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赵时春传(9)

时间:2013-08-11 08:11
  

    第九章 浚谷子与丽儿

    嘉靖二十年(公元1540年)正月二十三日,浚谷子与罗洪先、唐顺之各领了八十大杖,被打得皮开肉绽,投进了监狱。不几天判决下来,判了个无理冲撞皇上,削除官职,落籍为民。浚谷子受刑的那一天恰是妻子刘金台的生日,浚谷子也是过了31岁生日没几天。他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被贬斥十年后复召做官,仅仅一年零三个月之后,又被赶回了老家做农民,仅管这次上疏又为他赢得了更大的清誉,但他本人毕竟心里不好受,顾不得杖刑未好,就叮嘱仆人阿纪往马背上搭了条绵被,自己趴在马背上离开了北京城。
    离开京城时,他向罗洪先、唐顺之两位难友道别,作《别罗达夫唐应德》诗一首:
彰义门前官道柳,到时凋谢发时回。
荣枯自是寻常事,闲逐春风归去来。
    不知是因为怕唐、罗二人伤心,还是由于自己有了第一次被罢官的痛苦经历,从诗中可以看到,浚谷子对第二次被贬斥心态相对平和,似乎对宦海沉浮看透了,对功名利禄淡泊了。诗中在劝慰两位朋友时,还不忘调侃自己为官时间之短。
    这一回出京城,浚谷子心情冷淡了许多,在回家的路上,浚谷子看到春天北回的大雁群在天空飞翔,大雁冬去春回,不违时令,可是官场之旅竟这么艰难,由此联想到自己官场沉浮不定,似乎参透了人生的变化,遂作了《途次逢春雁》一诗:
去岁布衣充侍从,今春侍臣作布衣。
云间却羡南来雁,犹自当春向北飞。
    回到平凉,浚谷子觉得无颜面对母亲和妻子,也不愿与亲朋们来往,看看杖伤将愈,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就在家门东边不远的地方,购得五十亩土地,请人筑墙为园,命之为乐休园。取意为我喜欢我高兴从朝庭退休了,从此不再管人世间的烦恼事了,这个园子就是我快乐休息的地方。
    又在园中修得四亭,东曰考履亭,西曰巡光亭,南曰同春亭,北曰洗心亭。浚谷子心里的牢骚也是十分的大的,他将亭子命名为考履,就是说每走一路步也要考虑鞋子往哪里放,仕途艰难,落脚都不容易啊;这巡光亭是说我已老之将至,能干什么事呢,只有等待西斜的太阳回光返照了。南亭却命名为同春亭,说是我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里,和百草万物一样都能享受到春天的阳光和温暖,这是很快活的事啊。西曰洗心亭,就是说我如今也清静无为,洗心革面了,甘心做一个日出而做日入而息割草喂牛的庄稼汉。
    又在园中掘地为池,用青砖砌了池沿,池内养了金鲫,种植了几十株荷花。池前遍栽竹林一片,学苏东坡先生宁可食无肉,不可无一日无竹,以竹为友, 心静如水。
    池东筑一轩,命名为乐意轩,礼部会试第一名毕竟高人一筹,他说我乐意,我喜欢,一二再地被贬斥,就是因为我的一次次上疏,可是我不悔恨,谁能把我浚谷子怎么样。轩周四角遍栽菊花,因想起灵台县蓝菊崖之事,遍种蓝紫两种小菊菊花。一到深秋初冬时节,开出一片旺旺的紫蓝色花海来。
    池西也筑一轩,命为生香轩。四周遍种青松苍柏,寓日月流转,松柏长青,不坠青云之志。
    池中水自浚谷中引来,格外清澈,仿佛就是浚谷在眼前流淌。
园内其余的地方,种成一年四季渐次开放的花卉,杂植以葡萄、桑树、枣树、杏树、桃树。乐休园大形出来后,浚谷子就独独留下阿纪干些粗活重活,他自己则老老实实当起了园丁,鸡鸣即起,天黑即睡。松土、锄草、施肥、浇水,渐入佳境。
