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丁香】娶个媳妇难(小说)

时间:2019-12-15 22:04
  娶个媳妇真真难,难度犹如上青天。   初次见面逛商场,口袋必装上千元。   陪吃陪喝陪笑脸,如履薄冰心胆颤。   如若姑娘不如意,说声拜拜全完蛋。   关系确定展笑颜,小见面来需几千。   双方父母谈婚嫁,定亲最少几万元。   新房新车要兑现,三金彩礼提前见。   百元彩礼论秤称,少于五斤事免谈。   不断加码瞬息变,女方拥有话语权。   媒人乐得哈哈笑,男方父母苦难言。   为娶儿媳去借钱,亲朋好友借个遍。   求爷爷来告奶奶,含悲忍泪摇头叹。    眼看婚期在眼前,公公婆婆急心间。   新房刚刚装修好,不知是否能过关。   祈祷我佛来保佑,希翼能如女方愿。   家具至今未齐全,婚宴还差好几千。   愁愁愁来真发愁,男方父母腰累弯。   早知娶媳这么难,当初为啥要生男?   四目相望泪涟涟,公婆相拥悲声惨。   人说生女强生男,今日方信不虚言。   第一章 老伴呀,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当我再一次举起酒杯时,莎娜姐急忙拦住叹口气说道:“老弟呀,姐姐知道你心里难受,也理解你受了不少委屈,但是淑华的事只能这样了。我知道老弟为朋友肝胆相照,你也是为了淑华好,这也是姐姐佩服你的原因。姐姐就晚几天回北京,我就陪老弟几天。咱姐弟俩聚少离多,正好趁此机会,咱姐弟俩好好聊聊。”   (淑华的故事详见拙作《人怕出名猪怕壮》)   我叹口气道:“莎娜姐,人都是感情动物。淑华是我的妹妹,她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妹妹。不瞒姐姐,当初认识淑华……当我了解到淑华的老公是个混蛋时,我就发誓,我要像亲哥哥一样,这辈子去呵护、关心淑华,不让她再受一点点委屈。淑华离婚了,她也摆脱了,我就想帮她再找一个好老公。我希翼淑华妹妹从此快快乐乐,家庭和和美美。祝愿她再婚后,他们夫妻永远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可是,淑华被删除记忆了。从此她再也不认识我了,我……我再也不能像哥哥那样去关心她、呵护她。姐姐呀,老弟心里好难受。”   莎娜姐拍拍我的肩膀道:“老弟,姐姐知道你心里难受,想哭就别强忍着泪水,你就痛快地哭出来吧。哭出来了,心里就会好受些。”   听到莎娜姐这样说,我忽然像个孩子一样趴在莎娜姐肩头大声的哭起来,眼泪也不争气地顺着脸颊往下淌。   良久,我渐渐止住哭声,用手擦擦泪水。我猛地甩甩头道:“莎娜姐,陪我出去走走吧,一会你弟妹就下班了,我不想让她看到我这样,我不想给她心里再添堵。”   我和莎娜姐信步来到升龙国际广场。   升龙国际广场平时是人们锻炼身体和大妈们跳广场舞的地方。由于这时候是白天,大部分人都是在这里晒太阳。   我和莎娜姐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大家并排坐在一张长条椅上。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刚想点着火,莎姐姐皱眉道:“老弟,抽烟危害健康,别抽烟了。”   “莎娜姐,我心里好烦,就让我抽支烟吧。”   “老弟呀,姐姐知道你是一个重感情讲义气的好男人。每当朋友有烦恼时,老弟就会义无反顾去劝解朋友,替朋友分担烦恼。但是姐姐要提醒你,有时候你的热心,特别是对异性的关心,容易让她误会你对她特好,甚至会不知不觉喜欢上你。当然我知道老弟不是那样的人,但是你考虑过弟妹的感受吗?比如淑华的事,难道弟妹就不委屈吗?助人为乐当然是好品质,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但老弟一定要适当注意分寸,切不可光顾热心让对方误会,继而对你产生好感。明白吗?”   我点点头,正要说话,忽然我看到不远处,一个四十多的男人,一边呵斥他身边坐在轮椅上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一边用手敲打那个女人头部。   那个女人嘴里乌里乌拉不知道说些什么,一边努力躲避那个男人对她头部的敲打。   由于那个女人坐在轮椅上,所以无论她怎样躲避,也躲避不开,她只好点头流泪求饶。   我和莎娜姐快步走到那个男人身边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轮椅上的病人?”   那个男人看看我道:“你是谁,要你管闲事?”   莎娜姐问道:“这位老弟,她是你爱人吧?”   那个男人道:“是呀,咋啦?给她说过多少次了,尿尿时给我说一声,可是她就是不听,非得尿完才说。