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菊韵】别动我的儿子(小说)

时间:2019-11-17 03:52
     赵天东今年28岁,是城南高中的一名老师。这天下午第三节课,他像往常一样正在讲台前上课,忽然发现后排一名叫吴晓宇的学生正低着头傻笑,显然是在玩手机。赵天东快步走过去,轻声说道:“拿出来!”   吴晓宇吓了一跳,迅速把手伸进书桌里,嬉皮笑脸地说道:“赵老师,你干嘛?”   赵天东命令道:“把手机交出来!”   吴晓宇坐着不动,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挑衅,眼睛愤怒地看着他。   赵天东忍着怒气说道:“你最好自己交出来,别让我动手!”   吴晓宇猛地站了起来,把手里的电话狠狠摔在地上,大吼道:“给你!”   手机顿时摔得四分五裂。   赵天东快被气疯了,忍不住当胸推了吴晓宇一掌,“你这是什么态度?”   不料吴天宇反应更加激烈,抬手对着赵老师的脸就是一拳。赵老师忍着疼伸手抓住他的衣襟,准备把他控制住。两个人撕扯成一团,教室里顿时一片混乱。吴天宇用力一推把赵老师撞了个趔趄,自己转身冲到门口,回头指着赵老师喊道:“姓赵的,你等着,我去教育局告你!”   赵天东顿时仿佛被人点了穴道,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招手说道:“你回来,你回来,我和你闹着玩的!”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而吴天宇根本不买账,骂骂咧咧地跑远了。   赵天东心里充满了耻辱,老师当到这个份上可真够窝囊的了。他交代学生自习,自己回到办公室,找到了吴晓宇家长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这事儿还得取得家长的理解和配合,才能纠正孩子的缺点。可是无论他打谁的电话,都是电子音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忙,请稍后再拨。反复拨打了很多次,都是这个结果。赵天东心里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吴晓宇的父亲叫吴畏,是东华建材城的老板,出了名的钱多任性,有一次开家长会,吴老板浑身酒气,坐在后排从头睡到尾。散会后赵天东想和他单独谈谈吴晓宇的问题,刚提了个头,吴老板就好像恍然大悟一般从包里掏出一张卡来,大大咧咧地说道:“哥哥明理,卡里有三千块钱,不够再言语!孩子就交给你了,他愿意学就学点,不愿学拉倒,我都安排好了,高中一毕业就让他出国留学,你安安全全地把他哄到高中毕业就算赢了。”   赵天东被他雷得外焦里嫩,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家长。他当然不肯要这张卡,但吴畏粗暴地把卡塞到他的口袋里,不耐烦地说道:“哥们,谁不知道咋回事呀,你就别装了,赶紧揣起来,我这忙着呢!”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天东无可奈何,只好在第二天联系了个同城跑腿的,把卡送到了吴老板的企业。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还联系不上吴老板,万一他听信了孩子的一面之词,谁也不敢预料会发生什么事情。赵天东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了下班的时间,心事重重地回到家里。他父亲在镇里教了一辈子书,自己算是子承父业,工作几年,靠父母的资助和自己的积蓄在市里买了房子,父母平时没事儿也过来住一阵儿。   一进屋,妈妈就把饭菜摆上了桌子。赵天东心不在焉地吃着东西,被父亲看出来不对劲,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儿子,工作不顺心呀?”   赵天东也没隐瞒,说了今天的事儿。父亲听完安慰他道:“你做的没毛病,这样的孩子不严加管教还得了?真是的,赶紧吃饭,这点事儿还值得你愁眉苦脸的。”   赵天东强颜欢笑地吃完了饭,心神不宁地回到自己屋子。