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东北】街画(小说)

时间:2019-11-21 02:31
  )   夜里,在繁华的街道口拐弯处,坐着一个人,少了一条腿。身边黑色的音箱盒子放着家乡音调的歌曲,歌词提及到父母,满是心酸泪。地面上被他图画了一大片色彩,仔细一看,是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那画中人的目光少了评论家们对其作品的深奥美论,似乎少了些许神韵,没有那看似如梦似幻美丽神秘的目光,却似饱含着些许凄凉。周围偶尔围着几个人,一个二十多岁的九零后女孩子,手里捧着一只肥乎乎的小鸡翅啃得正香。她轻描淡写的目光落在街画上,心是留在鸡翅上的。还有一个穿裙子的三十多岁的女子,头上插着头钗子,穿着复古风长裙,却是怎么也看不出一点古典的气质来。宽衣大袖帽檐歪斜,一身街舞打扮抽烟的长发女孩子站住了,这是个时尚气质十足的美少女,她很有艺术范儿的吸了一口烟,良久转身后,带着一股痞子气离开了。一个八零后男子站过来,他马上掏出手机给地面上的蒙娜丽莎拍了个照,他的朋友圈又要出现一些小营养了。这时候走过来一个老叫花子,满身臭气让身边的几个人躲开了,他伸出一副脏兮兮的老手,扔进纸盒子里一元钱,离开了。   这个缺腿的男人继续作画,偶尔侧眼周围的人,如果他可以在用心一些,或许盒子里的钱会更多一些。他的分心总会让围观的人瞬间从作品中逃离。音箱里心酸泪的歌曲继续哭腔唱法,地上的蒙娜丽莎背后渐渐的延伸出一条小路,来来往往的人们换来换去的,相同的地方,走着不同的人。   小萌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了刚才朝箱子里落钱的老叫花子坐在街头入口已经关闭的玻璃门里面。这是这条街口处的地下商场的入口,平时到了晚上六点都会拉下门板关闭,关上门之后就剩下一个十几平米的不大空间,外面裹着两扇玻璃门,老叫花子就坐在这里,垂着头咕哝着手里的一个饼子。不知是由于什么驱使,小萌竟走过去推门进去了。里面除了叫花子之外再无其他人。小萌走到他身边半米停下了,他衣着烂喽,补补丁丁,蓬乱的头发不知多久没有洗过了,身上发出陈腐的味道,小萌一时间有些胆怯。正踌躇在去留之间,空间里发出一声干涩的声音,“站着多累。”小萌愣住了,是叫花子的声音,他正看着自己,目光如炬。小萌感到很奇怪,这双眼睛看上去睿智精深,怎么可能让一个人就这样活脱脱成了一个乞丐了呢。小萌根本想不通,这简直毫无道理。   小萌忍不住问道:“你有手有脚的大活人一个,干嘛要饭啊,这样好吃懒做不务正业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就算你年龄大了也可以做个保洁啊什么的,我母亲七十多了每天还在清扫街道呢。”   “你母亲是一个大画家,但我不一样,我不会画画。”   小萌呆愣着想不通:“大画家?我母亲是清洁工。”   母亲要是大画家就好了,我早就保送到最好的学校接受最上层的教育了,保不准现在连工作都稳定了。想着,小萌忽然被叫花子手中的饼子吓得倒退着:“你手里的饼子,怎么,怎么红的啊。”明明灰白的饼子上面像淌过鲜红的血液一样。   叫花子微抬起一只划破的手腕,上面躺着暗红的血,血染到干瘪的饼子上,饼子湿润了,他将带血的饼子喂到自己嘴边咬了一口有滋有味儿的嚼起来,嘴边乱糟糟的胡子跟着缓慢的转动着。   小萌吓坏了,这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她要赶紧离开。推开玻璃门之后她几乎是跑出去的。   繁华的街道不知什么时候人潮已经退尽,整条街道都空落落的被昏暗的街灯亲吻。音箱像个哑巴站在盒子身边。之前那个坐在地上画画的人还在孤零零的画着,盒子里仍着一元钱。小萌被地上的蒙娜丽莎吸引了,不想思考无界渐变着色法的达芬奇,不想思考那一双如梦似幻妩媚神秘的眼睛……   蒙娜丽莎轻柔的从地上站起来,挽着画者的手臂,那画者笑了,小萌看得清清楚楚,画者是一个老叫花子。   小萌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母亲回来的时候,将一副捡来的皱皱巴巴的画铺展挂在墙上,小萌抬头一看,是蒙娜丽莎。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