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虚华世界的堕落

时间:2015-12-20 00:10
  

 

歌厅里的虚华世界,使我觉得十分迷惘。在酒店宴请过两个企业重要客户后,我知道推辞不了,必须去夜莺的歌舞厅。并且,我意识到,摆在我面前的是一条艰难而曲折的选择,城建局副局长阿良在教导朋友们如何走进歌厅去,选择什么样的小姐或公主。我的双眼还不习惯里面的灯光。必须通过自己的摸索一步一步地缓慢前行在滑溜的走廓上。  我十分厌烦这个副局长阿良,他得了我企业多少好处,却没给我公里办几件正经的事。今晚,我要治治他,为他设一个陷阱,让他滑落进去。解我心头之恨。  五个人要了一个中等包房。妈眯让八个年轻女人站成一排让大家挑选。第一批留下了三个丰美身材姿色白净纯情模样的女人。  第二批又进来八个小姐,身穿红丝绸短裙白色短袖衫的两个性感妖艳的女人。  我分派到一个苏北盐城的女孩,她叫李玉珍。我感到十分惊奇。一年前,李玉珍在我妻弟开的织布厂里做挡车工,怎么地忽然来做歌厅做坐台小姐了?她是织布厂里的厂花,想提拔她做厂里的销售员,因为她长得白净文静漂亮,我见过她二次,认识她。一直心怀鬼胎,但不敢下手,今夜遇见她,是一种缘份啊。我春心荡漾。 李玉珍的眉毛描得有个性,她像一个电视剧里的女演员。脱了白色短袖衫,露出吊带裙。我曾经想为她找一个合适的工作,一直没有机会。 我搂过她,在她脸上吻了一下,把手伸进她的裙里。“李玉珍,你还认识我么?”   “是你,方大诗人,你也来这里?才八点,这么早干吗呢?”玉珍一边说一边开了包房门。   她一开门,我就冲进去把她起来。离开了工厂,她干得一定如鱼得水的,显得十分精神,更加美丽动人。   “不要嘛!这么早。”玉珍一边嗲声地说,一边手捶着我的肩。   玉珍的话使我停了下来,她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要不要的事,当然,以没表白过对她的喜欢,也不知道她是否有男朋友。   “怎么啦?不舒服吗?”我把她放下来,轻轻地问。   “你——真笨!”玉珍一边说一边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搂住玉珍拥在了沙发上。在昏暗灯光下她妩媚极了。手不自觉地从她的睡衣里伸进去,习惯性地揉她的乳房,竟然没有带乳罩,这使我比以前更加冲动, 大约十分钟后,她抬起头,挣扎了一下身子,面容仰望着我说“今晚请我吃宵夜吧,然后,去我的出租屋。” 我说:“不去,那里太脏。” “要不,你带我走?!”玉珍又说。她很悲观的样子。 “今夜,你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出卖了呢?卖艺不卖身,不行啊?”我感到她十分奇怪。必定有什么隐藏在她内心深处。 过了一会,坐台女一个个轮着唱歌,不知疲倦般,夜莺似地沙哑着喉咙,哼着,呻吟着------ 后来,大约是二个小时后,她们都累了,小猫似地仰躺在沙发上,有的蜷缩着柔软的身体,有的吸烟,吐着烟圈,有的吃水果,嗑瓜子,更多的在缠绕着莲耦一般白得娇嫩的手臂围在我的男伙伴脖子上喝着啤酒。一杯接一坏,不要钱似的浪费。 我便耍了手腕。对她说:“请你帮个忙,叫你歌厅里那个短发女孩好好侍候我那个朋友,秦仁良。你把他俩的亲密景头用手机拍摄下来,传到我的手机上就行,很简单的事,我给你五升块,今晚,先付你五百块钱。”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只为你等候

    你若真有情我愿做那卷帘人,为你轻拂灰尘,流尽千滴泪,难追随,傻坐树下妩媚,不知那夜你...

  • 长篇小说《凭灵魂生育》下部&

    她的这个肉肉凸起的快乐中心,既无所谓什么“中心,也就是说,不是指主人公的性技巧...

  • 流年偷换,曲终人散楼已空

    听到了自己的世界彻底崩碎的声音,终究不是自己的,想念一个人的时候,谁不会有寂寞,那些...

  • 徘徊的记忆

    当你的心真的在痛眼泪快要流下来的时候,那就赶快抬头看看,,那就不应该哭,这一切为什...

  • 惝恍人生——穷斗 第四十六章

    偏偏还整出了啥这政策那政策,不能说是什么星星惜星星英雄惜英雄,要个头有个头儿,孩子...

  • 陌上花开,流年似水

    苦短人生,爱恨情仇拼在一起,好在总有一个地方,只属于自己,心情也随之美好起来,总有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