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文采】坝上的瞭望(小说)

时间:2019-12-28 01:39
  一      芦苇像波浪一样,随风起伏前进。   鬼子来了,将要来坝上村扫荡了。坝上的老少们都在准备躲藏,二柱子早寻思好了藏身之处,就是四奶奶后院的地窖里。二柱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春花了,春花挺着大肚子,行动不便。鬼子来,她怎么跑得动呢?二柱子打心里气大建,大建真混蛋,怎么会偷着把春花肚子搞大了呢?   二柱子和大建是发小,大建比二柱子大几个月,二柱子喊大建哥哥,大建叫二柱子弟弟。两个人都是穿开裆裤长大的,两人都喜欢上春花。大建头脑灵活,心眼多,二柱子有点憨厚,两人在一起,大建总是指使二柱子,二柱子不会去多想,按照大建说的做。春花从心里都对他们两个人有好感,因大建更善于表达,总会让春花心里高兴,所以从爱慕的角度,更倾向于大建。二柱子喜欢春花,他愿意为她赴汤蹈火,愿意做一切。   大建早听说鬼子打进来了,他想去参军打鬼子,亲自扛着枪去打鬼子。二叔在两年前就参加了游击队了,是游击队队长。二叔参加革命了,让大建十分地向往。但是,大建心里舍不得春花,自己投奔二叔参加游击队,留下春花怎么办?二柱子不就得了便宜,把春花占去了?他不想失去春花,他赶快向春花表白自己喜欢她,会娶她当媳妇,等二叔回来,就把春花娶过来。春花听了,羞涩的不言语,小脸蛋变得绯红。   “大建哥,你真要参加游击队吗?”春花小声地问道,她不舍得他走。   “嗯,春花,鬼子都打进来了,杀大家老百姓,我参军杀鬼子。”   “我等你回来。”   “我说定娶你,你不能反悔,我走了,二柱子会乘机向你提亲。”   “二柱子是好人,我知道,你俩是好弟兄,但我不会接受他的,不会答应。”   “你发誓……”   大建还是不放心,他喜欢春花,怕自己走了,二柱子乘机得到春花。   “我发誓,我只爱你!”春花还在继续说着,大建已经把她抱住,嘴贴紧春花的嘴上。春花的呼吸急促,半推半就的,任凭大建亲吻着她。她被大建撩拨得已经无法控制。大建把春花抱进芦苇丛里,惊起几只野鸭鸣叫几声飞走了,只留下两人在芦苇丛里搂抱一起的身影。   春花成了大建的女人。   二柱子找了好久没见到春花,他站在河坝上四处张望,他担心鬼子突然进了村庄,他担心鬼子发现春花长得漂亮,把春花抢走糟蹋了。他听说鬼子进了村庄,发现漂亮女人就糟蹋。   大建去找二叔了,他投奔二叔的游击队了。春花的心里只有大建,自己把身子给了大建,也把灵魂给了他。二柱子一直蒙在鼓里,他责怪大建偷着跑了,把他留下,甚至把春花也不管了。他在春花面前,生气地骂了大建。春花阻止二柱子骂大建。二柱子很纳闷大建那么自私地把春花和他丢下不管,春花还依然护着大建,是不是春花太傻了。   二柱子不再去挂念大建了,他认为大建是不讲义气的哥们。他要担当起保护春花的责任。他用实际行动向春花证明,还是他是真心喜欢她的。春花不敢把实情告诉二柱子,让二柱子知道了,万一告诉婶婶,婶婶会打她的。春花从小跟着婶婶生活,她的娘在她三岁的时候得病死了,她爹去了外地,有人说参加革命了,有人说叫人杀了。婶婶把春花抚养大,在她眼里婶婶就是她的娘。   春花怀孕了,她肚子里怀上了大建的孩子。春花看到自己渐渐隆起的肚子,她怕了,一旦叫婶婶知道了怎么办呢?但是,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迟早会让婶婶看破的。春花在婶婶面前一直不敢正面看婶婶。她怕婶婶一眼看穿她的内心秘密。   妊娠反应是避免不了的,无论春花怎样掩盖,她的举动都被婶婶看在眼里。婶婶已经察觉到春花的不正常举动了。刚开始的时候,婶婶还以为大建参军了,春花心里失落,一时没精神的原因。但是,好几个月过去了,春花应该把这件事忘了,为何还是每天魂不守魄的样子。   婶婶把春花叫到跟前:“春花,说,你做了什么?”   “婶娘,我没有做什么?”春花回答婶婶的话,都是怯怯的小声音,她不敢正视婶婶的眼睛。   “你敢跟婶娘撒谎?你不说实话,我打你了!”婶婶装作找木棍的样子,虽然她上火,心里还是舍不得打,虽然不是自己的亲骨肉,但是,自己喂养大的,如同亲生。   “婶娘,我不敢撒谎,我……”春花不敢说出自己怀上大建的孩子,她流泪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婶婶把春花的褂子翻起来,很明显地看到春花的肚子已经隆起。婶婶一看,什么都明白了,忽然,她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要是叫村里人知道,自己的孩子未婚先孕,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啊!