叔打招呼的时...

  • 【争鸣】你看天都黑了(小小说)

    这是什么年代?大毛家竟然穷得揭不开锅啦!,我不知道你知道吗,大毛最近的体重却一直在...

  • 【海蓝·小说】小姑子

    便问妹妹去哪了,不要这样,妹妹会恨我的,在哥哥回来前,一天哥哥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在床...

  • 的哥阿飞

    有人给我先容了一位女朋友,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对不起,省交通台清晰地播报着各类信息,可...

  • 【江南散文】年少之时爱逞强

    根本就不学习,由于学习好,正好化学小节测验考试,眼看一节课就快到时间了,还没讲正式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