    手握锄头,赤脚站在泥地里,用心地锄下去,开始几天觉得有些别扭、生疏,浑身酸疼,手上打了泡,坚持下来也就习惯了。看莳弄过的土地是那样亲切鲜活,一天一个样,一时一个样.早上潮湿,鲜嫩,充满着对一天的期待;正午热烈奔放,充满激情,有无数个未知正在发生;下午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美好的妇人,在洞房里歇息,有些倦怠,静悄悄地屏息内敛。天天锄地,把地锄熟了,锄得松软无比,土中捡出的小石子,硬土块,堆在园边眼看着大起来,也很有成就感的。挖出一撮撮兵草、龙之草,看挖出后的兵草们在太阳下干枯,心有竟有一种快乐升起。生命力旺盛的是苦苣,茅婴,一遍遍地锄,一次次地长,似乎生生不已,一直从春天追随生长到秋天。春天走了,夏天来了,花儿长了嫩芽,分出小叶,长成青紫的枝杆,开成艳艳鲜花,花瓣儿有淡黄,紫红,大红,粉白,艳红等各色各样的,一天天开过去,开得人心花也绽开了花蕾。菜蔬们也都一朵朵青枝绿叶,蒜苗茁壮,萝卜白嫩,白菜丰满,黄瓜鲜嫩,豆角弯弯。一天天劳作不已,饭量增加了,身体强健了,渐渐地就忘却官场,忘却了此前所受的种种烦恼。尝有同年或达官贵人慕名来访,心里高兴了几步跨出乐休园牵手畅谈,谈天气,看花朵,说菜蔬。不高兴了,就手扶锄头,裤腿再往上膝盖上挽挽,说自己很忙,无暇会客。有些不死心的,守在园中不走,他也不着急,钻在园里,锄草,浇水,培土,一干就是多半天不言语,等的人渐渐失去了耐心,自己走掉了。
    浚谷子最喜欢下雨天了,雨下起来的时候,叮嘱阿纪暖上一壶黄酒,做几样时鲜的小菜,或考履亭,或同春亭一坐,品着家乡的黄米酒,赏得八面来风,看千万颗小雨滴,伶伶俐俐地钻入松软的泥地里,雨声唰唰唰地响起来,土地滋润的欢笑起来。调皮的小雨滴儿打得鲜嫩的花苞碧绿的花叶泪痕涟涟,显出另一种娇艳的风韵,却喜平日低眉顺眼的小草欢舞着跳跃着在风雨里张狂欢呼。这时候天上乌云翻滚,汹涌激烈,翻腾不已。似新婚的小伙子正在洞房中动物凶猛,缠绵,纠葛,倾覆,重叠。天暗下来,云低下来,听雷霆震宇咔嚓嚓从天际滚落下来,砸得大地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大地上的万物都被这种声可怕的声响震悚。在这种美妙雨天里闲适慢饮,实在是只有劳动人民才能享受到的一种舒畅。雨突然就停了,期待着,欣赏着,是雨过天晴的美丽,看橙黄绿青蓝紫一道两道彩虹挂在天际,就有那性急的星星急忙眨巴着小眼睛,它们玩皮地跑到大山的头顶,想藏到那密密的树林之中呢,大地上的小草们茁壮的玉米们苗条的小糜子们都绿油油的,分明是一群刚出浴的山村新嫁娘子,婀娜多姿,风情万千,含情脉脉,无声胜有声。这时一壶黄酒刚刚喝干,喝得面红耳赤,思绪万千,忆前朝看今世,有多少英雄随浪潮滚滚东逝,不觉心里平顺了许多。额上有细细的汗珠洇出,酒喝到七分醉,妙妙的,一个人就孤独地享受这无限的清静美好。
    妻子刘金台送来了晚饭,一陶罐酸汤细长面,早惹得人口水直流,刘金台从小竹篮中端出盐、醋、熟油辣子和切的薄如纸片的醋泡蒜瓣,咸盐腌的绿韭菜,浚谷子一口气吸了三大碗,吃得心满意足,看着妻子祥和平静的面容,终于畅快淋漓地放声大笑了起来。
