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海蓝·小说】新编梁祝

时间:2020-01-06 01:06
  话说,梁山伯与祝英台化成两只美丽的大蝴蝶,天帝也被其生死不渝的爱情所感动,于是召二人上殿:“你们生不能同衾,死也要同穴,这种为爱献身的精神实在不易,为了弘扬这种精神,我将实现你们的一个愿望。”   梁山伯大为欢喜:“天帝在上,想我二人生死与共,尘世间到处流传着《梁祝》的佳话,可谓百世流芳,于心已足。不过,对那恶人马文才,我始终耿耿于怀,为什么这么两情相悦的爱情,他非要横插一杠子不可?难道,就不能让我和英台有情人终成眷属吗?”   天帝略一沉吟:“这样,我把时光倒流,让你回到去祝家庄求亲那一刻,我让马文才在这个时候一病不起。天下间只有你一个人能治好他的病,你想让他什么时候好都可以。”   梁祝二人,就这样被送回了人间……      (一)   九妹正坐在绣楼望着窗外流泪,梁兄可还记得英台?那檐间欢叫的画眉,却不曾道出心事,拟将身嫁一生休。想到了马家仗势欺人,老父贪图权贵,山伯又迟迟不来,眼见着这段美满的姻缘被强行拆散,自己将和一个粗鄙不堪的纨绔子弟过一生……   画屏深锁,小径兰窗,独念梁郎,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泪水止不住的流,止不住的往下流……      (二)   祝家庄客厅,梁山伯风尘仆仆的赶来:“伯父,伯母,今来此,特为求亲。”   老祝头一脸阴沉,正要发作,外边家丁来报:“禀老爷,马公子突发急病,现已奄奄一息,马家来人索要聘礼,还说什么都是小姐八字不好,没过门就要克死丈夫。”   老祝头又是生气又是心疼:“这个混帐马家,儿子都快死了,还惦记着这点聘礼!”转过头来笑向山伯:“贤侄不要见怪,前日不知小女与你有约,颇感悔恨,眼下可谓天作之合了,不过……”   梁山伯急忙拿出礼单:“小侄不才,眼下被授予一县之主,薄有微礼,还望笑纳。”   老祝头一看礼单,也难为了这个穷小子。于是,皆大欢喜,吹吹打打把女儿嫁给了梁家。      (三)   要说新婚是如胶似漆的,想起了那草长莺飞的江南三月,自古风流的钱塘江畔,结拜,是茫茫人海里的偶遇?还是岁月匆匆,死生契阔的寻觅?此时双栖双飞,是心诚则灵的结局?还是苍天有眼的眷顾?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过了不久,山伯母亲病重,英台亲奉茶水,孝敬倍至。老人家一天要用二两上等人参,梁县令薪俸微薄,东挪西借,勉力支撑。谁知屋漏偏逢连天雨,债主纷纷找上门来,原来他迎亲时的聘礼,全是借的高利贷,此时哪来这么多钱还?一文钱小事憋倒英雄汉,何况这数千两银子?梁县令为了解燃眉之急,无奈之下暗里做了几件违法的事情,结果又被人告发,落得个削职为民的下场。   回到家中,人参是供应不上了,多亏英台变卖了所有首饰,维持了婆母多活了半年,但终因病入膏荒,驾鹤西去了。   梁山伯此时已经家徒四壁,万般无奈,只好把自己的仆人和英台的丫环全卖了,凑了些钱为母亲下葬。他还准备守孝三年,谁知这个时候,英台怀孕了。她看到家中一粒米都没有,山伯又整天无所事事的样子,实在忍不住了:“你也是个男人,总不能让老婆饿死吧?怀孕的时候,想吃口水果都没有。”   山伯长叹一声:“时不我予也!总不能让我去当街叫贩吧?哦,厨房还有两根大葱,你先填填肚子。”   英台流下泪来:“想我祝家九妹,原想慧眼识珠,嫁了个儒雅丈夫,谁知道儒雅不能当饭吃,你不去想办法,我去街上卖菜为生吧。”   山伯大怒:“住口!女子三从四德,怎么能抛头露面?”   英台大哭:“苦哇!我又不能出门,你又不去谋事,你不考虑我,还不考虑腹中的儿女吗?”   山伯拂袖而去,人穷志短,无可奈何去岳父家借点米来下锅。老祝头自打女婿潦倒,早就悔恨不迭,头两次还给他三五斗米,到后来只给他白眼和闭门羹了。   英台肚子日大,每日却只有两餐稀饭,天天以泪洗面,不是埋怨就是吵闹。   唉,这日子,没法过了……      (四)   邻居家的少女,天真的问祖父:“爷爷,传听中梁山伯与祝英台是感天动地的一对呀,怎么天天吵架呢?”   老爷子长叹一声:“传说总是夸张的,死了就是一双蝴蝶,活下来就是一对怨偶。这人生呀,有的时候,共死容易,同生难呀。”   少女茫然,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这一天,梁山伯终于忍不住了:“想我二人当年,同窗共读,情投意合。还记得送别那天,有桃花满树,绿水悠悠,春山黛离愁,双鹅似鸳鸯,送君千里终有别,莫忘九妹等情郎。后来听说你是个女子,合一卷书简,点一盏青灯,吟一阕伤词,思一段情事,纸墨间,都是你的幽香。如果你真的嫁了马文才,我都不会苟活于世了,哪曾想天可怜见,结成夫妻,居然落到这个地步?”   英台悠然一声叹息:“当初你如果死了,我又怎么会独活?便随了你去,生不同衾死同穴,化作一对翩翩的蝶,魂兮相依,魂兮相守,练衣洞府,香雨人间……”   山伯长叹:“死都不能改其志,那你为何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英台脸色一变,指着他的鼻子:“不是我想变,而是叫你逼的。当初年幼不谙世事,要知道这人生不只有对诗和弹琴,还得有一日三餐,你看看我,身上褴褛不堪,肚里只有二两稀饭,就算当初嫁给了马文才,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吧?”   山伯忍无可忍,抬手给了她一巴掌:“贱人,说出这等话来,你去嫁他吧。”   英台疯一般扑上来:“你敢打我?这些年你身无分文,都是靠卖老婆的嫁妆才活到今天,居然还有脸打我?我和你拼了,马文才怎么了?他要是病好了,我就嫁给他。”      (五)   梁山伯被抓了一脸血口子,踉跄跑出家门,天空中打了两个霹雳,倾盆大雨哗哗下着。他死命拍打着马家的大门:“文才兄,我来救你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黄毛丫头赶集

    今天,还穿了一身城里人穿的新潮服装,不时地甩一下头,当她同卖油条的赵二叔打招呼的时...

  • 【争鸣】你看天都黑了(小小说)

    这是什么年代?大毛家竟然穷得揭不开锅啦!,我不知道你知道吗,大毛最近的体重却一直在...

  • 【海蓝·小说】小姑子

    便问妹妹去哪了,不要这样,妹妹会恨我的,在哥哥回来前,一天哥哥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在床...

  • 的哥阿飞

    有人给我先容了一位女朋友,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对不起,省交通台清晰地播报着各类信息,可...

  • 【江南散文】年少之时爱逞强

    根本就不学习,由于学习好,正好化学小节测验考试,眼看一节课就快到时间了,还没讲正式课...

  • 【荒原】幻囚(小说)

    便可颠覆整个世界,一点点,大家...该怎么办,你怎么样...好,囚要那双火焰的眼睛答应她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