唉,半年多了,天天这样伺候她,累死我了。”   我说道:“看年龄你是老弟吧?唉!伺候病人的确又累又脏,而且心情也不好。以前我妈妈瘫痪痴呆,我伺候她老人家三年,所以我特理解你。既然她是老弟的爱人,她生病做轮椅够可怜了,我也理解老弟长期伺候病人心情一定烦躁,难免会发脾气。但是你敲打她头部,这样不会解决问题,只会令她恐惧。当然你也可以让孩子替替你,一个人二十四小时伺候病人绝对吃不消。你说呢?”   那个男人嘴里不断念叨‘儿子’。忽然他大哭道:“孩子呀,都怪爸爸妈妈没本事,你在那边很寂寞吧?孩子你别怕,你妈的病很严重,过不了多久,我和你妈一起下去陪你。”   看到那个男人哭,轮椅上的女人似乎意识到什么,她咿咿呀呀嘴里乱说这说明,流水也从干枯的眼眶里流出,她伸出枯瘦的手,轻轻地擦她老公的眼泪。”   我和莎娜姐正疑惑呢,这时走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姐,她对大家说:“老张一家好可怜,好不容易女方家终于同意他儿子可以结婚了,可是,他儿子坐在婚车上去接新娘子时,新娘子的母亲忽然又打来电话提新的条件,在大雨中他儿子接电话时,被雷电击中身亡。眼看婚事变丧事,你说让他两口如何能接受?在这个节骨眼上,女方看到男方身亡,居然绝情不管不顾。这样的打击,做母亲的一下子血压升高脑出血了。幸好老张坚强,不然她老伴谁照顾呀?”      第二章 儿呀,妈妈好想你   我惊讶地问那个女邻居:“请问你是……?你说新郎接新娘时,在雨中接个电话被雷击中身亡,婚事变丧事,这是咋回事呀?”   那个女人叹口气说道:“我是他们的邻居,老张他家以及他们的儿子真的很不幸呀。唉!”   我正要接着问,忽然轮椅上那个女人泪眼汪汪,嘴里咿咿呀呀说着听不懂的话。   这时,莎娜姐紧盯着那个轮上的女人,用手势示意大家都别打扰她。   过了大约半小时,莎娜姐愤怒地说:“这件事我一定要管。”   我疑惑地问道:“莎娜姐,到底咋回事?”   莎娜姐说道:“卫老弟,我刚刚对她脑部扫描,她虽然说话不清楚,但她脑子里存在的脑电波让我了解整个事件的经过以及她对儿子的思念。”   我正要接着问莎娜姐到底咋回事,在一旁老张的那个女邻居说道:“等等。听你们对话,你叫她莎娜姐,她叫你卫老弟,莫非你是卫斯理吗?”   我疑惑地说道:“我是卫斯理,她是我莎娜姐。你认识大家?”   那个女邻居说道:“我叫春兰。”   接着她用手指指老张和轮上的那个女人道:“他叫张继发,轮椅上的女人是老张的老婆,叫程素素。当初李佳鹏和赵翔失踪的事,特别是莎娜这个女神仙能让赵翔起死回生。这件事当时可是家喻户晓。求求你们了,老张一家真的好可怜,素素嫂子就是因为承受不了儿子的婚事变丧事才这样的。老张大哥,卫斯理和莎娜不仅是活神仙,他们还是热心肠的人,你快求求他们呀,说不定他们也能让你们的儿子还阳呢。”(李佳鹏和赵翔失踪的故事详见拙作《囚笼之实验室》)   老张急忙跪下磕头道:“求求你们了。当初大家一家好不容易东挪西借满足女方要求……女方总算答应这场婚事。可是当我儿子高高兴兴去接新娘子时,没想到……儿子……儿子……苍天呀!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呀,婚事瞬间变丧事。看着儿子冰冷的尸首,大家老两口当时就昏厥过去。大家就这一个独生子,老婆子当时就血压升高脑出血了。经过医院抢救虽然保住命了,但是生活不能自理,从此只能做轮椅了。唉!我儿子没了,本来我也想下去陪儿子,可是老婆子咋办?我知道老婆子和我一样在思念我那短命的儿子呀。他死得冤呀。求求你们啦,也让我的儿子还阳吧,我和他妈妈一直想念大家的儿子。我给你们磕头了。“   我急忙搀扶起老张道:“老弟,别伤心。等你情绪稳定,一会再和大家好好说说。”   娜娜姐说道:“不用他们说了,我刚刚对素素大脑扫描过了,现在我就用虚拟的四维立体图像还原他们家的事。”   娜娜姐说完就大手向空中一挥,只见空中发出一道五彩的光,接着就出现一个长三米、宽和高各两米的图像。”   看到图像里出现一个二十多的男人,素素和老张以及春兰都很惊讶。   接着素素双手乱舞,嘴里咿咿呀呀,泪眼汪汪。   我急忙说明道:“莎娜姐是外星人,这是她根据素素弟妹的脑电波弄得图像。”   只见图像里出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他们一会牵手在河边散步,一会相拥着在公园接吻,一会又在一起购物。   显然那是老张的儿子在谈恋爱。   十分钟后,图像里老张的儿子在机场和她女朋友依依不舍告别。接着镜头一转飞机起飞,在空中飞向远方。   忽然镜头切换,见老张的儿子双手扯着头发大声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出国就要变心,难道大家几年的爱情抵不上对方有钱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   图像里出现老张两口在劝说安慰他们的儿子。   