这时候,同事打来了电话:“小赵,赶紧上微信,你摊上事儿了!”   赵天东立即上了微信,同事发过来一个链接,标题是《老师殴打学生,大家转死他!》,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赶紧点开一看,正是自己和吴晓宇发生冲突的视频。这段视频是冲突发生后拍摄的,只看到赵天东先推搡了吴晓宇一下,因为角度的原因,吴晓宇挥拳打自己的动作却没有被录上。最可怕的是下面的文字讲解:城南中学老师先摔坏了学生六千多元的苹果手机,又动手殴打学生,大家转出去,让大家看看老师的嘴脸。   赵天东一夜没合眼,第二天刚到学校,就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校长恨铁不成钢地批评他道:“遇到事情怎么能这么冲动呢?要有耐心,多鼓励,少批评,不管什么原因,你一动手就输了道理。你不知道现在的孩子多娇贵吗?万一出个三长两短,别说你饭碗砸了,我也得负领导责任!”   赵天东满腹委屈,校长却没兴趣听他申辩。当即责令他马上停课,并写出深刻检讨。   赵天东失魂落魄地来到班级,想在停课之前和孩子们告个别。同学们静静地看着赵老师,眼里充满着不舍。正在这时,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吴老板气势汹汹地带着两个人闯进来,吴晓宇得意洋洋地跟在后面。   吴老板指着赵天东的鼻子骂道:“我把孩子托付给你,你就是这么给我照顾的?我都没舍得动他一指头,你的爪子怎么这么贱?今天我要不砸了你的饭碗,老子不姓吴!”话音刚落,挥手就给了赵天东一个耳光,同学们顿时喧哗起来。   校长带着几个人涌进来,赶忙拉开吴畏。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说道:“吴老板,别冲动,我是市教育局局长,今天专门来解决这个事情,咱们去办公室谈?”   吴晓宇喊道:“凭什么去办公室解决?今天就让他在这和我当众道歉,我必须找回面子!”   一个女生忽地站了起来,气冲冲地喊道:“吴晓宇,你太过分了!明明是你自己摔的手机,老师只是推了你一下,你就动手打了老师,你还要什么面子?”   同学们七嘴八舌的为老师辩护,几个男生把吴晓宇的死党张茂源拉了起来:“那个视频就是他发的!张茂源,你还有没有良心,要是赵老师不教大家了,大家全班同学都饶不了你!”   张茂源哭了,抽泣着说道:“对不起赵老师,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讲述了昨天课堂上发生的事情,吴畏越听脸上越挂不住,自己找台阶道:“无论如何,发生了这种事情,作为老师都应该第一时间和我沟通,非得让我找上门来吗?”   赵天东说明道:“我昨天不停地给你打电话,可是都没有接通。”   “哈哈,你倒会找借口,别人能打通你就打不通?”吴老板撇着嘴说道。   张茂源急于立功赎罪,大声说道:“吴叔叔,这个主意是我想出来的,为了防止老师向家长告状,大家把老师的电话号码在你们的手机上设置了黑名单。”   吴老板听到这里实在没法再袒护儿子了,恼火地训斥道:“小兔崽子,你这一天也太不省心了!我像你这么大,哪敢和老师这么调皮,还不赶紧回座位坐着!”   吴晓宇不甘心地嘟囔道:“我不去,今天赵老师要不给我道歉,我就不上学了!”   吴老板转过头看着赵天东商量道:“赵老师,要不你就道个歉吧,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赵天东头上青筋突突地跳着,眼睛都红了,转身看向校长和局长,哑着嗓子问道:“二位领导,你们说我应该道歉吗?”   校长看看局长,局长无奈的说道:“这个事情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你就先道个歉吧,没必要因为一点小事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   赵天东又把目光转向吴畏,眼里喷着愤怒的火焰,紧紧握住了拳头。吴畏带来的两个人立即上前一步,骂骂咧咧道:“你他妈的瞅啥,是不是想挨揍!”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怒吼:“谁敢动我儿子!”   