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守财奴的棉衣

时间:2019-10-29 21:35
     罗太太吴笑欣是一个非常节俭的妇女,她要是知道花一块钱就能坐公交车绝对不会上两块钱的空调车,并且为了累积零钱她有一肚子的计算规则,他丈夫的身上揣的钱绝对不会超过两百,要是让她知道超过了两百她会想方设法地弄过来。每个月她的丈夫发工资要是没有按时交到她的手里,她就要亲自拉下脸去找工地的老板要钱了。如果别人从她的手里要去五块钱去支付车费,那简直是她心上的伤口,即便只是少得可怜的五块钱,她晚上似乎翻来覆去睡不着。对于别人,她简直力求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但对于她自己,又是另一套截然不同的计算法则。   她很少在家里做饭,若不是她的丈夫在家,她家的锅估计是从来不洗的。只要丈夫工地里没活时,她就要睡到十二点才起床,要等丈夫把饭做好端到她的床前,她才无奈地爬起来吃上两口。若是丈夫加班十几天不回来,那么她家就要彻底沦陷了,十几天吃饭的碗凑成了一桶,被子也从来不叠,屋子里堆起来的煤灰恐怕会堵住了门口。   吴笑欣常常懒得做饭,每天饿了便带着九岁的儿子去下馆子。在她自己的身上,她是从来不吝啬的。有一次看见电视里打的广告卖金手镯,她花了两百多买了一副回来,带了没几天就断成了两截,她的丈夫说她浪费,她便说:“你懂什么,人家这是含金的!”她自己的衣服,装有三个蛇皮口袋。隔三差五的,她要去城里一次,只要是一上街,看见喜欢的衣服,她便买回来,穿脏了再扔到蛇皮口袋里。   她的丈夫罗放贤是个勤劳肯干的老实人,而且罗放贤的节俭大于吴笑欣的浪费,所以他们的家境还算是比较宽裕的。   罗放贤每次下班回家,总是会顺道捡一些破铜烂铁回来,那些杂物,塞满了整个屋子。吴笑欣看见那些东西,总会向他埋怨道:“哟!这些东西你捡来做什么?卖不了几个钱,你看那个塑料瓶,柜子上到处都是,整个屋子堆的都是渣皮,脚都下不去。洋洋,快来拿你爸的这些破烂扔掉。”   “不要扔,那个塑料瓶拿来装酱油和醋,它会不行?不知道有多少东西来扔?人啊,还是节俭些好!”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满脸络腮胡,从来不抽烟和喝酒。   “哪天我得闲我一定把这些东西拿出去烧掉……”她小声地说。   罗放贤常常看不惯妻子的懒惰和肮脏,这使得他非常痛心,但他是个大山里的农民家的老实孩子,从小过够了苦日子,读书的时候挑水卖五毛一担凑学费。为了洋洋的成长,他是不会轻易和妻子离婚的,恐怕连这样的想法都不曾有过,因为他只要得罪妻子,妻子就要骂他骂上好几天,直到骂忘记去。   “洋洋,你们今天是在哪里吃的饭?”罗放贤问。   “我妈带我下馆子,吃粉。”   “洋洋,今天你妈叫你洗碗没有?”   “洗的。我妈跟我说,我洗完一桶她就给我五块钱。最后我洗完了,我妈还没给我钱。妈,你是骗子!”   “你看你,这才多大点的孩子,他哪里会洗碗,还洗一桶。我看你真的是懒到家了,也只有你,她洗的碗只有你才敢用来吃饭。”罗放贤继续说道,“叫你不要经常带他去吃粉,没有什么营养,娃儿正在长身体。有吃粉的钱不如拿去称几斤排骨炖,好好给娃儿补补。你看他,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我哪里……哪里……叫你洗碗……你这死仔仔,我哪里没有给你钱,你向我要钱去买零食我哪次没有给你。”   “嘿嘿嘿……”罗放贤像个鸭子似的笑道,他每次和妻子说完话之后总会嘿嘿嘿地笑。   “喀喀喀!喀喀喀!笑得跟个鸭子似的,又难听,跟个憨包一样。”   自从他们结婚以来,罗放贤既主内又主外,他的妻子,似乎成了他的累赘。他家周围的人们哪个都说:“哦!要是罗放贤那个媳妇有点出息,他家恐怕比现在还要好!”有时候他们吵架,引来周围的人们围观,妻子的骂声还是不收嘴,一阵乱骂。她的娘家,自然知道她的脾气,“放贤,要是你不在家,我都不想踏进你家门口一步,那个脏哟!”于是,娘家人给罗放贤放口,“只管打,好好让她吃一顿好的,看她下次还敢不敢这样!”罗放贤却说:“她的那张嘴,才不敢下手,还没打到他,就遍地打滚,然后接下来天天骂你,直到她骂忘记去,话又难听,声音又大。”   在邻居们的眼里,罗放贤是个靠谱的好男人,不抽烟,不喝酒,不嫖女人,从不会动手打老婆,唯一的缺点是有点吝啬。但是心地善良,力气相当好,哪家有事来请他帮忙,他一定会去,而且干得相当踏实。在工地上,他的工资比其他男人们要高出很多。他吝啬到这样的程度:大夏天的,老板给工地上的人们一人买一瓶冰红茶,他都舍不得喝,硬是要揣回来给儿子。   