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薄如蝉翼的暧昧

时间:2020-01-06 01:02
  下班后,云霏霏还独自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天空忽然飘起了毛毛细雨,细密如丝的雨帘,在天与地之间,仿佛拉上了一层薄如蝉翼的轻纱,也让天与地之间,仿佛隔了一层薄如蝉翼的暧昧。   浴着清清凉凉的微风和细雨,云霏霏感到很是惬意。这个又是烦闷又是燥热的夏天,太需要一场清凉的雨了!虽然此刻只是微风细雨,却也足以让云霏霏舒爽得心旷神怡,上班时的烦躁,此时,皆被这一场沁心的细雨给洗去了。心情轻松的云霏霏,一路不由哼起了小曲:“夏天的风我永远记得,清清楚楚地说你爱我,我看见你酷酷的笑容,也有腼腆的时候。夏天的风正暖暖吹过,穿过头发穿过耳朵,你和我的夏天风,轻轻说着……”   云霏霏的家离她的企业很近,所以,每天上班,云霏霏都是步行着去的。回到家里的时侯,云霏霏看见在她家的门口,居然立着一个陌生的男青年。男青年的脚边放着一只装得鼓鼓的大行李包,看他身上的衣着打扮,似乎是打工族一类。这个男青年虽然长得说不上是怎么英俊出众,但是,其眉宇间看上去,却也颇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那种很有个性的气质。   “先生,请问你找谁?”云霏霏抬手捋了捋一头被细雨淋得有些湿了的飞瀑般长发,用带着些许讶异的目光,望着这陌生的男青年。   “你好,我叫星小天,今天刚刚来到这个城市,想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安排下来,然后再去找一份合适我的工作。”男青年星小天彬彬有礼地回答道。   云霏霏立时恍然道:“哦!星先生,您的意思,是想在我这里租房吧?”   星小天连忙点头道:“是啊,是啊,让您给说对了。小姐,就看您这一身不俗的穿着打扮,我想,您一定是一个身居高位的女白领吧?我相信,您家一定有空房出租的,对不对?您能不能给我行个方便,租一间空房给我?”   云霏霏属于单身贵族,家中倒是的确有几间空关的房。不过,云霏霏还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这几间空关的房间给租出去。看眼前这个星小天态度挺诚恳,人也很老实,也不像是一个坏人,云霏霏便不由心动了起来,暗忖道:“这空关的房间反正也是空关着,倒还不如将空房腾出来租给这位星小天,赚一份房租钱!”想到这儿,云霏霏便点了点头,一边掏出钥匙开门,一边朝星小天道:“好吧,星小天,你跟我进来吧,我给你腾出一间空房就是了。”   “多谢,多谢了!云小姐,您可真是我的大恩人。”星小天闻言不由大喜,等云霏霏把门一打开,便赶紧提起了他脚下的那只装得鼓鼓的大行李包,乐淘淘地跟着云霏霏进了屋。   “星小天,我叫云霏霏,你以后叫我小云就可以了,别小姐小姐的,怪难听的。大家城里所谓的小姐,可是那些……不说了,反正你以后别叫我小姐就是了。”云霏霏一边和星小天说着话,一边在楼下立即给星小天腾出了一间甚是宽敞的空房。而后,忙出了一身臭汗的云霏霏,便先到浴室里冲凉去了。   星小天对云霏霏给他腾出的这间空房颇为满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就一间房,可是什么都不缺:钢丝床、写字台、衣柜……星小天先把大行李包中的笔记本电脑放到了写字台上,然后,星小天便合衣躺在云霏霏给他铺好的钢丝床上,闭目养起神来……   “啊……”外面忽然传来云霏霏的一声充满了惊骇的尖叫!“天哪,叫的这么恐怖?这位云小……云霏霏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星小天条件反应似的从钢丝床上一跃而起,身如离弦之箭,飞快地冲出了房间。   “啊……”云霏霏的尖叫声再度响起,声音里面带着颤抖的哭腔,显然是被什么东西给吓坏了。   星小天疾步冲到云霏霏发出尖叫声的地方时,却又愕然止步了。云霏霏的尖叫声,竟然是传自浴室里。   “天哦,她不是在里面冲凉吗?”星小天怔立门口,想像着云霏霏在浴室里面冲凉的情景,不由心跳加速起来……在门外胡思乱想地犹豫了一阵儿,星小天终于鼓足勇气敲了敲门,小心翼翼地询问道:“云小……小云,你……你在里面没事吧?”   过了半晌,浴室的门才慢慢打开。面对着身上只裹了一条大浴巾的云霏霏,星小天看得差点流出了鼻血!   看了看傻站在门口的星小天,云霏霏神色有些尴尬,呐呐道:“对不起,星小天,刚才……刚才我看到了一只蟑螂,没想到把你给惊动了。实在不好意思,我没事。”   “哦,原来是这样啊。”星小天恍然道,“那现在,你说的那只蟑螂呢?”   云霏霏摇了摇头,一脸懊丧地道:“不知道一下子又跳到哪儿去了?真是可恶!你……啊!……”话犹未了,云霏霏又是一声尖叫!