一年后,他们通过媒人又给儿子先容一个对象,可是那个对象考上公务员后一脚把老张的儿子踢开,做了局长的情人。   老张的儿子从此一蹶不振,拒绝再找对象。   三年后,老张的儿子终于被老爸爸妈妈说服,答应去和媒人先容的对象见面。没想到这一次该结婚时却丢了性命。      第三章 勒紧裤腰带    媒人小翠对素素说:“这一次给你儿子(宏昌)先容的那个姑娘叫石惠君,她可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人不仅长得漂亮,家境也不错。今天让宏昌和那个姑娘见面,这一次宏昌可要好好把握机会。为了宏昌处对象,我可是跑断了腿,操碎了心。”   素素和继发急忙赔着笑脸说:“谢谢他姨,宏昌这孩子没少让您费心。”   素素急忙拿出一个信封说道:“他姨呀,宏昌的事没少让你费心,这是大家感谢你的一点心意,请收下。”   小翠接过素素的信封急忙拆开。当她看到信封里的贰佰元时笑道:“你看。还让你们破费。”   素素和继发急忙点头道:“这是规矩,他姨就收下吧。等婚事成了,俺们再重谢他姨。”   小翠收好信封道:“不是我夸口,那个姑娘好漂亮,绝对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对了,一会宏昌去和那个姑娘见面时口袋里要装几千元。”   素素吃惊地问:“上一次见面也没拿那么多钱呀,这一次咋要这么多呀?万一和姑娘见面,姑娘要是以后不满意,这钱不就打水漂了吗?”   小翠说道:“嫂子呀,话不能这么说。你想呀,人家姑娘和你家宏昌见面,要是见面成了,将来是要嫁到你们家,成为你们家的人了。人家父母辛辛苦苦把女儿养大,将来女儿却要离开自己的父母到你们家,成为你们老张家的媳妇。你说这见面花几千元能和人家辛苦养大的闺女所花费的心血和金钱相比吗?”   素素叹口气道:“想当初我和老张见面,在大街上他就给我买俩烧饼,喝一碗馄饨。现在见面这咋那么贵呢?”   小翠笑道:“这都啥年代了,还提烧饼馄饨?再说了,现在就这个行情。嫂子呀,你别这样想,人家辛苦养大的闺女,她将来可是要嫁到你们家,做你们家的人。”   继发怯怯问:“他姨,大家是老百姓,是靠工资吃饭,毕竟不是啥大款和大老板,你看……这次去见面要带多少钱呢?”   素素也急忙问道:“是呀,是呀。这要带多少钱呢?”   小翠说道:“我知道你们家底薄,嫂子常年看病,是个药罐子。这样吧,宏昌见面最少要拿两千元,不然这事不好办。”   素素咬牙说道:“行,两千就两千。我就这一个儿子,说啥也得去见面呀。”   宏昌见面回到家后,继发急忙问道:“孩子,见面结果如何?人家姑娘对你印象咋样?”   宏昌笑道:“爸爸、妈妈。惠君可漂亮了。她对我印象很好,她还和我交换电话号码呢?对了,她主动约我三天后见面。这次我终于找到真爱了,我可喜欢惠君了。”   素素连忙问道:“宏昌,那……两千元花完了吗?”   宏昌说道:“妈,这次花两千三百元呢。”   素素吃惊地说:“老天爷呀,第一次见面就花两千三呀,都买些啥呀?”   宏昌说道:“其实就买些化妆品和衣服啥的。惠君也不想要,但是别人见面都这样,她要是不要,怕没面子。”   素素担心地问:“那……三天后你们见面还要带两千元吗?”   宏昌说道:“刚开始肯定要花钱,等以后熟悉了,绝对不会再花这么多。”   继发见素素发愁就劝道:“老婆呀,刚开始必须给人家姑娘留下好印象,咱这边勒紧裤腰带也就过去了。宏昌,我这会有点头晕,一会你陪你妈去医院再开一个疗程的药。”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雀巢】茶道释道(小小说)

    几年来,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能给我帮助,他们的水平都很一般,对你不可能有什么帮助,但是既...

  • 【江南】梦回大唐(小说)

    每每看到紫烟寻缝钻眼地种什么花,李晟爱还来不及呢,行人似乎都变得那么小心翼翼,就跟...

  • 会摄影的玻璃

    没关系,没关系,怎么样,带回来进行研究,在当今的世界里,电脑,影片,派出所的两位警察在...

  • 【晓荷】李占奎托柱戏武士 (小

    火巷道以前不叫火巷道,为什么呢,尤其是专爱打抱李占奎侠义行天下,连一点和他切磋武艺...

  • 烟台峰英雄连

    烟台峰是黄草岭的门户,一会儿,敌人越来越近,你们无论如何,只剩下了6个人,志愿军的冲击...

  • [圆形]乌鸦姐姐的天空

    你唱的是什么呀,慢慢形成窝状空间后,对不起,而人类就是偏偏喜欢大家,高兴的是孩子们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