    第二次到北京工作,浚谷子未带刘金台。第二年刘金台奉敕封,浚谷子又纳王丽儿为妾,刘金台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以为传种接代的事尽可交由丽儿去办。心里少了负担,身体竟比以前有些好转,浚谷子第二次被贬回来,看到刘金台脸上竟有些胖了。浚谷子心里高兴,夫妻间相爱就更加融洽了。最高兴的要数刘金台了,她想既然朝庭总要赶浚谷子回来,还不如不去做官的好,做官的丈夫老看不见,还要担惊受怕,眼前的丈夫虽然被辞退回来,却能天天见面,晚上睡觉床也不觉空了。看到丈夫一心扑在乐休园,挖地,锄草,施肥,浇水,与农人交谈,渐渐的丈夫身体也结实了许多。刘金台一日三餐亲自做好送来,绝不许仆人们送。
    陇东以小麦与玉米为主食,尤其是看重小麦,它是食物中的上品,富余一些的人家,都是把小麦作为主食,主妇是否会做一手上好的面食,则是考核这个主妇称职与否的最主要的标志。刘金台自小就在母亲的教导下学会了各样面食的做法,这些年心态好了,生活稳定了,就更注意用心做好面食。一锅十六个馒头,她能揉上半天时间,把面和成干索索,一点点地揉,一点点地搀水,那面几乎是全用手劲揉成功的,这样做成的馒头脆酥,绵柔,香甜,放上六天都不坏。包的包子一十八个褶一个不少,韭菜包子糖包子萝卜包子枣包子,细细地和面,用心地择菜,刘金台总是换样样子做。她更能做几样绝妙的小吃。细细地和好面,把葱切成细丝,用和好的面裹上葱丝,加上调料,在铁鏊里放一勺大油煎出的火烧子,味美香甜,浚谷子每次总要吃六个以上。吃完还嚷嚷说没吃够。尝是天热了,就和上一块面团,在面盆里轻轻地洗面团,直到把面团洗成一小块,把那一小块放在锅里蒸,蒸熟的是一种叫瘦面筋的食物。洗下水样的面浆放在蒸笼里蒸成一种特别的小吃酿皮子。再剥蒜捣成蒜泥,熟好红辣子油,调上自家窝的酸酸的米醋,撒几片切成的小蒜苗,瘦面筋与酿皮子相拌调出一种美味小吃,那是陇东最好吃的面食小吃酿皮子。
    浚谷子刚回平凉城,郁愤之情难舒,无处可诉,无人可诉,也无法可诉。那一段时间,浚谷子不知是怎么过来的,不知道日头一天天是怎么落的,也不知道怎么一会儿鸡就又叫鸣了,狗吠声也起了,院子里就有了脚步声。食不甘味,睡不安眠,糊里糊涂地度着日月。终于在乐休园找到了排遣的好去处。在乐休园干了近一年的体力活,体质明显地增强了,吃得香,睡得好。虽然仍不忘读书作文,连国家大事他也是耳听八面,眼观四方,四处打探消息,在京城的朋友以及与他一同落难的罗洪先、唐顺之等也经常互通信息,了解情况。但心境毕竟平和了许多。看事看物待人有了更多的容纳,心里就平静得多了。
    第二年一开春,也即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他又在平凉城东二十五里的地方,买了一个小小的山坳,浚谷子看这山坳四面环山,中间下凹,这下凹却呈台阶形,他就有意建一个平凉的桃花源,买下这块地方,起名桃花坞,修筑了三座亭子,分别起名复古亭,净香亭,后乐亭,每亭俱有记文。复古亭又叫古亭,这是暗寓他希望嘉靖皇帝像尧、舜那样治理国家和人民,也寓意自己一生的目标应该以恢复古代的仁义礼智信为已任;净香亭提醒自己要像桃花那样留得艳美在人间,不得与眼前的蝇营狗苟之徒同流合污;后乐亭取宋代范仲淹老先生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事。
    自此浚谷子又将精力放在了桃花坞的建设上,无意中的体力劳动增强了浚谷子的体质,这一年他的妻子刘金台有了身孕,第二年也即嘉靖二十二年六月,浚谷子的儿子赵守严出生,夫妻双双喜出望外,赵老妇人更是一下子年轻了三岁。又过了一年,即嘉靖二十三年十一月,浚谷子的长女赵昭德出生。可惜嘉靖二十四年八月,平凉城内发大水,一连下了四十五天大雨,浚谷水暴涨,从西向东横溢而下,冲进了平凉城,浚谷水从如今的中山桥冲进平凉府城,淹了大半个平凉城,冲毁了府、县衙的各个机关,大部分商店、客店也都被冲毁,死伤一千多人,有些人的尸首竟冲到了下游陕西渭河之中。浚谷子背上老母亲,仆人阿纪照顾怀有身孕的刘金台,丽儿慌忙中只拉着守严,把个未满周岁的长女昭德给遗留在家中,让大水冲走了。