那只可恶的蟑螂,也不知是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的,竟然一下子跳在了云霏霏的脚背上!云霏霏吓得连连甩脚,没想到,她就这么用力地甩了几下脚,裹在她身上的大浴巾竟然也一下子跟着滑落了下来,直滑到了她的脚跟,正好盖住了她脚背上那只可恶的蟑螂!   “我靠!……”星小天惊觉眼前白光炫目,立时看得目瞪口呆……   此情此景,虽然勾魂夺魄,可惜只是惊艳一现,激动的星小天还没有来得及“浏览”大好春景,云霏霏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速,弯腰提起了掉落的大浴巾……   一脸尴尬的星小天不敢正视云霏霏的眼睛,低着头假装找蟑螂,正好看到那只蟑螂从云霏霏的脚背上跳了下来。星小天赶紧飞快地上前一脚,狠狠地踩死了蟑螂,然后故作轻松地道:“好了,没事了。”说罢,星小天抬眼去看云霏霏,却见云霏霏低头不语,似在想着什么心事。   “云……小云,实在对不起,刚才我……我看到了……不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星小天以为云霏霏是受了刚才的惊吓才会变得这么“麻木”,赶紧忙不迭地向云霏霏道着歉。   “什么呀?”让星小天感到诧异的事,此刻的云霏霏居然像没事似的,一脸的平静,“星小天,刚才你看到什么了?”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看见!”一听云霏霏这么说,星小天急忙改了口。   “没看见就好。星小天,谢谢你替我消灭了蟑螂。现在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云霏霏说完,又转身走回了浴室,并关上了浴室的门。   星小天有点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那间房间,脑海里却还在乱七八糟地“重播”着刚才差点令他窒息的那惊艳一幕……   正当星小天重温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穿着一身薄如蝉翼的白色吊带裙的云霏霏,忽然又惊艳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星小天,我洗完了,你可以去洗了。”说罢,云霏霏便转身走了出去。还没来得及回答的星小天,看着云霏霏刺激眼球的背影,忍不住吃力地咽了一口唾沫,暗忖道:“我靠!城市里的美女,就是不一样,这么开放大胆,让人有些承受不住。没想到我星小天进城第一天,就这么眼福不浅……”   到了晚上,忙完了一切的云霏霏,又像往常一样打开了电脑。登上自己的QQ后,云霏霏见“蝉翼刀”的QQ头像居然亮着!   蝉翼,如纱、如雾、如诗、如梦!蝉翼为刀,刀锋所过,如丝、如线、如痕、如隐。不过,此蝉翼刀非彼蝉翼刀。这个“蝉翼刀”,却是与云霏霏相识多年的一个QQ好友的网名,两人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了互称“老公、老婆”的地步,可就是还没有视频过。   “好久没见你上线了,最近在忙些什么呢?”一看到久违的“老公”头像,云霏霏的心情有些激动,双手飞快地敲打着键盘。   “我一直很好啊,就是一直见不到你本人,我快要害相思病了。不过,我现在要向你宣告一件事,老婆,我真的出来找你了!”蝉翼刀回了这一番话后,又发来了一个想念的QQ表情。   “啊?我说蝉翼刀,你……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你还真敢出来啊?”云霏霏一下子怔住了。当时,云霏霏在QQ上对蝉翼刀说,如果他敢从家里出来,她就给他做真的老婆。   “怎么?你不相信?你要是真的不相信,现在你就把你的地址发给我,我明天就来找你!”蝉翼刀道。   “等等,让我好好想想……”云霏霏的大脑,一时还来不及适应过来,心头暗忖道:“这个家伙,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在我刚把楼下的房间租给了星小天,他就赶来了。明天,他要是真的来,那他看到星小天,岂非要误会我和星小天之间,会有什么说不清楚的暧昧关系了?……”想到白天自己和星小天在浴室门口的那荒唐一幕,云霏霏不由感到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这件尴尬的糗事,总让云霏霏觉得,自己和这初次见面的星小天之间,好像夹进了一种说不清的、薄如蝉翼的暧昧。   “老婆,你倒是说话呀?快把你的地址发给我呀!”云霏霏还在胡思乱想犹豫不定的时候,蝉翼刀又急吼吼地开始催了。   “要不,我俩明天约好一个地址,先见个面再说?对了,蝉翼刀,你现在人在哪儿呢?”云霏霏定了定神,又开始敲打起了键盘。   “老婆,我已经租到房子了。现在正用我自己的手提电脑在和你聊天呢!”蝉翼刀回答道。   “是吗?