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网聊小说】《关注》(29)

时间:2016-01-01 00:28
  

           关 注(29)

      网聊小说:聊天式  直白式  口语式  跳跃式

    简陋的小屋里,除了寺院的“大雄宝殿”匾额当床被占三分之二地方外,余下的空间,放着一台老式木制的织布机,还有两个圆形的石盘当作凳子,床头边有一个石头搭建的床头柜。床头柜的底部是两只小小的方石盘;在方石盘上面,搁上一块薄薄的长方形精致的石板;在石板上面的两侧,搭上两大块方形的砖石;在砖石上面,再搁上一块薄薄的长方形精致石板。用同样的方法再加上一层,形成三层两抽屉式的床头柜。看上去很简陋,但很实用,因为床头柜没有门,也没有抽屉,要怎样放就怎样放,不被床头柜的面积所限制。校服姑娘会好好地利用这个特殊的床头柜,把她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课本作业本,放在里面,并用小纸条按年级标签。平时,放学回家,校服姑娘就在床头柜上做作业。当天暗下来时,床头柜上点小蜡烛,她停止做作业或者看书,她帮着养娘一起纺纱织布。有时,养娘叫她休息,不用帮。她在大床上,滚来滚去很开兴。后来她想了一个好方法,身体眼睛休息,大脑不能休息。于是,在大床上滚来滚去时,把白天看过的书,做过的作业,老师上课讲过的话,默背出来,回忆出来。这样下来,她既保护了眼睛,又增强了记忆力,成绩大步地上进。

齐开甫的手机就放在石制的床头柜上。手机的铃声,惊醒了校服姑娘。校服姑娘很吃力地推开重重压在她身上的齐开甫,他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整个身子一下子滑下去,然后又昏睡过去。

时间已经过了下午,她觉得肚子饿,起床找来一袋方便面,放在碗里泡着吃。边吃边照一下镜子,发现刚才辛辛苦苦化妆好的眉、眼、鼻、唇和颈部,都被他野蛮粗鲁,几乎不是吻,而是舔、磨、搓似的破坏。她似乎有些生气,将方便面的碗,搁在《高考指南》和《高考重点》两本书上,拿起化妆品,认真地又开始补妆起来。

齐开甫一直没有醒过来,呼吸忽长忽短,忽重忽轻,剧烈的咳嗽完后,全身还伴随着抽搐,样子有点可怕。校服姑娘以为他是疲倦昏睡的。她哪里知道,他的生命中,最后剩下的几次爱,而每次付出的爱,都是要他性命。事后,果然他在医院病床上瘫痪了半年,烛燃尽了,自然没有了亮光,他似同烛,54岁过早地结束了生命。

校服姑娘忽然回忆想起,养娘好几次不肯讲,养娘与男乞丐们生孩子的事。有一天,在养娘特别好的心情下,她的苦苦请求,养娘只得草草应付她,就是说了那么几句话:在风暴雨后的公园里,漆黑一片。公园尽头树林下的厕所门外,男乞丐如何像公狗那样扑上来,把养娘摁住倒在地,先亲,后摸,接着撕开衣服,最后压住养娘,随即用力撞击养娘。就是这么几句话,算是留给她一个完整的故事,算是母亲对女儿的一种性的启蒙。养娘与男乞丐们的爱,确切地说,不是爱,是强暴,是在糟糕的环境下,糟糕的心情下,被一个男乞丐或几个男乞丐,同时强暴。被强暴的养娘,在恐惧昏沉中,根本无法看清,压在身上的男乞丐们生得怎样。自己比起养娘的当年,她觉得要赞一赞自己幸运多了:至少她是自愿的,没有人逼迫她这样去做;至少他疲惫地躺在床上,还在她的视线中,并能看清他的脸,他的身体;至少她还能拥有他五个白天四个晚上;虽然,沒有豪华的房间,明亮的灯光,但是,至少有床,有烛光,能看清彼此的眼神和眼神的传递。校服姑娘就是这样傻想着。

校服姑娘完全忘记,自己是一名高三学生,将要参加高考考试。此刻的满脑子里应该是ABCD,应该是方程式,或是配方式。不应该把爱情的趣味,占领整个大脑,整个视野。校服姑娘赶快放下化妆笔,应该拿起还插入在《高考重点》书本里的笔,去认真复习,去认真摘录,再把一连五天的缺课、作业、模拟考等等补回来,重新振作起精神,远离性爱,远离色狼的齐开甫。然而,校服姑娘沒有这样做,却把一连十几天与齐开甫从相识、相知、相聚到精神到肉体的发生,在她脑海里编辑成一幕幕的视频,将一幕幕播放的视频转为文字,又将一个个文字的故事,记录在《高考重点》札记本里。

晩上七点,齐开甫昏睡了整整一个白天。他慢慢地醒过来,面色苍白,又憔悴还阵阵咳嗽着。他艰难地撑起身子,有气无力地说:我快要死了。她微笑着起身说:你还活着。说完先让他喝一杯热茶,为他泡了一碗面,又用热水为他擦身。

热水擦身,是她家的特效药,能治头痛感冒咳嗽。她小时候,得了这些小病小痛,养娘要她脱光衣服,用滚水热毛巾不断地擦全身,擦得她大声哭喊,在热毛巾擦揩与哭喊中逼出寒气,穴位血脉打通,病自然好,这就是穷人家,买不起药的土秘方。