    刘金台被大雨浇了几天几夜,又痛失长女,日夜啼哭不止,浚谷子请人在城北高处修建房屋,疏于照顾妻子,刘金台身子本来就单薄,饮食上跟不上去,却又十分地顾家,又怕累坏了浚谷子,拼命的劳动,终于染上了疾病,咯血不止,这病在那时是绝症,称之为“痨症”,也即如今的肺结核病。嘉靖二十五年十一月浚谷子的小女儿赵昭仪出生,刘金台却病倒了,吐血不至,第二年正月,病情大作,浚谷子亲自开药方,护理两月,病情稍平,到了这一年三月,刘金台抛下仅有三个月的小女昭仪永远离开了人世。
    刘金台临死前的三天,手烫烫的,拉着浚谷子的手不放,两眼射着顽强的光芒,唠唠叨叨地向浚谷子说了很多话,几乎比她们结婚二十四年来所有时间说得活还要多,她神志似乎已经不是很清楚了,话却说得条理清晰,叙述准确,简直让人怀疑这是刘金台在作临终前的嘱托,还是浚谷子平日闲谈时的滔滔不绝的话语。刘金台说的话或者说的是与同一件事有关的话题。
    她说:她是观世音的弟子,浚谷子小时候被困华亭县的神仙洞,后来身陷北京锦衣卫监狱,都是她求观世音普萨护佑躲过了灾难。前两件事不必多说了,她说有一回参加一次讲经会,一位从四川峨嵋山上来的道士说,我现在发功,谁是我的弟子谁眼睛就能看见一道金光,全场几百多人,就只有她一人看见了。又说她有一回赶到崆峒山烧香敬神,正碰上崆峒山邀请十大名山的道教主持在一个密洞中念经,念经时可允许虔诚的信徒一百人进去听经,这个藏经洞每五十年打开一次,她那一次烧香,偏偏就碰上了,斗胆前去,恰恰就是这第一百位中的最后一位,道长对她说,你有道缘。浚谷子边听边怕,不知道妻子刘金台中了什么邪,又想自己三十多年来,一直排斥佛老,总认为都是异端邪说,一概排斥佛老,谁想妻子偏偏是个虔诚的道教徒,又对佛教深信不疑。刘金台说着说着,犹嫌不足,催促浚谷子快备笔墨,急切地夺过毛笔,文不加点,急急写起来,内容却是她如何如何修建崆峒山道观僧院的构想。看看几十页写满,刘金台竟意犹未尽,只是一味地写下去,看着妻子写得这几十页墨迹淋淋的字,浚谷子只觉当头一棒,砸得他眼冒金星。还好,刘金台写到最后,精疲力竭,终于放下毛笔,对浚谷子说了最后几句话:我死后埋在你们赵家祖坟,请你到我的娘家华亭县为我守孝三年。我想回家看看,你到华亭时,一定要记得带我回去。结婚后我再也没有闲时间回娘家歇息。
    浚谷子茫然地答应了。
    这一年浚谷子三十八岁,正是人生的艰难时期。俗话说“少年得志,中年丧妻”,这两件人生大不幸偏偏都让他浚谷子摊上了,可谓倒楣透顶,他把妻子刘金台安葬在平凉城南山文家原他们赵家的祖坟中,满怀悲痛心情写了篇《刘孺人墓志铭》,就将两个孩子交给母亲许老夫人和侍妾丽儿照应,这年八月,他由仆人阿纪陪着到华亭县去了。
    一连串的咳嗽声,惊醒了甜睡中的浚谷子。
    到浚谷子这一辈,已是三代书香门第了。读书人家的弟子,身分骨单薄,十年寒窗,九载熬油,苦于用功,风寒受凉在所难免,没有及时吃药调理,留下个咳嗽症候。身体稍有不适,那咳嗽就像个胆小的看守烽火台的民兵,一有风吹草动,那令人心烦的狼烟就突突突地从嗓子眼往外冒。尤其晚上一阵一阵地咳嗽醒,留得半夜惆怅难眠。
    以前凭年青气盛,抗抗也就过去了。这几年百事不顺,体质也日渐其差,咳嗽声就像那秋天的连绵细雨,缠缠绵绵地不绝于耳。
    进京做官之初,也有治病养身的念头,也曾向懂医道的同年请教过治咳嗽的方子。可惜当时没有认真对待,这咳嗽就一日甚似一日地紧起来。窗外水声呜咽,听得出是那寂寞冷清的心韵在诉说无限的忧郁,这时已是后半夜了。浚谷子来华亭只几天时间,感觉到只有夜深人静时分,小溪低呻浅吟才听得分明清晰。
