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墨海】代号箭毒蛙(小说)

时间:2019-11-06 01:53
     一   一辆警车在长长的车流中慢慢行驶着。今天是星期一,每到周一路上的车就特多。张兴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眉头紧锁着,一看就知道心里有事。徒弟小黄问了声:“师父,还是把警报打开吧,就这样跟在车流中行驶,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呢。”   “好吧。开吧。”张兴祥终于松口了。在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轻易答应使用警报和警灯的。   一阵响亮的警报声从车辆中传了出来,车顶的警灯也在闪烁着。正站在路口值勤的交警意识到这是一辆正在实行紧急任务的警车,忙打着手势让车流全都停了下来,他跑到张兴祥所在的车辆前,“啪”地一个敬礼,问道:“请问你们是——”   “大家要赶往一个案件的始发地。这是我的证件。”张兴祥穿的是便装,他将自己的警官证递了上去,让那个交警查验。   “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张尔摩斯’呀!”交警又是一个立正,将证件交还给了张兴祥,打着手势让他们的车先走。   走过这一个堵点,前方果然顺畅起来,警车一路闪着警灯,朝着西郊驶去。   早上,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准确地讲是六点三十五分,刑警队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这是110城市联动转过来的。报警的是一个学校的老师,说是昨天西岭制造厂子弟校的同学在本厂的公园里组织主题活动,却遭遇到了箭毒蛙的袭击,有十个孩子发生了中毒,其中两个女同学生命垂危。   接电话的正是小黄,他不敢怠慢,马上冲进了队长张兴祥的办公室。   张队长一听就急了,“什么,又是箭毒蛙?他们认清楚了没有?是不是箭毒蛙?”   “报案人说得很清楚,就是那种毒蛙。”小黄肯定地说。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是昨天上午。”   “昨天上午就发生了,那为什么到现在才报案?”   “是呀,我也这么问他。他说,他们是先向企业保卫部门报的案,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他们保卫部门认为他们自己内部就能处理,就压下了。报案人说,是他们看到没有警方的人过来,这才又重新报的案。”   “西岭制造厂?他们那个保卫处长叫常贵生吧?也算得上是个老保卫了,怎么这么做,简直就是乱弹三弦!”   “是呀,我看他就是自以为自己是央企,没有把大家地方公安顿在眼里!”   “算了,这话以后再说。现在情况还不明,带上防护服,先赶到那里再说。”张兴祥果断地说。   自从上次在主城的蛙鸣小区出现了箭毒蛙的事件后,动植物检疫部门和公安、城管等单位一起,对全市所有可能经营这些另类宠物的地方都检查了个遍,的确没有再见到箭毒蛙的踪迹。而蛙鸣小区的后花园又是在关闭了两个月以后,确定再没有箭毒蛙和它们的幼体,这才重新开发放的。这会儿在离蛙鸣小区数十公里的地方发现箭毒蛙,应该和上次的事件没有直接关系。箭毒蛙是外来的生物,中国本土没有。排除了上次箭毒蛙扩散的可能后,最大的可能还是人为的放生。那次事件后,张兴祥在网上详细地查了一下,只要在百度上输入“箭毒蛙养殖”的字样后,就会出现上万条检索结果,随便打开一条,都能看到邮购的消息。这就是说,在现今的时代,要再弄出个箭毒蛙事件来,是太容易的了。      二   警车在通往西岭制造厂的路上疾驶着,快进入厂区的时候,张兴祥师徒看到两辆涂成迷彩色的履带战车“隆隆”在另一条车道上迎面驶来,朝着市区的方向奔去。   西岭制造厂是国家重点装备生产企业,以前一直都在生产轮式战车,这种履带式的战车就连张兴祥都是第一次见到。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跟随着战车那霸气的身影。   “好气派呀。”小黄边驾驶着车辆边感叹道,“这就是那个新项目吧,真快呀,成品都出来了!师父,这应该是在做成车试验吧?”   “你说什么?成车试验?哦,对,是成车试验。”张兴祥的心时猛地跳动了两下,感觉到抓到了点什么。几年前轮式战车装备部队前也进行过这种试验,那个时候,在市区经常能见到那种特种装备的身影。   说话间,车辆来到了西岭制造厂后面的那个公园前。