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菊韵】四叶草(小说)

时间:2019-11-16 02:59
  春天,是所有生灵向往的季节。农民们在这个季节里播下希翼的种子,用心去浇灌和培养。终究会得到用血汗换来喜悦,是幸福的滋味儿。植被们努力挣脱硬硬的壳儿,开枝散叶间接受着轮回里的风雨历程。那些鸟儿拍打着翅膀,穿梭于山林里鸣叫着,倾诉着彼此所经历过的冷落。远处寺院的钟声响起,一声声又是抖落一年的尘垢。几只白鸽从钟声里飞来,飞绕了寺院的上空。或许是留恋吧,久久在空中转着圈儿不舍离去。或许是那些起伏地钟声,激起了它心灵深处的波澜,是哪一世的记忆太过深刻?   ——题记      庆幸尘埃里存在着菩提与盛开的莲花,而寺院却是它们所眷顾的场地。安卧一隅的清池,秉持一念静好。静静地聆听庙宇里所发出的语言,悄悄地观赏一缕淘气的风向。它旋转着从远处采来的沙尘,跳着不知名儿的舞步。用一双巧手儿,把尘沙绘成黄色的披风裹紧透明的身体。向人们表达着自己是存在的,而且是聪慧的。   旅馆的窗户半开着,刘源也听到了清晨的钟声。他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只听见餐厅里已是脚步嘈杂了。导游走进刘源的房间,用手“咚咚”敲了几下门道:“我的刘大少爷大家都在吃饭了,就等你去发表讲话了。”刘源睁开眼睛楞了一下:“怎么了?发表什么讲话?”刘源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壳,回头看了一眼窗外。“哦”了一声道:“大早上的差点又被你(蒙圈)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昨天大家一起来黄山旅游来着,今早上你说这话我还以为在企业呢。”导游道:“算你机灵行了吧,大家都等着你刘大少爷去集合呢。今天大家的目标是黄山独峰,又称小黄山。”刘源不解道:“小黄山在哪里?中国还有小黄山?”导游用食指点了一下刘源的头顶:“你真是七窍通六窍呀,叫姐姐就告诉你。”刘源:“大姐,这样总行了吧?”导游:“嗯,这还差不多。小黄山就藏在黄山顶上,到了上面你自己就看到了,还是透明的呢。”“咯咯”导游捂着嘴跑了,只扔下在床上一头雾水的刘源。   告别城市的喧嚣,人们结队而行。一边攀爬着砂石组成的石板路,一边拍着照片。嘻嘻哈哈轻松自在,只有身后的刘源还在那里慢吞吞地走着。他一边走一边嘴里嘀咕着,更像是在自言自语。刘源走走停停,不觉间大队人马早已不知去向。可刘源依旧自顾自地走着,转眼临近中午了。从山腰间有三两个下山的游客,从身边擦肩而过。刘源这才意识到自己掉队了,他环顾四周显得那么陌生。到处都是凸起的岩石和古松,他喘了一口气找了块还算平整的岩石坐了下来。春风暖暖的袭来,不觉间刘源竟然躺下睡着了。   刚合上眼睛就听到一个女子吟诵:“笔墨丹——丹——青累 ,窗棂月——色寻。清风荒瑟——瑟,怨——夜——半遮林。我在君——幽梦,君游过——树频。匆忙量岁——月,诗赋——讨琴——音。”这个声音忽近忽远,忽左忽右的飘着。仿佛是风声冲撞山谷的回音,清脆却让人难以确定它真正的方位。刘源不由得站起身来,他的身体竟然随着声音飘了过去。   刘源忽然感觉有人推了自己一把,他从半空中跌落了下去。“啊”刘源一声惨叫睁开了眼睛,只见自己躺在岩石下面。在周围围了一群不认识的人,都在看着自己。一个中年男子道:“兄弟,你没事吧?大家,都以为你……”说完中年男子躺在岩石上做起了示范,只见他在岩石上挣扎了一会儿滚落在地。然后爬起来:“兄弟,刚刚见你这个样子。大家,都跑了过来。想看看你需不需要帮忙,要不要替你叫辆救护车?”说完,中年男子用手抓住刘源的双手,做了个要背起他的姿势。刘源楞了一下急忙道:“大哥,不不不。我是来旅游的,走累了想在这里休息。”这人道:“唉,真是一场虚惊。”那人说:“大家还以为你那个了,都正好奇你怎么没吐白沫呀。原来你是在睡觉呀,这个小兄弟胆子真大。你往你左边瞅瞅吧,那可是半山腰的峭壁呀。”大家七嘴八舌说着说着渐渐散去,中年男子安慰了刘源几句也下山去了。刘源看了看散去的人群,又朝上顶上松林看了几眼。刘源整了整衣领决定追上导游他们,哈下腰往山顶登去。   