    到华亭县去,他确实是抱着“颐养天年”心思的。第二次被贬斥的打击似乎对他更加沉重。22岁上了一本《上崇治本疏》,把他贬回老家10年,被复召北京回刚做京官一年零三个月,又因为与唐顺之等上疏劝皇上让皇太子参加早朝,就又被贬了回来,这一年他不过才三十岁,让他“颐养天年”似乎是太早了些。同年朋友都劝他以后少说话,才能做大官,他这瘦弱的西北汉子,却似乎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他也明知道在皇帝面前,一开口就是错,唯一可以随意说的只能是“是”这个字,他却不甘心这样,于是头破血流的碰壁就已注定。第二次回家,他已无意仕途,谁想女亡妻逝,更让他心灰意冷。
    来华亭岳丈家,浚谷子觉得不尴不尬的,说是探亲吧,却早已不是新女婿了,况且妻子新去。说是读书吧,他这个乡试解元,会试会元的浚谷子早些年就因为书读得好而名声响于四乡八邻。唯一的借口就是养病,于是在拜见了岳母后,就屈缩在了寓居的地方,连平日最爱读的《离骚》《史记》也读不下去了。
    心儿恹恹,身儿懒懒,有心到窗前的山上去旅游,做个明代的愚溪主人柳子厚先生,却也静不下心思,黄土山路泥泞不堪,秋雨也缠缠绵绵,喝饱了雨水的土地,竟在秋风中又生长出一片片鲜艳的嫩绿来,看了让人生怜,知道她们过不了冬,可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要挣命般地疯长?
    心几乎发霉了,连月的阴雨天,什么东西都湿漉漉的,就连那耗子洞里跑出觅食的老鼠,也都是潮乎乎腻味味的,看着就让人恶心。秋天本来是疏菜最多的时候,浚谷子却总找不到一种可口的疏菜,嘴里木木的,舌胎厚腻,味觉消失了。白天浑浑沉沉的,吃了睡,睡了吃,晚上睡不着觉,就静听窗前的溪水喧响。想忧国忧民的屈原,在汩罗江畔,挥泪吟诗,拖着瘦弱的身子看北雁南飞,终久是把一腔热血投了汩罗江。可怜聪明绝世的贾谊,哪里是因为太子堕马伤心而死,分明是伤心他自己呀!有谁识得贾先生?前些年读李商隐的《贾生》“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认为李商隐既是在哭贾宜不遇,也是在哭他自己一生的不幸际遇啊。如今他是既哭贾生,又哭李商隐,也哭他浚谷子自己呀。有谁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境况下怜念自己呢。
    思前想后,就觉得浑身燥热,烦躁的蹬开被子,又被那冰凉滴答的屋檐水冷得缩成一团,这样僵卧了十几天,便口舌生疮,连嘴唇都肿了烂了,满口无味,不思饮食。接着恶心发烧,直烧得眼眶子生疼,浑身上下连脚趾指头的骨节缝都咯咯吧吧地发疼,舌头似涂了一层厚厚的白胶泥,麻木无味。好利害的湿热症。
    年迈的岳母深知女婿脾气固执,就派人到平凉把浚谷子的侍女丽儿接来华亭。
    丽儿本是浚谷子的婢女,姿色特别出众。浚谷子第二次在京做官时,因妻子有病,就带着丽儿到京侍候他的衣食。他平日只顾功名,很少注目女色,只是认为丽儿青春可心,早起晚睡,把他侍候的服服贴贴的。他吟诗作文,丽儿研墨铺纸,三两年就那么过去了。
    有一晚和朋友们吃酒论事回来,丽儿服侍他洗脚,浚谷子醉眼朦胧地看着丽儿一头黑油油的头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家乡夏天那翠绿健美的嫩玉米来,就不由自主地拉住了丽儿玉手抚摸起来。忽然丽儿微抬粉面,喇叭花样的红唇儿微微一启,老爷,我的脚心也有一颗痣呢!