今后,还怎么在村里见人。   “你说,你说是谁的?说……”婶婶已经气得脸色发青。如果不看在春花从小没妈的份上,她真想用棍子打春花。   二柱子早在门外听到他们说话了,他也明白了,肯定是大建把春花给睡了,把肚子搞大了,跑了,说是参军,是真是假谁知道。二柱子怕婶婶打春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春花受到委屈。他跑了进来,扑通跪在婶婶跟前。   二柱子的这个举动把婶婶惊住了,也让春花惊住了。   “婶婶,你要打要骂,就打骂我吧,请你放过春花,不是春花的错,都是我做的!”   二柱子望望春花,看着春花眼里噙着泪水,一副柔弱的模样,心疼不已。   “你知道是什么事吗?”婶婶不相信,一向憨厚老实的二柱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就是借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   “春花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是那天,我发昏,把春花糟蹋了,婶婶,叫春花嫁给我吧,我会照顾春花,也会侍候您。”   “二柱子,你一向挺老实,你会干这事?你告诉婶婶,真是你干的?”   “婶婶,春花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告诉我爹吧,叫我爹过来提亲,我和春花拜堂成亲。”   “春花,说,是不是二柱子的?”   春花没有想到,二柱子会为她挡住这么大的事情。二柱子是诚实憨厚的人,让他背着这么个黑锅,心里对不起他。如果不这么做,她无脸面在村里见人,也让婶婶家在外头抬不起头。   春花看了一眼二柱子,二柱子的眼神那么果断。她违心的点了点头。   为了不让外人笑话,婶婶同意把春花嫁给二柱子了。   二柱子和春花拜了堂成了亲。      二      名义上,二柱子和春花成了亲。   但是,二柱子不能碰春花,他知道春花心里有大建。两个人睡在同一个炕上,二柱子欲火烧身,他能嗅觉到春花身上的体香。夜里,他翻来覆去,他睡不着,有时他甚至坏坏地想,叫大建在战场上吃了枪子。那么,春花就真正属于自己了。   春花知道二柱子睡不着,一个有血有肉的大男人,和一个女人同睡一屋,怎么会没有想法。   二柱子多么想爬到炕那一头,爬到春花身上。可是,他依旧强忍欲火,他得为春花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二柱子每天还提心吊胆的,万一哪天鬼子进村了,春花怎么办,孩子还没有出生,跑都来不及。他还是有心计的,他把四奶奶的地窖收拾好了,一旦鬼子进了村,就把春花藏在地窖里。   春花的肚子越来越大,二柱子对春花的关心也越来越仔细。瞧着春花的大肚子,二柱子乐得开了花,有时他贴在春花肚皮上听里面的动静。春花心里觉得对不起二柱子,等孩子出生了,就和二柱子同房,偿还对他的愧疚。   二柱子开始还不敢去用手触摸春花的肚皮。他奢望自己可以抚摸,但是,春花没有情愿让他摸之前,他是不敢越雷池半步。   春花把二柱子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让他感受一下。二柱子的手,颤抖地在春花的肚皮上轻轻抚摸。闪电般的热流传到了全身。他望着春花羞涩的脸蛋,飞快地在春花的额头亲了一口,跑到院子里,从缸里舀了一盆水,大把大把地洗脸,清醒头脑。他站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嘴里喘着粗气。   婶婶走了进来,端着一个泥罐,她熬了一罐鸡汤,看着二柱子在院子里踱步,喘着粗气,问道:“二柱子,你干嘛一个人在院里?”   “婶娘,你来了?”   “嗯,给春花熬了鸡汤,补补身子。”   二柱子跟着婶婶进了屋。春花听到是婶娘来了,起身要下炕。   “春花,你注意点,看样子,估计好生了,我算了算日子,该好生了,你趁热把汤喝了,我已经和你四奶奶说了,由她帮你接生,四奶奶有经验,我放心。老天啊,平安生下来,鬼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跑都来不及。”婶婶把汤递给春花,春花用勺子喝着鸡汤。   “婶娘,你吃一点吧!”春花把一块肉送到婶婶嘴边。   “傻孩子,你最需要补营养了,你有孝心,等我老了,你和二柱子好好侍候我就行了。”   二柱子在一旁看着春花喝汤,他忽然有了想法,他要去芦苇丛捉野鸭,炖了给春花吃。   第二天一大早,二柱子来到芦苇丛,他把笼筐倒放用小木棍支起来,留一个空隙,筐下面撒一些谷子和玉米饼碎末。木棍上系着一根长长的麻绳,他拉着麻绳一直离开筐子老远,在远处土坡处趴下,静候野鸭进入圈套。   