过了半山腰,刘源习惯性的抬了抬头。忽然,他看见山腰里有个挎着篮子穿旗袍的女子,旗袍是红色的,篮子里装满了暗黄色的柿子。刘源心想:“春天怎么会有柿子呢?那女的穿着旗袍怎么爬山?”正想间忽然觉得有只手在自己肩膀拍了一下,感觉轻轻地柔柔的不是很疼。猛然间回过头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眼前除了远去的人群就是树林,难道这是错觉?但刚刚明明是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刘源又回过头来看了看山顶,那个穿旗袍的女子竟然不见了。刘源心道:“可能是我近几个月工作压力太大了,唉,是该放松放松了。不过,最近经常梦见一个穿旗袍的女子。想必是夜有所梦,日有所思吧!”   导游站在山顶正在那里喊:“刘大少爷你快点啊,大家等的你花儿都绿了。”捂起嘴在那里弯着腰笑,刘源终于松了一口气。导游:“刘大少爷你又在哪里眯了一会儿?是不是又梦见你那个仙姑了?”刘源:“小黄山呢?”导游指了指前面:“那不,你跳下去就看见了。”刘源伸直了双手跑了过来:“又被你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太阳被人们追着落下山去,人们纷纷搭起了帐篷。不一会儿帐篷里便传来呼噜声,远远地不时传来风的呼啸声。刘源此时正枕着双手,在帐篷里想着心事。明明是感觉到有人拍我肩膀的,明明是看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说没就没有了呢?这不合常理啊。想着想着他昏昏地睡去,夜静静地伴着山林。风却呼啸着四处乱窜,或许呼啸过后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静吧。片刻的宁静只有在梦境才有吧,但又有谁能真正的享受到呢?   刘源从睡梦中惊醒,他提上裤子钻出了帐篷。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感觉到四周无比的宁静。一丝凉意由他的脊梁由下而上涌出,不禁打了个寒颤。大概是感觉太静了,刘源猛然抬起了头。“啊呀——妈呀。”一声从嘴里喊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前正是白天见到的女人,女人正穿着旗袍,手里挎着那个篮子,篮子里的柿子在月光下忽明忽暗。女人:“刘——郎,我等的你好苦——好苦。”刘源的脸色已显苍白:“我——我跟你——你——往日无怨——近——近近,无仇。你——是人是鬼?”刘源心道:“鬼没有影子,人?半夜三更哪里有?”不觉间感觉有一滩水,顺着脚边流出去好远……   黄山云海最是著名,所以有很多游客慕名而来。甚至都喜欢早早地等在山顶,等待着日出的一刹那之感受。刘源却没有这个感觉,因为他又在帐篷里睡过头了。而导游早就把提醒刘源看日出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大家都兴奋地等待日出时刻早点降临,若等待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般焦急。当黎明来的时候,人们的目光总想穿越那些云海。好奇心驱使着人们的幻想,幻想着自己内心里的天地。又有谁能知道云海的那一边是什么天地呢?或许云海里也有海市蜃楼吧。它存在于人们的幻想之上,萌生于人们对生活的渴望。有的人渴望得到爱情,有的人渴望得到友情。有的人渴望得到财富,有的人渴望得到平安。人们望着云海里升腾的太阳,祈福着自己的梦想。而刘源依旧没醒,他像是被人们遗忘的影子。直到中午时分,刘源受到刺激般从帐篷里窜了出来。竟然没有理会在那里野炊的人们,径直往山谷深处跑下去了。刘源着了魔,或者是疯了?   山谷深处竟然真的有棵柿子树,柿子树旁边有个女子在用手梳理头发。突然,有个声音传来:“大姐,你说他会不会来?”只见那个女子俯下身去,正对着柿子树底下道:“会的,他肯定不会负我。”说完,用指头轻轻拨了一下树下那片发光的叶子。只见那女子慌张地自语道:“不好,他来了。”说完竟然往柿子树下的土里钻去,一瞬间便没了踪迹。   