    浚谷子来了兴致:“让我瞧瞧!”
    浚谷子自幼饱读书,自然熟知周易八卦之类,认为脚下有痣之人,必是大贵之相,而且常常以为自己能得中解元、会元,在京城作官都是因为自个儿脚心有粒别人轻易不能看见的痣。听得丽儿一说她脚心也有一粒痣,那里肯放过欣赏。
    丽儿自然伶俐,先侍候老爷睡下,又用皂角水细细地洗了身子,复进浚谷子房中,但见浚谷子双颊通红,圆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兴致勃勃地看着她的到来。
    丽儿羞羞地跪在床侧,伸出一只脚来,犹如一截晶莹欲滴的玉耦,从荷叶底下悄悄探出,仿佛还袅袅娜娜地飘着微微荷香。浚谷子平日总是用功读书,疏于房中戏嬉,妻子刘金台的三寸金莲,被那裹脚布严严实实地遮掩着,浚谷子几乎未曾看见是个什么样儿。这丽儿长着一双天足,却又生得小巧玲珑,分明是一朵美丽纤巧鲜嫩的莲耦,另有一番风味。浚谷子顿生爱意,伸手去摸丽儿脚心的痣儿,丽儿忍俊不住,格格格地轻声笑了起来。浚谷子被那笑声所媚,拥住丽儿,上上下下地摸索起来。未开苞的花儿,瓷瓷实实,却又光滑绵软,燃起了浚谷子久已生疏的欲望。
    鸡叫三遍后,丽儿就要起来,浚谷子轻轻说,别动,随即用有力的胳膊箍住了丽儿。浚谷子觉得丽儿那瓷实的身子,滑溜溜的温暖,鲜嫩,光滑,处处泛着青春的光芒,与妻子那瘦弱的身子相比,另有一番鲜嫩的滋味。更兼丽儿不知是天生,还是悟性极高,床上侍候浚谷子,不但尽兴,更是尽情,缠绵,狂放,持久,小小圆润的美穴,轻轻地吸住滩谷子,犹如孩子那圆润鲜嫩绵软的婴孩小手轻抚,吸住,抓牢,一遍遍地吸吮,重复中有变化,变化中有回忆,回忆中有创新,温柔中有猛烈,持久中有间歇,缠绵中有暂停,潮湿中有温暖,松泛中有紧扣,柔柔地用劲,缓缓地使力,一双青春的手臂只在浚谷子脊梁背上轻抚,却似有有使不完的力气紧紧地吸住浚谷子,几乎一个晚上就未曾松口,快乐的浚谷子不住地呻吟。有津津的汗绵绵渗出,搀和在两人光光的身子上,粘粘的,滑滑的,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爽快漫延,涨潮,汹涌;有一种弦晕般飘飘欲仙的感觉升腾,变化,攀升,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经历在持续,刺激,记忆,进行。只觉时间还短呢,窗外的公鸡就欢唱了无数遍。天明时分,当东窗的暑光照进屋内时,浚谷子那颗聪明的头颅枕在丽儿的胳膊上睡熟了,连中午吃饭也没有叫得醒来吃。
    无数次感叹,无数遍庆幸,无数回描绘,自己今生能得遇丽儿这样一个美人儿,能体味到人间这样瑰丽的美味,实在是万分有幸。也才渐次理解了古人对美人的无限赞赏都是有根由的,都是用他们那生华妙笔遮遮掩掩地描绘着曾经的美艳。可惜此等美事不能与外人道,于是历代上演的一些绝美的才子佳人的恩爱情节就遗留在那些同样瑰丽的传奇文章之中了。
    丽儿到华亭县来,一副青春的气息,却又有些压抑的腼腆,乖巧的丽儿似乎得到了许老夫人的指示。总是变着法儿哄着闹着要浚谷子带她到处玩玩。
    丽儿青春气息漾溢着,汹涌着,感染着浚谷子,欢快的笑声随着河水哗哗哗地流淌着,草儿在秋风中瑟缩,秋花儿却也在秋色中竞相暄染赤橙黄紫,树叶也竟相换起色彩斑斓的秋衣。丽儿在芮河滩卧牛般的大石上跳来跳去,嬉戏,玩乐,欢笑,浚谷子静静坐在河边,耐心地熬煎华亭特有的罐罐茶,生好强硬的柴火,用小铁罐装一些茶叶,搅拌稍许,倒一些胡麻清油,再搅拌,加少许盐粒,这时烧水的铁罐已经烧开了水,把开水加进炒好的茶叶铁罐,看柴火慢慢地熬茶,看火苗升腾,看茶水翻滚,眼瞅着茶水在铁罐里熬煎,味儿清香,味儿鲜嫩,现熬现喝,更是有一种缓缓急切的期盼。喝着浓浓的热茶,看丽儿在河水欢笑,感觉着丽儿青春气息的漾溢,年青时受累多日的乏气这才慢慢地从骨缝中钻将出来,顺着河水跑了。