公园的大门已经关闭,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小黄将车停了下来,和师傅张兴祥一起下了车,来到大门前。值勤的是当地派出所的两个干警,见到他就招呼道:“张队好!”   张兴祥对他们说:“你们早来了?”   “大家也刚到不久。”那两个干警老实地说。   “我先进去看看。”   “好的,张队你请!”   张兴祥和小黄走进了公园,沿着那个清亮的小湖堤岸走着,看着。这是一个不小的公园,是企业为了让自己的职工有一个休闲的场所,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大自然的美景而修建的。公园有山有水,还有一个湿地。与蛙鸣小区不一样的是,这个湿地面积相当大,差不多有两千平米,湿地里种着耐涝的植物。一条小径穿越而过,直通到湿地的对面。两人在湖边没有看出什么异常,就将防护服换上,打算顺着小径到湿地里去,就在这时,企业保卫处处长刘大可匆匆赶了过来。“对不起,刚才到医院去了趟,中毒最深的两个女同学刚刚去了……”   “什么?你是说又死人了?还是两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昨天,大家厂子弟校初一一班在这里搞主题班会,自由活动时,几个同学到就顺着湿地中的小道走进了那些浅水中,以前也有小孩子到里面去,那水浅,也没有淤泥。不知怎么的,他们就发现了那些毒蛙,鲜艳,好看,又不怕人,那些孩子就去抓,有两个女孩子各抓了只金黄色的蛙,可能是觉得太可爱了,其中一个女同学就将蛙放在嘴上亲了一下,很快就倒地了。另一个赶紧去拉她,没想到自己也倒了下去,事后才知道那个女同学手上有一个很小的伤口……跟着就又有孩子陆继中毒。老师一见也都懵了,赶紧将学生往医院送,送的时候,可能有的老师也接触到了箭毒蛙,出现在了中毒的现象。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   两人正谈着,市动植物检疫局的严副局长带着他的人马赶到了,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就安排人到湿地检查去了。   “这个公园有没有通往外面的排水口?”   “有,为了保证水的清洁,这个湖的水是和外面的一条小河连在一起的。也有一条排水沟将多余的水再返回到河里。”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公园管理处主任说道。   “哦,张工,张工!你赶紧带人将进出口全部堵住,千万不能让箭毒蛙扩散出去。”   张兴祥在公园里没有发现安装有监控探头,问跟在身边的保卫处长,也得到了证实,看来要了解这些箭毒蛙的来历还得要另想他法。      三   西岭制造厂职工医院住院部外,围满了人,人们相互打听着,小声地交谈着,心里那个疑问越来越大。是呀,一种热带国家才有的剧毒生物,是怎样来到这家企业内部的公园的呢?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向大家讲述着那种“箭毒蛙”的利害:“……那东西太毒了,在人家的老家,就是最有经验的猎人都不敢直接去抓它们的。他们要抓到那东西都得要用宽大的棕榈叶隔着。”   “尚疯子,那东西是好看,花花绿绿的,”人群中一个老者叫着中年男子的诨名,不解地问,“昨天我在那儿钓鱼看到了的,但那么小,又不能吃,那些猎人抓它们干啥?”   “老杨头,这你就不懂了不是?”被叫着尚疯子的中年男一点都不恼,热心地说明道:“人家是要取它的毒液来涂箭头,别看那蛙小,一个小蛙就能涂十好几个箭头,用那毒箭射猎物,只要一破皮,就能见血封喉!”   “哦,这样的呀!你从哪儿知道的呀?莫非那毒蛙是你放的?”老杨头不失时机地刺了尚疯子一句。   “耶,老杨头,饭可以乱吃,这话不能乱说哟,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放毒蛙了?我是在中央台动物世界上看来的。哪个像你,成天不读书不看报,工作起来瞎胡闹!”   人群中有人在说:“他呀,早就不工作了!”   老杨头说道:“你这话呀,还真说不着我。你回去问下你爸吧,我和他一年退的休。”   “不和你们说了。我劝你们没有事还是多学习一点,免得成天吃了苞谷羹羹开黄腔!”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着,见人们都等着听他的下文,又得意地说:“不光是箭毒蛙有毒,蛇有毒,在国外还有一种‘赖克宝’也有毒,知道不,‘赖克宝’是大家这儿的土话,人家的学句叫着蟾蜍,那种有毒的就叫着甘蔗蟾蜍!你们知道大家这儿哪里找得来这些东西么?