对于吴笑欣,很多时候他只好忍着一肚皮的闷气和痛苦熬着,盼望着儿子长大点,他就不用操心这么多了。而吴笑欣从来只顾自己的欢乐,有时候出去打麻将,便把洋洋丢在家里,等她打完麻将回来,洋洋都在自己动手热饭了。奇怪的是,吴笑欣打麻将的技术特别烂,周围的那些妇女们都喜欢叫她一块玩。罗放贤气急了,儿子是他心里的宝,吩咐他妻子一定要把孩子带在身边。   吴笑欣似乎很少上街买肉回来,她隔几天总要去一次城里购物,买的都是她自己的穿的,穿脏一件又去重新买别的,然后把旧的塞进蛇皮口袋,要是罗放贤不洗,她是很少动手洗衣服的。罗放贤趁着放工的时候,常把家里里里外外地打扫一遍,把所有的脏衣服都找出来一起洗掉。   “这件衣服你又放在沙发上,你又不打算穿了吗?整个屋子都是你的衣服,到处乱扔。”罗放贤愤然说道。   “谁说我不穿的!我只是买小了一码,明天我去城里换。”   “叫你不要把衣服乱放,脏的放进洗衣机里面去。你看,被子又不叠,起来大半天了,还不烧水洗脸。”   “不要叠,我等会还要去睡呢!”   罗放贤把沙发上的衣服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衣领和袖口都穿脏了,他又放回沙发上去,然后喃喃地念道:   “我看你这衣服都穿了三四天了,穿得这么脏了,你去换大一码,人家鬼换给你。”   他的妻子回过头来安然地答道:“怎么不换,那可是我花了钱买的,四百块钱的棉衣,会不换给我?”   “四百!你舍得花钱,一件顶大家几件,只会给自己买,我和娃儿的所有衣服加起来还没有你的多。”当罗放贤听到四百这个数字时,怒气塞了他的嗓子似的,这可是他在工地一天一夜的工资。“你那几个蛇皮口袋的衣服又不打算穿了,嘿嘿嘿……”   “我哪里没有买!洋洋的衣服在柜子里,我带他去买的。”   罗放贤觉得自己的面色回转过来了,嗓子也顺畅了很多,转过头去问儿子,“你的衣服妈妈花多少钱买的?”   “八十。”   “你们买完了去了哪里?”   “我妈带我去了麻将馆。”   吴笑欣如同要打儿子似的扑到洋洋跟前,“你个死仔仔,下次不给你买衣服了。”   “洋洋,下次妈妈要是带你去麻将馆,你就把所有的麻将推掉,不让她玩……我说你……这么小的娃儿,你不要让他沾赌……衣服,随便买百把块的就可以了,你以为在工地上熬跟守夜的容易。你天天坐在家里,当甩手老板当然不晓得挣钱的苦。”   她嚷起来了:“你懂!就你懂!我又不是没有去过。整天穿得脏兮兮的,一点也不懂得打扮,你看你身上穿的那件羊毛衫,穿了几年还得舍得扔掉,唷……真的邋遢,胡子又不刮……明天我就去把我的棉衣换掉。”   但是她似乎要跳起来了,向他狠狠地骂几句。“你看你那衣领和袖子,白的穿成黑的了,自己看,看……都脏成什么样了!”   “我又不是去娶媳妇,我在工地要穿多好看?你你你,叫你去工地做饭,做了半天你吃不了苦就回来了,做个十几个人吃的饭是有多累……嘿嘿嘿!”   吴笑欣仔细打量了一下沙发上的那件棉衣,他本来想把它扔进蛇皮口袋的,但随即又说:“你拿去洗掉,明天我拿上去给妈穿,四百块的棉衣呢,肯定要比她几十块钱一件的暖和……你身上的有零钱没有,明天我要坐公交车,没零钱。”   “昨天取得钱你又用完了?”   “没有,我只是没有零钱。”   四百块钱呢!我要怎么才能平衡掉这个支出,吴笑欣整晚翻来覆去睡不着,挂在火炉上方的那件棉衣,心里一直惦记这它的成本和样子……   第二天早上,她起得比平常要早一些,她一言不发地检查着棉衣,她发愣了,四百块呢!有点舍不得。哎,算了,过几天我再去重新买一件新款式的,她把棉衣摘下来依依不舍地放进原来的袋子里,然后嗓子带着怒不可遏的声音喊道:“洋洋!拿好你的东西,提上门边的那捆红萝卜,大家去婆婆家去了。”   “嗷!”   “洋洋,上下车一定要跟在妈妈的身边……你们先去,我收拾完屋子,去城里交电费,然后去婆婆家接你们,一起下来。”   吴笑欣携着洋洋出门坐公交车去了,这种时候,她是相当节俭的,宁愿等一块的公交车,也不会上两块的空调车。   下了车之后,她披上围巾,提着袋子,让洋洋拿着那捆红萝卜,向着洋洋的外婆家走去。   她的脚步越发慢下来。其实棉衣也不是小很多,将就着还能穿,要不下次再给妈买一件百十来块的……但是来都来了,而且儿子也跟着,万一他回去告诉那个杀千刀的,我该怎么说明呢。   他们爬上了楼梯,转角就是外婆家。在转角处,吴笑欣突然停下来,又发愁又惭愧,走回来又走回去,她暗自默想,“万一人很多怎么办,那个老太婆肯定又要叫大家每个月给她一百块,不知道她一个老人家,哪里会用得了这么多……拿一件穿过的衣服给妈妈,会不会不好意思呢,要是大姐在的话,一定会骂我又懒又馋的……不过,今天楼下没有什么车子,应该是没有人在。”