秋天的芦苇,在风的吹动下,芦苇叶子发出沙沙的声音。二柱子趴在地上,两眼望着远处的笼筐,盼望着有野鸭出现。   二柱子趴在那里,心里还挂念着家里的春花,她行动不便,需要人的时候,自己不在家,他着急的心,恨不得自己能会飞,像老鹰一样去捕捉野鸭。   啊,终于一只野鸭靠近笼筐了,二柱子屏住呼吸,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当野鸭走进笼筐底下时,二柱子把麻绳一拉,野鸭扣在笼筐里,他几个箭步跑过去,把野鸭逮住,因为太激动,一不小心,一只脚踩进水潭里,把鞋子裤腿弄湿了。二柱子什么也不顾了,背起笼筐,手里攥着野鸭往家跑。   刚进家门,婶娘从屋里出来了,屋里传出婴儿的啼哭声。春花生了,二柱子激动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婶婶看着二柱子,说道:“二柱子,你跑哪里去了,找不到你,春花生了,你四奶奶在里面。你赶快煮一些鸡蛋。”   “好,好,我马上煮。”二柱子把手里的野鸭用麻绳缠了一个结实,放在笼筐上,过会处理它,先去煮鸡蛋了。   二柱子爹听春花生了一个儿子,乐得嘴合不上了,吧嗒着旱烟,蹲在他的老屋门檐下。   二柱子一边往锅灶里添着柴禾,一边听着里屋的声音。他还不知道是男娃女娃,激动的心让他着急想跑进屋里看看。老大一会儿,四奶奶迈着小步过来:“柱子,进屋看看花儿为你生了大胖小子。”   二柱子哎了一声,把柴火往里塞了塞,跑进里屋。   “春花,春花,我看看娃儿!”娃儿眯着眼,已经不再闹了。二柱子看了看娃是带把的,龇牙笑了,他完全忘记这不是他的娃,是大建的娃。   看到二柱子如此的幸福样子,春花心里愧疚得很,她把二柱子叫到跟前,让他靠近自己,拿住他的手,把手放在自己丰满高耸的乳房上。二柱子顿时热血上涌。   “二柱子,从今后,你可以随意动。”   “好,好,……”二柱子,激动的泪水流了出来,这么久了,才第一次亲密的触摸。   春花虽然在夜里思念大建,常常回忆两人在芦苇丛里偷吃禁果的情景。但是,她看到和自己同睡一个炕,却不能和自己亲热的二柱子,有一种负罪感。孩子已经降生了,自己和二柱子把大建的孩子保住了。是二柱子为了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她不能对不起二柱子。   二柱子问爹给孩子起什么名字?爹吧嗒着旱烟,想了好久。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每天担心怕鬼子进村扫荡,如今孩子幸运地生了,老天关照啊。   “叫宝运吧!”爹把烟袋重新塞上烟叶,又接着说道:“这娃,有福啊,平安地出生,要是鬼子来了,没出生,跑也来不及跑。”   “爹,那娃就叫宝运!”   “春花,咱娃就叫宝运,爹给起的名字。”   “宝运,宝运,名字很好听。”   为了躲避鬼子来,藏身快,二柱子把四奶奶的地窖伪装得很隐蔽,里面存放了生活必备品。一旦鬼子来了,就从后门进入四奶奶后院的地窖,先把春花孩子藏在里面,再扶着四奶奶躲进去,自己和爹则躲在水井里面的地道里。地道连着炕洞,逃逸也方便。      三      二柱子每天都跑到坝上张望,观看远处的路口,那边有村长派的人放哨,一旦发现敌情,放出信号,村里人躲藏起来。二柱子每天祈祷老天,鬼子不要来。他也做好准备,一旦鬼子来了,逮住机会,就杀几个鬼子。   从坝上向着远处看,芦苇在风的吹动下,起伏前进,如海的浪花。   刘七爷负责在村口接应村外路口的信号,一旦看到村外路口发来敌情信号,他立即敲锣,向全村发起警报。   “二柱子,你不在家照看孩子,跑出来干什么?”   “七爷,我出来溜达看看,捉几只野鸭给春花补补身子。”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抓野鸭,回家杀鸡去,你不舍得杀鸡,鬼子进了村,全给抢了,回去!”   刘七爷当然生二柱子的气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出来捉野鸭,放着家里养的鸡不杀,出来找事啊?叫鬼子发现了,小命就没了。   “嗯,我马上回去。”二柱子应着,往家里走。   二柱子刚回到家不久,突然,外面传来了杂乱的声音。   “大家快藏起来,鬼子真的来了!”   “春花,快起来,抱着娃,去地窖里藏着。”二柱子扶着春花,春花怀里抱着宝运,匆忙往后院里跑。   进了四奶奶家的地窖,二柱子又背起四奶奶进了地窖,他把地窖掩盖好,回到爹屋里,和爹一起从炕洞里进了地道。   很快,远处传来了枪声。二柱子和爹操起地道里早准备的钢叉,以防万一,敌人一旦发现地道下来,就刺死敌人。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