校服姑娘将此方法用在齐开甫身上试一试,果然,擦得他全身通红通红,他叫喊着痛痛中慢慢地感觉到,能支配他的四肢,也缓解了阵阵的咳嗽。他开始拍打一下他自己的脸:我还活着吗?她依然微微一笑说:你没有死。他渐渐地有了一些力气,也来了一些精神,要去抚摸妩媚的浅浅的酒窝,她迅速躲避他的手,防止他再次破坏辛辛苦苦化妆好的脸。

齐开甫又一阵剧烈的咳嗽,她干脆跪在床上继续帮他擦身。两人近距离,身贴着身。他看注着她化妆后的美丽容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化妆品的香气,他再次犯了一个错误说:你真好看。

校服姑娘仍然微微一笑说:是过去,还是现在?

他呆呆地微笑道:是现在。我,愿为你去死。

翻开古代、近代、现代已知文字记载中的风流人物,阅读后不难发现,有多少个风流公子、少爷、大佬、军阀、老板,他们爱上戏台上或者舞台上的女戏子女演员。这些戏子演员除身材、容貌、服饰不去评说外,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化了妆的。不化妆的女人,是土色;化了妆的女人,是桃花色。更不用说,在戏台上或舞台上的强光灯照射下,这些桃花色的女戏子或女演员的脸,是什么色了,一个字:美。因此,这些风流人物的男人们,宁愿放弃家产、宁愿违背父母、宁愿落得妻离子散,也要把这些桃花色的女人搞到手,弄到家,纳为偏房,或做小妾。

再来看一看校服姑娘,她还没有经过化妆师的化妆;她还没有穿上相匹配的时服和首饰;她还没有在强光灯照射下。也就是说,还没有被完全包装过的她,已经把一个阅历女色资深的齐开甫,说是愿意为她去死。

他们完全忘记了,他们的性行为是在“大雄宝殿”金灿灿四个大字上发生,他们又一次践踏了佛的圣地,亵渎了佛的真谛。

齐开甫先后抛弃,齐琪的妈妈路莉萍,齐元的妈妈韩晗;饮料里下药,白梅生了齐仁,蓝衣姑娘怀了女婴;还有上千美女或明或暗情人关系。齐开甫一生爱了这么多女人,最后,死在女人身上。

齐开甫自己说好,下午去接医院的养娘,团圆晚饭在小屋吃。可是,齐开甫看到校服姑娘化妆后的美色,竟然忘记了去医院,而是又一次与校服姑娘发生性爱。最后,齐开甫完全虚脱,体力不持,无法行走,只好打手机叫人过来,替他开车。将养娘送到小屋,已经是晚上十二点。接下来,替他开车的人,背着齐开甫离开了小屋。然后,吃力地把齐开甫塞进车子里。

校服姑娘完完全全可以摆脱齐开甫,她不是不知道,这样下去的后果是什么:无非考不上大学;只要养娘的眼睛能医治好,能恢复原来的状态,比损失,比失去,比牺牲,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学校门口贴着大大的高考状元榜名单,竟然没有她的名字,与原来的希望值,落差这么大,她当然承受不了;她与齐开甫十多天的轰轰烈烈的爱情,一下子断开,她听不到齐开甫声音,她见不到齐开甫人影,她的感情一落千丈,她当然承受不了;考上大学的同学们都谈论这个大学好,那个大学好,国外大学好,还是国内大学好,听到后心烦,她当然承受不了;当班级里,最不可能考上大学的差班生,竟然也考上了大学,听到后很受刺激,她当然承受不了;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她被各课老师轮返的奚落,轮返的轰炸,只有班主任安慰她,让她高三再读一年,明年继续参加高考,听到这里,她的自尊性,她的清高,她的骄傲,总之她承受不了无缘上大学的事实。她回到家,一怒之下,一气之下,将高三课本,复习资料,包括齐开甫资助校服姑娘上大学的十万元现金支票,统统在小屋前烧掉。她将手中的书本抛到烈火中,一边在烈火旁手舞足蹈,一边念叨着:别来碰我!别来打扰我!把手中的书本全部抛到烈火中后,然后又念叨着:下课了,下课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我爱你,却只能错失年华

    我爱你曾经最想要去的地方,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去往你所在的城市,我的世界也从此失去了五...

  • 爱上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然而你的一句我爱你,早已不是你进入我的世界的通行证。,浇灭我所有的希翼和念想,却在...

  • 一纸笔墨,始终为你留藏

    如若一段文字如若一季感觉,让它在那一段时间,不经意间,那今日的风,人生一如梦,多少落...

  • 【心情随笔】两两相望,两两相忘

    生活中习惯了遗忘和被遗忘,依然没有任何的交流,远去的是自己,擦肩而过,也是人生,而我...

  • 村官上任七

    要模样儿没模样儿的货,也许能让没选上的她高兴高兴,趁机给她热乎热乎,当他俩从兴奋中...

  • 心,一路向暖而行

    大自然中寒来暑往,或许收藏,那种向往的青涩心情,曾经的不离不弃,但是却不是一生中的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