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拎着一个东西怒发冲冠地闯了进来,正是赵天东的父亲赵爱民。   吴畏定睛一看,顿时吃惊地说道:“赵老师,你怎么来了?”   赵老爷子怒气冲冲地说道:“亏你还认得我!昨晚我就听我儿子说起你的名字,本来不想出面,想看看你出息到什么程度,同时也想看看学校的领导怎么处理事情!”赵老爷子瞪着眼睛转向校长和局长:“你们怎么当领导的?任由别人当着面殴打自己的老师?师道尊严何在?领导威信何在!”   局长和校长同时躲闪着老爷子的目光。   吴畏点头哈腰地说道:“赵老师,我不知道他是您儿子……”   “放屁!”赵老爷子怒吼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老师?你还懂不懂尊师重教!别人的儿子就可以随便打吗?”   赵老爷子扬起了手中的东西喊道:“吴畏,你还认得这根教鞭吗?”   吴畏一愣,脸上的神情激动起来。他轻轻地接过教鞭,脸上的肌肉不停地颤抖着,嘴里喃喃地说道:“您还一直留着它,我怎么能不记得,这还是我亲手给您做的。”   二十年前的回忆瞬间涌上了吴畏的心头。那时候吴畏读小学六年级,父亲死的早,母亲身体也不好,生活十分困难。赵老爷子平时很照顾他,还替他缴纳了书本费。有一天赵老师发现有两个校外青年找到吴畏,鬼鬼祟祟地躲到围墙边说着什么。赵老师悄悄走到一棵树后面偷听,原来这两个青年怂恿吴畏晚上去铁路边扒火车,无论偷到什么,都会分钱给他,而吴畏竟然欣然答应了。   赵老师再也听不下去了,从树后跳了出来,大喝一声:“你俩给我滚!”两个社会青年被吓了一跳,落荒而逃。赵老师拎着吴畏的脖子把他带到了办公室,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人穷志气不可短,贫寒不能起盗心!沾了偷字你这辈子都别想堂堂正正地做人,今天我让你长个记性!”说完抡起教鞭狠狠地抽了下来,不料教鞭砸到了墙上,当场断成两截。   吴畏吓的半死,忙不迭地认错求饶,并写下了保证书。赵老师还不放心,放学后亲自把他送到家里,交代他的妈妈看好吴畏这才放过他,防止他出去惹祸。第二天,一个消息轰动了整个小镇:两名青年在火车上盗窃被派出所发现,逃跑过程中一名青年掉下火车摔死了,另一名被逮捕。吴畏吓得魂不附体,同时深深感谢老师挽救了自己。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他跑到山上,选了一根又直又结实的腊木,用小刀修理出漂亮的花纹。恭恭敬敬地放到讲台上:“赵老师,我再犯错误你就用它狠狠地抽我。”可是赵老师再也没打过他。   时隔二十多年,再次见到这根教鞭,吴畏心中百感交集,他双手捧着教鞭递给老师说道:“老师,当时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这几年您一直躲着我,不给我报答的机会。今天我又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辜负了您的教诲,老师,您狠狠地抽我一顿吧!”   赵老爷子神情缓和下来,接过教鞭说道:“当年,我是故意把教鞭抡到墙上的,当然,你要是不知悔改,我也少不了揍你!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生息,十年教训,这个教训就是说的教育,对待孩子,只教还远远不够,还要有训!现在的教育工编辑被你们这些家长吓怕了,只想哄着孩子别出事,美其名曰赏识教育。成年人尚且还要用法律来约束行为呢,何况是自制力比较差的孩子。只有奖励没有惩戒,孩子们缺少约束,老师毫无尊严,这样下去恐怕最终要害了孩子们。”   吴老板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诚恳地说道:“老师,求您把这根教鞭送给我吧,也好让我时刻记住老师的教诲。”另外,吴畏恶狠狠地看了儿子一眼,“立即向赵老师道歉!”   吴晓宇梗着脖子一副不服气的表情,吴畏眼睛瞪得老大,手里的教鞭高高地举了起来。吴晓宇看着随时可能落下的教鞭,终于低下了头,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赵老师,我错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