她停住脚步,对儿子说道:   “洋洋,等会妈妈和你过去,我站在门外,你先进去看看有没有人。”   “为什么要这样呢?妈妈。”   “妈妈是怕有人在,这些东西不好送给外婆。”   吴笑欣和儿子走到门外,她把红萝卜放到看不见的地方。洋洋推门进去了。过一会儿,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婆婆。   “笑欣,你……来到自家家门口都不好意思进来,还让个孩子进来问。你姐家不在,屋里没谁。”   吴笑欣找不着字眼了,吞吞吐吐地说:“妈,我来……来送一件衣服给你的。还有,洋洋的奶奶前几天送来好几捆红萝卜给大家,吃不完……洋洋,去外面拿红萝卜进来。”   “你们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不用买这买那的。前几天,你姐家买了一堆吃的给我……人来了就行了。”   吴笑欣进门后,坐在一张椅子上,老婆婆从屋内拿出两个大苹果出来,递给他们。   “妈,这件棉衣是我昨天买的,买小了一码,我穿不上,你比我瘦,适合你穿,还是新的呢!”   “唷!呵呵,你们年轻人穿的衣服,哪里适合我这个老太太。”那位老婆婆用一种天真的诧异的神态,望着女儿给她展示的那件棉衣。这可是几十年来,她的女儿主动给她买的衣服。   吴笑欣用一只手试着解开衣服的扣子,费了好些劲才达到目的。“妈,你进屋去试一下嘛!”   “怕不适合呢!”老婆婆说道。她拿着衣服走进屋内,换了两分钟,然后满面春风走出来。“我还以为不合身呢!穿上挺好看的,笑欣,这衣服挺贵的吧?”   “四百多呢……四百多……”   老婆婆吃惊了,说道:“要这么多?”   “是的,这是全鸭绒的,穿上很暖和,我本来是想换大一码,但想到适合你穿,就拿上来了,四百多呢……这个红萝卜,我一直放在冰箱里面,吃不完,拿一捆上来给你吃,洋洋的奶奶提来的,不知道提这个来干嘛,又不舍得提两块肉来。”   “你看你,人家两老七十多岁了,想洋洋才来呢了嘛!你还挑三拣四的,不是我说你,对人家老人好点……”她随即说道:“你们有冰箱,我没有,我一个人,也吃不完这么多……我一直等你大姐给我买个冰箱,她的事情多,顾不上……”   吴笑欣张着嘴发呆,不知道如何说下去,随后,忽然叫了一下儿子。“洋洋!走了。”   “你们这么急,家里又没什么事,吃了饭再走嘛!饭马上就熟了。”   她害怕老婆婆发现什么似的,每次来老婆婆这里,总要被教训一顿。她又连忙补上一句,“不了!洋洋,还不回家去做作业去……”   老婆婆留不住他们母子俩,她知道女儿的脾气。“你们闲下来的时候,上来玩啊!洋洋,婆婆下次做黄耙等你……”   看着他们走了三四分钟后,老婆婆这才进屋。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女婿罗放贤来了,他买来了一些排骨和水果,但他很奇怪为什么妻子和儿子都不在。   “妈,洋洋他们还没有来吗?他们先我十多分钟上来的。”   “来过了,放下东西就走了,屁股还没坐热,饭都不吃就走了。”   “哎,我去交电费,叫他们等我一起,接你下去过节,笑欣没有请你下去吗?”   “请什么!她可能是害怕给我开车费吧!”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历史不是供人消遣的

    然而其背后大屏幕上他的知青照片,我不知道这位红遍中国的名流是在讲故事还是在编历史,...

  • 坚守自己的内心

    好好地生活,不要委屈了自己!,她希翼我多善待自己,更要学会生活,只要不负了她自己,人...

  • 男儿之膝,不跪命运

    活力四射的青年,如果是我,便可以毁了一个人,版权作品,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人知足最好

    但一日三餐还是应该没有问题的,自己的日子与老大娘比起来不知道要好多少呢?,人只有知...

  • 给彼此一个承诺

    生活中不仅仅女孩子,很多男孩子,,你会发现,版权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鼠标移到...

  • 笑着很难,不哭就行了

    去交一些所谓的好朋友,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而我的只能用它可怜的咔哒声来传达对我的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