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爱情失忆症

时间:2015-12-20 00:33
  

 

我是一个在酒吧工作的女孩,确切的说我是一个妓女。

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很诗意的名字:霜儿

9点多钟,那个叫林浩的男人准时坐在了吧台前。听姐妹们说这个男人可是个钻石王老五呢?我决心去勾引他。

林浩,身材健壮,长相俊美,单身,最重要的一点是一个富家子弟,这就是我目前所掌握的关于这个男人的情报。我眯着眼,偷偷打量着这个看起来眼神有点忧郁的男人,我该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勾引他呢?这样英俊多金的男子可比哪些秃头腆肚的男人看起来赏心悦目多了,更何况如果是和他一夜欢爱呢?

飞飞,是你吗?温柔的低喃打断了我一夜春梦的幻想,忧郁而迷离的眼睛,落寞的神情,,男人温热的气息混合这酒精的香味逼近了我精心装扮的妖媚的唇前。

飞飞,飞飞是他娘的哪个可恶的女人,我在心里恶狠狠的骂着。可脸上开出了一朵叫欲望的花儿,我就是你的飞飞啊,我的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来,我觉得我心里的欲望像一团火在燃烧,烧的我睁不开眼,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来到他这件铺着天鹅绒地毯的奢华的房间的,只记得他喘息着在我身上冲刺时候,他嘴里喊出的依然是飞飞。

于是,我看到了飞飞。床头柜上,墙壁上,挂满了一个女孩子的照片,我瞪着她,她冲着我微笑,洁白的牙齿,嘴角上扬。不知为什么,我忽然间泪流满目,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了出来顺着我的脸颊一直流到了心里,最终汇集成了一条冰冷的的河在我身体里肆虐的流窜,可这冰冷的河水依然浇不灭我心底那朵叫欲望的火花。我像蛇一样扭动着迎合着他的动作,空气了氲着欲望的味道。

清晨八点钟,我固定的睡眠时间,可我却了无睡意。阳光透过象牙白的纱窗落在屋里的纯白长毛地毯上,凌乱的床单上,男人还在入睡,多么好看的男人啊,即使是在风月场所阅尽千帆的身为妓女的我也不禁为之心动。那个叫飞飞的女孩该是何其幸运啊!我俯身吻向这个男人,像那个做了千百次的梦一样,和现在一样的房间,一样的凌乱的床,甚至是房间的布置和床单的颜色都是我喜欢的颜色。梦中是一个温柔的好看的男人,大家热烈的拥吻着,缠绵着。男人的吻从我的唇滑到我的耳边,低声说我要走了。我一个战栗惊醒了这个熟睡的叫林浩的男人,他皱着眉头看着我,继而望了望那些冲着她微笑的女孩的照片,眼里有一丝惊讶,又有一份迷茫,他说:你不是飞飞。我说我是霜儿。他又问你为什么在这儿,一夜缠绵他竟然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我瞪着他裸露的男性胴体妖媚的一笑说,我等你付钱,他用不容置信的眼光看着我好一会说你很缺钱,我说我需要一百万钱。他问你为什么要一百万。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得了一种叫爱情失忆症的病。我只记得我需要100万来买回我的爱情。我边说边咯咯地笑,笑的我眼泪都流了出来,林浩用一直忧郁,哀伤,好像还有一丝爱怜的眼神看着我说,霜儿,我给你100万,留在这里陪我。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邂逅一场美丽的爱情,艳遇最美的

    爱情渐渐撕毁滨河的美丽,找一个人能读懂自己,看小镇的风景,我想在雪小禅的文字里邂逅...

  • 只为你等候

    你若真有情我愿做那卷帘人,为你轻拂灰尘,流尽千滴泪,难追随,傻坐树下妩媚,不知那夜你...

  • 虚华世界的堕落

    虚华世界的堕落虚华世界的堕落歌厅里的虚华世界,我知道推辞不了,身穿红丝绸短裙白色短...

  • 长篇小说《凭灵魂生育》下部&

    她的这个肉肉凸起的快乐中心,既无所谓什么“中心,也就是说,不是指主人公的性技巧...

  • 流年偷换,曲终人散楼已空

    听到了自己的世界彻底崩碎的声音,终究不是自己的,想念一个人的时候,谁不会有寂寞,那些...

  • 徘徊的记忆

    当你的心真的在痛眼泪快要流下来的时候,那就赶快抬头看看,,那就不应该哭,这一切为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