    丽儿的到来,令浚谷子精神为之一振,他也知道,一直僵卧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也就由着丽儿快乐的性子,让丽儿摆布,更在丽儿那美丽鲜嫩的胴体里沉醉不醒。坐在河边喝茶,他才有闲暇欣赏华亭县城的美景。
    深秋的华亭,放目处但见群山叠嶂,茂盛的树木苍苍茫茫成一派气势恢宏的五色彩韵的图画,大气,多姿,恢弘,苍茫,迷人。有山气宣染,有山云映衬,有山树点缀,山更高大了,树更美丽了,连山溪也大声歌唱起来。松树更绿了,桦树在一个夏季里穿烦了紫红衣裳,把里面的白衬衣悄悄地换上了。有种叫黄绿子的灌木,春夏是一簇簇浓密的绿叶丛,秋天却披了一身黄衣裳,圆圆的黄叶儿像一个个熟透了的秋梨子,成片成团点缀在绿紫红橙各色树叶丛中,泼洒出一副气象万千恢宏放荡不几的山水画来。大自然造就的美景中,最美是秋天。锦鸡在草丛里飞跃,兔子在山坡上悠闲地吃草,雄鹰在高空里盘桓,追踪,府冲,鸽子悄无声息地从天空飞过,大雁又开始南飞了,山坡上吃草的黄牛终于可以休公休假了。秋天的山野,是神力在迷惘中造就的人间仙境。
    下多了雨的华亭山区清晨,仍然沉浸在一种似雨非雨的丰水淫醉之中,晨起推开窗户,大雾弥漫了整个世界。一团柔雾从窗缝中溜了进来,飘来一份浓浓的柔情,让人倾刻间有一种美好的情愫产生。随着丽儿的笑声走出门来,但见晨雾笼罩了尘世间的一切,叶阔枝茂的树木柔成一团儿一团儿的墨绿色朦胧迷人的山包,叶碎枝疏的树木便伶仃地淡疏于晨雾的图画中,如眉细画分明的小姑,娇娇艳艳地美丽。秋天的草儿正在拼命地完成一生想要完成而无法完成的使命,不经意间就让晨雾感动的泪水涟涟,大地却滋润的就像一个等待丈夫归来的青春妇人,满怀期待。
    山城的夜来的早,太阳刚从西山尖落下,夜即刻就来了,星星悄悄地布满了天空,静静地看着大地,一轮月牙孤零零地躲在星星的一边,企图与星星儿划天空而治。山溪响起来,山上的树木一下子没有了声响,连那些傍晚还噪耶不已的乌鸦也不见了踪影,些微的风是吹不动浓密的树叶的,山变的模糊起来,黑坳坳的,更加高大了,突然就了无声息,沉默的有些怕人。山居的农人早已歇息了,连他们的鸡狗。黑夜无意中就造就了一个神秘的境地。
    新种的冬小麦嫩嫩的绿绿的,似弥月婴孩的肤肌样圆润,有一种傲视万物的英雄气派在秋风里挥洒。还未收获的辣椒地里儿,红玛瑙般的辣椒尖上都缀着一粒粒露珠儿,微风起初,就有三两粒珠儿欢笑着竟相跳到润润的辣椒树下。白菜似足月的孕妇,骄傲地挺着大肚子,青头萝卜愣小伙子样耐不住性子探出半个身子注视着身旁的白菜嫂嫂们。老实的柿子撕光了树叶,在向人们展示它那甜蜜红艳艳的果实。分明如诚实的山里人赤裸着身子在收获秋天。
    耕完最后一场秋地的黄牛,被主人卸掉了笼头,三三两两地散放在山坡上吃草,悠闲,自在,脖项下的铃铛叮叮当当,金黄色的毛发在暮秋里闪烁,随意起伏的彩色山坡上,黄牛无意描绘出一副悠闲美丽的田园图画,看的浚谷子怦然心动,随即口占一首诗来:
山色平分翠欲铺,
烟光水色半天无。
老农荷笠驱牛晚,
别是人间一画图。
    盼望已久的太阳终于出来了。
    正午的阳光蒸得大地上热气腾腾,河水闪耀着金色的花儿流淌,河滩里卧牛石默然不语,钓竿纹丝不动,丽儿抱来晚秋的西瓜,淘气地用圆乎乎的前额去砸,砸得额头泛绿,西瓜忍不住裂开了红唇儿亲吻丽儿那美丽的额头,浚谷子接过西瓜,甜甜地咬了一口,就记起少年时的趣事。
