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温暖过往,温暖那些寂寞愁肠

时间:2016-01-23 00:20
  

   很多年以后,回首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只剩下自己独自心安了。 天各一方,注定了两个曾经相依相偎的人最终还是要以最最无奈的方式离开,既沒有了恋情也失去了友情,仁寿与简阳有多远,不过是地图上的两个点,然而就是这两个点成了生死不相往来的距离。 有些时候一个人会感到莫名的恐慌,会在静寂的半夜检讨自己的过往,身处异乡,烟花再美也只不过是路过的客,可以痴迷,可以忘情,却不可以停止前行的脚步。 巫昌友说,落魂桥的樱花正当时,我却无心欣赏风景,草长莺飞的时光,我不忍也无法割舍掉对青春的憧憬与向往。 百无聊赖,怎么可以收拾那一地残花,记得当年笔记本里收集的那些胭脂花早已经被岁月风干,但在回忆里却始终灵动着,温暖着,甚至妩媚着。 尤其是雨夜里,打着电筒欣赏那娇艳欲滴的一抹殷红,总是让我忘情,让我怦然心动。 留不住灯火阑珊的暧昧,也许只能收藏青春曾经的悸动。往事不堪回首,每个人都会有离开的理由。听寂寞歌唱,独舞不仅是一种状态更是一种心态。 巫昌友在《绛溪笔谈》里曾说:“当一个人神伤的时候,寂寞也会优雅起来。” 我很喜欢这样略带忧伤的句子,隐隐的不安,还有几分浅醉。 杯酒夕阳,诗意画卷,仔细想想一个人思虑太多真的会失去做人的乐趣。 记得邻窗女孩的眼神,她曾经在午后弱弱的问过我一句你,真的是春天的地铁吗?我有些不置可否,网名不重要,做真实的自己才是最踏实的。 青春不堪百度,何不纵酒放歌。 半夜的雨如约而至,疏离淡香,躲在墙角处的我竟然有些或明或暗的颓废。 于是乎热血青年这几个字与我有些渐行渐远了?昏暗的灯光下,读巫昌友的《绛溪笔谈》,才发现琼瑶离大家远了,现实离大家近了。 才发现青春日渐式微,大家的初恋不见了。 才发现寂寞时间,大家都是在网上用文字打发。 珠帘半卷,天外如许星光,在浅浅的发线里,思念已不在飞上眉梢。 青春当酒,纵酒当歌也是须晴日的。 听雨窗前,记忆若诗,任尘埃般的感慨在小宇宙里流淌殆尽,留不住的,终究还是留不住,些许无奈,又忍不住心绪如潮起来。 你站在桥下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人生如画卷,只是大家处处错过了美丽,人生如画卷,只是大家不懂得如何去渲染。 钩月沉江,醒了驿路繁华。错过的季节,凋零了所有的念想。 若依然,往事星星点点,指间撩拨的光阴流淌在低语的琴弦,谁听我歌唱?谁又愿意陪我寂寞过江。 月色如画,从何处来,又将会回到什么地方。 一个人的沉思,静寂了窗外的一亩荷塘,随风而舞,冷落了唇边那一杯清茶。 思绪若夏花浅泛,患得患失的大家什么时候变得愁肠百结?爱过的人,形同陌路,曾经的向往像韩剧一样肥皂泡。 不堪回首,辜负了雨雪风霜,徜徉在疼痛如初的泪水里,大家一横一竖的编织着人生的笔画。 背影孤独,是因为大家要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因为大家有着自己的信念。 这个叫刺泡儿的东东,又不知勾起了多少儿时的回忆。以前或者以后,酸甜的味道从来都沒有陌生过。 从落魂桥到坛罐瑶,那些沟沟坎坎的脚印里,遗落了太多太多青涩的过往。 金家店看花,高明场吃鱼,草池沿相亲,玉成桥喝羊肉汤。往事如昨,只有那些刻在电线杆杆上的名字,串起了一片片的温暖。 刺泡好吃,只是大家已经吃不出了当年的味道。有空的时候回家走走,看一看年迈的父母,凭吊一下曾经初恋过的地方,温暖过往,温暖那些寂寞愁肠。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