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荒原】幻囚(小说)

时间:2019-12-18 17:44
  1.遥与远,难自量   这样一条阴暗的巷道,是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也是在阳光触碰不到的地方,那里长满了厚厚且潮湿的绿苔,顺着坑坑洼洼的墙壁的缝隙间攀爬着,如一片片蠕动的虫卵逐渐侵润着这里的每一块砖瓦。仰起头,便看见周围矮小的树木丛,但那一片片阴绿的叶子,就好似一个个刚出生的婴儿状,每一片叶,每一根茎,死死地纠缠在一起,奋力朝着同一方向生长着。然后随着时间的延长,在离天空很近的位置,变成了半球的样子,遮盖着这条巷道,无任何瑕疵。   似乎每一个地方,都会有相对的人或物,支撑着所有的奇迹以及不变的所谓的朝觐,悄声滋长着。这里生活着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根头发,长度为十万千米,还有一双滴着冷水的眼睛,每一根头发,所承载的力量,是十亿粒尘埃,而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根头发,便可颠覆整个世界。而每一滴冷水,所滴落的地方,便可以激荡起一处处深不可测的漩涡,带着强大的不可估力。   此刻就称这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根头发为囚,这一双眼睛为幻吧!   在每一分,每一秒,囚摇曳着身姿,在枝叶,绿苔,巷道之间徘徊着,抚摸着,轻轻地,像对待一个心爱的人儿般。不时还发出一声声的叹息,那些在她蹂躏过后的枝叶,变得残损不堪,但也只是几分钟过后,那些残破的枝茎还有绿苔,慢慢聚合到一起,不断的重生,反复,再度耀眼,充斥着鲜意。幻笑了,低吟着,那双眼睛不再滴着让人绝望的冰水,可是那透着阴蓝的光芒的两个状似灯笼般,游走在巷道里,从未在哪里真正停留过。但却追随着囚的脚步,辗转在这漫长的黑暗中,空洞且无助。在巷道的尽头,有一大块鲜红色的虫卵,在漠然中积蓄着力量,不断的分解,聚合,掺杂在黏稠的卵液中。有一天,囚无意间而过,那长发温柔地掠过这里,虫卵便一点一点在一瞬间吸附在头发上面。卵液被囚吸干,只剩下光秃秃的小雏虫,睁着小眼睛,迷茫地看着这巨大的移动的囚。   经过了十天,囚的身体变成了幽红色,那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根长发变得嗜血与妖娆。   “囚,为何会变成这样?”幻停留在一片枝叶上,不解地问道。   “有一天,遥进入我的身体,迫使我变成远,不同的颜色,便是不一样的遥远,我爱这样的自己。”囚平淡地说着。   “看得出来,你疲倦了,是啊,大家在这里生活了整整三千万年,或许也该有个终点吧。”幻出神地望着这条巷道。   囚没有说话,只是摆弄着身体,静静地思考着什么。   “轰”“轰”一连串的声音自上空响起,伴随着几道霹雳闪电,葱密的枝叶间开始四散开,几束刺眼的光亮让幻和囚有些恐慌,身体一颤,一直在找寻隐蔽点。几秒钟之后,天空中开始飘落着紫色的花瓣,一点点,逐渐增多起来,落在这条巷道上,直至铺满。周围的空气充斥着浓浓的花香,带着独特的诱惑力。   “囚...囚,大家...该怎么办?”幻和囚躲在葱密的枝树后面小声说道。   “别怕。”囚坚定地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   天空变得更加昏暗,天空上突如其来的花瓣莫名地消失了,而巷道上的花瓣一直落在那里,在幻和囚未反应之时,开始移动,从花瓣下面悄悄爬出许多密密麻麻的白色的足有十米长细细的虫子,睁着黑色的眼睛,向着幻和囚的方向而来。   她们两个想要反抗闪躲,却没有任何力气,只是苦苦挣扎着。   “幻,这是怎么回事?大家怎会动不了了?”囚恐惧地看着那些虫子。   “我不知道,难道大家两个就要这样死了吗?”幻的话里带着绝望。   那些虫子用最快的速度,在囚的长发上攀爬着,不时发出嘶嘶的声音,囚忍着被撕裂的剧痛,突然间就笑了“也好,幻,这样黑暗的日子,我也过够了。”   “不,囚,大家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你不能这样想。”幻的这双眼睛不再流着冷水,看起来有些干瘪。   这时天空的颜色由远及近变得暗红,有一团暗红的球状逐渐向这条巷道缓缓移动。逐渐分成两个圆球状,喷着鲜红的火焰,幻先看到,和自己一样的眼睛,可是又有些不同,有着狠意,冷漠,孤傲。“幻,囚,你们知错了吗?”冷冷的声音自上空响起。   “你是...谁?”幻怔怔看着这双燃烧着的眼睛,囚被这些虫子折磨得身体颤抖着。   “呵呵,别管我是谁,我只想问你们,是不是很想离开这里?”   “那又如何?”囚却仍旧苦苦坚持着。   “囚,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放过你们,而且还能帮助你们离开这里。”   “你凭什么认为大家可以相信你?”幻说道。   “你认为你们现在,还可以相信谁?”这双带着火焰的眼睛不答反问她们。   “啊...”囚轻喊出声,这种痛苦,她极力克制。   “囚,你怎么样...好,大家...答应。”幻看着囚一直隐忍着,她亦跟着痛苦。   就在一瞬间,那些虫子消失了,巷道上的花瓣不在了。几万年的等待,或许只为了一场轰动的结束。   2、生存与死亡,由谁抉择   就仅仅在一年的时间里,有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悄然而去,连带着的是世界上各个角落一大片的哀泣与苦痛,当然还有欢笑。这一系列嘈杂的声音不断上升,在离地面几千万光年的一个半透明的云层处汇聚在一起,一刹那变成夜空中最绚烂的流星雨,绽放在人类肉眼所能看到的世界里。   并且在每一个与死亡并肩的人类尸体上,都有一根足足十万千米长的头发包裹着他们,衍生出一大片灰黑色的蚂蚁大的虫子,从身体皮肤各个细孔处渗进血液中,游走在五脏内,吞食着熏黑的心,吸允着腥甜的血。幽红的长发逐渐与肉体混合,腐烂的味道愈加浓厚,黄色的脓液孤独地流淌在身体上,顺着清晰的纹路,向着地面憔悴地伸展着。   风凛冽在世界上每一座城市,每一个角落,被阳光分化成温柔的,冰冷的,尽情地肆洒在城市文明上空。   “幻,我这样做,是对的吗?”囚的长发不见的,只剩下稀疏的发梢,冷漠地看着空洞的一切。“囚,这世上本没有对错,生存,或是死亡,都只是一种方式,况且你还拯救了那些渴求死亡的人。”幻在她的旁边叹息道。   也许唯一不变的是地上多了许多数不清的纸花,写满了思念与沉醉,还有一个个隆起的山丘,或是墓碑,这是恒一的。只不过这一年,很特别,因为有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座坟墓旁边多了一株紫色的花朵,不管忍受多少侵蚀,依旧保持着最美的姿态,没有凋敝,没有结束。   囚要那双火焰的眼睛答应她一点,让因她而到来的死亡变成一种美丽。这样的灵魂,不管生前囚禁了多少恶念,在人类眼中,永远都是善良的。   囚想要阳光,想要善良,却扼杀了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种信念,她错了,对吗?   也许。   3、毁灭边缘的一侧   在所有平静的时刻,空气中会弥散着风吹动沙尘的味道,在每一个凋敝的角落,开出一朵朵暗黄色的花儿,显得落寞。被肉眼凝视的地面,土沙开始跳动起来,向着周围散开去,一点点的顺时针滚动起来,螺旋式的消磨着时间。   