    七八个精屁股小子,扑通扑通跳进湍急的泾河里,追逐着浪花,打呀闹呀,玩够了玩累了,肚子也饿了,赤条条哧溜溜地爬上岸来,蹑手蹑脚地爬进七爷爷家种的西瓜地,朝着前面的西瓜爬去,滚烫的泥土烫的肚皮发疼,却也有一副异样的舒服感通过滚烫传染,爬着咬到了嘴边的西瓜,造一个天狗吃剩的月亮,或者用牙齿咬断瓜蔓,拖出一个圆圆的西瓜,两个圆东西一磕碰,其中的一个就迸出了鲜艳的红花儿。小伙伴们扑向前去,吃饱渴足,把个圆圆的肚皮捧给太阳观赏,小鸡鸡毫不害羞地指向天空,就熟睡在热乎乎的西瓜地里。一转眼功夫,西瓜没吃上几回,人生大半已过去了,瓜味儿还没品多少呢!
    瓜皮扮着花脸旋着迷人的旋子随着水花飞去了,丽儿青春漾漾地欢笑着,河水曲曲折折地在石缝中回流奔腾,信心十足地向前奔流去,而他浚谷子,心儿却似才从乏极了的窘境中走出来……
    丽儿的到来,使他的心境和身体开始有了转机。时隔四百多年后,大家无法具体获知当时38岁的浚谷子,这个饱读诗书,早已名扬西北声振朝野的西北硬汉子,是如何又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十年乡居生活。可是他毕竟坚持了过来,在这长长的十年乡居生活中,他没有怨天忧人,也没有就此消沉下去,他更加勤奋地读书学习,他重读了《史记》,从司马迁老先生那里获取了无尽的精神源动力,他崇拜屈原,敬仰贾谊,却并没有向这两位才子那里学习自伤离世的绝决做法。他的事功思想是极为强烈的,在华亭县期间,他足迹踏遍了华亭的山山水水,向知县建议兴修水利,撰写了《惠民渠记》,倡议开挖煤矿。他以为是煤碳就要燃烧,是星星就会发光,是河水就要流淌,要人才就要使用。
    虽然他的政治生涯只占了他人生的三分之一,由于他所处的时代和地位限制了他政治才能的充分发挥。可在他本人以至他的一生追求中,总是视治国平天下为最大之大事。他终生为此努力着,而且也是取得了成效的。
    如今大家打开《明史》,就会看到一个备受挫折,却总是百折不挠,一辈子为之奋斗的西北汉子,这就是大家平凉乃至整个西北人才中的姣姣者,他们努力奋斗的一生为大家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是大家大西北人无论在多么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生存下去的精神依托。

1285412854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苦涩的爱

    “这位姑娘是你的女朋友吧,他想着想着,把自己头上戴着的草帽摘下来扣在了孩子的...

  • 咫尺天涯

    两间屋还是老样,世界还大得很,看我的笑话,你的笑话也叫我看,她有过小小的成功,又一个...

  • 红歆尘泥·十六、润物细声

    “认识认识,怎么样,现在怎么样,对不起,丽儿摸摸拎包里厚厚一迭的人民币,生活中,&...

  • 兄 弟

    让家里人高兴高兴吧,“抱怨归抱怨,让大哥知道知道,一边对副总说一边拿出手机划拉...

  • 那些年的那些风沙(05)

    从一棵树晒到另一棵树,讲话重心围绕国家发展,在李莲妹的眼中他们方队的教官是最帅的一...

  • 另有任用 第七章

    何田山就是学农业专业的大学生,当初来也是考察考察锻炼锻炼我,你知道为什么吗,自己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