刘源一直这么跑着,也顾不得身上挂着树枝,更没有想过脸上有划过的伤痕。只见他如识途老马在山体转来转去,一直跑到这棵柿子树跟前。柿子树对面就是一条小河,树底下有些刚刚冒出芽儿的小草。刘源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在那里发呆:“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会跑?”   正想间,山顶上隐隐传来导游他们的呼叫声。刘源看了看天,正想回去的空档儿。不经意间“咦”了一声,他发现在树底下竟然有棵会发光的植物。他俯下身去,忍不住喊道:“四叶草,竟然是棵四叶草……”   自从从黄山旅游回来以后,刘源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活泼开朗的他不再了,甚至见了同事和朋友都少言寡语了。这些都被细心地妈妈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去问自己儿子,自己儿子却推说没事。这可急坏了当母亲的,老这么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后来,母亲听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经过母亲多方打听,自己儿子的病根是从黄山旅游时引起的。母亲心道:“莫不是去旅游时,碰了不该碰的东西了?”   每次母亲唤儿子吃饭,就觉得奇怪。时不时的听见儿子屋里有说话声,可推门进去以后却只见自己儿子坐在那里。时间久了,邻居来刘源家串个门也都听得见。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每次刘源出门时,都被人指指点点。   趁了刘源不在家,母亲请来了一位得道法师。法师走进刘源屋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出得屋来竟对着一盆花草道:“你看,四叶草。原因就出在这棵四叶草上,这棵草可能是你儿子从黄山捎回来的吧?”见母亲点了点头,法师接着说:“四叶草世间罕见,但分在哪里生长的。这种四叶草生长在荒山野岭,受到各类毒虫侵扰自然会有些毒素粘住。所以当然的嗅觉闻到以后,会产生幻觉。”母亲道:“儿子最喜欢旅游,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捎回一些植物。这不,那次他竟从泰山顶上捎回一棵灵芝。”法师:“病根已经清楚了,大家今晚这样这样。他的病也许会好,要不然……”   刘源最喜欢夜晚了,因为在睡梦中又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女神见面了。虽然他白天有时候也会觉得很荒唐,但一想到那次与她在黄山偶遇就觉得是缘分。刘源洗漱完后,就在床上自语了一会儿睡去。   法师与母亲在窗外看得清楚,法师与母亲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刘源刚刚合起眼睛还没等睡着呢,忽然怎么就听到一个男高音:“刘源——相遇总是缘,半分也不能牵强。相知总是因,有因必有果。想多躲不掉,想逃逃不了。遇到幻觉时,唯有念弥陀,阿弥陀佛。”法师走进屋来:“醒来吧,醒来吧。”顺手撒着一些不知名的水珠儿,身后紧紧地跟着自己的母亲。   清晨,刘源从睡梦中笑醒。他梦见了那个手挎竹篮的女子,微笑着牵着自己的双手向远处飞去。说了一些知心的话儿,还说前世他们本是一对儿。可惜,今世分居两界。她做了四叶仙子,他却再是为人。她临走时嘱咐他要好好活着,说不定哪一天她会回来与他再续未了宿命。   正值深秋,旅游团再次来到黄山。导游:“今天大家再次来到黄山,刘大少爷你可不要掉队哦。”刘源看了看面前这个新的“导游”,在心里道:“我不会再掉队了,因为要在每一秒都紧紧地跟着你。”导游此时正穿了一件最流行的旗袍,火红的色彩与满山的枫林相映成辉。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