蝉翼刀,那明天……明天大家就约在本市的千蝉公园见面,好不好?本市的千蝉公园,你能找得着吗?”云霏霏又问道。   “千蝉公园?好啊,我去过那儿,认识。不过,我说老婆,大家见面得有个暗号才行,不然,就算我俩一起来到了千蝉公园,还是我认不出你,你也认不出我。你说是不是?”蝉翼刀道。   “那倒也是。要不这样吧,明天大家俩谁先到,谁就先等在千蝉公园的门口。如果感觉是对方时,就哼唱一句“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的歌词,你说怎么样?”云霏霏征求着蝉翼刀的意见。   “好啊。老婆,那大家一言为定哦,886!”蝉翼刀随即发来了一个晚安的QQ表情。   “恩,88!”云霏霏也回了一个再见的QQ表情。两人随即便一起下线了。   “明天和蝉翼刀见面,我穿什么衣服好呢?还有,那个星小天又该怎么打发呢?才租了一夜,我总不至于赶他走吧?这怎么开得出口呢?唉,明天早上再找星小天商量商量吧……不过,也不至于这样吧?我和蝉翼刀又不是真的夫妻,只是网友见个面而已,顾忌这个星小天干什么?我不把蝉翼刀领回家里就是了。明天见面,顶多我和蝉翼刀吃顿饭就打发掉了,哪会有这么严重?可是,我对和蝉翼刀明天见面的事,怎么会这么兴奋呢?难道……难道我对这蝉翼刀真的动心了?严格说起来,这个蝉翼刀还真是我的初恋呢。只是还不知道,这个现实中的蝉翼刀,是不是和网上一个样。网上的蝉翼刀,会不会只是一个戴着假面具的蝉翼刀?管他,明天见了面,一切不久都水落石出了?……”这一夜,云霏霏一会儿想着自己白天和星小天的那尴尬糗事,一会儿又想着自己明天和蝉翼刀见面的情景,一时辗转反侧,竟然失眠了。   到了第二天,云霏霏一大清早就起床了。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云霏霏直接便走到了楼下去找星小天。让云霏霏感到纳闷的是,星小天的那间房间的门竟然大开着,星小天的人也不知上哪儿去了?“奇怪,这么一大早,这个星小天上哪儿去了?难道出去吃早饭了?还是急着要去找工作了?”立在星小天的房间门口,如堕五里云雾的云霏霏,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泉溜潜幽咽,琴鸣乍往还。长风剪不断,还在树枝间。”千蝉公园,园如其名,千蝉公园内,果真是千蝉齐鸣……   在公园门口,果然立着一个男青年,只是面朝着公园里面,似在观赏着公园里的景物,也看不到他的长相外貌。“难道,他就是蝉翼刀?就是与我网上‘相濡以沫’多年的白马公子蝉翼刀?不过,这背影怎么看上去有点熟悉啊?”换了一套平时最喜欢的天蓝色连衣裙的云霏霏,也顾不上想许多,心情激动地走到了这个男青年的背后,轻轻地唱了起来:“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   男青年闻声蓦然转身……   “啊!怎么是你?!……”两人同时惊呼出声!   云霏霏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站在千蝉公园门口等她的“蝉翼刀”,竟然是租用了她房间的星小天!星小天亦是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平时在网上与他“恩爱厮守”的“老婆”,竟然就是他的美女房东云霏霏!面对眼前这光艳照人的云霏霏,星小天真有一种“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惊喜感觉。一时之间,两人愕然相对,竟都没词了。   愣了半晌,星小天又想起昨晚与云霏霏在浴室门口发生的那有些尴尬的糗事,神情愈发尴尬了。真是没料到,两人之间这层微妙的暧昧,竟是如此的薄如蝉翼,一下就被这场戏剧性的“约会”给彻底捅破了……   怔立良久,星小天抓了抓头皮,目注着和他一样瞠目结舌的云霏霏,呐呐道:“老婆,对不起,昨晚我看到了你纯洁的真身,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为我犯下的事负责到底的。所以,我保证不始乱终弃。当然,我还得经过你实际生活中的考验,毕竟,我俩是在网上认识的,我蝉翼刀在你的心目中,一定还有些玄乎。所以,我还得向你保证,我和你的未来,一定不是薄如蝉翼,一定经得起考验……”   “说什么呢?死人,谁是你老婆?谁让你负责了?什么始乱终弃?谁又和你网恋了?净扯蛋!看我怎么收拾你!……”一想起昨天那尴尬的糗事,再加上星小天现在这一番口无遮拦的表白,云霏霏不由粉脸飞红,又羞又气,朝着星小天猛的就是一个粉拳挥了过来……   “不要啊!救命啊,老婆要谋杀亲夫了!……”星小天尖叫着撒腿而逃……   “死人,你还胡说!你这个死冤家!……”满脸通红的云霏霏羞得直跺脚,心里却像灌了蜜,随即追了上去……   在不断的打闹笑骂声中,两人一起离开了千蝉公园……   ……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