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月光】人名教师(小小说)

时间:2019-11-24 00:40
  一个段子,却不入笑话争宠之流,仅仅是个段子,就如同小孩儿玩的拼图,“哗”地扔一地,然后挑拣一下,根据图画的规定再拼凑起来。我下面要说的,正是这样的一天之中的几件事。几件事拼起一个人正常的一天,如同释家的百衲衣一般,缝缝补补地才凑够一件,倒也不易。   说的是谁呢?倒也凑巧,正是个学堂里面的故事。虽没有家长里短的矛盾,也不及那影片电视来得性感。可自己偶尔回想起来,却感到枨触良久,滋味颇多。所以也就不嫌皮厚,略略说出来,与大家开心解闷罢。主人公叫羽,人如其名,性格是像那羽毛一般轻浮。不是下流做作,只是有点不合群而已。别看他是个男身,可成日行为性情上,却偶见得女儿形容。他因为对于某些事的过分追求,所以自打小学入了学堂起,到大学进了教室止,十分不受认识他的人的待见,无论是男是女、父母亲戚、年轻与否,都认为他十分怪异。幸赖他文笔还好,平素写下不少东西,可你要与他细讲求某些细节,也难免不有些含糊。他经常与朋友说:“这个世界遍地都是付出的人,都想为自己的付出找一个合适的礼盒,可惜的是,唯一的遗憾不是找不到恰当的装扮,而是礼物的主人是谁怎么也不知道。”朋友们皆不解其意,好的陪着两句:“是啊,是啊。”不好的,就直接反问他一句:“你有病吧?”时间长了,他也清楚别人不爱他说话,他便渐渐习惯沉默下来。他总在躲着别人,而且见面也不过只是一两句。这蓦然有点抑郁的意思,却不差毫分。   这不,这一天清早,宿舍里的人正在被闹钟一个个叫起。正在洗漱时,忽而看见下床的那个同学着急忙火地穿了衣服就想走。他问:“哎,你不吃早饭了?”谁想下床的同学回了一句:“七点半了,不吃了。”他感到很奇怪,又问:“这和时间有关系吗?你不饿?”那同学回头看他一眼,“往常这个点儿就饱了,所以现在去教室,肯定不会迟到。”他很奇怪,怎么人的饱饿不由肚子决定而是由时间决定?平常每顿饭,他都是不会缺的,无论时间或早或晚。今早三堂课,下午两堂,其实他心里怪烦的,十分不乐意去教室,但没有办法。用同室的人的话叫:谁让咱没本事托生在富贵家呢。   第一堂课叫文学鉴赏,就是把中国的外国的作家作品,杂七杂八地合在一起。这书单看就费劲无趣,何况是读与思呢。老师最有办法,用最勤快的方式做了厚厚的一本备案,每次都能在私底下搏学生个满堂彩。上课更容易了,照本宣讲,下课就让学生硬背死记,这科成绩往往是最高的。这课由一个女教师教,他很厌她,可又不好明说,但老师可敢。每次成绩不好,他都会是课后被留下的人之一。只见那老师经常说,我这儿是真想帮你们,是为你们好。然后画过重点,又问:对我的上课有什么意见吗?他的性格同学都猜得到,往往抢在他先,“老师,是大家的错,是大家没背好,大家下次一定好好地背。”那老师就乐呵呵的,“好,祝你们下次考试成功啊。”这一堂课就算是过去了。他心里很腻,就像是豆腐脑里起了沫。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时,他自言自语地嘟哝:有些东西,就同女孩一般,你当真喜欢她要娶,她还千百般地刁难,看着不情愿;你若说放弃,她却直接或间接地非让你要她才行。如果说在于人叫作“矫情”,那么在于事或物呢?   第二堂课叫作美学鉴赏,就是一套唬人的话的合集,反正在他看来就是如此的。那老师的上课,在他看来,与其说是闲篇扯淡,倒不如说是一个心理有缺陷的人或明或暗地对同行的打击报复才更妥帖。他还记得有一次和这个老师单独谈话,这个老师对他说了很多,可当他说时,他却说了这一段:“福利彩票”之所以称之为“福利”,就是因为买的人多了,给了上层人经济上的福利;然后中的人少了,给了下一层人心理上的福利。同样提及教育,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学生”,而不是特定的“彩票”,满足妄图一夜致富的人的意愿。自打这次起,每一回他遇到这个老师,向老师打招呼,老师都只看他一眼就过去。渐渐的,他也怪烦的,就不再打招呼了。   第三堂课叫作文学写作,最初刚接触这门课程时,因为他爱写作,所以满怀期待与热情。可渐渐地他发现老师在看同学的作品时,经常爱挑毛病。而对于同事的某些还不如学生的作品,却大加赞赏。尤其是个女老师,使他从前母亲的形象,一下子犹如帖木儿的脸孔,坍塌大半。这节课堂上完成一篇习作,要求描写大学校园。他也在写,只是无心,脑中痴痴想着缪斯九女神的问题,想着从前的过往。最后交上,他竟不清楚自己究竟写了些啥。   午饭他粗粗地吃了,下午的课他不打算去了,只是懒懒地躺在床上,心里想着些天马行空的事情。但是只有一个肯定他是清楚的:这个时代,求的是普遍性,而非“真实的精神”,比如所有人都是傻瓜,而你不傻,反而你更傻。而如果你一块儿傻,那么这就叫“大众智慧”,是最大的“聪明”。   约摸快到五点时,忽然通知他,说写作老师找你去办公室,他料定不是好事。果然,写作老师板着脸,一个人在办公室等他。等他进去时,便递给他一支笔,问他:“上午的作文你写的啥?”他本来就不知道,这下更蒙了,说不出话来。那老师打书里抽出来他交上去的信纸指给他,他凑前一瞧,只见在一处冒号后,直愣愣地躺着四个字:人名教师。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