空气也变得拥有强大的吸引力,一只蝴蝶,一具尸体,一小片碎叶,一辆车,一幢大楼,乃至整座城市的一切事物,都在向着这个愈加明显的漩涡而来。然后只是一秒钟的时间,无论曾经是什么样子,便归为废墟,甚至消失。   由繁密到虚无,由纠结到破碎,仅仅是在那样一双滴着冷水的眼睛一闭一睁间就全部结束了。所有的争夺,在一个又一个漩涡处无力的融入地底,焦灼的欲望来不及发泄就再也不会是周而复始的生活了。   “囚,大家都是杀手,彻底的杀手。”幻在云端,俯视着下面因为一处有一处的漩涡而逐一毁灭的城市,绝望道。   囚没有回答,只是孤零零地游荡在幻的后面。   眼里的一滴冷水,便掀起一处没有尽头的漩涡,永久性的。在无数个夜晚,不再有亮丽的霓虹灯隐衬着每一个沉沦的都市,不再有喧闹与嬉笑的声音,不再有阴暗与憔悴。代之的是满世界的疮痍,哀痛,嚎叫,低泣。   人类的欲望触怒了火焰的眼睛,而其中间接实行者便是幻和囚。他给了幻囚自由,却被另外一种形而上的罪恶感所束缚,可能永世不会再翻身。很多事情,不是代价两个字就可以去弥补的,相反,你往往会倾尽所有,包括良知与抉择。   “幻,做我的眼睛吧,大家本该成为一体。”囚思考良久,呆呆地看着前方。   “可我眼里流出的液体,会成为你我致命的伤口。”幻痛苦地回答。   “我的身体也早就被咒虫所侵蚀,大家两个正好组合成一个整体。”   “真的...可以吗?”幻小心地看着囚。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囚的语气里充溢着一丝希翼。   你的伤,联结着我的痛,两个折磨的生物纠缠在一起。于是囚有了一张人脸的轮廓,发梢处开始生长出新发,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根长发不再存在,反而那张脸的轮廓上多了一双通透的眼睛,无辜地看着这个荒凉的凡世。烟尘滚滚,寂寞妖娆,特别的模样,只为着不一样的重生。   4、幻囚,信念始生的地方   幻囚像个少女般,飘荡在一片又一片的废墟上,那双眼睛闪着无奈,腐臭的气味浓得让人想要窒息,残破的瓦砾忘了呼吸。乌黑的头发散落在空气中,新生的速度,让曾经的囚十分惬意。   经过两千四百分钟后,幻囚的头发长到了四千万米,在这个世界行走着,每到一处,那些破旧的废墟竟一点点渗透到地底了。然后从上面渐渐冒出一大片一大片的绿苔,从云端俯视着下面,苍茫的绿色,让人心疼的绿色。   就在每个静谧的早晨,渐渐生出很多色彩斑驳的蝴蝶,环绕在上面,搭配出不一样的图案。每一个地方,悄悄生长着一座高楼,一辆车,还有看似蚂蚁大的人。通过不断的繁衍,似乎一切都回到了最初。幻囚笑了,在角落里,望着这一切,真心的笑了。   一阵花香飘过,带走了幻囚眼中的恐惧与盲目。那淡紫色的花瓣再一次来临,在幻囚的上空,一点点飘落到她的长发上,有着诱人的气息。就在这一刻,一双带着烈焰的眼睛穿过幻囚的眼睛,融贯在其中。   那些花瓣变成火种正轻轻在幻囚乌黑的长发上燃烧着,焦灼的味道很是浓郁,她没有恳求,没有痛苦,只是静静地看着远方。那空洞的眼睛里偷偷灌溉着狠唳,怒气。   “幻囚,让一切重生,同样,这就是你们的代价。”沙哑,决绝的声音在她的身体内响起。   天地间,没有语言,没有情绪,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幻囚一点点变成灰烬,成了尘埃里最微不足道的一粒,或许没有结束。   只是下一刻,世界上发生了一场历史般的洪水,冲刷着每一处污渍,很干净很干净地去记住那些痕迹。   如果真的有什么值得纪念的,那便是永远不被人记起的幻囚,善良与希翼,会是最坚定的力量。无论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没有结局,只有不断的反复来回。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