告诉你们……”   “尚怀亮,你不上班在这儿显摆什么?”人群中传出一声断喝,人们扭头一看,不知何时,保卫处长常贵生带着几个他们都不认识的人站在了人群中。   尚疯子多少有些尴尬地说:“我这不是关心一下中了毒的学生么?再说,我今天上白班……你不让我说,我走还不行吗?”   尚怀亮答讪着走出人群,嘴里哼哼动物世界的片头曲音乐,跟着又拖长声音来了一句:“磨剪子来,戗菜——刀——”   “磨剪子来,戗菜刀——”   随着尚怀亮的这声喝,远处的生活区也响起了这样的声音,仿佛是在遥相呼应,两个声音都是那么相像,就像是从一个喉咙里发出来的。只不过尚怀亮离得近,声音响一点,而那个声音隔得远,就要低一些。   对于这种巧合,人们都觉得好笑,只不过厂里才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似乎公开的大笑还是不妥,人们就发出了几声压抑了的笑声。   张兴祥与后来赶到的国安侦察处长李铁侠相对一视,这才跟着常贵生往医院里走去。      四   病房里忙而不乱,为了抢救那些中毒的学生和老师,市里从各大医院抽来了专家参与到了抢救工作中。保卫处长常贵生找到了院长,将张兴祥和李铁侠先容给他,院长将两人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将抢救情况先容了一下。   “也幸亏有了上次蛙鸣小区的箭毒蛙事件,才促进了相关部门对这种外来生物毒性的研究,在一年的时间里,开发出了相应的药物,经过家长同意,给孩子们试用了,结果证明,这些药物都是有效的。除了那个将毒蛙放在嘴上亲吻的女孩子,中毒太深没有抢救过来之外,其余的同学应该都能抢救过来的。”   “也就是说,现在还是有没有苏醒过来的?”国安侦察处处长李铁侠问了句。   “是呀,还有好几个没有苏醒呢。”   张兴祥问道:“哦,我想知道,现在中毒的师生中,有没有可以给大家讲述一下当时情况的?”“大家想尽快了解一下事发经过。”李铁侠补充了一句。   “让我想想……行,你们跟我来吧。”院长站起来说。   张兴祥一行跟着职工医院院长来到一间病室,里面住着几位中毒较轻的病人,有老师也有学生。   院长对张兴祥一行说:“他们三人中毒都不深,可以接受你们的询问。”   “不是询问,是调查。”李铁侠纠正道。   张兴祥走向一位老师,老师要从床上下来,被他拦住了,说道:“冒昧打扰一下,你姓刘?”他看了一下挂在床头上的病员登记牌。   “是的,在下刘俊。”   “请你把昨天的情况先容下吧。”张兴祥说。   “昨天是星期天,为了不影响正常的上课,大家初一一班特别利用了这一天来组织六一主题班会。按照一般的情况,到了初二,这批学生就不再过六一节了,改过五四青年节。最后个六一主题班会,大家都很认真,很投入。为了让孩子们都能放松一下,主题班会结束后,大家还给了大家一个半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事情就发生在大家散开活动不久。那时,我正在看一个老者钓鱼,突然就听到有个同学在喊:‘哎呦,这青蛙咬手!’我当时还在想,青蛙怎么会咬手呢?就看到好几个在湿地里玩的同学边甩着手边惊叫着往岸上跑,其中一个同学还用手指拈着一条蛙的后腿——没有舍得丢。只一眼,我就清楚了,那不是普通的青蛙,而是在电视中看到过的箭毒蛙!”   李铁侠问道:“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呢?”   “那蛙不大,很漂亮,那个同学手上拈着的是一只类似迷彩色的,很显眼。我这人喜欢看中央台的科教频道节目,前两天刚好看了一个先容热带雨林的电视片,里面就讲到了箭毒蛙,记得还很清楚。我赶紧就招呼他们:‘快,同学们,那些蛙有毒,赶快都扔了!’同学们都很配合,就把手里的蛙扔了。只有一个女生不知是没有听到还是手里的那蛙太漂亮了舍不得扔,不光没有扔,还把它放在嘴边亲了一下。就那一下,就直接倒了下去。我看到旁边一个女生去扶她,结束自己也倒下去了……我赶紧奔过去,把先倒下去的女生从水里抱起来,让她靠在一棵树上,又去救另外一个女生。这时,其他老师和一些游人也冲过来了抱着几个中了毒的同学往医院去。但我自己也接触到了那毒蛙,把同学送到医院后不久,我也迷糊了,醒过来已经躺在病床上了……是我不好,就不该让同学么自由活动!”刘老师自责地说。   “这个不能怪你。”张兴祥安慰他道,“你们以前到过那个公园么?”   “到过呀,那就是大家工厂的公园,紧挨着生活区,人们茶余饭后经常到里面散步。”   临床的一个小男孩说:“叔叔,大家经常到里面去玩,主题班会前的一天,我和小强、胖仔还去呢。”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